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途凡愿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打错算盘
    “你这有什么上好的灵具?就是那种只负责代步飞行一类的,速度要快,至于其他方面的功能我倒是无所谓。”

    王辰一心只想快些买到自己心仪的东西,所以也就并不愿意和这个所谓的摊主多作那些无所谓的交流。

    这所谓的摊主显然也不可能是真正的主子,其背后必定另有主事的人物。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摊主让王辰觉得很是做作,于是直截了当地就提出了自己对于灵具的要求。

    “这~”

    那摊主见到王辰如此直接爽快,也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毕竟王辰都把客套话给直截了当地省略了过去,他原本心里还盘算着怎么介绍自己的名字然后和王辰好好套套近乎呢。

    “看来大师兄也是个爽快人,那师弟也就不做作了,直接带师兄看点硬货。”

    摊主也是应变的很快,他可是阅人无数,这点场面他还是能够应付的。

    更何况王辰让他觉得脸生得很,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修为有成的修士的那种霸道。

    所以他对于王辰也就仅有三分敬畏,更多的是以一种卖家的身份在和王辰交流,只当王辰是一个暴发户而已。

    不过,这摊主也自觉自己所依附的势力势大,也没有不开眼的来他这里闹过事情,所以一颗心也是放的大大的。

    “师兄请看,这些可都是刚从外面淘来的宝贝,要知道我们炼器门虽然也是炼制器具的门派,可是你应该也知道,其实很多东西我们门派根本就不生产。”

    “而且很多低阶弟子用的法器用具,门派根本就生产不过来,大多都是从外面购置而来,不过整个秦国也就那几个门派,炼器的门派倒是没有几个。”

    “顶破了天,也就算我们炼器门和剑斩派,不过那剑斩派只炼剑,只能算半个,所以这些东西也算是珍品了,据说是一些外出历练的弟子从不知名的神秘古墓中得到的,您好好看看。”

    摊主也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随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三个木盒子就出现在了王辰的面前木桌子上,然后就一口气就给王辰说了很多。

    不过是不是珍品以及是不是古墓中所得王辰都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这些东西能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

    随手打开了第一个盒子,引入眼帘的是一个核桃大小木舟,古朴精致,看起来像是一件很不错的飞行法宝。

    不过这个东西并不能在战斗的时候使用,王辰也就一下子就失去了对它的兴趣,稍微扫了一眼一旁玉简里面的介绍也就把目光转向第二个木盒。

    随手打开第二个木盒,里面放置的是一把巨剑,和几把小剑。

    若是猜得不错,应该是一套子母剑,这倒是挺合王辰的要求的,瞬间就吸引了王辰全部注意力。

    王辰颇有兴致地拿起玉简仔细阅读了起来,原来这还真的是一套子母剑。

    大剑是母剑,小剑是子剑,上面布置着一些规则的花纹,看起来应该是一件能攻能守还能逃的灵具,不过对于使用者的精神力要求十分苛刻。

    王辰看到这件子母剑也算是心满意足了,不过抱着试试看的心里,王辰的目光在阅读完玉简里面的信息后就看向最后一个木盒。

    其实他对于子母件已经十分满意了,虽然不是完全炼制来用作代步所用,可其价值却已经远超代步灵具了,但这也不妨碍王辰看完最后一个,毕竟有时候选择多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吱吱~

    最后一个木盒很是老旧,打开的时候响起了一阵吱吱声,待到整个盒子打开,一件人形战甲就出现在王辰眼前。

    “哦~师兄,瞧瞧我这记性!”

    摊主在看到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后就直接掌嘴道。

    “这件可是宝贝啊!传言这可是当年我们门派按照我派镇派秘宝炼制出来的第一件仿制品,不过据说这些仿制品炼制出来后都是只得其神,不得其形。”

    “只得其神不得其形?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辰疑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件事在门派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就连外面的宗门也知道这件事情的。”

    “师兄,你可别看这个东西只是炼器黄阶下品灵具,对于炼器修士而言已经足够用了。”

    摊主看到王辰沉思,随即唆使道。

    天地玄黄,上中下三品,一共十二个品阶,被好事者用来评价天地宝物,功法秘籍之类的东西的品阶,同时有时候也对应着修士的修为实力。

    起先王辰并不知道这些品阶的作用,后来也是从米粒那里得知,原来是低阶修士并不知道更高阶的修士的修为,只能用此方法来评价区分。

    不过这种分类区别的只是修炼界墨守成规的规矩,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并没有被记载入册,却又是被广泛认可,想来可能也是有它的局限之处,毕竟凡事都有例外嘛。

    不过修真百艺,各种宝物秘籍数不胜数,这种算是粗略分类也算是被修士广为接纳。

    其评判的标准自然是所对应的宝物秘籍之类的东西的威力或是潜力等方面的大小。

    就连现阶段的王辰也只是知道炼器之后是筑基,然后是金丹元婴,至于元婴之后的修为,他也是一知半解,而这还是他**王守道告诉他的。

    又譬如元婴修士级别法宝,又称“元宝”,应该是属于玄阶下品法宝。

    至于这摊主所谓的黄阶下品,自然就是练气修士所用的法宝,限于其威力又称为“练气之宝”。

    “这种宝物据说门派里面也没多少了,我这还可能是最后一件呢!”

    那摊主见到王辰还在发愣,随即再次蛊惑道,显然是以为王辰对这件战甲也有些动心了。

    王辰对于这件战甲倒的确是有些动心,他以后可是主修肉身的,有件战甲当然不错。

    而且根据这玉简的介绍,这件战甲不仅有御空飞行的功效,其中还有一些奇特功能,看的王辰的好奇之心很是难耐。

    不过,很显然要买下这些灵具的花费恐怕不小,可王辰对于子母剑和那个所谓的战甲都很喜欢。

    想想自己身着战甲,御剑飞行的样子,王辰莫名的就有些激动了起来。

    抱着试着问问的心理,王辰试探道:

    “这~这东西都在什么价位?”

    “师兄哪里的话,师兄若是买的多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这木船正合师兄的意愿,乃是一件专门用于代步飞行的灵具,飞行速度方面师兄大可不必担心,绝对能让师兄满意,不过由于基本上没有其他的功效,故而也只要四十颗下品灵石。”

    “这第二件子母剑虽说不是主要用于代步之用,但攻守结合,乃是一件符合很多修士的要求的灵具,不过价格也是不菲,得要五十颗下品灵石。”

    “至于这件战甲嘛……”

    这摊主说道这里眼神有些飘忽地向王辰这里瞅了瞅,似乎在打量王辰对于这件灵具的兴趣到底有多大。

    实际上这位摊主已经认定王辰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主,从王辰的言语上早就看出王辰之前所说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的可能只是是冲着以飞行速度快的灵具而来的。

    不过看到王辰对子母剑起了兴趣,自然也就希望王辰财大气粗买下木舟和子母剑。

    至于这最后一个灵具战甲,倒是一件鸡肋,早已存放多年,迟迟卖不出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件战甲的来处,不过炼器门几乎没有人练体,所以像这种倾向于肉搏的灵具也就无人问津了。

    毕竟相比于吃力不讨好,又要耗费不少资源的炼体之术,大多炼器门修士更倾向于那种千里之外取上将首级的飞剑法术。

    摊主显然是想蒙混过关,把这件战甲借机脱手,而他也并不打算卖上多少灵石,只求收回成本即可。

    故而见到王辰还在那里犹豫,随即蛊惑道:

    “若是师兄买下前二者,这第三件战甲便以成本价……就二十颗下品灵石,就算是我赠与师兄的见面礼了。”

    摊主咬了咬牙,显得很是吃亏地说道。

    “这……”

    王辰倒是为难了起来。

    那二十的成本价绝对不可能也算进八折里面去,即便算了进去,王辰也买不起。

    要知道他口袋里也就七十来颗下品灵石,若是寄希望于春儿那里还能剩点灵石的话,王辰估计会咬牙买下来。

    可是王辰不敢打这个赌,更何况他们回去的路途中估计也要花费不少灵石。

    他一个堂堂炼器派系大师兄总不能向自己的侍女借灵石用吧。

    王辰思忖再三,只能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只要这套子母剑和这件战甲,共付你七十灵石如何?”

    王辰本就对于飞行木舟不感兴趣,于是如此说道。

    “呃……也行”

    摊主显然有些为王辰的决定感到差异,毕竟这与自己的预期有些出入。

    不过他也就是这么一停顿,随即就应了王辰的要求。

    能以原价卖出子母剑,顺带着那件囤积多年的战甲也出手了,他自然也是不亏。

    王辰见到摊主应了下来,当即就交付了灵石,生怕摊主后一样,在收下了那两个装有灵具的木盒子时,紧张的心情才得以释放,一时间颇为愉悦放松。

    这可是相当于了却了自己的一件心事啊!

    不过想着以后不能“占”春儿的便宜,王辰一时之间又有些失落。

    “呸,我堂堂炼器派系大弟子怎么能够如此堕落!”

    王辰下意识地掌了掌嘴,如此教训自己道。

    “哎……这不是我们的米粒兄弟嘛?你原来在这啊!”

    然而就在王辰为购置到自己心仪货物感到欣喜并且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