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问鼎森罗 > 章节目录 506 雪中狂奔
    小女仆怀里抱着的女夺魂师突然说:“有人在追我们。”

    几乎同一时间,小女仆自己也听到了飞行物体撕开空气的声音。

    因为暴风雪掩盖了声音,小女仆估计敌人已经非常近了。于是她猛的跳起来——

    下一瞬间,她刚刚奔跑路径的前方就被某种攻击命中了,地上的雪被攻击吹飞,一瞬间整条路都被白色淹没,什么都看不见。

    小女仆冲出这片白色,身上的雪被此时的高速不断的甩落到后方,看起来就像她身后拉了好几条白色的丝带。

    ——动能攻击?可是没看到投射物飞过来,是念动?金刚掌的上位技能?

    小女仆一边思考,一边注意听风声——锻体师经过强化的听力和视觉本来是一种优势,这让锻体师不用太依靠探知类的技能。而且他们这个感知强化是常备能力,不需要启动技能,所以锻体师经常会担任要人护卫。

    但是现在,暴风雪极大的阻碍了小女仆通过自己的感知来索敌。

    如果敌人有探知能力,那现在可以说是绝对的劣势。

    不过,小女仆心想,从刚刚那攻击推测,敌人应该是御能使,比锻体师还瞎的一个职业,只能靠探知能力来补足索敌的缺陷。但御能使可能拥有的技能里很少探知类,一般都要外挂模块,所以御能使会面临模块选择的困难,要挂治疗之类的保命模块,要挂防御,还要挂探知,但精英只能带两个模块,大师级才能带三个——所以总要放弃一个方面。

    一般被放弃的都是探知。

    所以探知方面自己应该是优势,刚刚那一下对方也没能及时修正瞄准位置,这就是证明。

    小女仆突然感觉不妙,给自己和怀里的女夺魂师都套上了治疗。

    下一刻攻击就命中了她,然而只打中了大腿。

    小女仆迅速改变姿态,用另一只腿接触前方的落脚点避免直接摔倒,但是这样果然很勉强,她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撑地。

    女夺魂师尖叫起来,因为她就要被甩出去了,但小女仆剩下的手还是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腿,把她往上一甩,成功避免了她脑袋在地上碰稀烂的结局。

    这时候小女仆的腿完成了再生,但是她的衣服没有再生能力,只剩下一半的裙摆被风雪撩起,看起来更像是困在腰部作为装饰的飘带。完全暴露在外的大腿一边黑丝,一边白皙如雪。

    小女仆顺势把女夺魂师扔到半空,自己飞快调整姿势之后接住她继续狂奔。

    敌人的攻击打在了头顶的建筑上,崩落的水泥块和雪呼啦啦的落在小女仆身后。

    ——刚刚这是预判我跳起来做的攻击,敌人果然索敌方面不太行。

    就在她这么想的瞬间,破风的声音追到了她身后。

    下一瞬间,她左侧出现了一张人脸——敌人已经追上来了!

    小女仆后脑勺一阵发麻,紧接着脚猛的发力让自己奔跑方向变向,给了突然出现的敌人一个时速三百公里下施展出来的肩撞。

    然而敌人一个拉升就躲过了。

    ——会飞了不起啊!

    “哟嚯?”敌人开口了,“居然在这儿,吓我一跳!”

    小女仆忽然刹车,为了不让自己因为惯性向前摔倒,她只能采用滑铲的姿势来实现这个目标。

    地面上厚厚的雪被滑铲到了空中,整个视野都白茫茫的一片。

    敌人的攻击接二连三的落下,但是他显然预估错了小女仆的减速能力,攻击都打在了小女仆前方。

    小女仆觉得自己的鞋子变得滚烫。本来她穿了一双钛合金鞋,应对这种状况简直小意思,连鞋底增加抓地力的平头钉都磨不掉多少。

    但是刚刚她脚被打断一边的时候丢了一只鞋子,于是这边脚上的肉一下子被磨掉了一层——就算锻体师的身体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速度减得差不多了,小女仆也顾不上恢复自己的脚,马上变向,借着漫天白雪的掩护完成了90度的转弯。

    剧痛撕扯着小女仆的神经,但是她咬着牙强忍下来,嘴唇被咬破了,血留下来的瞬间就凝固了。

    完成变向后,小女仆在冲出雪雾之前启动技能治疗自己的脚,还好因为奔跑,流出来的血没有能在脚上结成冰就被磕掉了,不然冰块阻碍再生就麻烦了。

    小女仆听到风雪中传来敌人的怒吼:“你以为你跑得掉吗!让我猜猜看,你转弯了对不对?哈哈哈哈,不直线向着封锁圈外奔跑,求援耽搁了怎么办?”

    小女仆心想,死了就真的没法求援了,所以……

    ——妈的我好急啊!可是又不能走直线!

    胃痛。

    ——好难过啊!

    小女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会飞的御能使。

    ——你们全都去死好吗!

    小女仆一面狂奔,一面祈祷着苏文茂那边不要出事。

    不知道为何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刷刷挤出眼眶,迅速变成晶莹的冰粒。

    她想大喊,把胸中的郁闷喊出来,可是又怕这样会把追踪者引过来,只能拼命憋着。

    这时候风雪中又传来敌人的大喊,距离比上次近得多:“抱歉,我看来跑错边了。现在,领死吧!”

    小女仆猛的转向,为此她整个人都向一侧倾斜,怀中抱着的女夺魂师的脚都擦到了地上,一只鞋子瞬间就被磕飞了。

    小女仆低头一看,发现女夺魂师双手捂着嘴巴,强忍着没叫出来声音来。

    然而敌人的攻击打在了挺远的地方,和攻击打塌建筑的声音一起传来的是敌人的狂笑:“你一定变向了!哈哈哈,求救的时间又拖延了!每拖延一分钟,你心爱的九少爷就离死亡近了一点点!”

    小女仆一瞬间就在心里把追击这货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然而下一刻,她听到破风声,咻的一下对方的身影就出现在她旁边。

    “我骗你的。”对方脸上的笑容贱到小女仆有种暂时忘掉任务先把那脸砸碎的冲动。

    然而对方会飞,能躲。

    追击者用贱得不行的声音继续说:“我其实有带探知类模块,不然怎么能在这大雪中抓到你呢?可惜,模块只能大概定位你的位置,无法精确瞄准。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你我是不能杀,但你怀里的那位,只要杀掉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呢。”

    说时迟那时快,小女仆猛的转身,在这样的奔跑速度下转身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只有平时勤奋练武或者练舞对自己的身体掌握到了炉火纯青地步的锻体师才能驾驭。

    比如吕晓寒。

    但小女仆还没有精湛到那种地步,所以转身的动作让她失去平衡,她只能跳起来,然后整个背部砸到地上,再次铲起大量的积雪。

    但这个动作躲开了瞄准她怀中的女夺魂师的攻击。

    “我有带防御模块!”女夺魂师大喊,别管他的攻击,我们硬扛着冲出去。

    小女仆大喊:“好!”

    她一骨碌起身,这次径直选了个直线的方向奔跑起来。

    几秒钟后,她冲出了瀑布城的城区,接着越过了元穹天幕。

    天幕和绿海之间,有一道为了方便警戒入侵者而开辟的空旷地带,什么掩体都没有。

    小女仆咬着牙,身上的防御模块金钟罩全开,女夺魂师也展开了两个防御模块的技能——看来她有好好准备过,出发前就换掉了治疗模块,完全信任小女仆的治疗能力。

    “对方是动能攻击为主,不用开防御能量攻击的屏障术!”

    小女仆大声提醒,继续狂奔。

    攻击撕破暴风雪的阻挡,接二连三的命中他们。

    即使有两重防御,小女仆的背还是感受到了攻击的余波。

    她用尽全力才没有跌倒,继续保持着奔跑状态。

    前方就是绿海的植被,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这些狰狞的巨大的植物是这么的可爱。

    她纵身跳过阻挡绿海植被推进的篱笆墙,落入绿海之中。

    植物们像是被她的到来唤醒了,开始伸展枝叶。

    ——捕食者树!居然外面是一片捕食者树的狩猎区?

    下一刻,攻击命中了这些植被,它们纷纷转向攻击来的方向,无数的枝桠朝着小女仆身后的追击者伸展。

    听动静,对方看起来不得不不断的用攻击来清理自己跟前的枝桠。

    也就是说,暂时安全了——

    小女仆怀里的女夺魂师大喊:“我开始尝试进行通讯!这样一出封锁区我就能立刻呼叫了!”

    “好的,我加油!”小女仆也大喊。

    突然,她发现自己离开了捕食者植物的区域。

    现在周围的树都是普通的绿海植物了,虽然依然看起来狰狞,孢子从还有点恶心,但是它们不会攻击人了。

    ——糟了!

    敌人的攻击再次落下,但是小女仆已经展开了防御。

    “就靠着那模块给的金钟罩,你能城多久?进化之力还够用吗?哈哈哈。”敌人狂笑着,紧追不舍。

    小女仆只能咬牙前进,除了前进,她什么都做不了。

    而另一种恐惧正在侵蚀她的内心:“说不定在自己无所作为的时候,九少爷已经被gan掉了。”

    要更快一点!

    她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老电影,电影的主角是个傻子,唯一的特长就是跑得快。电影里有句话她特别喜欢: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

    “我呼叫到崇庆了!”女夺魂师狂喜的高呼,“我们出圈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