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魔将之死
    这个对话看起来毫无章法,甚至还有些好笑,但是只有当时的这两个人才知道自己心中各自的所想。

    崔鸣想的是先摆脱这个大阵,然后再去对付面前的小姑娘。

    于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微妙。

    崔鸣看着洛雾雾手中拿着的瓶子,是气虚液,然而这个少女就这么直接送入了嘴中,一口一口的喝着,那在月光下的焦黄的小脸才微微的有些稳定。

    崔鸣皱眉说道,“气虚液不是这般喝的。”

    洛雾雾想了想说道,“我喜欢这么喝。”

    极为浓郁的月光照射在了两个人之间的空地之上,崔鸣不相信面前这个少女是自己走上来的,他以为旁边还有有着陪伴着她的弟子。

    他也不知道洛宁是谁,倒是听过斜月沉沉藏海雾这句诗。

    洛雾雾看着他有着一层细密汗珠的脸颊,脸色微微变化,似乎是沉思了片刻,然后她的声音再崔鸣的耳边响起。

    “左三步,右六步,前七步……”

    她静静地说出了几个方位,这在这十分安静的夜色之下让人听的十分清晰。

    崔鸣依旧面带着微笑,直到他听见了洛雾雾这几个声音的说出,他脸上的微笑微微有些僵硬,刚才自己推演到一半的思路被打断了。

    然后他发现了一条新的思路——是洛雾雾的思路,紧接着崔鸣发现自己的思路是错误的。

    洛雾雾的是对的。

    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少女是谁。

    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少女没有进行过任何的修炼,他也可以肯定这不是传说之中剑渊少年最强的秦薄衣。

    于是崔鸣按照洛雾雾的提示走出了大阵。

    然后他走上了山峰。

    漆黑的夜色在两个人之间显得有些苍白,一方面是杀人如麻的魔将,一方面是一个面色焦黄的少女。

    崔鸣笑了起来,这次笑着的他脸上带着无比的阴沉,但是却十分开心。像是一个砍柴的老翁发现自己砍了很多柴那般欣慰,他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他看着洛雾雾说道,“你可以选择一个死法。”

    洛雾雾望着他黑色的眸子和黑色的衣服,没有回答他这句话。

    她默默问道,“你是谁?”

    崔鸣说道,“我是魔将,魔宗宗主手下的人。”

    洛雾雾把气虚液的瓶子送到了嘴边喝了一口,然后目光看向了地上的月光。

    “没听说过。”

    崔鸣并没有生气,“你马上就要成为我在剑渊之中杀的第一个人。”

    洛雾雾想到了洛宁,对于这种恩将仇报的人,如果是自己的哥哥在这里,大概会拿起他的柴刀狠狠地劈砍他一顿,如果是杨木白在这,也许会拿起剑直接把他斩成几截,如果是阳鼎天和剑王久河在这里,也许会直接把他扔出剑渊。

    她不知道作为阴阳境的崔鸣,即使是洛宁和杨木白两个人也打不过他。

    她的脸色很平静,因为洛宁教过她遇事要冷静,她在想如果是洛宁遇到了这个事情会怎么处理。

    于是她很快就想到了。

    洛雾雾再次认真问道,“魔将有山门长老厉害吗?”

    崔鸣突然觉得有些无聊,他觉得不该跟一个小姑娘废话,但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他还是极为认真的解释道,“我杀你们前山门的长老就像杀鸡一样简单。”

    洛雾雾于是知道了他的实力,看着他认真的面孔,知道了他不是在吹牛。

    崔鸣上前了一步,手上有着淡黑色的灵力涌动,脸色上带着的微笑此时看起来无比的阴沉。

    一个少女独自在深夜面对魔宗的魔将,怎么看自己都没有任何让她活下来的理由。

    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少女,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

    崔鸣嘴角自信的笑着,然后那道升腾着灵力的手缓缓的落向了洛雾雾的脑袋。

    像是洛宁平时抚摸洛雾雾发髻那般自然,但是只有距离极近的人才能感觉到这其中蕴含的那一丝杀意。

    洛雾雾瞪着眼睛,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似乎还没有感觉到危险的到来。

    她看着崔鸣忽然笑了。

    “我要是你,我就会选择等问清楚了再暴露自己的身份。”

    崔鸣一愣,有些不安的情绪在他的眼中缓缓的升腾了起来。

    他看着面前这个少女,刚要落下去的手掌突然收了回来,本来只需要他的一个念头,洛雾雾便是会死去,但是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再次有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了出来。

    洛雾雾把手中的气虚液猛然倒在了地上。

    气虚液是帮助修行者辟丹修行所用,能更好的帮助血脉顺畅,加快吸收天地间灵力的速度。

    一道黑色的光芒突然从崔鸣的身上升腾而起。

    他没有想到在这山顶之上还有着最后一道大阵!

    这道大阵本来是关闭的,但是此时却被洛雾雾手中的气虚液瞬间出发。

    几乎是在倒出气虚液的一瞬间,洛雾雾的身体就迅速的向后倒退而出。

    崔鸣那道用来杀她的黑色灵力匹练骤然被锁定在了半空。

    一道无比凄厉的叫声传遍了山顶,崔鸣的周围瞬间升腾起了数道极为凌厉的剑气。

    淡白色剑气和那黑色灵力之间的接触滋滋作响,像是洛宁在锅中翻炒的西红柿炒鸡蛋,又像是烧鸡上面的油水。

    洛雾雾看着被困在大阵之中的崔鸣,没有任何犹豫的,她从自己怀中掏出了那把匕首攥在了自己的手中。

    崔鸣的力量在和整座大阵抗衡,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身上流淌出的淡黑色鲜血慢慢的染透了自己脚下的土地。

    而那座大阵的剑势,终于是在崔鸣的抵抗下慢慢的消散殆尽。

    他的身体僵硬在那里,看上去无比的凄惨狼狈。

    然后他看见了洛雾雾的眼睛,一双极为明亮的眼眸和一张极为焦黄的脸颊。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的丹田,于是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凝聚灵力,崔鸣的眼中有些不甘,然后不甘便是变成了对死亡的恐惧。

    一只匕首插进了他的丹田。

    他伸手抓住了洛雾雾的脖子,但是已经只是普通人的手掌了。。

    洛雾雾瞪着眼睛,拔出了匕首,再次插了进去,如此往复,崔鸣的血滴滴落在了地上。

    他睁着眼睛,就此死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