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剑渊乱 下
    上官宁峰去了。

    他走的很急,因为他的实力和境界要横穿三百里剑渊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夜晚间,剑渊前四重山门有许多人都没有睡觉。

    洛雾雾回到了家,她望着自己手中的匕首愣愣出神,然后想到自己杀了那魔将,也算是没有给洛宁丢脸。

    于是她很开心的又笑了起来。

    杨木白和洛雪在她的门外站了良久,杨木白的脸色很难看。

    洛雪有些不解。

    杨木白轻声说道,“我总是感觉那青光和洛宁有着些说不出来的关系。”

    他就地坐了下来,没有选择回第一重山门睡觉,”今天夜间我就在此守着吧,我总怕出些事情。“

    洛雪听着屋子之中洛雾雾的喘息声,然后也做了下来,盯着夜空之中的某处说道,”我和你一起。“

    杨木白闭上了眼睛,并没有说话。

    ……

    ……

    当上官宁峰赶到第十二重山门的时候,剑渊中山门和上三门的长老已经都到了。

    他们站在第十二重山门的峰顶,遥望着深山之中的某处,愣愣的发呆。

    上官宁峰登上了山顶,也站在了那些长老的身旁。

    远处的深山之中云雾缭绕,在第十二重山门的峰顶衍生出去的一座极为陡峭的山脉,如同河流一般散发开来,纵横连接五座山峰,然后隐没在云层之中,消失不见。

    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都是在看着云层深处的那某处,沉默不语。

    如果仔细看去便是可以发现,在那五座山峰之中,竟然隐隐约约有着一股不寻常的灵力波动,宛如一道屏障一般把那五座山峰笼罩其中。

    这五座山峰,便是剑渊的第十三重山门。

    自从十几年前易水寒走后,这座山门再也没有人进来过。

    传说中那关于玄天神铁的秘密就藏在这其中,但是因为有着那强大结界的原因,至今无人能进入其中。

    阳鼎天本来说在剑渊众弟子的成人试上开启第十三重山门,通过考核之人便可以进入其中。

    只是距离成人式还有着半个月的时间。

    上官宁峰仔细去看,这才发现,在第十二冲重山门的顶峰之上,阳鼎天默默的站在那里,仿佛与周围的泥胎雕像融为一体。

    他的面色即为凝重,盯着那五座山峰的云端某处似乎在感悟着什么。

    众人也都是知道,这第十三重山门的结界还有着一个规定,就是观庭境以下的人没有办法进入其中。

    那道结界的强悍,就算是阳鼎天都无法破开。

    不知道在山风云雾之中站了多长时间,阳鼎天终于是睁开了眼睛。

    他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几个长老,脸色之上带着微微的凝重,”我也没有办法感悟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知道的是……“

    阳鼎天犹豫了一下,目光扫过了众位长老的脸庞,”剑渊要出事了。“

    他低下了头,无比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于入地符的气息,他无比清楚,而世间的入地符,一个给了秦薄衣,另一张入地符丢掉了。

    而就在昨晚剑渊的第十三重山门出现了入地符的波动。

    他看着众位长老,终是没有说出那句话。

    剑渊出事了,换句话说,”秦薄衣出事了,洛宁出事了……“

    ……

    ……

    顾长生盯着面前碎裂的残瓦断砖,和自己身上受到的伤口,眉头微皱。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个限制着他的阵法不复存在了,他的手颤抖地握住了刀,然后目光看向了那几个魔宗。

    顾长生也看到了那道淡青色的火焰,他不知道这火焰意味着什么,但是他知道既然阵法破碎了,自己大概就能打过面前的这些魔宗。

    他面无表情的凝聚着灵力,然后伸出了出刀,在他腰间的那卷书籍散发着已经无比淡薄并且微弱的光芒保护着他的身体,他握刀的手无比疲倦的垂着,然后面无表情的砍下来了面前一个魔宗的手臂。

    ……

    淡淡的灵力流转,满身伤痕的叶青也站了起来,他首先看到的是映入眼帘的迷雾,然后他有些不解。

    直到摸到了手中的那柄长枪,他的心才微微有些安定。

    他同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也同样感觉到困着自己的阵法已经消失了。

    皇宫之中本来如同瓢泼的大雨不见了,那阵法之中的迷雾也不见了。

    自己本来是在房上,此时却是在一堆碎瓦破砖之中。

    然后他闻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是来自山里的气息,他有些不解,心说自己在天朝怎么会闻到这种味道。

    然后他等到面前的雾气渐渐的消散了些,然后他发现周围变了。

    这已经不是在皇宫之中的时候了,他在那层层雾气之后,看到了一抹只属于青山的翠绿。

    ……

    秦薄衣吐着血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前已经没有了洛宁,也没有了梧桐。

    她不知道两枚入地符互相反噬的效果竟然是这样的。

    她无比疲倦的靠在了旁边的一处断墙之上,眼睛看着浓郁的雾气,她的灵力已经都被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现在的她,身体状况极为糟糕。

    如果梧桐也在这里,可能不费吹灰之力便是能杀了自己。

    她在储物囊中摸了片刻,然后终于是摸出了一刻药丸,放入了自己的口中,感受从口中传出来的淡淡灵力,她这才有些安心。

    秦薄衣握紧了秋水剑,同样的看着天空之中正在慢慢消散的雾气。

    一开始是若有所思,然后便是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

    她并没有惊讶,只是觉得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虽然她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家,换句话说,这不是自己的家。

    但是只要是家,总是好的。

    她用手拨弄了一下脸上凌乱的短发,感受着身上某处断裂经脉传出来的阵阵疼痛感觉,她轻轻的皱了皱眉。

    然后她拄着秋水剑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这样的雾气和山峰,整个世界也只有这一个地方会有。

    这样的青山和灵力,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地方会有。

    那便是剑渊山门。

    而这些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青山,整个剑渊也只有一个地方会有。

    那让她有陌生的感觉,整个剑渊也只有一个地方会有。

    那便是第十三重山门。

    ——

    秦薄衣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眼中有了些寒芒。。

    入地符把他们从天朝带到了第十三重山门。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