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途凡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天灾人祸
    “杀~~~”

    就在王辰高举着那已经被掐得死的不能再死的狈的时候,铜皮大汉见状,在人群中高喊了一句,瞬间就把众人的气势又拔高了一大截。

    与之相反的是那群正群狼无首的狼群,在见到那断气的狈的时候,瞬间就没了原先的气势,不断败走逃串,一时之间漫山遍野都是人们追赶狼群的身影。

    “少爷,你没事吧!”

    春儿急忙跑了过来,看着王辰那手上不知道是狼的血还是王辰自己受伤流出来的血的双手,担心地说道。

    “嘿~当心,别考那么近!”

    王辰见到春儿一点儿也不心疼地从衣裙那里撕了一条布带下来就要给自己包扎的时候连忙说道。

    “小心什么?”停下前进的脚步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小心这个啊!”

    王辰扬了扬手中的的狈,随后一坨坨污秽之物就从狈的两腿之间不断排泄而下。

    “咦咦咦~~~”

    “少爷~~你还不丢掉啊~脏死了。”

    “这狈算是已经有半分成精了,它的身上可都是宝啊,虽然卖不了几个钱。”

    王辰说话间就随手一扬就把那只死不瞑目的狈丢弃在了一旁。

    “诺~~~”

    梦琪见到王辰那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取出一瓶子膏药说道:“拿去用吧,皮肉伤,特管用。”

    “你身上拿来的那么多药啊?你家开药铺的啊?”

    王辰看着那就像一个随身带着医药箱的梦琪疑惑地问道,不过他也就随便问问,见到梦琪不接话,他也懒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哼~~”

    春儿一把接过药瓶子,心里想着:“有药了不起啊!”

    其实春儿心里早就一肚子火气了,可想想当初在炼器山上,王辰受伤的时候的那种无药可用的日子,一时之间又不得不有些不情愿的接过药瓶就给王辰上起药来。

    “嗯?少侠,哦不,恩公~~那些豺狼已经被驱除了。”

    就在春儿还在给王辰上药的时候,铜皮大汉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像是复命一样作揖说道。

    “就叫我王辰吧。”

    王辰想了想自己这在对方眼里不断变换的身份后说道,不过想来也是,王辰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了这铜皮大汉一家老小,也算是有恩于人家。

    不过这也怪不得王辰,人家有求于他,叫了他一声活佛,再加上一身在凡人眼里看起来颇为强悍的身手,叫上一声少侠也不算过分,而现如今又以一人之力力敌群狼,也算得上是众人的救民恩人了。

    “你还是先去看看你那孩儿吧。”

    王辰看了看远处那还没来得及端走的药说道:“那袋子里还有不少药材,每日三副,早中晚各一幅。”

    “哦~好,好~~”

    铜皮大汉心里有些失落的答应了起来,就顾不上许多,拉上匆匆赶来的婆娘就照顾自家的孩子去了,只是当那铜皮大汉赶过去不久,就被那原先还站在在石头上宣讲的老头悄悄地拉了过去,躲在一边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修真之人耳聪目明,只要想,哪里会听不到别人的交谈,只是王辰现在可没有那个心情,心里一心想的是原先的狼群。

    “我看着四周荒山野岭的,不像是什么拥有洞天福地地的地方,一点灵气也没有,此地怎么有如此通灵的狈存在?”

    王辰看着那被他丢弃在地上的狈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猜想,他的意思很明白,只怕这只狈的栖息之地有什么天材地宝。

    “少爷的意思是去…看看?”

    “嗯。”

    王辰对着米粒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梦琪。

    “看我干嘛,你们这么有空的话,我不介意陪你们一起去逛逛啊,恰好我也很好奇啊!”

    “那…事不宜迟?”

    王辰说着就打算要离开了,可就在王辰等人转身的时候,确是被那老头和大汉叫住了。

    “恩公~恩公这是要去往何处?”

    “嗯?”

    王辰回过头,这才想起自己关顾着什么天材地宝了,确是忘记了自己原先还答应了老头的事情。

    “哦~~二位不必担心,我只是想去看看这狼窝位于何处,毕竟这群狼看起来非同小可,若能铲除干净想必也是极好的,说不定还能在附近找到什么珍贵的草药什么的。”

    王辰想了想,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毕竟一群布衣凡人,还能见利忘义不成,即便是如此,那也得有那本事,更何况现在是对方有求于自己,而这两人经过先前的一系列的事情后,显然其声望在众人的中已经颇高。

    “防人之心不可无!”王辰本着这个想法,如此说道。

    “额~~恩公莫要误会。”

    那老头说着就又是磕头作揖,弄得王辰措手不及,不由得想道:“这凡间礼数当真这么多?”

    凡间的礼数之多岂是出生于修真门派中的王辰的所能想象的到的,修士为了节约时间修炼,一切能从简的诸如礼数这类的东西都从简了,而王辰自然也就想象不到那凡间所谓的繁文缛节是何等的繁杂和森严。

    “恩公可是要向东前往那个大屏县城?”

    老头试探性地问道,因为西部现如今可是天灾遍野,而看王辰等人的身手显然不像是什么官宦人家的子弟,却又是身手不凡,又精通医术,其身份倒还真是让这老头看着着迷,猜不透。

    “正是,不知老人家你那重病的孩儿可也是在大屏县城?”

    王辰想了半天,也只能猜测是这老头救孙心切。

    “这…”

    老头皱了皱眉,一幅言不清道不净的模样。

    “老头,你有什么事情就九说啊,婆婆妈妈,你不说出来我们怎么帮你啊?”

    春儿听到那老头婆婆妈妈的样子,有些着急地说道。

    “春儿!”

    王辰知道春儿说这话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还是觉得有不妥地呵斥道。

    “哦~~”

    春儿幽幽低头,语气里透着委屈。

    “都怪我管教不严,让前辈见笑了。”

    “哎~~既然恩公愿意听,那老头子我也就说说吧,免得以后没机会说了。”

    “想来恩公也应该看得出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出自一个地方的,其实我们都是前边大屏县县城的百姓,而且和其他逃难的难民不同的是,我们往正在发生天灾的西边跑,而真正在西边受难的难民确实往东边走。”

    “嗯?”

    王辰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些疑惑,示意那老头继续说下去,而那老头见到王辰有意听下去,也就不打算删繁就简,打算细细道来。

    “哎~~”

    “……”

    “西部天灾横行,恩公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作乱的天灾其实恰恰不是什么旱涝,而是妖虫!成群成片的妖虫!”

    “妖虫?”

    王辰眉头一皱,有些吃惊。

    “是啊~~妖虫,听说过蝗虫天灾的,可恩公你听说过蜂虫天灾的吗?”

    “蜂虫天灾?”

    “对啊!据说那一群群黑压压的蜂群,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更不用说活命了,而且根据那些幸存下来的灾民所说,他们亲眼见到那蜂虫裹挟着七岁孩童就活生生卷走了!”

    “原本我也是不怎么相信这无稽之谈,只当做是以讹传讹的的故事罢了,可奈何当我亲眼见到一群黄蜂从天而降,袭击了我们大屏县县城!”

    “亲眼见到我那只有九岁的孙儿被一群那群黄蜂席卷上天,我这才后悔莫及,不过好在孩儿他爹年轻的时候当过捕快,有一身的功夫了得,勉强救下了我那可伶的孙儿。”

    “孩子倒是救下了,可孩子他爹确是惹怒了那群黄蜂,独自一人引走了蜂群,这才保下了大半大屏县,只是都过去了十几日,孩子他爹恐怕也是有去无回,而我那苦命的孙儿自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

    王辰嘴里细声念叨了起来,心里也有了些底,可正当王辰打算插话的时候,一直不说话的铜皮大汉用他那洪亮的大嗓门说道:“这还仅仅只是天灾而已,更让人承受不住的是接连不断的人祸,毕竟天灾可躲,可人祸难避啊!”

    “大秦皇帝,昏庸无道,为了一己私欲,大修宫殿,广征徭役,现如今又要修建什么摘星塔,以取星辰露水用于炼制什么不死药!”

    “弄得是民间百姓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就在前几日,一个宦官,狗仗人势地来到我们大屏县就是发布指令,说什么北边又要修筑长城用以抵御蛮夷,所以又要征兵!”

    “可整个大屏县惨遭如此如此不测,前前后后又是征兵又是收税的,哪里还有人种地啊,百姓的粮仓都已经快空了!”

    “所以被逼无奈之下,县城里的百姓连夜逃离了大屏县城,只是下令给我们开启城门的那县令…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铜皮大汉说着说着就有些动情起来,似乎是为那给他们开门的县令感到不值。

    “老夫前大屏县师爷,恳请恩公领我等夺回大屏县,另立朝纲!”

    那老头见到铜皮大汉此刻已经把这句话说到点上了,赶紧取出一个用黑漆漆的方布包裹着的东西就打了开来,扑通一声,一下子就又双跪地双手托举着那一方用黑布半包裹着的大印模样的东西的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们这是做什么?”

    老人家言语中的意思是个正常的人都听得出是何用意,可王辰知道,自己乃是一个修士,在他的心里,他深深记得**在出门前交代自己的一席话:“修真者不得干预凡人。”

    这不仅仅是自家**的告诫,更是整个修真界不得触犯的戒律!而据说但凡触犯者都将成为众矢之的!

    王辰自然不愿意以身试险,虽然对于他而言,他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若是没有**的告诫,说不定王辰一时冲动还真能如了那老头的心意。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