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万界符尊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直接下手
    “孙长老,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冯九泉忽然转过头来,面色凝重的望向了孙周海。

    “不对劲的地方?”

    孙周海不是瞎子,当然明白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以他宝贝徒弟的实力原本稳稳的压过容妙心,此刻却处处受制于对方,完全发挥不出来,这中间要是没有鬼,那就真见鬼了。但是,他也盯着看了半天了,到现在为止还是看不出任何一点端倪。

    “冯院长,你看出什么了么?”他急切的问道。

    冯九泉不露痕迹地点了点头:“你有没有注意看容逸那小子布的法阵?”

    “法阵?”孙周海一阵茫然:“那法阵怎么了?不是已经耗尽了能量,失去功效了么?”

    冯九泉眼中厉芒一闪:“不错,确实已经耗尽了能量,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每当不语出招的时候,那些符纹都会出现一些奇怪的闪烁。”

    “嗯?”

    孙周海的猛地将头一扬,望向了那些悬浮于半空中的符纹,此刻,它们仍然处于暗淡无光的状态。但紧接着,他便看到了冯九泉所说的奇怪闪烁。而这闪烁发生之时,刚好在邱不语再度攻出一招之后。再下一刻,邱不语的招数就被容妙心抢先击破了。

    “他奶奶的!”

    孙周海的眼睛都直了,红润的老脸上似乎要爆出火来,下一刻,他洪亮的声音在净空大殿里像打雷一样炸裂了开来。

    “容逸,果然是你小子在搞鬼!”

    这一声怒喝的力道之强,不但让整座大殿的目光全部转了过来,就连场中正在比斗的两人,也同时收住了自己的剑。

    “什么?容逸在搞鬼?”

    “不会吧,就凭他那点修为,能搞什么鬼啊?”

    “恐怕是说那座法阵吧?”

    “那法阵不是能量耗尽了么?”

    “谁知道啊”

    容逸不清楚孙周海看出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孙周海这个人,既然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就肯定没什么好事。

    “孙长老,又怎么了?那边打得这么热闹,大家正看得起劲呢,你这不是扫大家的兴么?”他微微笑道。

    “容逸,你少装蒜!”孙周海之前院门一战的愤懑还在心头,此时两桩并作一桩,哪里还压得住自己的音量?他手指着刚刚闪烁过的那枚符纹,厉声喝道:“你这法阵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这才暗暗冷笑了一声,心中叹道:“怎么?终于还是被你看出来了么?没办法,这东西就挂在大庭广众之下,终究是不可能永远不被发现啊。”

    “什么怎么回事?”他无辜地皱着眉头说道。无论有没有被人看出端倪,自己是不能承认的。

    “还在装!”孙周海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是瞎子吗,每次不语出招的时候,这些符纹就会发出闪光。然后不语的剑招就被破了。你可别告诉我,这中间一点关系都没有。”

    话音未落,殿中便嗡的一下,再度热闹起来。

    邱不语和容妙心这场比斗,就算是实力最差的入门弟子也能看出有古怪,而那些符纹所发出的奇异闪烁,也不是没有人看见。只是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两者会有什么关联。现在经孙周海一提醒,这些人顿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山海刀院的一名教习当即问道:“孙长老,你的意思,是这些符纹的闪烁,干扰了邱不语的出招?”

    “不错!”孙周海恨恨道:“若非如此,以容妙心的实力,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破掉不语的剑招?”

    那名教习一拍大腿:“对呀!我说怎么这一战打得这么别扭,原来是这法阵在搞鬼。”说到这里,他猛一转眼,冲着容逸叫道:“你以法阵影响对手,这可是犯规之举,理当将容妙心判负!”

    他这一句话出来,大殿上顿时附和如云。一时之间,群起而哄之,在容逸的身上,竟形成了千夫所指的局面。

    这些人都是押了邱不语的赌客,之前眼见场面不利,自己的银子要飞,一个个紧张地汗都下来了。现在突然发现了一个翻转胜负的机会,哪里还能压制住心头的冲动?

    天泽学院这边的人,想要帮容逸说话,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内情如何,不敢随便开口,只能焦急的望着容逸,希望他自己能作出断然的反驳。

    在一片激动地呼喝声中,容逸摇了摇头,将手举了起来,做了个想要发言的姿势。但众人还在狂热的状态中,根本就顾不上他的反应,又或者,就没打算让他说话。

    容逸举着手,显得很无奈。

    咚咚咚!

    三声重重的拐杖顿地之声,再度如天槌灌顶,震得全场一阵心悸,终于将喧闹的声浪硬生生压了下去。

    萧胜雪清咳了两声之后,苦笑道:“不好意思各位,老太婆我年纪大了,好个安静,你们这么吵,我的耳朵受不了啊。”

    掌院大人开口弹压,那些聒噪之徒哪里还敢多说话,只能悻悻的闭上了嘴巴,但脸上的神情,依然愤愤不平。

    萧胜学摇了摇头,转向了天泽学院那边:“容逸,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萧胜雪说这句话时,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沉重,那神态和语气,暖洋洋地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孙子聊天。

    容逸连忙转过身来,向萧胜雪行了一礼,然后道:“孙长老所言,绝非事实,这法阵并无干扰对手的能力,不信,可以问问邱师兄自己。我相信,以邱师兄的为人,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诬赖他人吧。是不是,邱师兄?”

    他说到最后一句时,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大殿的中央。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随着他涌向了邱不语的时候,这位碧落剑宗的首席大弟子,脸色却是异常的凝重。孙周海的话,他当然知道不是事实,虽然自己每一招都被容妙心轻易破掉,但是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阻碍自己出招。以他狂傲的性格,确如容逸所言,不可能为了这种事而说谎。可要他开口否定自己师父的话,帮敌人澄清嫌疑,这个嘴他也实在张不开。

    于是沉吟了半晌之后,他只能重重的闷哼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有时候,不说话,就是一种意思的表达。

    邱不语的这一声闷哼,顿时让很多人泄了气。更让孙周海大惑不解,巨眼圆睁。

    萧胜雪见状,不得不摇头叹了口气,又道:“所以我就说,赌钱这种事,真的不好,有了利益在里面,看事情就容易被银子蒙了眼睛。你们说,是不是啊?”

    场中一阵沉默,但是并没有持续太久,冯九泉此时开口说道:“掌院大人,孙长老的猜测,或有出入,但是容逸这座法阵的嫌疑,仍然不能排除,那种符纹闪烁的时机,实在令人生疑,不如,就让容逸拆掉这座法阵,也好让比赛的双方,都能不受干扰的全力发挥。”

    这话一出,容妍儿等人都坐不住了,纷纷出言抗议。她们虽然没有听到容逸和容妙心的耳语,但是都能猜到,这座法阵与此前的战局,绝对有极大的关系。现在要拆掉法阵,这怎么可能?

    一时间,两家的年轻弟子们,又陷入了一场激烈口水战中,看得在场的众家长辈连连摇头。

    就在这时,忽然就听孙周海一声冷笑:“这种事还要吵什么,直接动手便是。”

    嗡的一声清越剑鸣,他竟然抽剑而起,从众人的头顶一跃而过,冲向了大殿的中央。

    紧接着挥剑如风,唰唰唰一连劈出数十道剑芒,射向了那些悬浮在空中的符纹。

    轰轰轰

    剑芒击中符纹,顿时爆起了一团团绚丽的光球。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容逸的这座法阵,竟然就这样被他摧毁了。

    容妍儿等人,顿时傻了眼。片刻之后,她们全都抑制不住的急声怒骂起来。

    “孙周海!你这个老混蛋!”

    孙周海哈哈大笑,根本不去理会这些小辈的怒火,因为对他来说,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面对此情此境,其他各院的长辈,也都一个个面面相觑,心想这个火爆脾气,做事还真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他这样直接毁了容逸的法阵,对面也只能骂骂而已,而对于邱不语来说,却是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后顾之忧。如此一来,容妙心恐怕是要麻烦了。

    而现在最高兴的,莫过于那些押注邱不语的赌客,在他们眼中,自己的银子,以及用银子赢的银子,已经长上翅膀,重新飞回来了。

    乔荞冷眼看着这些人,偷偷拿出自己的银盘,又重新推算了一把。然后,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好了,现在你们都满意了,那就继续开打吧。”

    说话的是容逸,和众人所预想的有些不一样,他的神情虽然也显出些许落寞,不过,并没有过多的震惊和担忧。这让不少人又开始嘀咕起来。

    这小子难道还有后招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