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农门妃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进县城
    儿子就是个鲁莽的,儿媳妇心里、骨子里还把自己当成小姐,也不出门看看,外面的天早就变了,她娘家的事现在说出来估计都没人记得了,只有她自己和那个傻儿子还在心里惦记着,这俩人不愧是两口子,想法和正常人就是不一样。

    崔凤鸽进厨房烧了根木棍,过了一会把火弄灭了,晾凉以后在脸上点了很多黑点,这样应该行了吧!

    这回崔大壮跟何英不说什么了,不过崔大壮还是对闺女警告了一番,她要是敢给家里惹麻烦,连累了家里名声,就等着被打折腿吧!

    “你别整天拿打折孩子腿吓唬她,我告诉你,凤鸽没犯错的情况下,你要是敢无缘无故打她,我饶不了你。实在不行咱们就分家,我带着凤鸽过,你们两口子带着广仁他们过吧过去吧!”真以为自己想看到他们两口子呢,要不是看几个孩子,早就不想和他们一起过了。

    “婆婆,您别生气,凤鸽你要记住女子要贤良淑德,不能让家里长辈之间有隔阂,要是那样就是我们女子的不对了。”何英掏出手帕抹眼泪,自己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做出牺牲已经够大了,婆婆怎么可以说出分家这种话呢!

    自己也是读了《女四书》的人,怎么不知道家里一旦有什么事,过错都要归结到女人身上的道理,这是哪位圣人说的啊!崔凤鸽无语地看着娘亲,这要是个继母,她刚才的那番话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是亲娘…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了。

    “你娘说的对,家里的事都是因为你引起的,你就不应该抛头露面,不应该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安分待在家里,过几年找个老实人嫁了,以后去夫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才是女人该做的正事。”崔大壮受到媳妇鼓舞,梗着脖子教训闺女。

    崔凤鸽藏在袖子里的拳头握的紧紧的,这是一对什么爹娘啊!比傅昌荣还不靠谱,必须想办法离开这个家,再待下去非疯了不可。

    “你们俩干啥?我还没死呢,居然一起欺负凤鸽,留着你们的大道理,晚上吹了灯,躺在被窝里讲给自己听吧!以后这些话不用在我和凤鸽面前讲,我不喜欢听。

    何英别以为你读过书说什么就都是对的,大壮愿意听你们私下里说可以,想用那些个规矩管束凤鸽就免了,我可不希望她以后过你现在这种日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连大门都不出,做贼了还是偷人了,凭什么谨慎成那样,不累啊!

    这个儿媳妇也就是模样俊俏,又给家里生了三个儿子,不然的话,早被大壮磋磨死了,她还美够呛呢!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日子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自己绝不让孙女过她这有样的生活,跟蹲大牢有什么区别。

    崔大壮跟何英不敢公然反对老人的话,一起偷偷瞪崔凤鸽,要不是因为她家里哪来这么多事。

    吃完饭何英领着两个小儿子回屋、关上门接着读书绣花去了,崔大壮赶着毛驴车上山捡柴火,崔广义回屋换衣服,准备带着娘完成的绣品出门。

    “凤鸽你别进厨房了,去把小哥……我是说沐黎的碗筷捡出来,也该跟你哥走了。”崔张氏故意提高说话声音,就是为了提醒夜沐黎一句,我孙女要进屋捡碗了,你有个准备。

    崔凤鸽走到门口没直接进去,敲了好几下门问了句:“沐黎你吃完饭了吗?我要进来捡碗了。”

    沐黎……从她嘴里说出来感觉特别好听,夜沐黎弯起嘴角说了声:“进来吧!我吃完了!”

    崔凤鸽敞开房门走进去,捡碗的时候看了夜沐黎一眼:“你的气色看着好多了,要是不嫌弃今天下午我再上山采点药材给你涂在头上,要是想尽快好起来的话,最好剪掉你现在的头发……”

    “不行!”

    要是不肯剪头发恢复的速度会慢很多的,崔凤鸽也想过他不肯剪头,耸了一下肩膀端着碗往门口走。

    “我这里有一点银子,你去买些米面回来,这样的饭菜我吃不下。”这丫头好像对现在的饭菜也不满意,那就先从改善伙食开始帮他们吧,她那一脸的黑点真碍眼,她爹虽说也是一片好心,可也不能逼着闺女往乞丐方向打扮吧,他到底是不是小丫头亲爹啊!

    崔凤鸽没去接银子,站在门口喊奶奶,崔张氏擦干净手走过来问出什么事了,崔凤鸽用下巴指了指夜沐黎:“您问他吧!”自己要是接下夜沐黎的银子,爹娘没准就能给扣一顶败坏门风的大帽子,所以这事还是交给奶奶处理吧!

    收拾了一下厨房,崔广义站在院里叫妹妹,再晚了去村口就不好搭车了。

    崔凤鸽早就收拾好了,她是在等奶奶和夜沐黎商量的结果,要是能买一些白面和肉吃就太好了。

    兄妹俩即将走出院子的时候,崔张氏在后面喊两个人:“你们等一下。”撵上两个人后,崔张氏拿出几角碎银子:“这是沐黎给的,你们买些米面和肉回来,他还是个病人呢,是应该吃点好东西补身体。”

    崔广义看了眼夜沐黎住的屋子,把银子揣进怀里,兄妹俩一人背着一个竹篓,在村口堵了辆赶集的牛车,去了县城。

    玉林县是个小县城,里面只有一个绣坊,何英的绣品一直卖给这里,装着门帘和枕头皮的包袱打开时崔凤鸽过去瞄了几眼,绣的还可以,不过比起自己差远了。

    两个门帘,两对枕头卖了九十文,崔广义把这笔钱揣进怀里,娘卖绣品的钱是不能用在家里日常花销上面的,这笔钱要留着过几年送两个弟弟上私塾用的。

    来县城的时候奶奶给了三十文钱,让买粮食,现在有夜沐黎这笔钱,怀里这三十文也省下来。

    “小妹,这三十文给你买块花布,回去让娘给你做件新衣服吧!”崔广义带妹妹往药铺走的时候说。

    “哥,你确定买了布娘会给我做新衣服,爹不会因为这事揍我一顿,我的要求不高,只要爹别动不动就发火,娘别总是数落我的不是我就满足了。”

    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保证不了的时候,自己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