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她疯了
    洛雪惊呼,“你疯了?”

    ……

    第十一重山门之上有人惊呼,“她疯了?”

    许多长老面面相觑,然后不可思议的道,“她疯了?”

    ……

    ……

    她没疯。

    她怎会疯?

    如果她是个疯子,那这些山门的长老是什么?

    是一群傻子吗?

    没有人知道。

    就像是北风再如何呼啸,不会有南风来回答它。

    谢九龄平静问道,“下一个是谁?”

    下一个人能是谁?

    谁能是下一个?

    同样没有人知道。

    ……

    ……

    血。

    红的血。

    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但是血都是红的。

    这就是说明他们都受伤了,而且伤的很重。

    李连昼的身子半跪在风雪之中,他的剑意领域破碎了,因为他内心的畏惧了,如果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也许他的剑意领域不会被秦薄衣一剑斩碎。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

    但是可惜没有机会。

    他说道,“为何?”

    秦薄衣皱眉,“什么为何?”

    她说这话的时候,于是便有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滴落,一滴滴的血宛如红的胭脂,落在雪上,落在她的白衣上。

    就像是洛宁被漫天剑意斩的浑身伤痕那般。

    她一定不知道,她和他此时也很像。

    可是相比较李连昼吐的血,她的伤势看起来似乎微不足道。

    李连昼说道,“你本来已经有了胜势,只要你有耐心,总是会赢我的。”

    秦薄衣道,“不错。”

    李连昼继续说道,“可是你不惜自己重伤,也要一剑斩碎我的剑意领域,我是败了,但是你不是疯了吗?”

    她的对手不是他一个,而是有很多。

    她这种疯狂的打法,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秦薄衣笑道,“想不到。”

    李连昼问道,“想不到什么?”

    秦薄衣说道,“连你都看出来了我受了伤,山顶上那些老不死的怎会看不出?”

    李连昼说道,“不错。”

    秦薄衣继续笑道,“他们不会错失这个机会的。”首发https://https://m33xs

    李连昼继续说道,“不错。”

    他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已经说不下去。

    因为他开始咳嗽,开始咳血,殷红的血落在地上,比天空之中自己的剑意领域的那些碎片还要引人注意让人醒目。

    他已经说不出话,心说自己如果在下山之前喝一壶酒,也许就能挡下来她这一剑了。

    可是没有酒让他喝。

    因为从山的顶之上又走下来了另一个人。

    风雪连着天。

    他也好像从天边走来的。更新最快电脑端:https:///

    白雪苍茫。

    他更苍茫。

    剑苍茫。

    人苍茫。

    李连昼看到了那人的脸,于是他再无多言,身子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

    秦薄衣手中拿着剑,有些惊讶的说道,“王亮?”

    剑渊第一重山门长老。

    王亮。

    他的境界最低,他的实力也是最低,他的地位自然也是最低。

    但是正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行的人此时却走了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勇气。

    他这一辈子也许都只能这样,因为他现在还是一个观庭境。

    观庭境如何能打败秦薄衣?

    自然不能,可是他还是走了下来。

    秦薄衣说道,“我希望你不是来打架的。”

    王亮的脸上生出诸多苦涩的情绪,他说道,“我是来劝你的。”

    秦薄衣平静说道,“你劝不住我。”

    王亮说道,“我想试试。”

    秦薄衣皱眉道,“你想怎么试?”

    王亮转过头,透过风雪看着上面那道若隐若现的第十一重山门在风雪之中有些模糊的影子。

    他叹了口气说道,“你打不过他们的。”

    秦薄衣道,“哦?”

    王亮说道,“谢九龄还没有出手,除了前山门的长老,其余的长老都是阴阳境之上,你的这般打法,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秦薄衣没有回答,因为她已不需要回答。

    所有人都知道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但是她自己却告诉自己还要坚持。

    王亮说道,“我不想看着你在这送死,更不想看着剑渊的弟子去找魔宗的人送死?”

    秦薄衣终于挑眉道,“你认为这是在送死?”

    王亮说道,“是的。”

    秦薄衣看着他说道,“我不叫送死,但是你却是在送死。”

    王亮苦笑道,“如果我的送死能让你退去,我宁愿多死几次。”

    秦薄衣很开心的笑了,脸上的红晕和酒窝让她在这片天地间美的像是天仙一般。

    她道,“就冲你这句话,待会我下手会轻些。”

    ……

    ……

    风急。

    雪更急。

    王亮的手在颤抖。

    秦薄衣平静道,“拔出你的剑。”

    他拔剑。

    风没有停止,雪也没有停止。

    因为他的境界实力实在是太弱。

    弱到没有办法影响天地间的灵力。

    但是却有人能。

    在那座山上,此时又走下来了一个人。

    青衣衫。

    他走下来,天地间的灵力于是开始波动。

    王亮看到了这人,眼中生出了深深的惋惜之意,他只有在这风雪之中退去。

    他退去了。

    秦薄衣带着笑看着这人说道,“第十重山门长老。罗敌?”

    罗敌说道,“正是。”

    秦薄衣说道,“你似乎很少出手,这些长老之之中,你的话也最少。”

    罗敌回答,“因为我只说有用的话,只做有用的事。”

    秦薄衣说道,“你认为这件事情有用?”

    罗敌回答道,“有用。”

    秦薄衣笑道,“很好。”

    两个人之间的风雪凝结了片刻。

    秦薄衣笑着问道,“你的境界很高。”

    罗敌平静回答道,“阴阳境七重。”

    秦薄衣微笑,“很好。”

    ……

    ……

    世间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洛雪的手在颤抖。

    因为她有些害怕,有些惧意。

    她知道秦薄衣一定也有这样的情绪,只不过是秦薄衣根本没有表现出来。

    她的人是平静的。

    但是剑却是注定是不平静的。

    罗敌没有给她蓄势的任何机会,也没有像李连昼那样选择防守。

    他不能真正的杀了秦薄衣,所以这一剑不可能是杀招剑。

    剑意凝结。

    风雪再次被冻结。

    秦薄衣抬手,同样是秋水剑意,同样是一翻手。

    风狂舞。

    剑斩落。

    两道剑意在半空之中摩擦。

    仅仅是在接触的瞬间,秦薄衣就骤然感觉到了罗敌的剑要比李连昼强大很多。

    这柄剑中没有畏惧,同样是一往无前的。

    但是它却是有顾虑的。

    因为他不能真正的杀了自己。

    一旦一个人不已杀人为目的出剑,那么他的剑就会慢很多。

    而秦薄衣的剑有杀意。

    ……

    ……

    谢九龄烤着炉火。

    炉火上有一个壶。

    壶中的香味竟然是酒香。

    剑渊哪里会有酒?

    没有人知道。

    也没有人敢问。

    他的目光扫视过了那些长老,然后平静问道:

    “下一个是谁?”

    ……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