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剑子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顶峰
    这话说的很漂亮。

    但是事实也正是如此。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一阵极大的风吹过,打断了他们的思绪。首发https://https://m33xs

    ……

    洛雾雾看着久河说道,“现在可以走了?”

    久河想了想然后笑道,“当然可以走了。”

    洛雾雾笑道,“去追那个算命的?”

    久河平静说道,“正是。”

    洛雾雾道,“很好。”

    他们在这十一重山门的峰顶站了许久。

    洛雾雾很自然的爬上了久河的后背。

    秦薄衣在这风中站着,然后忽然说道,“我送你。”

    洛雾雾回头看着她笑道,“你去忙好你的事情。”

    秦薄衣低头说道,“我的事情不着急。”

    洛雾雾说道,“可是他会很着急。”

    秦薄衣沉默不语。

    他着急什么呢?

    他也着急回剑渊吗?

    他在哪里呢?

    过的如何呢?

    南疆落雪了吗?

    没有人能给她回答,也没有人能给她回答。

    秦薄衣说道,“你知道他在哪?”

    洛雾雾说道,“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秦薄衣说道,“我当然不知道,我以为你知道。”

    洛雾雾笑道,“我自然也不知道。但是我也不想知道。”

    两个人对视了很长时间。

    然后忽的互相笑了起来。

    秦薄衣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做了很多违心的事,说了很多违心的话,这一刻的你才是最真的。”

    洛雾雾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有一句话我不是违心的。”

    秦薄衣道,“哦?”

    洛雾雾盯着她散落下来的长发说道,“你长发真好看。”

    ……

    ……

    雪中在无动静。

    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久河走了,洛雾雾也走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秦薄衣低下头,用手抚摸着鬓角的发梢。

    她许久未言。

    她想到了洛宁。

    她还是想知道他在哪里的。

    ……

    ……

    ……

    他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正在芒砀山上。

    天空之中今天难得的晴朗。

    空气之中是硬冷的。

    一条蜿蜒的雪路从山下通到山上。

    雪路幽静无比。

    平静无比,昨日那些要人命的剑意都不见了。

    雪路上的痕迹已经被风抚平。

    刘成站在芒砀山的脚下,目光是宁静的。

    他望着山顶,他知道那个少年已经先行走了上去。

    但是他却在犹豫。

    他已经在昨晚感受到了山上纵横的剑意,但是今天早上却感觉不到了。

    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洛宁成功的走了过去,要么是他死在了这剑意领域之中。

    他不知道洛宁究竟能不能通过这片剑意。

    如果洛宁死在了半路上,那么他这一路之上就当白走一趟。

    如果洛宁真正的走了过去,那么他能不能走的过去呢?

    他还是不知道。

    他看着脚下的雪,知道自己一旦迈出这一步,就会有漫天的剑意扑面而来要把自己绞成碎片。

    他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等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在这雪路之上走出了第一步。首发m33xs

    硬冷的雪打在他的脸上。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些剑意不见了。

    空空荡荡的雪路上空空荡荡,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事实上除了那些白雪也正是什么都不存在。

    他又走了一步。

    空气之中没有任何动静,依然是什么都没有。

    他的脚步挪动起来。

    不快。

    但是很稳。

    许多步过后,空气中依然没有任何的剑意波动。

    刘成的脸上有些不解,因为这和他的感觉不一样。

    他当然不相信星陨阁的旧址会这样简单。

    所以他走的很慢。

    无比小心。

    他知道,自己如果走错了一步,那么迎接自己的可能就是死亡。

    ……

    ……

    日光如熏。

    当洛宁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眼的日光就是如熏的。

    仿佛有人在他面前摆了一捆烧着的柴火,熏的那日头在山顶飘飘渺渺,让人看了有些不真实。

    然后他的第二个感觉就是冷。

    冰冷无比。

    空气是冷的,无比寒冷的。

    他感觉到了,原来自己是躺在雪地之中。

    洛宁吓了一跳,然后忽的一下坐了起来。

    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雪洞。

    他怎会在这里?

    他不是在爬山吗?星陨阁旧址呢?应檀溪呢?宋芊芊呢?

    洛宁用手扶着冰冷的地,晃悠着站起了身子走向了雪洞的洞口。

    他身上因为剑意造成的伤口还在疼痛,而自己身上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上了一件干净衣服。

    他裹紧了衣服,然后走出了洞口。

    没有风,也没有雪。

    空气安静无比。

    一个小姑娘惊喜的声音传来,“你醒了?”

    洛宁抬眼看去,宋芊芊在雪地上走了过来。

    天是蓝的,日光是寒的。

    马车停在不远处,黄骠马和白马站在那里,仿佛两尊雕塑。

    更加不远的地方,依旧是那柄熟悉的黑伞。

    洛宁问道,“我们不是在山路上?”

    宋芊芊说道,“是在山路上。”

    洛宁说道,“我们不是要登山?”

    宋芊芊说道,“正是要登山。”

    洛宁继续说道,“我晕了多长时间?这又是哪里?”

    宋芊芊平静的看着他,然后极为认真的说道,“你是晕了很长时间,但是这里,就已经是山顶。”

    山顶?

    洛宁瞪着眼看去,周围白雪茫茫,一片苍茫。

    这山顶是极为开阔的,想像不出来当年是什么模样。

    但是在这开阔的平地上却另有一座雪峰。

    雪峰高耸,在这芒砀山的雪坪之上就成了另一座孤峰。

    宋芊芊看着他说道,“应姑娘和那三个打伞的人说,那里便是星陨阁的旧址。”

    洛宁一愣,他转头忽然问道,“应檀溪和他们去过了?”

    宋芊芊盯着他的脸说道,“没有。”

    “为何没去?星陨石就在那里。”

    宋芊芊低头说道,“因为应姑娘受伤了。”

    洛宁愣住了。

    他记了起来,那雪路之上的剑意。

    那护住自己的灵力。

    她竟然凭借一己之力在那雪路之上走了出来?

    他咬牙问道,“她在那剑意之中走了多久?”

    宋芊芊低头道,“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

    洛宁的耳边仿佛响起了一道炸雷。

    那他只能坚持三炷香时间的剑意,应檀溪竟然走了三个时辰?

    他低吼道,“她在哪里?”

    宋芊芊用手指了指远处的马车,她小声说道,“应姑娘伤的实在是太重了,所以让她睡马车,但是又怕你冻死,所以只好挖了个雪洞。”

    可是洛宁已经不听她继续说些什么。

    他跑到那马车前,一把抓开车厢的帘子。

    应檀溪平静的躺在里面。

    衣着整齐,脸色苍白。

    但是她的表情却很安详,仿佛睡着了一般自然。

    她似乎是听到了有人来的动静,极为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见了洛宁。

    洛宁的心有些痛。

    因为她那双平时笑起来极为好看的眼睛竟然也会无神。

    那永远不知道有愁容的脸上竟然也极为虚弱。

    她再也笑不出。

    她望着洛宁,想笑,但是却没有了力气。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

    她忽然张了张嘴,然后平静说道,“我要死了。”

    ……

    ……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