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万界符尊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废墟
    “小逸,刚才,是你做的么?”容妍儿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以及在他掌心漂浮的这粒冰珠子。片刻之后,才似有所悟的问道:“这是胡正前辈留下的宝物么?”

    容逸扫视了一下还在不断痉挛之中的那五个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是了,不然,我到哪儿去找这么厉害的法器呢?”

    “太好了,终于被我们找到了!”容妍儿欣喜不已,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一事,问道:“这珠子看上去这么厉害,一定是一件等级很高的法器了,你是怎么知道怎么操控的呀?”

    容逸自然不好明说,自己是从胡莺莺那里现学现用。胡正的这位女儿,此前已经告诉自己,在复活完成之前,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的存在。

    “这个,蒙的吧。”他咧着嘴笑道。

    “才怪!”容妍儿好像已经习惯了他身上时常出现的各种奇异技能,也不再追问。回过身来,对田康道:“田师兄,你刚才说对了,事情确实已经结束了,不过结束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

    田康等人还没有从瞬间冰冻的痛苦中恢复,嘴唇颤抖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表达着他们的愤怒和惊恐。

    “再瞪啊,眼珠子瞪出来也没用。本来就不该你们的东西,想抢?没门!”说完,她再转回来拉着容逸的手,喜滋滋的说道:“走,我们找宝贝去。”

    容逸哦了一声,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说了声:“等等,六姐。”然后挣脱容妍儿的手,向前几步,将田康刚刚丢下的那几枚符纹捡起,装入了袋中。

    这几枚不过是三级符纹,本身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想到田康刚刚使出的这座法阵,还真是颇有些用处,把这一套符纹收起来,以后学会了,也省了自己配符纹的麻烦。

    而且在看对方施展法阵的时候,他隐隐有一种冲动,觉得这法阵似乎还有一些不“漂亮”的地方,很想用符轮术,来将这法阵推演和补完一下。

    田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符纹被捡走,气的眼珠子更是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他可不是容逸,家里有一个天才炼化大师的四娘,有海水一样的符纹可以随意索取,这些三级符纹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产了。

    “田兄,你眼睛这么瞪着难道不累吗?不如,闭起来休息一下如何。”容逸叹了一口气,想了想,伸出手来,那冰珠便唰的一下跃到了田康的眼前。那奇寒彻骨的气息,仿佛针扎一样落在脸上,痛得他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对了嘛。”容逸哈哈一笑,这才反身离开。

    走进门后的通道,沿台阶拾级而下,两旁石壁上的晶石随着两人的脚步顺次点亮,颇为神奇。不多远,是一座石台,台上碧玉雕成的莲花座上,布满了冰晶,寒雾缭绕未散。不用说,就是容逸手中冰珠原来的所在。

    “不知道这冰珠叫什么?为什么会放在这儿?”

    容妍儿好奇的说道。

    容逸暗暗思忖着,要不要把这凝魂珠的名字告诉她,想想胡莺莺的告诫,只得作罢。

    按胡莺莺的说法,此物是胡正早年以西洲永冻湖底的凝魂冰魄炼制而成的法器,三十岁之前,曾经凭借其威力轰动东土。但是随着自身修为的突飞猛进,进入玄灵阶之后,这件法器就有点不够用了,于是逐渐弃置。

    但此物有些特别的效用,可以形成天然的寒冰屏障,隔断能量气息的外泄,放在这书房的门口,可以防止被人侦测到其中大量高级宝物的宏大气息。

    现在大门既然已经打开,它便失去了放在这里的意义。容逸自然不客气的将其收入囊中。

    事实上,这还是胡莺莺主动告诉他此物的存在以及使用方法,不然他也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凝魂珠,将田康等五人击倒,解救了容妍儿的危局。

    通道不长,数十步之后,空间一阔,眼前的画风也随之一变。一座木制的雅致小楼,赫然出现在了百丈石窟的中央。小楼的四周,小桥流水,青竹梅花,竟然与问星院中的那座胡正故居如出一辙。

    而在这小楼的上方,洞壁之下,不知用什么玄奇的手段,凭空出现了一片蔚蓝的天空,苍狗流云,点缀其间,一轮红日,斜在云边,镶出了一丝丝红霞。

    在地底造出天空,看到此景,姐弟两人不禁再度对胡正的欺天神技叹为观止。

    容逸还想去请教一下胡莺莺,看看这里有什么需要小心的地方,却发现这位胡家姑娘的残魂,此时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沉默之中,并没有理睬他的询问。

    容逸无奈,只能暂时放下她这边,与容妍儿迈上了青竹扎制的小桥,弯曲几曲,推开小院的木门,终于走到了小屋之前。

    “胡老前辈,我终于到了,八级符纹,我来了!”

    胡莺莺已经确认过,这座书房之中,确有大量八级符纹的存在,所以此刻他的心中,早先的忐忑不安之情所剩无几,而急切的渴望,则越来越强烈。

    吱呀一声,容逸推开了房门,空气之中,微微泛起了些许灰尘,但并不显著,不像是几百年无人洒扫的模样。

    然后姐弟两人便再度愣了一下,因为这屋里的陈设,竟然也和问星院里的旧居一模一样。容逸暗想,也许这就是老年人的守旧,几百年的生活习惯,变成了一种固执,无论到了什么地方,所有的东西,都要按照既有的方位排列。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些应该成为他们此行目的的东西。几本笔记,几件法器,几盒丹药,还有,两柄剑。

    螺旋通幽剑,和刺月剑。

    这两柄剑都很有名,在东土大陆上,是排名非常靠前的两件神兵。但其实,都不是胡正自己用的剑。胡正不用剑。

    这两柄剑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本是两名前来净宇宗挑战他的大陆强者所用的剑,是用来杀他的剑,两个人的修为境界都在胡正之上,但最后的结局,两个人都败得很惨,惨到发誓不再用剑,于是将剑丢弃,离开了东土,从此不知所踪。

    这两段故事很有名,有名到不但熟读典故的容逸知道,容妍儿也知道。

    于是两人一人一柄,容逸螺旋,容妍儿刺月,拿得理所当然,心情舒畅。

    笔记和法器,也分而取之。

    不过在容妍儿的严格拣选之下,所有的武技功法,都被容妍儿强行拿走,说是要执行大娘的决定,坚决不能让他修炼超限。而给容逸留下的,全部都是炼丹炼器和炼符的笔记。

    容逸苦笑之余,倒是不甚在意,他此行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而已,八级符纹。

    符纹是胡正最得意的一项技能,不但炼制的符纹等级高,种类丰富,利用符纹之力创造出来的种种法阵妙用,更是夺天造化,惊艳东土。

    可容逸搜索了半天,除了当装饰品一样随手放置的几枚低级符纹之外,却连一片像样的高级符纹都没有看到。

    “莺莺姐,符纹呢?”

    他惊讶之余,只能求助于胡莺莺。要完成复活术,那些玄妙的高级符纹是必须之物,他的要求可算是理直气壮。可是这一次,就连这位胡正的女儿,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奇怪,我父亲的符纹,一直都是放在这间书房里的。”她不寻常地沉默了片刻之后,才道:“也许,都被那到炼房里去了。”

    胡莺莺的态度有些奇怪,显得而心事重重,回答的时候更是语气敷衍,这让容逸暗暗生疑,不过寻找符纹要紧,他也没有多少精力来思考她的问题。

    容逸知道炼房就在这书房之下,因为问星院的故居就是这样的。

    果然,同样的位置,同样的暗门,同样的楼梯,通往了同样的一座炼房。

    而一进入炼房,容逸就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十几丈宽的炼房之内,遍地焦土,满墙熏黑,剥落的灰土,散布得到处都是,炼房中央,那座本应矗立的炼炉,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只剩下了三只炉脚,和一小片炉壁。

    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废墟。

    更令人惊讶的是,无数等级不一,种类各异的符纹,就像清明上坟时漫天抛洒的纸钱一样,散落在房中各处。

    而且一眼望去,其中大部分都遭受了强大外力的破坏,破损严重,能量丢失,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功效。

    “这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随后跟进来的容妍儿失声叫道。

    “不知道,难道,是炼化符纹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容逸急切之间,向那满地的破损符纹冲过去,一枚枚捡起来检视,却是一次次的失望,无论是五六级的普通符文,还是那些纹走龙蛇的七八级高端符文,几乎已经没有一枚是完整的了。

    尤其是,其中有几枚,正是他正在热切寻找的那二十多枚八级符纹之一。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