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神衣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小鬼
    临行之际,凤飞仙也让煜殿下为她解决了那些追求者的麻烦。虽然说还不能让他们完全死心,但应该也不至于在发生近段时间的这种“盛况”。要不然往后的日子她定是难以安宁。

    凤飞仙平时基本都是呆在白语楼,她也许久都未曾回家了。送走了煜殿下,她也跟着江小白登上了回江宅的马车。

    “仙儿,你现在已经达到了聚灵大成的境界,在进一步你就可以开辟魂海成为一名修者。这次你也随我一同前往南境吧,也当是历练历练。”马车上,江小白开口说道。

    “小爹,如果我随你去往南境,那灵儿一个人怎么办?难道你真的要将她送回姜家!”凤飞仙俏脸上有些些埋怨,三年的朝夕相处,她对姜灵儿同样有着很深的感情。

    “唉~”江小白叹了叹气道“有些事必然是会发生的,现在灵儿还小,我可以瞒她一时,但她始终都会长大,我总不能瞒她一辈子吧。再说灵儿的生母已然找到,她终将需要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那才是她真正的血脉至亲。”

    “可是…小爹你真的舍得吗?”

    “舍不得又能怎样,不过…这应该是灵儿最好的归宿吧…”

    江小白并没有明说。之前因为陨落森林的诅咒,他确实只想在平凡中看着姜灵儿一天天快乐的长大。但是现在那个诅咒并未应验,他的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都必须要去追寻。不过这样一来,他根本无法照顾好姜灵儿,甚至还会将她置于无尽的危险之中。所以把姜灵儿送回姜家让她活在平凡中是他能想到的唯一选择。

    “对了仙儿!回去之后你马上派人去把姜家的底再好好的筛查一遍。我不想将来有什么不好的变故发生,威胁到灵儿的安全。”

    “好的,小爹!”

    ……

    “哒~哒~”马车览过热闹繁华的街道,穿过比肩继踵的人潮,最后缓缓驶入了江宅之中。

    池塘边,姜灵儿正半蹲在地上,双手托着小脑袋呆呆的看着水中欢快的游鱼。

    “哎呀~无聊死了!爹爹怎么还不回来…”

    “哈哈~小魔女,这么些日子没见姐姐了,有没有想我呀!”凤飞仙悄悄来到姜灵儿的身后一把抱起了她娇小的身体。

    “啊!大魔女,你怎么回来了!快放开我!”姜灵儿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快速挣脱了风飞仙的怀抱。

    “哼~小丫头,看样子你对姐姐的芥蒂很深嘛。上次罚你背的《千字文》背好了吗?”凤飞仙假装生气的说道。

    “恩…这个…”姜灵儿看了看凤飞仙,又看向了一旁的江小白,小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恩!难道你没有背?”凤飞仙一个凌厉的目光,让姜灵儿一个哆嗦。

    “胡说!谁说我没有背!”姜灵儿反驳道。

    “好!即然这样的话,那你现在就给我背出来听听!要是背不出来,你知道后果!”

    “不要!我才不要背给你听呢,我要背也是背给爹爹听。”姜灵儿闪到江小白的身边抓住了他的裤腿。

    “呵呵~那你就背给爹爹听吧,但要是背不出来我可保不了你这个小丫头。”江小白溺爱的摸了摸姜灵儿的脑袋笑着说道。

    “哼!难道连爹爹都不相信灵儿会背吗?好吧!其实灵儿真的不会背,咯咯~”姜灵儿双眼灵气闪动,快速跑开,远离了这是非之地。

    “姜灵儿!你个小骗子,给我站住!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凤飞仙柳眉倒竖,气得直欲跺脚。

    随即,江宅中传出一阵凤飞仙的责骂声,但是在片刻过后这琉璃别院间弥漫得更多的还是欢声笑语。

    数日后,江小白带着姜灵儿来到了姜家,在姜母一番痛哭流涕的感谢后,离别其实也并未有多么的伤感。反而姜灵儿显得出奇的平静,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在江小白转身之际对他说了一句:“爹爹!灵儿一定会乖乖的,一定会好好听话的。”

    不过越是这样,江小白的心中却是越发的难受……

    第二天一早,江小白与凤飞仙便准备起程出发南境。为掩人耳目,这次他们没有动用百语楼的势力,而是加入了一个押镖的佣兵团一同前往。

    平日里,这些佣兵除了押送货物外,也会顺便带上一些赶路的客商为他们提供保护。因为出了城池,外面基本都是无人区,虽说那些地方没有什么厉害的妖兽,但却是盗匪横行,一般的人根本无法独自前行。久而久之为客商提供安保也成为了佣兵任务的一部分。

    “呵呵~两位,真是抱歉!单独的马车实在是没有了,只能委屈你们去乘坐后面的大辇了。”佣兵团的管事歉意的对江小白两人说道。

    “无妨,遥遥路途乘坐大辇应该还会热闹一些。”江小白并不矫情,很干脆的就答应了管事,一旁的凤飞仙也并未露出不满之意。

    “呵呵~那这样甚好!两位这边请!”

    待所有货物整装完毕,镖队便浩浩荡荡的开始朝着南境进发。镖队拉货的马车加上客商用的辇车总共有五十几辆,再加上护卫的一百多名佣兵,队伍看起来也颇为壮大。

    由于江小白和凤飞仙来得较晚,他们乘坐的最后一辆大辇上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人。坐在他们左边的是两名锦袍老妪带着一名十一二岁的稚年。而坐在他们右边的是三名衣着暴露体态婀娜妖娆的美艳女子。从她们的行为和谈笑间看像是出自风尘,但从她们的气质看又隐现着一丝神秘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小爹,眼珠子快掉下来了。”凤飞仙有些不悦的说道。江小白下意识的多看了三名女子一看被凤飞仙给逮了个正着。

    “咳~咳~你个妮子在胡说什么!”江小白干咳两声,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

    “嘻嘻~”听到两人的对话,三名妖娆美艳的女子都是掩嘴一笑。但是笑声却是让江小白心神一震,那声音仿若是来自域外的魔音,撩人心魂,勾人心魄。要是平常人听到,恐怕顷刻间便会迷失自我。

    再看看坐在对面闭目养神的两人,江小白心中也是一惊。两人皆是年近半百,淡然出尘,道骨仙风,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

    江小白展开神识,粗略的探查了一番。他发现整个辇车中的人居然都不是凡人,就连那两名老妪身边的稚年都有着不俗的修为。

    “这些人居然都是修炼者!他们进入尘世干什么?难道也是为了南境之事?”

    从几人的气息看,除了那名稚年,其他几人的修为姜小白都无法看透,起码都是灵婴境界的强者。而那个小小稚年的修为居然也和江小白一样,都已经达到了命丹大成的地步。

    “年轻人,你这样肆无忌惮的探查别人可是很不礼貌的哦。”坐在右边的紫袍老者,缓缓睁开双眼淡淡的说道。

    “呵呵~抱歉前辈!晚辈只是出于一时疑惑,所以有些失礼了。”江小白歉意的笑道。

    “嘻嘻~奴家的那点小秘密都让公子给看光了呢,你可要对奴家负责哦。”其中一位美艳女子娇媚的笑道。她轻摇着身子,那一对半露的超发育雪白随波荡漾。

    “哼!妖精!”美艳女子的举动让一旁的凤飞仙很是不悦。

    “哟…!那来这么水灵的姑娘,姐姐身为女子可都心动了呢!不如加入我醉仙庵吧,以妹妹的资质要不了多久定会让整个修炼界都臣服在你的裙下。”美艳女子仔细探查了凤飞仙,向她抛去了橄榄枝。不过她的话也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

    “好强大的灵根!秋水为神玉为骨,还未开辟魂海便拥有如此仙姿,可为是仙苗也。”紫袍老者和两名老妪都惊奇的看着凤飞仙。连一旁的稚年都对她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稚年开口道“小姐姐,我叫腾冲,来自北境腾王阁!我要小姐姐做我的媳妇!”稚年语出惊人,众人都是瞠目结舌,连两名老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嘻嘻~人小鬼大!”三名美艳女子又是掩嘴一笑。

    “呵呵~小弟弟,你这是在取笑姐姐吗?你还那么小,可不要胡思乱想哦。”凤飞仙并未在意一个小孩的话,微微笑道。

    “不!只有小姐姐这样的仙苗才能配得上我腾冲。并且!我是认真的,你不能拒绝我!”腾冲虽是一名稚年,但说话却很是霸道也很是坚决,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哈哈~小毛孩儿!这么小就春心萌动,毛都还没长齐吧。”江小白也笑着说道。

    江小白的玩笑话,让稚年神色一凝,看向他的目光非常的凌厉“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嘲笑于我!”

    “哦!我看你个小毛孩儿不光早熟,好像还缺少点家教吧。”

    “大胆!我腾王阁的少主,岂是你这个无名鼠辈所能说教的!”两名老妪怒目喝斥道。

    老妪的喝声也是让江小白很是不爽,他不卑不亢,以一个凌厉的眼神回应,道“腾王阁?没听说过!”

    这句话在其他人看来,无疑是在打脸。腾王阁乃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在整个东洲的地位都可谓是一流。不过呢,江小白这些年都隐于尘世确实没听说过什么腾王阁。

    “嘻嘻~公子说的好!真以为这东洲大地都是以你腾王阁为尊?”

    “就是!不要以为诞生了一个真正的仙苗就可以横行东洲,现在可还没成长起来呢,指不定哪天就会意外夭折!”

    ……

    三名妖艳女子也附和道,眼神都看向那名叫腾冲的稚年。

    “哼!我腾王阁如何,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妖女来评判。再说了,别以为你们在背地里干的事我们不知道,总有一天会让你们知道我腾王阁的厉害!”老妪神色冷冽说道。

    “嘻嘻~要不现在就让本姑娘来领教领教!”美艳女子毫不示弱的道。

    “呵呵~还姑娘?真是笑话!你们修炼那令人不耻的妖术,才让容颜永驻!难道自己有多大岁数了,心里没点数?”老妪轻蔑的笑道。

    三人出自醉仙庵,修炼的乃是情欲之道。此道虽有诸多妙用,但多少会有些世俗的偏见。不过她们并不在乎这些,她们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年龄,如果不是旁人说起,她们可以进行自我欺骗,相信自己永远都芳华十八。

    “你!”三人好像被老妪说中了痛处,全身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冷冷的盯着老妪。

    “哼!难道我腾王阁还怕你们不成!”说话间两名老妪也站起身来,身上同样爆发出强大的气势。

    突然间,整个辇车的氛围都开始变得有些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呵呵~几位,不要忘了我们此次掩藏身份进入尘世的真正目的。现在就要大动干戈是不是还为时尚早。”一直闭目养神的青袍老者突然开口说道。

    老人的口中之事好像异常重要,他的话瞬间又让这充满**味的气氛和谐了下来。几人又重新坐回长凳上不再言语。

    不过此时那腾冲好像并不想放过江小白,他冷冷的对着江小白说道“你辱我腾王阁之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但今日我不想动手,如果你跪下来给我们道个歉,这个事就算过了。”

    “小毛孩儿,你未免也太霸道了点吧!难道没听过腾王阁之名也是一种罪过?”腾冲的话让江小白有些哭笑不得,他不明白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逻辑。

    “在你看来这可能是霸道,但是在上位者的眼中这是身份和地位,你一个无名小卒是理解不了的。我没多少耐性,不要逼我动手!到时候误伤了这位小姐姐可就不好了。”腾冲看起来很是倨傲,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呵呵~小鬼!我不知道什么是上位者的身份和地位。但是我要告诉你,无名小卒也是有人格的!”

    “不好!”两名老妪看到江小白目光变得冷冽,想要抢先出手阻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嗷呜~”低沉的龙吟在辇车中响起。一只金色的巨手自江小白的掌中发出,如电光一般向着腾冲笼罩而去。

    腾冲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光掌所束缚。他想挣脱,但是光掌不仅束缚了他的身体,还将他的魂海封闭。他根本动用不了一丝的灵力。

    辇车内惊呼咋起。此时就连一直神色淡然的青袍老者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们修行几百年,自然认出了这神异绝学。

    “擒龙手!”

    “古之禁术!传说修炼到极致,可以拘禁天上的神灵!”

    “不是已经失传了吗?难道此人是出自那神秘的古族!”

    众人心中有无尽猜测,不过不管如何此时的江小白在他们心中,已然不再是那么的简单。

    江小白把腾冲擒到身边按在了自己的双腿之上,然后用力扒下了他的裤子。

    “啪~啪~”江小白的手掌与腾冲白花花的沙滩,开始进行无数次的亲密接触。

    “臭混蛋!死肥猪!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杀你全家!”腾冲恨得是牙根直痒痒,他怎么也想不到,眼中的这个无名小卒居然这么的直接粗暴。但奈何现在他的魂海被封,只能是咬牙切齿,欲哭无泪。

    “还敢威胁我!”江小白增加了几分力道,又是啪啪两声。

    “小兄弟,我家少主年少不知事,还请住手。”两名老妪说话不再强势。最开始那种俯视江小白的优越感也荡然无存。

    换而言之,她们现在是忌惮无比,她们猜测江小白应该真的是来自古族,要不然怎会使出这失传已久的无上绝学。

    那可是一个他们根本无法企及的超然存在,触之则可能让整个腾王阁飞灰湮灭。

    “小爹!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他还那么小。”凤飞仙帮着腾冲求情道。

    “未来媳妇,快救我!帮我打死这个死胖子!”

    “哼!口无遮拦,我可不管你了!”这个小鬼着实让人无语,凤飞仙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同情,瞬间又烟消云散。

    “啊!不!小姐姐!我叫你姐姐还不行吗!”两名随从的老妪不能帮自己,腾冲只能把凤飞仙当成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而两名老妪见江小白只是出手教训,并不想伤及腾冲的性命,所以她们也不敢直接撕破脸。

    直到一刻钟后,江小白有些手软了,他放开腾冲让他回到了两名老妪的身边。

    腾冲轻柔着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小沙滩恨声道“死胖子!总有一天我会打回来的!”

    “怎么?还没打够?”在江小白凌厉目光的胁迫下,最终腾冲还是很不服气的安静了下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