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你看他们好像一群狗 上
    郡主走在最前面,跟在他后面的是黄春秋。

    然后是应檀溪。

    天空之中的那片乌云已经散了,此时有月光,所以应檀溪的脸在这月光之下被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这真是一张绝美的脸。

    如果是平时,也许每个人都想去看上一会。

    但是此时,却没有人敢在她的脸上停留片刻的目光。

    应檀溪的后面是云客和洛宁还有尹子卿。

    而最后面的是一把已经破损不堪的黑伞。

    黑伞破,但是撑伞的人却还在撑着它。

    是星陨阁的人。

    ……

    大殿之上安静的可怕。

    冷汗顺着每一个人的脸颊流淌出来,然后滴落在了地上。

    明明是秋凉,但是此时每个人的心都无比燥热。

    郡主走到了大殿的正中,在桌案后面坐好。

    洛宁等人靠边也坐好。

    应檀溪那丫鬟看着应檀溪平安回来,脸上的欣喜涌动了出来,她跑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笑道,“小姐你没事?”

    应檀溪淡淡笑道,“没事没事,自然没事。”

    那丫鬟转头瞪着洛宁,“我家小姐是因为你才受的伤,如果真的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定要拿你是问。”

    洛宁低着头,只是不说话。

    丫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若是之前,无论如何洛宁都是要顶上自己几句的?

    “小姐,他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应檀溪看了一眼洛宁,然后应道,“跟父亲说了几句话,可能心情有些不好。”(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事实上。

    洛宁的心情此时也是不好的。

    这种不好不同于其他的不好。

    他只是不理解。

    他日思夜想,崇拜无比的师父易水寒的朋友竟然会这般奇怪?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他的耳边还在回荡着郡主最后说的那句话,“愚蠢。何止是愚蠢,简直是愚蠢。”

    洛宁的目光落在了桌上的酒杯。

    心说如果魔君今晚真的进入到了南郡城,自己不和他拼命又能怎么办呢?

    应檀溪望着他,然后忽然笑了。

    她似乎明白洛宁所想。

    她伸手拿起了一只酒杯,里面斟满了青檀酒,她看着洛宁说道,“你跟我喝一杯酒,我便告诉你我父亲究竟是什么意思。”

    洛宁微怔,然后摇头。

    应檀溪不悦说道,“你能与简思量喝酒,但是就不能与应檀溪喝酒?”

    洛宁瞪着她冷冷的说道,“那日我只当你是简思量,我又不知道你是应檀溪,而且那日喝酒,我醉的不省人事,你却一点事没有。”

    应檀溪笑道,“既然要骗你,便是不能有一点破绽。”

    洛宁淡淡说道,“所以此时我不想跟你喝。”

    ……

    ……

    郡主的目光扫视过了底下的人群。

    他的手中擒着一只小小的酒杯。

    酒杯之上泛着青色,不知道是什么名贵的宝石。

    他在众人略微带着期盼和着急的目光之中喝了一口酒,然后他放下了酒杯。

    他似乎是在赏析着酒,但是就在这赏析的同时一道声音响起。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

    自然的就像是流水。

    酒已经咽下。

    本来安静的画面就被这样打破了。

    ……

    他问道。

    “那么。今晚都谁动手了?”

    ……

    他只是说了一句话。

    但是这句话却像是之前魔君到来之时的那朵乌云一般沉重。

    在场的人几乎卑微的都要趴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抬头,也没有一个人敢回答。

    一滴酒在郡主喝酒的杯旁滑落。

    郡主没有再说话。

    但是正是这种沉默的方法才是如同无形的拷问一般。

    他的拷问让众人都有些上不来气。

    没有人会承认,因为他们一旦承认,便是要面对郡主的怒火。

    但是即使他们不承认,郡主就真的不知道吗?

    郡主坐在上面,忽然又喝了一口酒。

    这次这酒没有咽下去,却突然被他喷了出去。

    酒雾弥漫在殿前。

    人们吓了一跳。

    郡主皱眉说道,“盛酒的时候怎么这么不小心,一只小虫都看不到?”

    大殿之上安静异常。

    他有了一个动作,人们的心便是跟着一紧张。

    不知道是哪个之前动手的后生突然吓得的背过气去。

    他身子一倒,于是便是在椅子上滑了下去。

    众人抬头去望,看到了那个吓坏了后生是在青云祠的方向。

    他们盯着那处,知道最坏的事情即将发生。

    青云祠的一个长老猛然站起来,他瞪着眼睛望着那后生,牙齿在打颤,整个身子都抖成了一团。

    他慌张说道,“这人私自修炼长老的功法,违反了宗族的规定,早已经被踢出青云祠,这跟我们青云祠可是没有关系。”

    大殿之上的人们都低下了头,他们看着那个长老,仿佛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映射。

    郡主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他平静的看着那个后生说道,“既然是跟青云祠没有关系,那便是没有资格参加这晚宴。”

    旁边有几个侍卫过去,驾着那个人走了出去。

    郡主望着那个长老平静问道,“张长老,这么说来,青云祠剩下的人都动手了?”

    他的这句话如同利剑,刺的那个长老头破血流。

    那长老忽然跪下,声泪俱下。

    “郡主明察,洛宁既然是剑渊的十三山主,是易水寒的弟子,我们如何敢在您的面前杀他?星陨阁又是郡主的贵客,更是不敢……”

    郡主看着应檀溪,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话。

    “檀溪,你来说。”

    应檀溪望着那名张长老,然后忽然惊讶的问道,“刚才围攻洛宁和星陨阁的人的时候,你们青云祠不是叫的最欢吗?怎么一转眼就忘了?”

    她的话是带着笑说的。

    但是正是这带笑的话语,却是让那个长老再也抬不起头来。

    郡主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哦,原来是动手了。”

    那名长老的头几乎都低到了地上。

    他忽然抬起头来,然后看着郡主说道,“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青云祠太平,魔君降临,我等心慌乱了,一时糊涂,才会动手。”

    他这句话说着,似乎像是猛然间下定了决心。

    他望着郡主,灵力已经在右手上凝聚。

    他一掌拍向自己的头顶,灵力的风在空中呼啸而过。

    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

    有许多人不愿意看到脑浆崩裂的场景。

    但是他的手却是没有落下。

    因为郡主看了他一眼。

    他的手定在了半空之中,上面的灵力更是无法运转。

    郡主没有让他自杀,也没有让他谢罪。

    他瞪着眼睛,看着大殿之上的众人,然后忽然问道:

    “洛宁,你说该怎么处置他?”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