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生死台上
    就在他们打定主意想冲进去的时候,一袭白衣少年,“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走出来,他们连忙跑上去查看,这名弟子就是洛宁了。

    身体重重一倒,洛宁便“晕倒”了过去,其中以紫袍长老为首,眉头一皱,纷纷探查了洛宁的状况。

    “情况不是太乐观,他应该是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吓晕了过去。”一名长老搭起洛宁的手脉说道。

    “真没想到,有弟子进入此地还能活着出来。”另一名长老深深叹道,墓穴危机四伏,如果不是他们提前知道里面布置的阵法的话,恐怕也要吃亏。

    “把他抬回去,他醒了之后问他一些问题,之后汇报给我。”紫袍长老挥手示意道。

    “是。”这名弟子领命,把洛宁背走了以后,长老们进了墓穴探查了起来。

    越是深入,越是暗暗心惊,这少年竟然运气好到极致,他走的每一步都没触动到这里的阵法,实在匪夷所思。

    而地上野猪的尸体,让他们仔细查看了片刻,几人用眼神交流着,这时一名长老打破了僵局,说道:“这野猪,似乎是被剑气所伤,而且,是很强大的剑气,可以匹敌一枚内门长老的亲传弟子全力一击。”

    要是洛宁知道,恐怕不知道会怎么想,他只看到黑石随手化为剑刃一穿,这野猪就毙了命,哪儿敢多想。

    “这墓穴也许有我们不知名的阵法,小心点,把这一点告诉宗主,别轻易探索了。”紫袍长老大手一挥,庞大灵力化为剑势,凌冽袭来,地上的残尸被这一击化为乌有,只留下几分血腥的味道。

    不多时,几人离开了这里,而洛宁回到了房间,不知不觉中睡了起来,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一个白衣的男子背着一柄水蓝色的剑,那个男子回头看着他,瞳孔晶蓝无暇,他的眼神闪过了一丝诧异,伸手抓住了洛宁的脖领,“预言之中的那三个孩子居然有你一个?”。

    被这声音弄的一烦,睁开双眼,他醒了过来,一个清秀的青年男子和善的看着他,心中一阵恶寒,忍住情绪,他知道应该是昨天背他的那名内门弟子。

    昨天按照黑石传来的讯息,原来是传他一门名为隐蔽决的武技,可以把自己的实力隐藏起来,昨天那名长老查探时,就连丹田都像未开辟的状态。

    洛宁不得不感叹这黑石的神奇,这石头看来是跟他把命运绑在了一起。

    “你是昨天误入墓穴的弟子吧?”青年问道,洛宁装作木纳的点头说道。

    “别紧张,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昨天的情况。”

    “昨天,我接到手谕令,说叫我去后山落亭扫地,我想既然是长老手持的手谕令,肯定要去做的,没想到,一到天黑,就被野猪偷袭,我误入墓穴,这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结果野猪被阵法杀死,我也是探索了好久才出来的。”洛宁深吸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情况我了解了,你是怎么探索的出来的?”青年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丢鞋啊,我曾听闻有投石问路一说,我也试着看看,能不能走出来,结果就真走出来了。”实际上,他记忆力极好,入了深处却清楚自己走过的路,所以才能安然无恙。

    “这……”青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这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既然如此,你好好休息吧,不过……”这时,他眼里出现了一丝寒芒,在他所管辖的范围之内,绝对不可能出现妖兽靠近,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有人想迫害他剑渊的弟子。

    “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战剑渊,真当这里是他随意放肆的地方。”剑渊其实极为护短,即使是一名杂役弟子被杀,也有他们的傲气。

    青年离开了之后,洛宁记起来今天是杂役弟子每三个月的考核之日,只要考核成功,就能进入外山门。

    剑渊分为一到十三重山门,前四道山门都是可以成为外山门,到了外山门,就基本上能享受剑渊弟子最大的福利和待遇了。

    中间四道山门则是他们根本触碰不到的高度,这里的每一个弟子,拿出去至少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而至于八到十二重山门,代表了剑渊有史以来最高的力量,隐世的大能,潜心的剑痴,不问世事专注修炼,哪里的每一个弟子出来,都是有着开山辟地之力。

    第十三道山门,洛宁却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存在,那是剑渊最为神秘的一道山门,有的人甚至传说那里面的力量是可以超过宗主的存在。

    按耐不住,他这次要争气了,毕竟一入外门,总比一直待在杂役所中好很多。

    考核中,他看到了昨日的那名矮子,心头一动,应该是外门弟子过来看热闹的,忍住了情绪,他跟随其他弟子进行了考核。

    “哎哟,这不是洛风的堂弟吗?废物就别来丢人现眼了。”一个声音飘来,模样甚是嚣张,此人就是昨天的矮人,刘长风。

    经过昨晚的惊吓,今天又听到洛宁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宗门,当即便把心放入了肚子,有洛风罩,只要洛宁没死,就一定能保得住他们。

    有刘长风的地方,就有其余三人,果然,那三个贵族来的少爷也出现在了此地。

    “废物说谁呢?”

    洛宁不快的说道,但嘴角却一扬,他跟洛风的仇可以慢慢算,至于这几人,自己找死也怪不得他了,现在看到要迫害他的这几个人,有仇自然要当场给报了,要不然总有几个苍蝇一直找他的麻烦他也很烦躁。

    “废物说你呢。”

    说完这句话,矮人后悔了,他刘长风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还是在这种场景下。

    “混蛋,你找死!”

    说着,就要出手教训洛宁,几人却制止住了他。

    这里可是杂役考核,可不是寻常之地,出手只会给刘长风带来麻烦,甚至于会影响到他们,要知道昨天的事情还没过去。

    “想打我,行,我给你一个机会,敢不敢上生死台?”洛宁淡淡的说道。

    几人一听,不由得默契相视,露出疑惑的神色。

    洛宁应该知道上了生死台意味着什么,可他却主动提出,这其中难道有诈?

    他们心思缜密,可刘长风却不这么想,哈哈大笑了起来,道:“蠢货,天堂走路你不来,地狱无门你硬要闯,好,本大爷答应你,给你一个机会,跟我决生死。”

    以他初微境第五重的实力,难道还怕洛宁这个连初微都不到的废材?更何况对方就算有什么手段,那又怎么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生怕对方反悔,他赶紧叫来考核的长老立字据作为见证。

    生死台,顾名思义,是决生死的地方,一般在剑渊宗,只要上了生死台,就等于判定了一方的生死,除非另一方心慈手软,没有下死手,要不然,除了宗主,谁都无法阻止这场战斗,但是剑渊宗主那么高的身份,又这么可能注意到一个杂役的比试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