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问鼎森罗 > 章节目录 40 各方的打算
    林作栋放下电话,皱着眉头。

    他面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名叫梁英台的少年的档案,档案下面还有林作栋的专家组给的意见:档案无问题,手续齐全。

    “用荒兽来攻击?啧,不对啊,”他用手摸着自己的凸额头,“这不像是林星豪的做法啊。这里面有问题。”

    他又嘀咕了几句,随后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快速拨号键。

    “是我,你去查一下林零零从广州归来之后,暗网上发出的委托。整理一个报告给我,要快。”

    放下电话后,林作栋又用手指敲打着办公桌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老管家的电话:“喂,是我,最近聪儿让你做了什么?别废话,都告诉我。……找了个专业的骗子?有他暗网的id吗?‘十命猫又’,好的。还有呢?什么?你们找了他?就为了杀个路人找他?你们是觉得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就算花的是聪儿自己的钱也不对!胡闹!”

    林作栋把手机往桌上一扔,不断深呼吸平复心情。

    妈的,他想,要不是林星豪有个更坑的女儿,我特么早被这孽种坑死了。

    内心抱怨了一会儿,林作栋忽然担心起赛诗会了。

    思考了一会儿后,他决定给赛诗会加上个保险,让万航那个野小子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他拿起了电话,开始安排。

    一个小时后,林作栋舒了口气,拿手机打给自己儿子,电话接通后他不等林聪开口就说道:“到我办公室来,现在,马上。”

    又一个小时后,林聪来到了林作栋的办公室。

    “爸爸,什么事?”

    “没什么,”林作栋推了推眼镜,抬起头看着儿子,“就是跟你讲两件事,第一,赛诗会上你如果输了……”

    “我怎么可能输,爸爸你多虑了。”

    “闭嘴,老实听我说!”林作栋厉声喝到。

    林聪闭上嘴,可是脸上满是不满的表情。林作栋继续说:“如果你输了,就向万航提出决斗要求,我跟叔伯们都疏通好了,到时候他们会一起施压,反正赛诗会的场地本来就是演武场,赛诗会结束之后还有比武大会。你在决斗中可以把万航直接打死,不会有任何问题。”

    本来还一脸不爽的林聪眉开眼笑:“是!谢谢爸爸。”

    “第二件事,”林作栋阴沉着脸,盯着儿子的脸看了好几秒,才缓缓说道,“你今天就晋升。”

    “什么?”林聪的笑脸又一下子消失了,“现在?我还没遇到机缘……”

    “遇到机缘的几率那么小,你已经等了这许多年,不用再等下去了。反正从精英到大师的过程中,你还有的是时间。”

    “可是每个境界最多只能遇到一个机缘啊,就算我精英阶段和大师阶段都遇到了机缘,那也比新秀阶段就遇到机缘的人……”

    林作栋摇头叹气:“别痴心妄想了,能遇到一次机缘,已经是天选者中的天选者,万中选一的豪杰,你还想每个境界都遇到机缘?从超人类历史的重新发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每一个阶段都有机缘的超级幸运儿,有记录可查的也不过四人。之所以各家的少爷们都在新秀阶段停下等机缘,主要还是因为新秀阶段对于有天赋有资源的人来说时间太短,所以大家都觉得这么快度过这段光阴可能会错过原本可以遇到的机缘。”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

    “你不是林零零,她新秀阶段可以等,精英阶段也可以等,甚至大师阶段都能等。因为她林星豪的孩子,还是个女的。你不行,现在你的胡作非为,其实已经让叔伯们很不满意了,所以你得赶快晋升,以精英的身份,去完成一些重要的任务,挽回叔伯们对你的评价。”

    林聪抿着嘴,不说话了。

    对于新秀,林氏集团一般也就派一些在上海附近扫荡荒兽的任务,最危险的大概就是在兽潮来临的时候给强者们打下手了。

    像林零零那种新秀身份就参加绿海考察队的,是特例中的特例,一般只有精英境界的天选者才会被集团编组进绿海考察队和拓荒队。

    林作栋默不作声的看着儿子,无声地施压。

    终于,林聪点头:“是的,爸爸。我这就晋升。”

    “不用担心获得的能力不好,如果你有认真的进行过我给你安排的特别训练课程,那应该可以把新能力限定在某个范围内产生,很大几率产生能和你现在的电磁能力相配的能力的。”

    能力的获取并非完全随机,而是和人的心性性格以及执念有关联,也会受到一些外物的影响——这种影响不如心性那么大。但是,修身养性很难,获得外物却简单。因此天选者们大部分都会参与对能促进特定能力的觉醒的外物的争夺。

    林聪虽然是林氏宗族的旁系,但好歹老爸成了林氏集团的二把手,所以这方面的资源一直都很充分。

    林聪作为电磁能力者,如果能通过特殊觉醒获得格物师一系的能力,就会很强,因为可以制造各种物件来辅助电磁能力。

    此外获得同为御能系的防御类能力也很不错,因为电磁能力不管是哪一种,都没办法用来防御。

    实际上防御类能力一直是最受天选者们欢迎的能力。

    林作栋给林聪准备的就是能帮助觉醒防御系能力的修身课程,和外部刺激物。

    现在看来,修身课程应该没什么卵用,无法期待,至于外物——

    林作栋暗暗叹气,如果能如愿获得可以用来防御的能力好了,不管是念动护盾,还是超强再生,哪个都能让自己少为这臭小子操点心——至少不用那么担心他太作被人打死。

    ——不过这孽种似乎不理解老爹的苦心呢。

    林作栋挥了挥手:“好了,既然你明白了,那就没事了。端午节那天,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是,爸爸。”

    林聪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林聪出了老爸的办公室,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合拢的瞬间,就狠狠的敲了下墙壁。

    “妈的!死老头!我要是错过了机缘,我恨你一辈子!”

    他又狠狠的锤了很多次墙壁。

    然后他手按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时候,一个不符合逻辑,却很对林聪胃口的想法掠过他的脑海。

    ——之所以我现在这么不爽,都是因为万航那条野狗!那条林零零找来气我的野狗!

    ——所以,只要把他干死就行了,一切就会回到正轨,林零零是我的,公司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

    林聪笑了,笑得相当的狰狞。

    ——没错,一切都会是我的!

    ——所以现在去看看我的零零也没有问题,不是吗?

    ——不,现在去看了,一定会惊动那死老头,让他察觉到。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我懂。没办法,回去用零零的人偶代替一下吧。将来再好好疼爱真人。

    正在基因记忆的世界里的林零零忽然打了个冷颤。

    “什么情况?”她喃喃自语着,抬头看了眼天空,“在基因记忆里还能感冒不成?”

    她摇摇头,甩掉杂念,继续观察眼前的场景。

    杜十娘又要投江了,正在把百宝箱一层一层的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扔进江里。林零零看着这个场景,和之前一样纳闷:“有那么多钱那么多宝贝,为什么不买通官府治负心汉的罪?还有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不把皇帝睡了然后吹枕边风治罪?明明要整死负心汉的办法那么多,干嘛她要这样做呢?”

    她正琢磨呢,杜十娘已经把百宝箱里所有的宝贝都扔了,然后抱起盒子,就跳进江里。

    “真可惜,为什么呀?”

    林零零挠了挠脑袋。

    虽然没有根据,但是林零零断定搞清楚杜十娘这样做的理由是化解执念的关键。但是她想了那么多天了,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按理说,机缘的出现会有一些外部的诱因,林零零猜想自己开车撞林作栋基金会找林聪算账这个行动应该就是自己遇到机缘的原因。所以她推测这段执念和复仇有关。

    然而这么多天,她就卡在复仇这道坎上了,再也没法前进一步。

    一晃神的当儿,林零零发现自己又站在最开始的那个江边了,大街变得人声鼎沸,江面上的画舫那边还有歌声传来。

    林零零叹了口气,然后主动引导意识回到了现实。

    她从按摩椅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奔卫生间,洗了把脸之后看着镜中自己那还在滴水的脸庞。

    看起来自己憔悴了许多。也是,这些天净考虑解决执念的事情了,觉都没怎么睡安稳。

    三蛋深吸一口气。

    “今天就先放松一下,好好休息,说不定就有灵感了呢。”三蛋自言自语着,把毛巾往架子上一搁,然后拿起手机安亮屏幕,盯着上面的日期。

    距离端午节还有一个月多一点,不知道万航他准备得怎么样了。

    就这样,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算盘,时间一天天过去。

    农历五月初四的早上,万航对完了最后一个答案。

    他向后靠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少年,长舒一口气,说:“做完了。”

    说完,沉默笼罩了房间,万航和少年四目相对。

    然后他猛敲桌子高喊:“老子竟然做完了!那么多题目!居然完成了!”

    “恭喜你!简直不敢相信!我还一直在想,是不是定的目标太高了,结果你居然做完了!”少年也高呼起来,“太了不起了!我们赶快试着作诗吧!”

    万航摇头:“不,别,我现在没这个心情,还是流到明天吧,感觉一作诗,我脑袋里塞满的那些东西就会全漏出来,一点不剩。”

    “那我们来庆祝一下吧!首先,就是把电脑上已经做完的题目全都删掉!古代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庆祝毕业的。不过那时候他们撕书,因为没有电子档。”

    “删吧删吧,”万航把平板电脑推到少年那边,“全删光最好,我不想再看到这些第二遍了。”

    少年听了,坏笑道:“这可不一定哦,身为天选者,你将来肯定还要补习数理化,到时候还用得上同一套书的不同部分呢。”

    万航不由得捂脸。

    少年话锋一转:“删完了!第二件事,就是来吃顿好的!”

    “终于要出门了吗?”

    万航刚开口,少年就摇头:“不行,马上赛诗会了,这个时候被袭击,那就太傻了,我们呆在这儿,哪儿都不去。不过我专门为今天,网购了新口味的泡面!”

    万航长长的叹了口气。

    少年安抚道:“别这样,明天你要是赢了,就可以大鱼大肉啦。”

    “可我要是输了,按照林家的小喽啰的说法,好像就要一辈子飘在培养液罐里了。”

    “那你可要心怀感激的吃下我给你准备的最后的泡面啊。”少年的玩笑让万航笑起来。

    少年拿着泡面碗去弄泡面时,万航看了眼手机上的日历。

    就是明天了,赛诗会。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