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问鼎森罗 > 章节目录 38 静安寺之行
    万航并不知道林零零正忙着化解刚刚遇到的执念,实际上此时除了林零零自己,谁也不知道她遇到机缘了。如果负责通过监视摄像头监视林零零的女天选者尽责一点,应该会觉得林零零从按摩椅上跳起来那一段举动很奇怪,进而看出些端倪。然而很遗憾,她当时在用手机打麻将玩。

    时间过去了将近一周,万航已经习惯了每天白天做题,晚上修炼到昏死过去的日子,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万航渐渐的开始觉得做题也挺有快感的。

    随着这种感受的产生,万航做题的速度也开始变快。

    少年说这是熟能生巧的缘故,并且信誓旦旦说只要两个月内全部做完计划中的全部题目,万航就能娴熟的使用各种修辞手法了。

    做题效率上升的同时,万航修炼时候看到的画面也渐渐变得不同,恋爱的场景几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勤学苦练的场面。

    其中大多数场景都发生在一个几十平米大小的房子里,这些房子里一般满满当当的坐了四五十个孩子,每个人面前都堆着高高的书山,每个人都在奋笔疾书。有一次万航甚至看到有一个孩子身边还有个架子挂着吊瓶在输液。

    奇怪的是,万航这回吸收进化之力吸收得非常的顺利,比用想象三蛋的脸的方法从恋爱场景中吸收进化之力的速度还要快。

    而且这种快速吸收,从万航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就开始了,完全不需要调整和适应。

    一开始万航不知道这怎么回事,直到有一次,他发现那些孩子也在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然后他什么都明白了。

    这些孩子,和现在的他一样,都在期望着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搏,扼住命运的咽喉。

    随着万航对题海的适应程度继续上升,他每天晚上在昏死过去前能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然而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他马上要没有时间晶体了。

    这可愁坏了万航,随着时间晶体逐渐变得浑浊,万航也越来越着急。

    但是这是上海。如果是在广州,从黑市里弄点时间晶体什么的对万航来说很简单,只要有钱就行了。现在在上海,万航一没门路,二没钱,完全想不到任何办法。

    他想去求助舟先生,便给舟先生转钱给他的id发了信息,结果回信这样写:“如果不是改主意了想要逃离上海,就别联络我。此后你发给这个id的信息只需要两个字:我走。其它信息一概不会得到回复。”

    时间晶体用完后的第一个早上,万航坐在客厅里,早点都不吃,抱着头思考该怎么办。

    这时候,有人把一件东西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万航一看,居然是一块时间晶体——虽然比三蛋给的要小很多,品相看起来也不是很好,但那确实是时间晶体。

    他抬头看着少年,骤起眉头说:“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且我也没跟你说过我是天选者。”

    少年笑了:“每天你昏倒之后,我都会去照看你,而且我早就知道你是天选者了,我可是有个天选者老爸啊,识别天选者我很在行的。这个晶体,是我到静安寺商业街买的,反正我也用不了,送你吧,能用多久?”

    万航瞪着少年:“你这家伙蒙人也不打腹稿,时间晶体在商业街就能买到?你骗谁呢?”

    “真的可以买到啊!不信你跟我去静安寺看嘛。现在正好大白天,你最近做题的速度也不错,去看看散散心呗?”

    万航依然狐疑的盯着少年。

    “小猫咪”咂嘴。

    ——这货疑心病真重,老老实实做个脑袋里只有肌肉的笨蛋被我骗不好吗?

    ——而且本姑娘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用这种审犯人的口吻是怎么回事?你会遭天谴的!

    ——本姑娘现在超级不想在外面抛头露面,肯陪你去是给你面子,识相点啊!

    万航终于点了点头:“好,就去看看,你最好不要耍滑头。”

    少年看起来很不高兴:“我当然没有耍滑头,去了静安寺,如果能买到晶体,你得跟我道歉!不然我就不给你继续发古代的题目了。”

    万航没回答,站起身,伸手拿上衣。

    一个多小时后,万航他们走出静安寺地铁口,一回头,就能看到金碧辉煌的静宝塔,以佛陀成道地的菩提伽耶佛塔为蓝本的塔刹在阳光下荡漾出一圈圈佛光,令人目炫。

    再一低头,热闹的街道映入万航的眼帘。

    万航都惊了,因为他看见离他最近的一个商店,竟然在卖活的荒兽!

    广州那边,城里面根本不可能买到活荒兽,因为荒兽全都被杀了取核心做玄机的外挂模块了。

    上海有卖活着的荒兽,说明这边荒兽的捕猎量已经超过了城市对荒兽核心的需求。

    只能说,上海不愧是绿海最大的人类城市,难怪会被一些人称作绿海复兴的基点。

    万航沿着街道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看。才过了几家铺子,还没走进那栋看上去非常高大上的环球世界大厦,他就在一家挂着友谊商店招牌的商家门口看见了拿来出售的时间晶体。

    他惊讶得合不拢嘴,因为大大小小成色不同的时间晶体,就这么被商家摆在门外的货架上,像卖水果那样任人挑选。

    “这……”

    在广州,为了保证有晶体来修炼,万航绞尽了脑汁,冒了无数的风险,现在看到这情景,有点无法接受。

    少年在旁边拍了拍他的后腰:“广州那边,时间晶体大部分靠在绿海上的矿脉获得吧,自然比较稀有,上海可是月之民控制绿海的总部,月亮上有光阴井会生产时间晶体,所以上海这边晶体资源还算丰富啦,难获得的主要是品相顶尖的晶体,有都市传说说用顶尖的晶体修炼更容易遇到机缘,所以大家都趋之若鹜,导致有价无市。”

    这时候店主出来,笑着对少年说:“你知道得很多嘛,没错,我上一次遇到来卖高纯度晶体的人的时候,还和你一样大呢,现在已经一把年纪喽。不过这些歪瓜裂枣倒是很容易获得,其实吧,用来修炼效果差不多的,关于高纯度晶体的那个传说,据说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

    “效果还是有差的,低纯度的晶体抽取压缩时间的速率会变慢,”万航一边说一边蹲下,开始挑选晶体,“速率变慢就会影响修炼时的效果,消耗同样的精神,得到的进化之力却比高纯度的要少。战斗的时候也一样。”

    “是这样吗?我没有修炼过,不知道啦,来买卖晶体的天选者们又不愿意和我们这些庶民聊这些话题。原来是这样啊,小哥你该不会是个天选者吧?”

    万航点点头。

    这时候旁边有人说:“他虽然是个天选者,但是觉醒的可是丁级的垃圾能力。”

    万航回头,看见几个根本不认识的年轻人,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和少年。

    “你们谁啊?”万航不耐烦的问。

    店主似乎不想在自己门前起冲突,便高声压过万航的声音:“林少爷,您几位来了?”

    “啊,来了。”年轻人的首领说着抛给店主一个小布袋,“估价。这次发下来的石头里面,有几个好货色,记得给个高点的价格。”

    万航心想,原来是林家的人,来卖时间晶体的,难怪对自己只有丁级技能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除了林家的人,上海人对万航的了解,应该大部分来自那个醉拳视频吧。上海人甚至可能不知道醉拳视频的主角叫万航。

    不过从这几个林家的小纨绔刚刚的话来判断,林家发给他们的晶体大多数时候成色都不咋滴,联想到三蛋平时自用和给万航用的高级货,可以推测这几个人在林家的地位不高。

    万航推测这几个人身份的同时,对方走上前来,领头的看了眼万航身后的少年,笑道:“知道不能艹大小姐以后,心灰意冷改睡男人了?”

    万航实在不想理这种小瘪三,会拉低自己的身份。

    于是他沉声道:“我虽然现在落魄,但是好歹是个天选者,你这么跟我说话不好吧?”

    “怎么?你想怎样?变成老虎来咬我吗?哎哟好害怕哟!”瘪三甲如此说道。

    瘪三乙接口道:“只怕变出来的是个大猫咪哦!喵嗷~”

    三个瘪三大笑起来。

    万航这时候选好了时间晶体,准备交钱走人,突然,瘪三甲拉住万航的手,凑近了压低声音问:“你上过林大小姐了吧?怎么样,爽不爽?听说她对谁都会开腿……”

    下一刻这货飞出老远。

    落到地上的时候满脸是血。

    另外两个瘪三都傻了。

    万航甩了甩因为刚刚那拳用力过大而疼得厉害的左手。虽然很想胖揍他们一顿,但现在时间紧迫,自己回去还要扫题海,要修炼。而且少年也在身边,如果这几个家伙记恨上了,说不定将来会去找少年的麻烦。

    他刚付完钱要走,躺地上的瘪三醒了,大骂道:“你也就现在能对我横了!等你变成实验室里养着的狗,看老子去用擀面杖捅穿你的屁股!一个丁级能力的废物,拽个屁!”

    万航咬咬牙,拉起少年就走了。

    他走得很快,一下子就钻进地铁,带着满身怒气冲进车厢。

    地铁上没什么人,万航和少年两个占了一整排的位置。

    少年看着万航的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万航忽然拉开话匣子:“在我不是天选者的时候,我总认为,只要自己觉醒了,就不会被人看不起了。妈的现在一个不是天选者的瘪三都敢嘲讽我。”

    少年叹了口气,用他那还残留着一丝稚气的声音说出了充满沧桑感的话语:“这太正常了。这个世界,贵贱之分可是贯穿始终的主题。天选者和普通人之间有贵贱,天选者之间一样也有。觉醒的能力等级不同,区分了贵贱。天赋导致成长的速度不同,区分了贵贱。有没有得到机缘,更是区分了贵贱。就算同是得到了机缘化解了执念,执念的优劣也会给人分个贵贱。更有甚者,就算你得到了最好的能力评级,最好的机缘评级,就因为能力不能用来战斗,你也会成为案板上的鱼肉。”

    万航眯着眼,看着少年:“你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切身体会?”

    “因为我敏感而富有观察力,我虽然没有经历过风雨,但是我用双眼看透了世间冷暖。”

    万航摇摇头。

    “什么时候你愿意对我亮明正身了,我会很高兴交你这个朋友。”

    少年笑了笑了,没有回应。

    同一时刻。

    戴着手套的手,推开了小猫咪已经废弃的“猫窝”的大门。

    包在塑料里的黑皮鞋踩了进来。

    沉稳的脚步声绕着房间响了一圈,最后停在空荡荡的工作台前。

    手套在桌面上抹了一下,沾了一堆灰尘。

    仔细观察过灰尘之后,手套的食指在桌面上快速的写下不知道留给谁的信息。

    然后,皮鞋走向大门,迈了出去。

    戴着手套的手,轻轻的带上门扉,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