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门妃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孙女归我管
    院子里安静下来后,躺在床上的沐黎,准确的说是夜沐黎张开眼睛,这家人够奇怪的,闺女挺能干也挺听话,做爹的对亲闺女一点也不热络,估计也是看不起女人的想法在作祟吧!

    做奶奶和做哥哥的不错,知道护着那个丫头,她和那位老人家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离开的时候帮帮她好了。

    在这里暂住应该是安全的,休息一两天,就要暗中联系手下,布置接下来的任务了。

    夜沐黎习惯每天早早就起床,以往一张开眼睛就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做,突然没什么事可做他悄无声息走到窗边,观察外面动静。

    “凤鸽回去再睡会儿,奶一个人做早饭就行,也不知道那位小哥昨晚睡的怎么样,你大哥说他头上有味,不肯跟他一个屋睡,一会儿你去窗根听听屋里有没有动静。”崔张氏说。

    小丫头要过来听墙根了吗?夜沐黎想回去躺好,听到崔凤鸽的声音:“奶,我不去,他那么大的人了,要是醒了会发出声音的,还有那个人叫沐黎,您以后叫他名字,不用叫小哥。”

    木……犁!

    “看样子他也是庄户人家出身啊!”

    崔凤鸽诧异地看着奶奶:“您怎么会这样说。”沐黎根本不像乡下人家给孩子起的名好吗!

    自己家哥哥、弟弟的名字大概是娘起的,也达到读书人的水平了,看出来对几个孩子给予了厚望。

    沐黎就更不同寻常了,崔凤鸽认定住在自己家厢房的这位肯定不是普通人,或许沐黎只是个假名字,真实姓名和身份更吓人呢。

    “你想想木不就是木头的意思吗?犁就是耕地的那个犁啊!除了乡下没人会给孩子起这种名的。”崔张氏说完觉得自己分析的很有道理,煞有介事点点头。

    崔凤鸽扶额,奶啊,世上同音不同字名字多的是,她敢用脑袋担保,家里住的那个人的名字肯定不是奶奶说的那两个字。

    夜沐黎弯起嘴角,这位老人家挺有意思的。

    “奶,那个人衣服料子和咱们县城卖的绸缎不一样,鞋子更考究,他的身份也许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今天跟大哥去县城,回来多采一些草药熬了给他喝,让他快点好起来,快点离开。”崔凤鸽把声音压低了一些,她以为一大早不会有人听到自己和奶奶的对话,却不知道她的话一字不漏都被有心人听了去。

    这个丫头果然起疑心了,怎么办?难道杀人灭口?夜沐黎心里第一次犹豫不决起来!虽然没有她采的药也死不了,夜沐黎还是想报答一下崔家祖孙的救命之恩,而不是恩将仇报。

    他此刻好像已经忘了那些怀疑过以及作对的人是怎么被处死的了,手段之残忍连他的手下都不忍直视。

    “别瞎说,这位小哥一看就是实诚孩子,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你要是说他有苦衷我信,说他身世上有隐情我是不信的,一见到他啊我就想起你小叔叔了……”崔张氏又开始念叨。

    乡下人真淳朴,自己这个久居后宅没人教导的小姑娘听了奶奶的话都觉得汗颜,难道真是自己想多啦!崔凤鸽摇头进厨房做早饭去了。

    夜沐黎的饭菜是崔张氏送进来的,她一进来夜沐黎翻身坐起来:“谢谢老人家!”

    “咱们乡下不兴这一套,你跟着凤鸽他们叫我奶奶就行,昨天凤鸽上山捡了一窝鸟蛋,我煮了给你两个打打牙祭。”崔张氏把饭碗和菜碗放在桌上,从袖子里拿出两个鸟蛋,孙女一共捡了六个,给眼前小伙子两个,剩下的四个留给两个小孙子了。

    这两个鸟蛋确实只够打牙祭的,夜沐黎再次道谢,端起饭碗,崔张氏见夜沐黎吃的挺“香”,摸摸他头也不发烧了,笑容灿烂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嘱咐夜沐黎多休息,一会儿吃饱了把碗筷放在桌上就行,自己没空来收拾,孙女也会过来拿碗的。

    “好!”但愿是那个小丫头过来。

    因为今天要去县城,崔凤鸽早上梳了两个麻花辫,换了一身蓝色衣裤,乡下女孩子没成亲之前穿裙子还是裤子没人管,成了亲就只能穿裙子了。

    “你就不能老实待在家里干活,不许去县城!”崔大壮把闺女从上到下打量一遍皱眉说,她穿的这么招摇想干嘛?想引起有钱人的注意啊!这孩子怎么就不能像她娘那样安安分分的呢?

    自己去县城有正事做,昨天说好的了,今天他一不高兴就不许了,这也太不讲理了吧!崔凤鸽满肚子牢骚也不敢发泄,把头垂到胸口,心里反复念着“我忍”。

    “凤鸽这些天都很听话,今早的饭也是她一个人做的,去县城的事昨天就说好了,你不高兴就不许孩子去了,能不能讲点理啊!”崔张氏啪的一声撂下筷子,这个儿子越来越过分了。

    孙女要是不听话,他打两下骂几句自己也就不说什么了,凤鸽现在又能干又听话也不犟嘴了,儿子还是看不上她,这就有些过分了。

    “娘,您看她现在的样子,出去招惹了坏人,败坏家里名声怎么办,广仁和广礼以后可是要读书考举人的,绝不能有个名声不好的姐姐。”崔大壮以前对闺女诸多挑剔和嫌弃,也是想震慑住她,让她老实些,他还指望两个小儿子有出息呢!家里绝不能有扯儿子后腿的人出现。

    这话崔张氏就更不爱听了:“你喜欢管,就管着你自己媳妇好了,孙女不用你们操心,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一套我是不赞成的,整天圈在家里和傻子有什么区别,你信不过凤鸽的品行,我信得过,不过凤鸽这样出去确实有点惹眼,得想个法子遮掩一下。”

    “娘,我那里有草木灰!”何英柔声说。

    一想起儿媳妇每天遮遮掩掩的的样子,崔张氏嗤笑:“不是我说你,在家里有必要装模作样吗?你大儿子都快娶媳妇了,你到现在还不和邻居、村里人来往,甚至大门都不出。村里很多人都在背后嚼舌根说我和大壮看着你,不许你出门,实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好吗?

    你们两口子想怎么折腾我管不着,别把凤鸽给我带歪了,以后几个小子归你们两口子管,凤鸽的事我张罗,不用你们操心。”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