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太一仙界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硬闯天楼关
    玉星洛等人没有雷霆怒蛟这样的超级坐骑,跑得没那么快,陷入了和血影教的苦战,已经跟丢了沈玉清。然而,沈玉清却没有避开他们,救出慕容诗语后,竟主动朝混战中的玉星洛等人冲来,待引起他们的注意之后,才又往天楼关而去。

    玉星洛等人见沈玉清再一次现身,急忙放弃战斗,立刻去追他,被他一路引至天楼关。

    天楼关是凌虚阵两端的关隘之一,属于支牙国,闯过天楼关,再度过凌虚阵,就是玉甸国的天门关,然后就可以进入玉甸国。

    凌虚阵是一个幻境,是古代高阶修士通过莫大法力制造出来的中间地带,用以避免正邪两道的战争造成的生灵涂炭,位于州界和支牙玉甸两国国界重合的地方,正邪两道战争的初期交火地点往往便是这里。所以相邻两个关隘也被正邪两道各自重视,布有重兵把守。

    所以,天楼关不只有血影教的高手,还驻守着另外六个邪教国家的高手。沈玉清要想硬闯天楼关,难度不亚于杀进血影教总部。而且他还带着秦鸿涯和慕容诗语两个累赘。若是玉星洛等人知难而退,不从天楼关过去,那他一个人闯关几乎就是送死。

    天楼关是怎么一回事,秦鸿涯也清楚,当初他领到的第一份修炼包裹里就有两册《山河志》,就是专门记载修仙界的基本地理的。关于天楼关的记载他还清楚记得。他知道沈玉清带着他们硬闯天楼关是个什么概念。他心里十分担忧,但他无可奈何,现在没有退路,他只能相信沈玉清。

    这一路走来,沈玉清的实力已经让秦鸿涯无数次感到震撼,他所干的这些事情,比他听过的任何仙师故事都要凶险。可是沈玉清总是那么气定神闲,总是叫人拿他无可奈何。其实力之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除了沈玉清以外,另一个让秦鸿涯觉得震撼的人是慕容公子。因为沈玉清在接近天楼关的时候拿出了一张玉牌,对着玉牌说了几句话之后玉牌就发出了声音,传来另一个人的说话。沈玉清正在通过这个玉牌和别人对话,而通过他们对话的内容秦鸿涯得知,和沈玉清对话的那人竟然是慕容公子。原来这沈玉清竟然是慕容公子请来的。

    慕容诗语给秦鸿涯说过,叫他在正道现身,慕容公子便会找上他。慕容公子虽然没来,却来了个这么厉害的沈玉清。要救慕容诗语需要冒这么大的险,沈玉清连两位玉宫主的面子都不给,估计就算是师父去请也未必请得动。但他却来了,他是被慕容公子请来的。秦鸿涯不得不感叹,这慕容公子当真是非同一般,一个结丹期修士,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沈玉清通过玉牌对慕容公子道:“慕容公子,我已经找到你妹妹了。我马上要闯天楼关了,你快叫你请的其他帮手速速过去接应。”

    秦鸿涯这才知道,慕容公子不仅请来了沈玉清,还请来了其他人,而那能来天楼关接应沈玉清的其他人,自然也不可能是普通人物。秦鸿涯开始从震撼变得有些惊吓了,这慕容公子当真是神人啊!弈剑的人都说他不争气,这像不争气的样子?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啊?

    沈玉清和慕容公子说完话后,不再向前,而是等在原地,过了一会儿,玉星洛等人追了上来,一大批血影教众也追了上来。三方立即陷入混战,沈玉清不逃也不战,始终就在附近一带周璇。

    混战众人皆是化神期以上修士,一交战,立刻山崩地裂,天地色变,道法所及之处,削山断流,生灵涂炭。威力无穷的法术层出不穷,各种灵兽妖兽也被驱使着互相撕咬。地面一会儿烧成焦土,一会儿又凝为寒冰,刚刚才土石翻滚,立刻又长出无数藤曼树枝。空中刀罡剑气纵横交错,雷电风云瞬息万变,各种奇巧机关,玄妙阵法来回切换。爆破声,天雷声,此起彼伏,巨兽的怒吼,修士的咒语,从不间断。

    这样一场大混战,纵然有雷霆怒蛟这般超级坐骑,沈玉清也断难独善其身,免不了被一些法术击中。他的三只傀儡死死守在他的身侧,而他自己则开启了一个巨大的护体光罩,将秦鸿涯与慕容诗语也笼罩其中,然后全力防守躲避,不曾还击。

    混战半个时辰之后,沈玉清手上的玉牌传出一声龙吟,沈玉清拿起玉牌,按下玉牌上的小玉板,慕容公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慕容公子说接应的人已经就位,让沈玉清立刻闯关。

    沈玉清收起玉牌,骑着雷霆怒蛟直奔天楼关而去,玉星洛等人避战而走,向他追来。血影教修士也跟着追来。沈玉清领着众人一路杀进天楼关。玉星洛等人到了天楼关后,方才萌生退意,可为时已晚,血影教的人已经堵住了后路。

    天楼关关口左右百丈,前后五十丈,高五百丈,秦鸿涯虽在《山河志》上读到过,但如今亲临其下,望着高耸入云的天楼关关口,还是有些震惊。天楼关并未依山建城,而是只有一个关口,而那个关口本身就是一座城,一座立着的城。

    天楼关关口一共有三百多层,每层可以住下上百人,各层皆有防御工事。天楼关里有两个传送口接连凌虚阵,一个在城门后面,一个在城楼顶端。城门不开,就得杀到顶楼,这一路杀上去,等于是在挑战数万名修士啊。秦鸿涯之前对沈玉清建立起来的那点信心在看到天楼关雄伟景象的那一瞬间就崩塌了。

    沈玉清此时也不再那么淡定了,皱着眉,沉声说道:“兄台,慕容小姐,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我会全力保护你们,但必要的时候我也要亲自出手,这雷霆怒蛟的背鳍坚硬如铁。你们自己抓稳了,别掉下去。”

    秦鸿涯二人此时已经知道这场战斗是慕容白安排的,当无异议,就算再凶险也要咬牙挺住,于是都点头答应。秦鸿涯道:“前辈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自己,此番战斗凶险无比,你莫分心。”

    接着沈玉清又将一块黑白相间的奇石递给秦鸿涯道:“兄台,这块八卦护身石你要一直握在手里,这样就会有一个强大的护体光罩罩着你们。”

    “好,多谢前辈。”

    秦鸿涯和沈玉清一个叫对方兄台,一个又叫前辈,辈分称呼已然混乱,但现在乃千钧一发之时,他俩都没有去纠结这些细节。

    交代清楚之后,沈玉清骑着雷霆怒蛟沿着天楼关直冲上去,天楼关各层防御工事纷纷启动,无数邪教修士冲出来迎战,灵箭灵弹铺天盖地而来。秦鸿涯等人置身其中,只见着一片暴风雨般的光点,根本看不到那之外的情形。

    秦鸿涯一只手紧紧抓住雷霆怒蛟的鳍,一只手死死握住八卦护身石。由于雷霆怒蛟正在竖直爬升,秦鸿涯像荡秋千一样,身子在空中甩来甩去,八卦护身石产生的护体光罩也跟着摇摆不定,所幸那光罩非常巨大,可以将雷霆怒蛟的大半个身子都包裹起来。无论怎么摇摆,秦鸿涯和慕容诗语都在护体光罩之内。

    可是,秦鸿涯只有一只手抓着雷霆怒蛟,这番剧烈摇摆,加上逆风吹来,对臂力和体力是个极为艰巨的考验,他很快就开始觉得体力不支,快要坚持不住了。

    然而,此时别无他法,只有咬牙死撑,一旦他从上面掉下去,八卦护身石也会掉下去,到时候他和慕容诗语都得死。

    看到空中那么强大而密集的火力,玉星洛等人都不敢再追上去了,他们只觉得一阵肉疼,沈玉清如此糟践雷霆怒蛟,真当它不值钱啊!

    突然,雷霆怒蛟垂直掉头,不再继续爬升,而是俯冲下来。刚刚才急速爬升,立刻又俯冲而下,秦鸿涯一只手如何抓得住,巨大惯性之下,他脱手了。还好他反应急速,趁着雷霆怒蛟掉头时用双腿死死夹住雷霆怒蛟的身子。劲风吹起,把他的身子都吹翻过去,他只觉得风如刀剑一般刮着脸,眼睛都睁不开了,脊背也快要被扳断了一般。还好这个过程持续得不久,雷霆怒蛟很快又冲回了地面。

    雷霆怒蛟直奔玉星洛等人而去,引来数千名天楼关的守关修士。这么多人冲过来,玉星洛等人哪里还有分辨的机会,混战又开始了。而此时雷霆怒蛟也受了些伤,加上一天多时间不知疲倦地飞行,也有些累了,动作便迟缓了许多。

    玉星洛等人很快被大批邪教修士围住,无暇再顾忌沈玉清。但沈玉清此时也不好过,他仍然是天楼关守关修士的主要攻击目标,他仍然被重重包围。秦鸿涯看见满眼都是邪教修士,尽管沈玉清的三只傀儡强悍无比,但对方人数太多,实在是杀不胜杀。他可以预见,他们很快就要被邪教修士组成的人海淹没了,到时候沈玉清虽然可以力战,却再也无法保护他们,而以他们的修为,离死亡只差一瞬间。

    就在这般万分危急之时,天楼关城门突然大开,一个黑影掠出,所到之处,邪教修士一片接一片地倒下。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