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门妃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河边救人
    甘泉村有一条从村中心穿过的河流,百姓家的房屋盖在河两岸,现在正是夏天,经常有女人端着家里衣服到河边浆洗。

    “崔家大娘来洗被子啊!凤鸽越来越听话了,长大喽!”蹲在河边洗衣服的妇人感慨了一句,以前崔大壮父女两天不吵架,到了第三天肯定会闹起来。

    崔凤鸽因此落了个不听话、倔强、脾气暴躁的名声,以至于十四岁了还没媒婆上门提亲。

    乡下想娶媳妇的人家首先看重的是女方品行,勤俭持家的本事,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里人来说,女孩子家相貌只要看着过得去就行,远远没有前几个条件重要。

    所以崔凤鸽就成了空有美貌,其他条件都不过硬的“剩女”,连个上门提亲的人家和媒婆都没有。

    崔张氏不爱听这样的话,在她心里孙女干活利落、对自己也孝顺,和儿子相处不来又不是孙女一个人的错,这些人整天盯着自己家,说话阴阳怪气的,她很反感。

    随便敷衍了几声,崔张氏带着孙女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把用草木灰泡过的衣服放在石板上用木棒翻过来覆过去捶打。

    崔凤鸽让奶奶洗弟弟、娘和她自己衣服,剩下的被面、被里还有崔大壮父子干活的衣服由她洗。

    “这么多衣服,你自己什么时候能搓完,一起洗还快些!洗完咱们还得回家做饭呢!”

    一想到回家晚了的后果,崔凤鸽手下加快速度,她可不想招惹那个不讲道理,看自己不顺眼的爹。

    被子不好洗,祖孙俩先合力洗大件,在河里洗涮干净拧几圈,抖开放到河边大石板上或者树枝上晾晒。

    爹爹和大哥的衣服比被子埋汰,因为整天干活的缘故,上面沾满泥土、汗渍、一点也不好洗。

    崔凤鸽又不敢太用力气,万一洗坏了,弄出个破洞被爹爹知道了,不打自己一个半死才怪。

    用了将近一个时辰,连干活衣服都洗完了,崔凤鸽和奶奶去收晾晒的被子。

    收最后一床晒在树上的被面时,从上面“扑通”一声掉下一个人来。

    崔凤鸽顾不得捡被面,撒腿跑向奶奶,崔张氏可舍不得把被面丢下,壮着胆来到树下查看。

    地上一动不动的应该是个男人,看身量和大孙子差不多,崔张氏绕过他想去收被子,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停下脚步,走过去拨弄他的头发。

    “奶……”崔凤鸽怕声音太大把地上人惊醒了了。

    男子浓密头发中间散发着一股恶臭、难闻的味道,一个个破裂的脓包正在流着黄中带着血丝的粘液。脸上呈现青紫色,脸色极其不正常。

    探了一下他的鼻息,这人没死还有气呢!

    有几个胆子大的女人围拢过来看热闹,崔凤鸽想提醒大伙一声,这有什么好看的,你们难道就没意识到着是件麻烦事,应该躲远些吗?

    地上人穿的衣料颜色虽暗,却是上等绸缎做出来的,还有那双靴子看上去很脏,做工却非常考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穿的那种。他会流落到这种地方并且昏死过去,就证明曾经或者正被追杀,处在逃亡之中,这种人还是少招惹的好。

    “奶咱们该回家了,一会爹爹和大哥下地回来,要是饭菜还没做好那就糟了。”崔凤鸽想劝奶奶离开。

    “凤鸽,你去找一件洗干净的衣服,沾上水拿过。”这个人嘴唇都起皮了,头上也得擦擦,看到他头上脓包,崔张氏想起自己那个早早就没了的小儿子。

    那个孩子特别机灵,就是从三岁起头上开始生癞,生疮,用了很多办法也不见好。村里人都说小儿子上辈子是恶人,不然的话怎么会头顶生疮。

    因为家里穷看不起大夫,孩子反复发过几次高烧后就没了,崔张氏看到眼前人不忍心放任不管。

    她只想尽一份心意,这人要是还不醒她也没有办法了。

    湿衣服拿来,崔张氏先给地上的人润嘴唇,慢慢擦拭他已经打绺粘在一起的头发。

    这人得赶紧擦药,崔凤鸽让奶奶摸他额头,老人家哎呀一声,这孩子在发热。

    “奶我去采点草药,您等一下啊!”崔凤鸽说完往山上跑去。

    孙女什么时候认识草药了!崔张氏想喊住孙女,见她已经往山上跑去,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理,闭上嘴巴。

    一口气跑到山边,在草丛中辨认了一下,采了可以降温的金银花,对治疗痈脓、恶疮有效的垂盆草和酸浆,崔凤鸽快速返回到河边。

    用石头捣烂药材,让奶奶先把金银花塞进他嘴巴,另外两种草药汁滴在他头上。

    “凤鸽这能行吗?”崔张氏问。

    “行不行就看他造化了,奶咱们收衣服回家吧!”

    崔张氏把人轻轻放在地上,收完衣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才和孙女一起往家走。

    老太太做饭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崔凤鸽知道她还惦记河边那个人。

    “奶,别想了,咱们能帮他的只有这么多了。”

    “不对,他头发应该剪一剪,没准现在已经醒了,凤鸽,奶端一碗饭过去看看,他要是醒了送点吃的,我也就安心了。”崔张氏咬牙做出决定。

    “那您小心些,一会儿爹爹他们回来以后我收拾好桌子就去找您。”

    崔大壮和崔广义回来洗干净手坐在桌边等着开饭。崔凤鸽收拾好桌子又去喊娘和两个弟弟。

    “你奶呢!”崔大壮扯着大嗓门问。

    “有一些衣服还晾在河边,我在家里看着锅,等着给大家盛饭,奶去取衣服了。”

    崔大壮用力把筷子摔桌子上,筷子弹起来打在崔凤鸽额头上,她退后两步揉着额头听崔大壮咒骂:“你个不孝的东西,让奶奶去拿东西,自己在家里歇着,这是好几天没挨打皮子又紧了是吧!”

    “爹,您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接奶奶,你们吃完把碗筷放在那就行,我回来收拾。”崔凤鸽说完撒腿就跑,边跑边自嘲地想着,这样的日子再过上一年,自己逃跑的速度应该能追上男人了吧!

    以前的崔凤鸽脾气肯定随了她爹,两个暴脾气的人一言不合就能掐起来,人高马大的崔大壮最后会占据上风。这样的日子周而复始,崔凤鸽过够了,也怕了,才会在反抗的同时,有了去山上碰运气的想法。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