转眼之间,屋子里面就剩下赵芸初和勒北城了。

    赵芸初看向勒北城,脸上的汗水,还在不停的往外冒。

    “勒北城你相信我吗?”

    勒北城点头道:“嗯,为什么这么问?”

    “你要是相信我,我就想办法把你腿部,疼痛止住。”赵芸初心里琢磨了一下,可以先用针灸把疼痛止住。

    “嗯,我当然相信你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勒北城心里面虽然奇怪,赵芸初能有什么办法?

    但是他决定相信她,大不了自己的腿疼得在严重一些。

    “你在屋子里等着我。”赵芸初火速走出去,回到小房子里面。把房门关上,从空间里面把针灸的针套拿了出来,然后再回去。

    进屋的时候,隐约听见隔壁有谈话的声音。

    “实在不行就分出去算了,老二治病需要花钱,我们也拿不出钱来。”

    “你这也太心狠了,有你这么当妈的吗?老二如果病情严重,以后可就做不了事情了。”

    “做不了事情,也不能让我们养他一辈子啊!再说他都结婚了,理所应当不用我们管了。”

    “我不和你说了,大家都是什么意见?”

    赵芸初眯着眼睛,没有继续听下去。这一家人真是奇葩,人刚刚生病,就想着怎么把包袱甩出去?

    没有一个人为勒北城,真正考虑一下。这一点让她气愤不已。

    勒北城还在屋子里面等着。赵芸初平复一下心情,掀开门帘走进去。

    勒北城脸色已经苍白,看样子疼痛加重了

    赵芸初觉得事情紧急,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拿出一根蜡烛,用火柴点燃,然后把针拿出来用火轻轻消了一下毒。

    不想暴露空间存在,就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勒北城咬着牙,硬挺着疼痛,看着赵芸初,手里拿着一个很长的针在火上面烤,有点不明所以。

    “勒北城可能会有一点疼,你忍着点。”赵芸初将针消过毒之后,就对准了勒北城腿部的穴位,轻轻扎了进去。

    勒北城看着针扎进去,倒没有觉得疼,反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赵芸初一针接着一针,在勒北城腿上,一共下了十几针。

    银针刺穴,可以让腿部的血液迅速流动,至少不会像之前那么寒冷了。

    至于蛊虫,只能以后动手术除掉。

    半个小时过去了。

    勒北城感觉自己的腿,好像恢复正常了,突然感觉热热的。

    疼痛也消失了,伴随着,一阵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

    勒北城笑着说:“我的腿不疼了。

    芸初你的办法有效果。”

    “嗯。那我现在把针取下来,你忍一下。”赵芸初知道勒北城腿不疼之后,就准备把针取下来,省得一会让别人看见,就说不清楚了。

    勒北城点头。

    以前腿部疼痛,只能咬着牙硬挺着,快则两小时有时候一疼就是一天。

    像今天这么快结束疼痛,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勒北城高兴的同时,心里也觉得奇怪。

    赵芸初怎么懂得这些呢?

    虽然奇怪,勒北城没有立刻追问,在他看来以后她想说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再说哪个人还没有一点秘密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