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们的第一个十年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浪子回头金不换 下
    “今天晚上没有加班了,五点半准时下班”刘队长带着另一队人刚干完活回来,车子还没停好就冲着坐在休息区的张猛他们大喊着

    “五点十分了,应该没有活了,杨寄,晚上一起去练摊儿吧”张猛蹲在一旁手里拿着刚才杨寄给买的已经喝了半瓶的饮料

    “好,我请你”杨寄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咱俩谁也不用请,我介绍一个好哥们儿给你认识,咱让他请”张猛说着掏出手机走到一旁给风龑打电话去了,过了没一分钟张猛朝杨寄走了过来:“搞定了,下班后我们各自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在夜市西口集合好吧”

    “好,我住的地方离那边挺近的”

    “那太好了,我也不远,那我们住的地方距离应该也不远呀,你在哪住的?”

    “我在夜市东边过了早市场后的一个城中村里,好像叫石堰村”

    “石堰呀,那不远,我在夜市北边住的,我们距离也就三里路”

    “是吗,那真是挺近的”

    “五点半了,咱一块儿走”张猛说着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你怎么来的?”

    “我也骑的自行车,那不你旁边那个就是”

    张猛顺着杨寄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自己的车子旁边还停着一辆自行车,可能这辆车太过破旧所以早上来时张猛没有注意到。二人一路同行,杨寄在夜市口拐了弯,张猛则继续往前走……

    “老婆,我回来啦”张猛进了院子就开始习惯性的朝屋里大喊着报道

    “今天回来那么早呀?”杜巧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院子里传来张猛的声音就走了出来

    “看你那满头的大汗,赶紧去洗澡去吧”

    “今天本来就算加班,晚上不可能再加班了呀……做着饭呢?那个,晚饭我不在家吃了,我和我的一个新同事约好了去夜市吃,你也一起去呗”张猛其实是不愿意让杜巧去的,因为今天是第一次跟杨寄吃饭,带家属过去有点不合适,但又不能不跟你杜巧假客套一下,杜巧见张猛有点虚让,心里清楚这是不想让自己跟着去,又想到张猛这几个月来每天早起晚归的上班,几乎很少出去喝酒了,心里也希望他出去跟朋友聚聚缓解下压力:“你们同事聚餐,我去干嘛,不去,我还是在家啃我的排骨吧……你少喝点,早点回来,听见了吗?”杜巧一路跟在去卫生间洗澡的张猛后边

    “放心吧老婆,我们主要就是聊聊天,不会喝太多的”

    二十分钟后,张猛跟杨寄都已经到了夜市口,风龑还在路上往县城里赶着

    “喂,哥,你到哪了?我们已经到夜市了”

    “我现在还没进县城呢,估计还得十几分钟吧,,你们先找个地方点菜吧,帮我点个蒜泥鸡蛋……”

    “那我们就在西边街口的第一家大排档等你了”张猛挂了电话朝站在路边的杨寄走来:“我哥还得十来分钟到,我们先进去点好菜,边吃边等他”

    “这样合适吗?要不我们再等会儿吧”

    “没事,又没外人,走吧,干一天活我早饿了”张猛说着进了街口第一家大排档

    风龑赶到时张猛二人已经每人喝了一瓶酒了

    “哥,哥,这儿呢……”张猛坐在凳子上把拿着手机的手高高的举着,风龑看到坐在里面的张猛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来,杨寄,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大哥风龑,这是杨寄,我的同事,人不错,我特意带来让你认识下”张猛跟杨寄起身迎了下风龑

    “你好,风龑哥”

    “你好兄弟……猛子的兄弟就是我兄弟,咱别客气,咱坐下聊”风龑说着招呼着二人坐了下来

    “怎么就点这几个菜呀……服务员,来一下”

    “我们不是等你吗,就没放开点”

    “敞开了点,白天干那么重的活得好好补,来杨寄,你点几个硬菜”风龑说着把菜单递给了杨寄

    “来,咱哥俩一起点,今天叫风龑哥出来主要就是让他来给我们补补身体来了”张猛笑呵呵的搬着凳子坐在了杨寄旁边

    “我吃什么都行,还是你点吧”杨寄拿着菜单看了看还是没好意思点

    “那么含蓄呢……我来点”张猛看杨寄有点不好意思就接过菜单自己点了起来

    “杨寄今年多大呀?”

    “额,我九零年的”

    “是吗?那咱俩一年的呀,你几月的?”

    “我十二月二十四的”

    “那你还真得叫我哥,我大你半年多呢”风龑说着拿起地上的啤酒启开瓶盖后递给了杨寄一瓶

    “猛子,喝不喝?”风龑拿着另一瓶启开的啤酒冲着张猛晃了晃

    “喝,怎么不喝,几个月没喝酒了,今天喝两瓶解解乏”张猛说着接过了风龑手中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媳妇儿现在情况怎么样,都还好吧”

    “还好,我丈母娘打电话还夸她命好,说她怀的孩子懂事不怎么折腾她”

    “那就好……她还不知道你干装卸工呢?”

    “这事儿我敢给她说嘛,每个月上交工资我都不敢全交,怕交多了她多想”

    “是吗,你现在做事儿也学会严谨了,好好存着,别乱花,孩子出生后用钱的地方多了”

    “所以呀,今天想开荤了,就把你叫来了”张猛嬉皮笑脸的把酒杯举了起来:“来,咱哥仨碰一个”

    风龑见杨寄一直都很腼腆,就故意找话题想让气氛活跃下

    “杨寄老弟酒量怎么样?”

    “我啊,一般般”

    “是吗?那你可比猛子强多了,你别看他人高马大的,一点不能装酒”

    “我酒量也还可以吧,我跟你比不了,跟其他人比还行”

    “得了吧你……来,咱第二个酒就叫欢迎酒,欢迎杨寄兄弟……猛这是第一次给我介绍兄弟认识,可见他心里是很认可你这个人的,以后咱们就都是好兄弟,咱们来日方长……干了”风龑说着分别跟杨寄和张猛碰了下杯子后一饮而尽

    兄弟三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越聊越投机,之前有点拘束的杨寄在几杯酒下肚后话匣子也打开了

    “兄弟,这就叫缘分呀,你看你之前进猛子的厂子跟猛子分到一个班,后来去物流园应聘又跟猛子进了一个工作队,而且你俩又那么聊得来,这就是缘分呀,咱哥俩今天能坐在这儿一起喝酒聊天,而且还聊的那么投机,这也是缘分呀……我跟你说,兄弟,你命里就该结识我们俩,你躲都躲不了,你就认命吧,呵呵,来干了”风龑这几个月跟着李家父子出入大小酒场应酬也真是学了很多东西,至少嘴皮子比以前溜多了,李富的那句:‘口若悬河能说会道不一定就代表会说话,让人感觉到真诚这是大前提’,时刻在风龑脑子里回荡,如今风龑虽然还没彻底把这句话运用的炉火纯青,但最起码也算是能发挥个四五层了

    “今天能结交猛子兄弟和风龑哥,我特别开心……真的,我长这么大别说朋友了,连个亲人都没有……”杨寄说着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了个底儿朝天,张猛跟风龑被杨寄的话搞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兄弟,今天咱都没外人,你有什么心事尽管说,别憋在心里”风龑首先打破了沉寂

    “猛子,你今天问我为什么突然从厂里一声不吭走了……就因为我这条胳膊……”杨寄说着脱掉了左胳膊上的护腕露出了整条花臂,张猛以前也是混过的,对于纹身是见怪不怪了,坐在一旁的风龑看到杨寄的整条胳膊纹的密密麻麻的一时也是有点目瞪口呆,但很快又强装镇定的把视线移到了张猛那里

    “我明白了,你这花臂对于我们年轻人尤其是在社会上闯荡过的真的是见怪不怪,但对于那些老实巴交上班的人来说,他们对于有纹身的人潜意识里就认为都是些好勇斗狠的社会人,况且你这是整条花臂,那么明显”

    “是啊,所以即便我用护腕护住,我这一年多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也从不会超过两个月”

    “兄弟,哥这方面确实见识少,你容哥冒昧的问一句,我看你的性格和言谈举止也不是那不像是那种……你这花臂肯定有故事吧”

    “这话说来就长了,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当时我进孤儿院时肚兜上绣着一个杨字,然后院长就给我起名叫杨寄,说我是暂时寄在孤儿院的,以后我的父母肯定会来接我的,然而我等了十几年都没有等到接我的父母……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孩子都有父母疼,而我偏偏从生下来就被扔在孤儿院里……后来我变得越来越叛逆,在我十六岁那年,我逃离了孤儿院开始在社会上混,我为了不被欺负显得自己很凶,就用在夜店挣来的钱纹了这条花臂,纹了两个月不到,我就因为跟人打架被劳教了一年,出来后我也反思几个月,正如教官们说的,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要得到别人的尊重,首先我们要学会尊重别人,所以我就想洗心革面从新做个好人,好好生活下去……可我没想到的是,现在的人都以貌取人,任凭你做得再好,你胳膊上有那么明显的纹身你就一定是个坏人,别人少了东西,第一个会怀疑你,哪里被破坏了,第一个被怀疑的也是你,就因为你有纹身……就这样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杨寄把自己的身世经历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兄弟,你的身世跟猛子差不多,只不过她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认识他之前他也是在社会上瞎混,给人当打手,当炮灰,后来跟他相依为命的奶奶在去年去世了,扔下他一个人,那时的猛子无依无靠的孤苦伶仃的,但他一直没有放弃生活,你看他现在,老婆也有了,而且马上就做爸爸了,虽然现在生活比较艰苦,每天打两份工,但他心里却很开心,因为他有亲人了,他不再孤苦无依了,你也一样,兄弟,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你就是我亲兄弟,你听哥一句话,你的纹身,以后有钱了也不要洗,留着它,因为它能时刻提醒你,你应该做一个怎么样的人。你也要坚信,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只要你对别人满怀善意,即便你有一条满是纹身的胳膊,即便你以前有某些污点,但浪子回头,金不换”

    “这话我赞成,杨寄,你是把吓人的纹身纹在了表皮上,有的人是把可怕纹在了自己的骨子里,相比于他们,我们是何等的光明磊落”

    “说得好,来,咱们敬光明磊落的自己,干了”风龑接过张猛的话把酒杯高高的举了起来爱看小说的你,怎能不关注这个公众号,v信搜索:rdww444或热度网文,一起畅聊网文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