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她在哪里?
    她哪里会在啊?

    她会在哪里啊?

    这个世界上的此时此刻,不只是洛宁一个人会想这个问题。

    当然也有很多人会想。

    ……

    ……

    南郡城中。

    南郡宫。

    今天的茶格外的香。

    但是郡主却能感受到这个茶的味道有些变化。

    他看着陶余温的侧脸认真问道,“有烦心事?”

    陶余温轻轻的应答了一声,“是担心檀溪,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郡主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都跟你说了许多遍了,檀溪已经大了,不需要我们为她担心了。”

    陶余温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可是我还是担心。”

    她面前的茶是经过她精心烹制而成的,但是今天的水温却没有掌握好,所以味道有着不同。

    而这也是说明,她是发自内心的担心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她脸上的神情更加凝重。

    她问郡主说道,“你知道檀溪在哪对吗?”

    郡主轻轻摇了摇头,“魔君对南郡虎视眈眈,我片刻不敢离开,我哪里知道?”

    他端起那杯跑了味道的茶喝了一口。

    目光深邃的像是卷着雪的风。

    ……

    ……

    竹帘今天的心情很好。

    按照日子来推算。

    刘成大概要去找洛宁的麻烦了。

    到了那时,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死去。

    即使他们两败俱伤,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极为好的事情。(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她同样不知道应檀溪在哪里。

    她不在乎应檀溪到底在哪里。

    因为无论在哪里,洛宁如果有危险,她难道真的会袖手旁观吗?

    她自然不会。

    竹帘轻步走到了院子之中。

    南郡宫前有一颗梅树。

    这棵梅树上的梅花开的正好。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她默默的站在这里看着梅花。

    但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老者,瞎了一只眼,缺了一只耳朵的老者。

    黄春秋。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赏梅的动作跟郡主那日赏梅是那么的像,

    黄春秋眯着眼睛,有些恍神。

    她回过头,看见了他的眼睛。

    她的眼神马上有了秋波暗藏其中,她的动作马上变得温文儒雅,举止投足都让人无比的喜欢。

    这就是她的天赋,也是她对付大多数男人的武器。

    黄春秋微微的欠身,“打扰了。”

    他转身要离去,竹帘却叫住了他。

    “我们一样是仆人,只不过您是郡主贴身的丫鬟,而我是夫人的丫鬟。”

    黄春秋低头说道,“正是。”

    她继续问道,“应檀溪失踪,不见踪影,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黄春秋恭敬回答道,“这不是仆人应该想的事情,我没有想过。”

    竹帘说道,“我要你现在想。”

    黄春秋于是就真的低头想了起来,他想了很久,然后终于认真的说道,“这不是一件值得担心的事情。”

    竹帘道,“哦?”

    黄春秋说道,“无论她究竟去了哪里,都会没事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十分自信的,就连佝偻的腰都不仅挺直了几分。

    竹帘继续问道,“为何?”

    黄春秋平静道,“因为她是郡主的女儿。”

    空气之中飞扬起了些许淡淡的杀意。

    但是却不是竹帘刻意为之,这句话同样不是黄春秋刻意说的,他也不知道这句话对竹帘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一片梅花在风中摇曳,最后脱离了花茎然后飞落而下。

    黄春秋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竹帘也未曾动。

    安静了数秒。

    竹帘笑了。

    她的笑和应檀溪一样,是极为好看的。

    即使她没有她长的好看,但是如果笑起来,都是一样阳光明亮,无比讨人喜欢的。

    她摆了摆手,示意这个话题可以过去。

    然后竹帘抬起头,她极为认真的问道,“你会酿酒?”

    黄春秋低头小心回答道,“正是。”

    竹帘笑着说道,“我会沏茶。”

    黄春秋终于抬起了头,他不知道竹帘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想了想,就无比坚定的回答道,“你沏的茶一定比我酿的酒好喝。”

    竹帘问道,“这又是为何?”

    黄春秋笑着说道,“郡主整日喝茶,但是却从来没有喝过酒。”

    竹帘就很开心的笑了。

    她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虚荣无比,自命不凡。

    她一旦得知自己某个地方比一些人强大,心里就会很满足。

    黄春秋终于转身离去。

    他没有说出来:郡主面对魔君的时候喝的是青檀酒。

    ……

    ……

    那刘成呢?

    他也在想应檀溪到底在哪里。

    他知道自己这次来杀洛宁的事情不会简单。

    可是究竟是什么危险在等着自己呢?

    他想的头痛。

    也想不出来。

    前方也许就快要到了。

    他能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毒素正在慢慢的滋生,让他运转灵力的速度逐渐变慢。

    他甚至开始有些庆幸。

    郡主在南郡城外一剑千里,如果不是这毒的作用,那些斩出来的剑意也许都是实质,那么自己和魔君还能那般全身而退吗?

    这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在他走着的路上,他也看见了芒砀山的一角。首发m33xs

    ……

    ……

    她在哪里?

    当所有人都在想的时候,洛宁却突然不去想了。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也许自己继续往前,只能再坚持一炷香的时间。

    没有任何意义,可是他还是要去。

    冰冷的风雪落在他的脸上。

    剑意无情的在拍打。

    他的身上,腿上,胸前,手臂上,无数的血涌了出来。

    往前的路只能是更加艰难,他可能一炷香都坚持不到了。

    宋芊芊手中握着刀,她在的这片剑意领域是洛宁封存的剑意。

    她看见了在那剑意之中飙血的少年。

    她再也控制不住。

    惊她呼一声,她就攥着柴刀就跑了出去。

    到了这种程度,每往上走一步都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不是她能承受的,也不是洛宁留下那道剑意能承受的。

    空中凌厉的破空之声骤然而至,一道剑意划破了洛宁的剑意领域,即将落到她的身上。

    宋芊芊闭上了眼睛。

    在等死。

    ……

    那三个星陨阁的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但是他们却没有动。

    没有任何人动。

    因为此时忽然有一个东西比他们动的更快。

    空中那道足以要了她的命的剑意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黄骠马暴叫了一声。

    宋芊芊听到了动静,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是那辆马车。

    这是一个几乎已经被人忽视的存在,一路之上没有人知道这马车存在的意义,都似乎遗忘了它。

    但是此时它动了。

    准确的说是有人让它动了。

    那车厢本来是有着一个帘子。

    但是帘子此时却被掀开了。

    是被一双芊芊细手掀开的。

    然后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正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

    那女子走出来,于是宋芊芊知道了天下任何赞美的语言用在她身上都是侮辱了她。

    因为她本就是美的出尘绝伦。

    像是一团耀眼的光。

    但是在此时,就是希望的曙光。

    那女子看着宋芊芊笑了,她的笑本来就在风雪之中如同春日暖阳,或者本就是这风雪之中的暖阳。

    她笑了,所以这风雪仿佛都不再寒冷。

    但是她的如此美丽的笑却偏偏有些俏皮。

    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剑,她侧过头,有着笑意的问道,“那你觉得呢?我究竟美不美?”

    ……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