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剑渊乱 上
    如水的夜色和月光在洛雾雾的眼中流逝。

    就像此时已经完全失去生机的崔鸣。

    他是第二十八名魔将,阴阳境的强者,然而却死在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手中。

    不知道因为什么,在他死之后,他的身体如同融化的冰块一般开始变软,然后变成了一滩黑色的液体。

    最后伴随着那天上的月光一点点的渗入到了地下,消失不见。

    上面就剩下一套黑色的衣服。

    洛雾雾的目光落在手中的匕首身上,上面有着淡黑色的鲜血,她有些恶心,不是因为脱力,而是她就是想吐。

    她不知道杀人是这种感觉。

    她坐在那里,吐干净了晚上吃的所有鸡腿,然后站起来了身子,依照着刚才来时候的路线,她慌忙下了山。

    洛雾雾的脸色极为虚弱,像极了一张苍白无力的纸张。

    她手里已经没有气虚液了。

    她跌跌撞撞的下了山,距离自己的院子还有一段距离。

    然后她便是摔倒在了地上,洛雾雾抬起了头,自己身上已经是没有一点力气了。

    她无奈苦笑着,心说自己也太倒霉了。

    那种深深的无力之感从她的身上每一个骨头缝渗透到她的肌肉之中,然后她感觉有些困倦,闭着眼睛,将要睡去。

    然后一只手突然伸到了她的面前。

    洛雾雾勉强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她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自己喉咙灌入到了自己肚子之中。

    是气虚液的味道。

    她看见了一张好看的脸颊。

    ……

    洛雪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还稍微有些微冷。

    在她的身边跟着杨木白,后者的脸在月空之下显得无比凝重。

    洛雪向来不喜欢洛雾雾,因为她感觉洛雾雾耽误了洛宁的前程,正如她此时脸上的冷淡的表情。

    杨木白说道,“你考虑的很周全,这里果然出事了。”

    洛雪站起了身子,把那瓶气虚液放到了洛雾雾的手中,精致的脸上微微带着不悦,“自己喝罢”

    洛雾雾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我刚才碰见了魔将。”

    洛雪一怔,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杨木白的脸色骤然一变,神情跟着紧张了起来。

    洛雪没有听说过魔将这个词语,但是杨木白却是听说过,那是与三大宗起名的宗族,最后在三大宗的围困之下覆灭掉了。

    而传说中那魔宗宗主,更是已经到达了纵横境界的存在,当年以一己之力战三大宗主都是毫不畏惧。

    直到最后易水寒铁心然和青树三个人加入了战场,这魔宗宗主还在六大高手的围困下重伤而退。

    从此修行界之中再无魔宗的消息。

    如今在剑渊前四重山门,竟然出现了魔将?

    当年魔宗一己之力对抗天下三大宗,七十二名魔将和三十六名魔王便是这三大宗派长老和弟子的噩梦。

    杨木白虽然没有生活在那个四大宗混战的时代,可是他还是十分清楚的记着这些自己在古籍之上见过那魔将的记载。

    “他是排名第二十八的魔将,崔鸣。”

    杨木白看着明月笼罩的夜空,即使他那般冷静的心性,此时的脸上的肉也是有些微微的颤抖。

    杨木白寒声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洛雾雾说道,“已经死了。”

    她想了想,然后又补充说道,“在那座山上,他中了阵法。”

    “那你怎么没事?”洛雪的表情依旧僵硬,只是,她这句话不是对洛雾雾的质疑,而是纯粹的好奇。

    洛雾雾想了想说道,“可能我比他聪明?”

    洛雾雾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如实讲了一遍。

    杨木白目光冷冽,“你能否再带我们走一遍,把他的遗物寻找出来?”

    魔宗魔将来到剑渊,事关重大,自然不是小事,洛雾雾喘息了片刻,又喝了一口气虚液,站起了身子,“我带你们去。”

    杨木白沉思了一下。

    “你有病在身,不便走山路,我背你。”

    他作为洛宁的大师兄,虽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但是这般紧要关头,也未曾多想。

    洛雪不知为何微怒,“慢慢走便是,走不动便歇息,为何要背?”

    杨木白皱眉说道,“若是洛宁在此,定然会背着她去。”

    洛雪说道,“那也轮不到你背啊。”她转头看向了洛雾雾,“我来背你。”

    杨木白微楞,不知道如何回答。

    洛雾雾低下了头,低声说道,“我自己可以走。”

    杨木白沉声说道,“总是觉得有些不妥。”

    洛雪转过了身子蹲了下来,淡淡说道,“上来便是,我是洛宁的姐姐,也是她的姐姐,我背她有何不妥?”

    杨木白不再说话。

    犹豫了片刻,洛雾雾趴到了洛雪的后背上。

    洛雪的发很香,跟洛宁身上总有的西红柿炒鸡蛋香味不一样,这是真正的一个女子的清香气息。

    洛雾雾看着前面的的路不知道沉思着什么,心想自己的哥哥大概也喜欢这种味道,可是自己的身上却全是烤鸡的油味。

    ……

    这般想着,三个人重新上了墓地山峰。

    在洛雾雾的指导之下,这座千百年来无人到达过的墓地,今天竟然有了这些人的到来。

    杨木白看着地上那件在黑水之中的黑衣,抽出剑把它挑了出来,沉默不语。

    洛雪问道,“可有异样?”

    杨木白正色说道,“此事重大,要禀告宗主。”

    ……

    夜已经深了,可是前四重山门却无人睡眠。

    四位长老看着面前这件黑衣,沉默不语。

    这黑衣之上还在散发着淡淡的灵力,如果不是那墓地之中的大阵厉害,恐怕今天前四重山门都将面临一场血灾。

    而正是这么一个让所有人都畏惧的魔将,竟然是被面前的这个少女给杀掉了。

    虽然借助的是阵法的力量,可是这般临危不乱的心性,又几人能够有?

    上官宁峰终于开口,“此事重大,我连夜进山去见宗主,这魔将现身,不知道和那晚间青山之前的青色火焰有何关系。”

    洛雪有些紧张。

    洛雾雾看着杨木白突然问道,“洛宁哥哥走了有十五日了吧?”

    杨木白点了点头。

    洛雾雾又问道,“我有些担心他,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洛雪嗔怒喝道,“乌鸦嘴,不盼你哥哥些好!”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