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太一仙界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煞天极罗阵
    秦鸿涯听后尴尬一笑,却并未生气。“看来我是配不上嘟嘟啊,毕竟它是八阶灵兽。而我灵根资质又这么差。”

    “秦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慕容诗语想要解释。

    秦鸿涯哈哈笑道:“没关系。我灵根资质差本来就是事实嘛。慕容小姐,既然如此,那就让嘟嘟认你做主人嘛。”

    慕容诗语忙摆手道:“不行,灵兽认主要凭灵兽自愿,强行让其认主会伤害灵兽的灵智。嘟嘟这么乖,我怎么能伤害它。”

    “那怎么办,要不干脆不认主,我们只养着它就行了。”

    “不行,联盟有规定,没认主的成年灵兽很危险,不能养。”

    “啊?那该如何是好?”秦鸿涯问慕容诗语,慕容诗语耸耸肩,也是不知该如何处理。

    秦鸿涯转身对嘟嘟说道:“嘟嘟,看来咱们没有缘分,你是八阶灵兽,我配不上你,你走吧,以后每隔二十年我都会来看你。但是我只能来两次。”

    听了这话,嘟嘟急忙跳进秦鸿涯怀里,使劲往秦鸿涯身上贴,看来它是非要跟着秦鸿涯走。秦鸿涯耸了耸肩,最后指着慕容诗语道:“嘟嘟,要不你认这位姐姐当主人吧。她是我的朋友,她也会好好对你的。你认了她当主人,以后我们还是能经常见面的。”

    嘟嘟回过头望了望,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不可,师兄。这八阶灵兽幼崽价值数百万灵石,这样的大礼我实在是受不起。你还是把它卖给其他好心人吧。”

    “嘟嘟这么乖,卖给其他人我怎么放心。嘟嘟跟着你我放心。”

    “不不不,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实在不敢收。”

    “诗语小姐,你不要再推迟了。你待我恩重如山,要是你不接受,我们就只能和嘟嘟告别了。反正我是不可能把它卖给其他人的。”

    秦鸿涯这样一说,慕容诗语只好接受。她和嘟嘟不存在血脉贵贱不配,很快便认主成功。自愿认主的话对灵兽的灵智没什么影响,即使慕容诗语成了嘟嘟的主人,嘟嘟还是记得秦鸿涯,还是可以和秦鸿涯有着深厚的感情。

    嘟嘟认主之后,秦鸿涯很高兴,虽然他也想有一只这种等级的灵兽,但无奈自己不配拥有,再加上之前慕容诗语对他那么好,他这也算报恩了。何况,他也不算一无所获,他得了一枚六阶妖兽内丹和一麻袋灵药,这已经超出他的预期了。

    一切了结之后,秦鸿涯想要马上离开鬼罗洞,回去安全地带。虽然此刻那些虫类妖兽对他服服帖帖,但这虫形纹身的具体作用他也一点儿都不清楚,万一有个时间限制,一旦失效之后,他俩就得死在这儿。

    然而慕容诗语却道:“师兄。你让我捡了这么大便宜,得了嘟嘟这么可爱又这么厉害的灵兽,自己却只得了一颗六阶妖兽内丹,我怎么忍心。听说这鬼罗洞藏着重大秘密,既然这些虫类妖兽都听你的,咱们何不进去探个究竟。或许洞中还有其他宝物。”

    秦鸿涯转念一想,慕容诗语说得也对,这鬼罗洞镶有这么多月光石,看来定是有人曾在此居住。说不定里面真有宝贝。鬼罗洞虽然凶险,但凶险得原因就是有无数虫类妖兽,既然这些虫类妖兽都听自己的,还不一探究竟就一走了之的话,岂不是太怂了。于是同意了慕容诗语的提议,和她一起向洞中深处走去。

    慕容诗语抱着嘟嘟,秦鸿涯手握一块月光石,两人刚一往里走,那帮虫类妖兽就在后面有序的跟着,俨然已是秦鸿涯带的一只部队。

    秦鸿涯不知道,此时此刻,在他脑海里有个特殊空间,而在那空间内,一个黑衣老者急得直跳。黑衣老者自言自语道:“主人啊主人,你怎么忘了当初老奴的嘱咐了。我显灵可是要耗费大量神力的。你还不快快离开这些虫子,老奴就要形神俱灭了。这鬼罗洞都是些凡夫俗子的东西,你拿来干什么?你这是要害死老奴啊。三天之内你不离开鬼罗洞,你我都得死啊。”

    鬼罗洞洞口窄小,里面却是极深,两人走了很久,一路上的洞壁都镶满了月光石,从不间断,而且始终看不到尽头。两人大为震撼,这月光石虽然不贵,但数量却多得惊人,光是这些月光石,估计都得数万灵石了。秦鸿涯越来越相信慕容诗语的猜测,看起来这洞中真有不得了的宝物。

    突然,秦鸿涯莫名其妙地焦躁起来,但他自己却又不知是何原因,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觉得心慌。由于说不上缘由,他便叫上慕容诗语加快了速度,竟渐渐朝前方本奔跑起来。秦鸿涯暗自猜测,或许是这鬼罗洞有些古怪所致,于是想加快脚步,尽早结束探险。

    慕容诗语看见了秦鸿涯的焦虑神色,却不知他为何奔跑。虽然这些虫类妖兽都受秦鸿涯控制,但是这鬼罗洞中说不定还有其他危险。秦鸿涯这般不小心,实在是有些冒失。

    慕容诗语虽然疑惑,却还是追着秦鸿涯,她怕和他走散。奔跑中,慕容诗语正欲开口劝秦鸿涯停下,突然地上亮起一道道灵线,错综复杂,诡秘异常,灵线一条条亮起,竟汇聚成各种神秘图案。

    见到这番场景,秦鸿涯也急忙停下了脚步,两人对望一眼,知道事情有变,于是都很小心地注视着四周。这时两人才发现,那帮虫类妖兽没有跟过来了。它们都在秦鸿涯身后很远的地方,而在那个地方,地面上没有灵线,要再往走前一点才有。这时秦鸿涯手臂上的纹身渐渐黯淡下来,现出原来的皮肤。那些虫类妖兽便各自离去了。

    慕容诗语脸色一变,喊道:“不好,我们怕是进入了什么阵法。”

    “小姑娘反应真快,欢迎来到煞天极罗阵。”一个苍老却又调皮的声音在洞中响起,不知从何处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大为紧张。秦鸿涯对着空中喊道:“你是谁?不要装神弄鬼。”

    “我就在你们面前,你们自己看不到而已,怎么反倒怪我装神弄鬼了?”

    “你还说没有装神弄鬼,你既在我们面前,为何不出来相见。”

    “哎,我说了是你自己看不到,不要怪我。你自己修为低,我有什么办法。”

    秦鸿涯本欲再说话,慕容诗语却拦住他,对着空中施了一礼道:“前辈恕罪,我们实在不知此地是前辈的地盘。被妖兽追着才会误入此洞,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小姑娘倒是挺会说话。不过我不喜欢太会说话的人。小姑娘,你不许再说话了,让这个小兄弟和我说。”

    被慕容诗语拦住,又听得先前的对话,秦鸿涯意识到这未现身的神秘人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自觉刚才冒犯之处太多。于是心下慌乱起来,那神秘人叫他说话,他便抱拳道:“对不起,前辈。晚辈初学修仙,没见过世面。刚才对前辈出言不逊,实在该死。晚辈这就离开,绝不打扰前辈清修。”

    “你??????你??????不是说了我不喜欢太会说话的人吗?你怎么也像这个样子。哎,算了,你们两个真无趣。嘿嘿,让你们两个尝尝苦头。”

    话音刚落,秦鸿涯和慕容诗语的头顶各自出现了一小块云团。咔嚓!一道闪电劈下,秦鸿涯只觉得脑子里面哐当一下,被闪电劈得毛发倒立,金星四溅,所幸没被当场电死。而慕容诗语那边竟噼里啪啦地下起冰雹,全砸在头顶上,模样甚为狼狈。两人立刻朝旁边逃开,但无论两人怎么逃,那两团云都在他们头顶。

    咔嚓!又一道闪电落下,秦鸿涯又被电了一下。而慕容诗语那边,冰雹就没有停止过。

    “光打雷不下雨,嗯,好像没这个道理。下点雨吧。”神秘人的声音再次响起,秦鸿涯头顶哗啦啦便下起了大雨。秦鸿涯被淋得全身湿透。然而神秘人还没完,又说道:“嗯,一边下雨一边打雷最好,雷雨交加,其乐无穷。”

    咔嚓,咔嚓,闪电一道道劈落,秦鸿涯被电得都快傻了。他怒火中烧,大吼道:“有种的出来,老子打不过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般捉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秦鸿涯一吼完,头顶的云团立刻消失了。而慕容诗语那边却没有,冰雹越下越大。慕容诗语没有用手去保护头部,因为她要死死护住怀里的嘟嘟。秦鸿涯急忙跑过去用手帮她抵挡冰雹,然后转向空中喊道:“喂,藏头露尾的鼠辈。快放开她,有什么事冲我来。”

    “哟哟哟,心疼了啊。好小子,有担当。不错,不错。要我放过她也可以。但是她得给我跪下磕头。”

    慕容诗语虽然平易近人,但毕竟出生在慕容家,骨子里是埋着高傲的。别说叫她下跪,就是开口央求也是不太可能。慕容诗语冷笑一声道:“哼,老家伙,之前敬你叫你一声前辈,没想到你这么欺负人。要我给你下跪,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求你一声。”慕容诗语话一说完,她头顶的云团竟然也消失了。

    “哈哈哈哈,对了嘛,这样说话就对了嘛。早这样说就没事儿了嘛。”

    这般怪异的人,秦鸿涯当真是前所未见。见对方这样便收了手,秦鸿涯也不再太生气了,只是嘲笑道:“你这人还真是够贱的,竟然喜欢被人骂。”

    “你才贱。你个傻瓜,谁跟你说我喜欢被人骂了?我只是不喜欢你们太会说话。这地方要隔个好几百年才来一个人,结果全都是对我毕恭毕敬的,只捡好听的说,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其实都是想要得到好处,才闯进我的煞天极罗阵中。我本也不想伤害他们。但是转念一想,他们既然那么会说话,脑子应该很灵光。说不定自己便能破阵。可是这些人的聪明劲儿只会拿来说好话,却不会破阵,结果全都死了。哈哈,你们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慕容诗语听到此处,心想:“按照那神秘人所说,这煞天极罗阵貌似极为厉害,竟从没有人能破阵走出去,更何况自己和秦鸿涯初出茅庐,要想出去必须得有此人帮忙。此人总说不喜欢别人太敬他,虽然怪异,但他既然喜欢这样,那我何必客气?”于是也嘲笑道:“说你犯贱你还不承认,别人敬你你还不高兴。”

    “小姑娘,你不懂。人这个东西,总是缺少什么便渴望什么,什么太多了便嫌弃什么。你们缺少别人的尊敬,所以希望别人敬你。尊敬我的人太多了,而且对我又敬又怕,根本不跟我说心里话,所以我很烦。”

    “吹牛。”慕容诗语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但心里却是极为震撼,要是此人说的是真的,真不知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