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初到锑矿之老陆的下马威
    经过风龑跟二雷连续六天的艰苦奋斗协同作战终于如期砸开了后墙,今天一大早所有人都集合到后山一起搭手运机器,

    风龑看着这一大车的铁家伙一脸的疑惑,心想这些东西看着都不轻,怎么可能用人力搬到山上去呢,南方人都那么生猛吗?正在风龑胡思乱想时,从矿区方向开过来一辆大铲车,风龑看到停在货车后边的巨型铲车后才恍然大悟

    “老邓,老陆,你俩先上车”在谢师傅的指挥下老邓和之前风龑吃饭时见到的那个吃相很夸张的中年男人一起爬上了货车,风龑跟二雷暂时搭不上手就在旁边看着,老邓跟老陆用谢师傅扔上去的钢丝梗把里面唯一的一台大型电动机固定好另一头套在了铲车的爪子上,在老陆的指挥下,铲车缓缓的把电动机从车上卸了下来并一口气爬上后山,铲车下来后风龑跟二雷已经爬上了货车准备把车上的大铁块搬到铲车斗里,风龑在车上等待的时候特意挑了一个小的和一个大的掂量了下,小的铁板大概有四五十斤重,大的铁板估计得八十斤以上

    “风龑,一会儿般衬板时你就般那个小的,要注意安全”老邓很照顾的叮嘱着风龑,旁边的老陆用一种很轻捏的眼神看了看风龑没有说话,铲车把斗放在了货车屁股上,几个人便开始一块一块的往里面装衬板,风龑果然按老邓说的只挑小的般,因为大的他感觉自己根本般不起来,也必要呈那个能,,,,,,将近半车的铁家伙四个人卸了整整半天,中午吃饭时风龑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

    “吃完饭我们分成两个组,我跟老陆进去球磨机里面装衬板,老邓带着二雷跟风龑在外面拧螺丝,一定要把螺丝拧紧,老邓你还要负责检查,拧不紧开机时漏了浆我可要找你”谢师傅一边吃饭一边跟大家安排着下午的工作,,,,,,吃完饭后休息了大概二十分钟老邓就敲开了风龑的门带着二雷跟风龑抬着一袋一袋的螺丝跟垫片扔在了球磨机下,谢师傅把球磨机的口转向了下一点,然后大家就开始把才衬板一块一块的往里面扔,风龑见二雷抱着一块大的衬板很轻松的就放进了球磨机里,有点不太服气,于是也去抱了一块大衬板,风龑使出全身的力气咬牙切齿的好不容抱起一块走动球磨机的进口前,由于进口稍微有点高,大概到风龑肩膀稍微往下的位置,所以必须要把怀里的衬板举高点才能扔进去,但是风龑卯足劲试了几下任然不能把衬板扔进去,旁边的人看到风龑扭曲的表情都远远的躲开在那里看热闹

    “风龑,放不进去就扔地上吧,那衬板太重了”谢师傅赶紧出来给风龑台阶下,风龑无奈也只好把怀里的衬板扔在了地上

    “这玩意儿可真够重的”

    “那当然了,这一刻板将近一百斤呢,就这么后在里面磨三个月都能磨串”谢师傅给风龑科普着

    大概装了三十几块衬板后,谢师傅跟老陆拿着一个工作灯和一头尖的铁棍就钻进了球磨里面,老邓带着风龑跟二雷在外边等着里面固定好后拧螺丝,这拧螺丝看着不是什么力气活,但拧了一下午后风龑彻底服气了,感情这矿上就没有轻松的活,拧个螺丝都能把手腕累肿了,风龑躺在床上不停地按摩着自己的手腕心想这是不是来上班这就是来参加魔鬼训练来了

    “哎,怎么样,爽吧”二雷站在风龑的门口调戏着风龑

    “你他妈不累吗”

    “我也累呀,但我习惯了,,,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壮了吧”二雷边说边在风龑面前比划着

    “那这还得几天干完”

    “明天一天,后天再一天差不多就能干完,但还要装电机,地面也要重新铺水泥,再加上检修保养外边的机器,估计全部搞完还得一个星期吧”二雷很认真的给风龑盘算着

    “我去,,,”

    “呵呵,,,谁让你这个时候来的,你要是晚上半个月来不就没这些事了”

    “,,,,,,,”风龑听到二雷的话一阵无语

    ,,,,,,,,,,,,,,,,,

    经过了连续三天的“魔鬼训练”后,球磨机安装的工作终于接近了尾声,只剩下了铺水泥地,中午吃完饭后谢师傅带着老邓去检修外边的机器,老陆带着二雷跟风龑在里面负责和水泥砌水泥地,老陆这个人从风龑第一次见他时看他那吃相就不喜欢他,通过在一起工作的这几天的深入了解风龑更加坚定了自己当初的看法,跟这么一个嘴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又自以为是得家伙一起工作,风龑这几天也是够够的

    “哎,新来的,去工具房把玻(过)璃(滤)水(嘴)拿(拉)来”老陆操着他带着浓郁广东话口音的普通话使唤着风龑

    风龑放下手里的活看都没看老陆一眼径直朝工具房走去

    “给你”风龑拿着一个漏斗走了过来

    老陆看到风龑手里的漏斗后,立刻变脸

    “你拿的这是什么?!我让你拿玻璃水,你给我拿这个干吗”

    “工具房里哪里有什么过滤嘴呀,我就只找到这个”

    “什么过滤嘴,我是说玻璃水,不是过滤嘴”

    风龑有点不耐烦的站在老陆面前强压着这几天积攒的怒火,这不是考虑到李百川那边他早一脚踹过去了

    “风龑,陆师傅说的是玻璃水,活水泥时往里面倒点玻璃水水泥凝固的比较快”二雷见风龑面色不太好看,怕风龑发脾气赶紧走过来打圆场

    “我不知道什么是玻璃水,老子,,,,,,”

    “哎,,,好,我们一块儿去拿,,,”二雷突然打断要发火的风龑拉着他去了工具房

    “你他妈拉我干什么,那吊毛这几天处处找我麻烦,给脸不要脸”

    “你消消气,老陆那吊毛就那样的人,爱装逼,爱使唤人,他老婆跟我婶子是亲姐们,所以他仗着自己是姐夫有时候连我叔的话都不听,你别理他就是了,他知道你跟李总那边的关系,他不敢太过分的,,,咱出来就是为了赚钱的,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走吧,干活去”

    风龑听二雷这么一说就更觉得这个人可恶

    “这是要学二雷给自己来下马威呀,好呀,小爷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风龑脑子里快速的运转着想着一会儿如何整治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

    “来来,陆师傅,玻璃水给你”二雷笑呵呵的把手里的一瓶玻璃水递了过去,风龑径直走到水泥旁拿起铁楸正要开始活水泥被老陆拦了下来

    “你别在这儿活了,你一个学徒干不了这活,去一边去”

    二雷赶忙拉着风龑去了球磨机那边跟自己一起清理地面

    “下班后我跟我叔叔说一声让他不要安排你跟老陆了”二雷宽慰着风龑

    风龑现在已经恨透了这个家伙,但又想不出什么好的法子既能搞他又不让其他人抵触自己最好是借别人的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在风龑一筹莫展的时候,谢师傅走到了老陆那边

    “老陆,你玻璃水到太多了,这样凝固得快,你会来不及的”

    “没事,我心里有数”

    谢师傅见老陆这种态度一脸无奈的走了

    “老陆是你叫的,装什么装,把大姐夫挤走自己上位你以为你多光彩”老陆一边活着水泥嘴里不停的嘀咕着,风龑隐约听见老陆说什么姐夫,什么不光彩的,他虽然没听清楚老陆的话,但是从刚才谢师傅的表情和老陆的反应来看两个人直接应该是有点问题的,风龑想到这里心里不尽通透了起来

    “二雷,你听见老陆嘴里嘀咕的什么了吗?”

    “没有,反正跟我们没关系,别管那么多了,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

    风龑见从二雷嘴里问不出什么一下又没了头绪,二雷不肯说,想必其他知道实情的旁观者也不会说,那风龑想要从谢师傅跟老陆之间找突破口就必须从二个当事人之间选一个人出来了解下情况,而就目前的情形看来,在不惊动谢师傅的前提下,让老陆自己开口显然是最好的方法,想到这儿,风龑立马朝老陆走了过去

    “陆师傅,你喝口水”风龑拿起老陆旁边的水杯给老陆递了过去,老陆被风龑突然的殷勤搞得有点蒙,但很快就陶醉其中了

    “恩,谢谢,,,”

    “陆师傅,这几天您虽然对我很严厉,但是我确实跟您学了不少东西,就拿今天的玻璃水来说吧,您要是不让我去拿,我还真不知道活水泥还要用这玩意儿,,,,,,,,”风龑对着老陆一阵的糖衣炮弹把老陆轰炸的快要飘了起来

    “陆师傅,以后我就把您尊为恩师,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安排我,包括下班期间,只要我有时间,去下山给您买烟买酒什么的您一句话,我立马给您去办”

    “呵呵,,,怎么突然这么有觉悟了,你小子没憋好吧”

    “陆师傅,您怎能这么想呢,您说我能图您什么?我不就是想跟着您多学点儿本事吗”风龑紧跟了几步贴在老陆的耳朵上小声嘀咕着:“陆师傅,我说句心里话您可要给我保密,您看现在我们的团队里,二雷是个小屁孩,空有一身蛮力,懂得也比我多不了哪里去,老邓嘴里整天的呜呜咽咽的也听不清楚他说的什么,谢师傅那边呢,我总感觉他对我有点忌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富哥他们家有这层关系他怕我学好了本事把他顶走了,现在我感觉就数您对我最真诚,都说严师出高徒,您对我越严厉我越尊敬您”

    “呵呵,,,我给你说,还真让你猜对了,小谢他就是怕你以后会顶走他,所以他不会让你学到真本事的”

    “为什么呀?我就是学的再好,单凭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呀?”

    “他可这么想,因为当年他就是一个人把我姐夫顶走的”

    “陆师傅,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没什么,风龑,以后你就跟着我,只要你听话我就好好培养你”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陆师傅”

    “来,你把水泥盛到盆里给我送过去,我去砌地面”

    “好的,陆师傅”风龑笑嘻嘻的回应着老陆

    从刚才老陆的话中风龑已经很确定老陆对谢师傅是很不满的,再加上这个人性格很清高,想必使点手段利用谢师傅之手把他弄走应该不难,,,,,,

    下午下班后风龑借洗澡的机会给厨房的奶奶聊了起来,从张奶奶口中得知选场最早承包人是谢师傅跟老陆的姐夫,谢师傅的老婆有三个姐妹,谢师傅的老婆在家排行老三,老陆的老婆是老二,之前承包选场的是;老大的老公,姓刘,当时老刘带着老陆先过来的,第二年谢师傅才来,老刘那个人选矿技术很好,但情商很低,经常跟李百川顶嘴不说,过年过节从来没表示过,而谢师傅恰恰在这一点上做的很好,三天两头的偷偷给李百川送烟送酒,时间久了李百川就更加讨厌刘师傅,所以在第三年合同期满时李百川就没再让刘师傅过来,而是跟谢师傅签了承包合同,因为这个事儿刘师傅去谢师傅家里闹了好几次,现在过年去岳父岳母家谢师傅都是跟刘师傅叉开日子偷偷去,风龑在张奶奶那得知这些消息后,才恍然大悟,老陆之所以不服谢师傅应该是因为两点,一是谢师傅挖自己人墙角,二是老陆比谢师傅早来选场,自认为无论是资历还是技术都在谢师傅之上,但最后自己却沦落到给自己的妹夫打工,心里肯定是有怒不敢言,而今天下午风龑看到谢师傅无奈的表情里还夹杂着不耐烦,想必谢师傅对老陆也只是因为亲戚关系不好撕破脸才一再忍让的,那这样看来,他们俩之间只需要一个导火索让他们把积压已久的对双方的不满发泄出来风龑的目的就会达到了,,,,,,风龑仔细的分析后决定实施报复计划,他吃完晚饭后特意去山下买了两瓶高度白酒,待李百川睡觉后,风龑拿着酒去了老陆住的那间屋,老陆这间屋子里摆了三张床,老陆,老邓跟二雷的,此时三个人都在床上躺着玩手机的玩手机看书的看书,三人见风龑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子进来都好奇的看着他

    (本章完)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