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相对于张猛每天拼命的讨生活,风龑的作息就规律的多了,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偶尔跟着李家父子出去充当个助理学学本事长长见识,这看似也挺充实的生活却因为前几天矿区的一次塌方把生活在安逸中的风龑拉回了现实

    “这人单身久了是不是看着天上的云彩都是婀娜多姿妩媚动人的?”二雷提着一个装满了罐装啤酒和小零食的袋子坐在了躺在山坡上仰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风龑的旁边

    “怎么了你?看你这几天都闷闷不乐的”二雷把打开盖的啤酒递给了风龑

    “有吗?可能缺酒了吧”风龑敷衍了一句

    “你说这话你觉得对得起我这顿酒吗?哥们儿好心过来给你分忧解愁你个吊毛还不领情”

    “呵呵,,,我刚才还纳闷呢,今天太阳怎么是从西边出来的,你刚刚给我解开了疑惑,敬你”

    “好好,你自己玩吧,小爷还不伺候了”

    “这就走呀?也忒小气了吧”

    “不走干嘛,我在这儿搭着啤酒搭着鸭脖搭着感情过来关心关心你,你在这儿防贼一样的防着我,我有病呀”

    “说的什么话是,我最近是心情不怎么好,不为别的,这不是矿区那边出事了吗,我见我大爷跟富哥这几天忙里忙外的处理这个事儿而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我心里有点不舒服”

    “是这样吗?”二雷又坐了下来

    “矿区出事儿这个事儿对你来说可能是大事儿,但对我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二雷一副老前辈的姿态

    “谢兄话里有话呀”

    二雷用他招牌式的许三多白瞪人的眼神瞟了风龑一眼,来表示自己对风龑用“谢兄”这种假客套的,带有恭维性质的称呼的不满

    “我可没那么多心眼儿,我一向恩怨分明,直来直去,我可不像某些人爱记仇还总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呵呵指桑骂槐呢这是,那好,那我换个方式吊毛,你刚才说的习以为常是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明白,不然老子把你从山上扔下去”

    “这就对了,我最烦跟我喝酒的人给我见外”二雷笑呵呵的拿着啤酒去给风龑碰杯,风龑也满脸堆笑的迎合着二雷,心里却在骂对方真是个贱骨头

    “是这样的,从我叔叔在这里做事开始矿区每年都会出一至两次事故都是出人命的那种,只不过最近这两年出事比较频繁,这一次没出人命算是挺稀罕的了”

    “是吗?原来下面那么危险,难怪上次下井去修水泵你个吊毛说什么也不下去”

    “我不下去不是因为怕出事,我是怕黑好吧”二雷笑着狡辩道

    “我看这矿区估计也干不了几年了,看来我这刚适应三班倒的生活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失业呀,真是命苦呀”风龑感慨着起身走了

    “哎,你干嘛去?”

    “回去睡觉”

    “你不喝啦?再喝一瓶呗?”二雷扭着脸看着慢慢远去的风龑

    “你自己喝吧”

    二雷见风龑没有要回头的意思起身追了上去,回到选厂后风龑自顾自的回了房间睡觉,二雷也无趣的回了房间

    “你这是又找谁喝酒去啦?怎么还提回来那么多?没尽兴吧?”在房间里看电视的谢师傅见到二雷提着装着啤酒的袋子进来知道他这个小侄子一定是又按耐不住跑去找人喝酒去了

    “没有,叔叔,我这不是见风龑那个家伙最近心心事重重的,我估计应该有什么事儿,我就想着去套套他话,说不定还能套出点跟我们有关的什么线索来”

    “你这一说,我也觉得那小子最近反常,他跟李总他们平时走那么近,估计应该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那你打听出来什么没有?”谢师傅听了二雷的话心顿时来了兴致

    “没有,那个吊毛狡猾的很,竟跟我东扯西扯就是不入正题”

    “我想也应该是这个结果”谢师傅说着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电视屏幕上………………

    张猛在物流园里干到了两点半就匆忙的赶去厂里上中班,今天他们班来了位叫杨寄的新员工,杨寄刚一出现在上班前集合的队伍里就引来了大家好奇的目光,大家之所以格外注意这个个子不高身材略显显瘦而又相貌平平的新员工是因为他的左胳膊整条臂膀都套上了一条蓝色的护腕,而对于这些在高温车间常年穿短袖工作的人来说杨寄的这一举动勾起了大家强烈的好奇心

    “杨寄,你先在车间到处看看老员工如何操作的,然后再把车间卫生搞一下”

    “嗯”

    “上班”班长话音还未落,队伍就已经自动解散,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朝车间门口放安全帽和防护用品的储物箱走去

    “哎,哥们儿,拿安全帽时把你胳膊上的东西摘下来放储物箱里,车间里面可热呢”一位好事的假好人热心的叮嘱着走在队伍最后边的杨寄,杨寄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进了车间后,杨寄找了一个拖把在车间里来回的拖着,没几分钟工作服都已经湿透了

    “哎,哥们儿,当初我也跟你一样干活那么实在,你看这车间里面过来过去的人还那么大灰尘你就是不停的拖上一天也拖不干净呀,去休息室休息吧,临下班时拖一遍就行了,班长不会说什么的”张猛作为过来人当初进厂也是因为没有热心人出来提醒他所以头三天连续拖了三天的地,现如今张猛看到杨寄也跟自己当初一样干活很实在就忍不住上前给他提个醒

    “谢谢你……我叫杨寄”杨寄说着把手伸向了张猛

    “额……我叫张猛,你叫我猛子就行,你别那么客气,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的有帮有助都是应该的”张猛被杨寄突然的举动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杨寄,杨寄……张猛你也过来”班长站在不远处大声喊着二人的名字还不住的冲他俩招手

    “肯定又是安排杂活给我们干了,我们过去吧”张猛说着转身朝班长走去

    “领导,您有什么指示”张猛弯着腰笑嘻嘻的在距离班长半米不到的距离才停住了脚步

    “你带着杨寄跟着老刘去南边棚子下把不良品堆一下”

    班长口中的老刘是一位实际年龄四十六岁但看上去像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有点谢顶还少白头,因为是部长推荐进来的所以平时说话一向很嚣张,还爱嚼舌根,喜欢跟别人开玩笑自己又偏偏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人

    “那个不良品不是都摆好的吗?”

    “上个班的叉车工违规操作,最底下的托盘破了……就三托,很快的,赶紧去吧”

    “走吧,早干早完活”老刘说着转身走了,张猛和杨寄紧跟在老刘旁边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呀?”老刘先用余光看了看杨寄

    “杨寄”杨寄似乎不太喜欢老刘的交流方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就没有再说话

    “杨寄,这个名字挺好记的,你左胳膊怎么还带着套袖,是受伤了吗?躺着了还是怎么了?”

    张猛对于老刘的狂妄也是无语的很:“老刘,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怎么那么爱欺负新人”

    “你傻大个子,你管那么宽呢”老刘直接把张猛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杨寄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也清楚眼前这位叫老刘的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也没必须得罪他,于是杨寄表现的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冲着老刘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看人家都没有说什么,你个傻大个儿多管闲事”

    “行,行,行,我错啦,刘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小孩子计较”张猛也不想得罪这个有靠山的老刘于是昧着良心把老刘一顿奉承,这种说瞎话的功夫是张猛进厂之后才学会的,用其他工友的话说,这叫适者生存

    三个人就这样一路说着走到了棚子下散落一地的不良品袋子面前

    “这叉车怎么开的车,真是个蠢猪……别看啦,干活吧”老刘说着走到一处托盘旁边弯腰开始一袋一袋的堆起来,张猛见老刘已经开干也朝里面的一个托盘走去

    “杨寄,你跟我一起堆吧,我告诉你怎么堆”张猛把傻站在一旁的杨寄叫了过去

    三个人用了二十多分钟把三托盘不良品重新堆了起来

    “杨寄,你胳膊上那是纹身吗?”老刘突然看着杨寄漏出来的一部分纹身问道

    杨寄听到老刘的话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护腕脱落了一点,杨寄迅速的把护腕往上拉了拉依然是冲着老刘笑了笑没有说话,旁边的张猛也看到了杨寄胳膊上的纹身,但花臂纹身对于曾经玩过社会的张猛来说太平常了,杨寄能把纹身遮住进厂上班,无论以前他是干什么的,至少现在可以说明他已经浪子回头,然而,张猛这样想不代表老刘也这样想,在他的认知里,有纹身的人肯定就不是好人

    “刚才我带着新来的去干活,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满胳膊的纹身,花花绿绿的”

    “是吗?难怪他戴着护腕,原来是遮他的纹身呀”

    “年纪轻轻的把整条胳膊纹的花花绿绿的,能是好人吗”

    “看他那不吭不声的闷样就知道这人阴的很,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哎呦,咱厂里怎么什么人都招呀,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休息室里在老刘的煽风点火下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发表着自己的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外的杨寄摘下了安全帽和口罩放在了旁边放工具的柜子上后径直朝车间出口走去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44或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