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问鼎森罗 > 章节目录 86 志气
    万航寻找说话的人,结果在远处一栋被绿色植物占满了表面的建筑上看到了。

    虽然离得比较远,但是万航还是看清楚的他样子。

    是个面相和善的中年人,万航发现自己并不认得他。

    林光达哈哈大笑:“徐峰,你太不了解我的老伙计了,他现在肯定在窃喜,因为他有理由跑我这里来畅饮我酿的好酒了。”

    **

    徐家汇天主堂,以前唱诗班的准备室里,一名白眉老者正看着屏幕上无人机拍摄回来的画面。

    “哼,这老东西倒是挺清楚的嘛,这次他不光放了我鸽子,还打伤了我徐家的人,不拿出点压箱底的好酒,就别想我善罢甘休。”

    站在老头身后的少女说:“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呢,胳膊肘往外拐啊。”

    “说什么呢,我这些老哥们可是在你爸爸出生之前就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朋友,从来都没被当成外人。再说了,人家已经给过小王退路了,他自己不走嘛。我看啊,这小王应该是晋升大师晋早了,有些副作用。”

    **

    徐峰看着眼前的状况,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前辈,你已经把王库恩打成这样了,这事情可不可以就这么算了?改日我亲自登门,向您以及您的学生万航道歉。当然,我会准备好慰问的礼品。”

    “喂,”苏文茂指着正在接受自家女仆治疗的苏霍伊,“我妹妹呢,你的狗打了我妹妹就白打了?”

    这时候,东坡企业联合的直升机从远处飞来,引擎的轰鸣似乎让苏文茂的底气更足了,他继续说道:“我严重怀疑王库恩早就知道这里面是我妹妹,毕竟我妹妹的动力外骨骼是爷爷送她的礼物。他应该有渠道获得这个情报!今天这事情,徐氏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徐峰点头:“确实如此,我疏于管理手下,以至于苏二小姐受了如此严重的伤,我们会给苏氏一个交代的。具体的内容,日后可以慢慢商量,我保证一定会有一个能让苏氏满意的结果。”

    “满不满意你保证没用。这个事情……”

    这时候经过治疗醒转过来的苏霍伊大喊:“杀了那个混蛋!快杀了那个混蛋!我刚刚痛死了!”

    苏文茂两手一摊:“我妹妹这么要求的。”

    徐峰摇了摇头:“我恐怕很难答应你们,我作为徐氏的老大,我在场的时候自家人却死了,家里的叔伯们要兴师问罪的。希望苏小姐高抬贵手。”

    **

    看来这徐峰是要保下王库恩了。

    万航咬着牙,牙都咬碎了一颗他也没感觉。他想不通。

    想不通。

    他想起那被光束直接变成火人的小孩,想起那些拼命涌过来想要救这个孩子的善良的人们——他们现在估计早就被烧成了黑炭,说不定连能给他们收尸的人都没有。

    然后造成这人间炼狱的人,就这么走了?回去让治疗能力的天选者治疗一下,又活蹦乱跳了?

    这不对啊。

    把天选者对普通人的生杀予夺都视作常理的这个世界,肯定出问题了。

    万航想起来了,这样的想法曾经无数次在他的脑海中产生过。

    在一面目睹手足被残杀一面拼命逃离天选者的淫威的时候。

    在亲眼目睹天选者们的奢华生活和普通人的拮据的时候。

    在苦心经营的鱼排和养护院被蛮横无理的摧毁的时候!

    自己不正是为了这些不合理的东西统统砸碎才成为天选者的吗?

    如果现在让这个草菅人命的家伙跑了,那他万航当这个天选者意义何在?那不就和那些为了个人的荣辱成为天选者的家伙一样了吗?

    不,不能饶恕他!

    他必须要为他的杀戮付出代价!

    也许在其他的场合,王库恩可以潇洒的离开。

    但这一次不行!

    ——因为我万航在这里!

    ——而且我已经看到了胜机。

    ——你走不掉的,王库恩。

    万航在刚刚的战斗中注意到一件事。

    他仔细回忆起刚刚的交手:苏二小姐使用技能之后,王库恩的玄机里面,掉了一个技能模块出来,似乎是报废了。

    之后并没有看到他有把别的技能模块装填进玄机里。

    刚刚王库恩从瓦砾里站起来的时候,又一个损坏的技能模块从他的玄机掉落。换而言之,为了抵挡这两次不同类型的超强力攻击,王库恩已经损失了两个可以用来防御的模块,而且两个模块肯定是不同的,占用不同的技能槽。换而言之,王库恩身上只有一个技能模块可以用了。

    那个模块估计是探知能力。

    在回忆这些的同时,一个计划在万航脑袋里成型。

    他推敲了一下细节,认为这个计划很可能行得通!

    计划的第一步么……万航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被厚厚的毛皮覆盖的松狼种的爪子……得先恢复成能说话的状态。

    于是万航变回人形。

    **

    苏文茂发现二妹忽然瞪大了眼睛,耳朵变得通红,目光直勾勾的对着他身后的什么东西。

    他回头一看,马上蹲下捂住了二妹的眼睛。

    短暂的停顿后,他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女仆的眼睛。

    **

    林零零甩尾漂移拉手刹一气呵成,车停在的万航身板,她跳下车,从裙下摆上撕下宽宽的一圈,围在万航腰上,然后大声警告他:“我很喜欢这条裙子的,回去你要赔偿我!”

    **

    万航点点头,对未婚妻说了句谢谢,然后就以这样一种上身赤裸,下身围着带蕾丝边的花裙子的形象,向远处的徐峰双手作揖道:“徐先生,久仰久仰。”

    “万贤婿,我的手下给你添麻烦了,改天一定登门谢罪。”

    徐峰毕竟是徐淼淼的哥哥,理论上讲徐淼淼是林零零的妈妈,那么徐峰也就算是林零零的舅舅,叫一声贤婿并没有什么问题。

    “徐先生,”虽然对方称自己为贤婿,但万航还是保持最开始的称呼,如果他喊徐峰舅舅估计三蛋就要对他喷火了,“我有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接受的解决目前僵局的办法。”

    “哦?”徐峰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贤婿且说来听听。”

    万航一指还站在原地,身上还在流血的王库恩:“这事情,本来就是我和王先生的恩怨,何不让我们自己来解决呢?我要在徐先生和我师父的见证下,和现在这个状态的王先生单挑!”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包括重伤的王库恩——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林光达问:“你确定吗?”

    万航点点头:“我确定。”

    苏霍伊虽然眼睛被哥哥挡住了,耳朵显然并没有什么问题,她大声喊:“那我不就白救你了吗?不行!我不同意!你还要给我变猫呢!哥哥你想办法把那个王什么杀了嘛。”

    苏文茂一脸苦笑,没接腔。

    徐峰这时候也问:“你真的要这样做?贤婿的未来无可估量,何必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丢了性命?将来你晋升至大师境界,大权在握,要杀个王库恩很简单的事情而已。贤婿,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万航听着徐峰的说教,扭头看了眼林零零——三蛋的表情很纠结,万航看得出来她担心死了,但是她没有开口劝阻万航。

    这时候对上万航的目光了,三蛋才开口:“要死你就尽管去,我会帮你收尸的。”

    “这时候一般的展开不应该是殉情吗?你不是化解了杜十娘的执念吗?”

    “哼,杜十娘的执念已经被化解了,也就是说已经不复存在。至于你,想得美,我不但不会殉情,我还会把你随便埋了以后尽情的讴歌生活,每年清明节都带不同的帅哥去你墓前显摆。气死你,让你在阴曹地府不断的后悔没有珍惜自己的小命。”

    万航笑了:“真可怕,那看来我只能赢得最终的胜利,然后回来抱美人了。”

    苏文茂这时候终于忍不住插嘴:“你这个白日梦有点严重啊。”

    万航对苏文茂邪魅的一笑,随后指着王库恩大喊:

    “王库恩!你受徐淼淼的指使,要来杀我,甚至不惜波及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今天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那些冤魂,我都要和你有个了断!一个公平公正的了断!”

    王库恩大笑起来。

    “哈哈哈,求之不得!我会给你公平的,我这身伤,就算让你的!”说着他一把从自己玄机里拆下时间晶体,随手一扔,马上有个林光达的机械士兵凭空出现接住了晶体,“我放弃时间晶体,全程不补充进化之力!够公平了吧?”

    刚刚王库恩的进化之力恐怕已经在战斗中消耗殆尽,靠徐峰来了之后那点时间,哪怕是最好的晶体也回复不了太多。加上王库恩那一身伤,这条件旁人看起来应该还算不错——然而就算有这样的让步,大师打新秀的优势依然十分巨大,任何人都依然会认为万航必败。

    “不,还有一点,”万航竖起食指,“我刚刚战斗中,毁灭汽笛模块坏了,我现在没有技能模块。所以你也要拆掉最后一个技能模块。”

    王库恩想了想,把最后一个技能模块从玄机上拆下来。

    “我拆了,现在我也没有技能模块了。但是,我能隐身,你也能隐身,我们都没有探知能力的话,打一万年也分不出胜负,我要求限定决斗区域,无论是谁,只要先离开区域,就判负。”

    万航笑道:“很合理,就这么办。徐先生!林老!麻烦你们两位见证整个过程了!”

    林光达一脸复杂的看着万航,沉默了几秒钟后,叹了口气,抬手挥了下毛笔玄机,一道环状围墙凭空出现,把万航和王库恩周围的地都圈了起来。

    “这就是决斗的范围,谁离开,就判负。小徐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徐峰依然站在高处,“我就在这里担任裁判,无关人等马上离开三爷的围墙。”

    **

    苏文茂和女仆一起扶着二妹站起来,然后招呼林零零:“你是和我们一起走,还是道个别?”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林零零捂着嘴,居然在笑,还能听见她在小声嘀咕:“这死鬼,差点把老娘都骗了。”

    **

    小猫咪守在屏幕前,看着无人机送回来的画面,小声嘀咕着:“阿万你书没读多少,人可是老奸巨猾啊。罢了,这么有趣的事情不能我一个人独享。”

    小猫咪飞快的操作键盘,把自己的无人机送回来的图像和声音都推送到了网络上,开启了直播。

    **

    就在离小猫咪不远的林公馆主楼里,徐淼淼同样看着从不同渠道送来的画面,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看起来今晚能看见那野丫头嚎啕大哭的样子了。

    哪怕只是想一想那场面,徐淼淼——林夫人——都会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