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仙途凡愿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白衣男子的身份
    “对了,那个家伙的储物袋还在我这里呢!”

    待得那两个侍女走了半天之后,苦思猛想的王辰这才一拍额头,恍然大悟了起来。

    王辰所说的储物袋自然就是那个那日和白衣男子争斗之后从他哪里得来的那个储物袋。

    说来也巧,当日王辰夺下这个储物袋的目的多半也是想看看这白衣男子的身份,可这一来而去的,再加上繁琐的药园琐事的打扰,也就忘记了这么一会事。

    拿出那个属于白衣男子的储物袋掂量了一番,这储物袋沉甸甸的,颇有些分量。

    不过王辰这次并没有一股脑地把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毕竟这里人多眼杂不说,万一要是那白衣男子杀个回马枪的话,自己这可不就是不打自招了么。

    自己身上有藏匿气息的玉佩存在,那白衣男子等人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就是那个三番两次和他作对的那个人。

    再加上王辰始终头戴蒙面斗笠,对方自然也是不可能看出丝毫破绽。

    双手微微一发力,神识透过双手作用在认主印记上强行地抹去其主人的烙印,许久之后,只听见噗的一声,一声轻响从王辰那抓紧的右手上的储物袋中传来,那是认主烙印被王辰用神识强行抹去的结果。

    而就在王辰强行抹去那个烙印的时候,一楼的那个白衣男子此刻却是忽然面色一白,面色极其难看,就连气息不稳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储物袋上的印记被人抹去而遭到反噬的原因。

    “少主,你怎么了?”

    那两个跟班见到自家的少主面色不对,警惕地问道。

    “没,没什么。”

    那白衣男子虽说嘴上虽然说着没事,可心里已经是一番涌动,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他可是连续两次吃了与王辰近身肉搏的亏,自然是心里不平,而此次对方既然有本事抹去自己就在储物袋上的烙印,只怕这王辰的修为已经和自己相差不远了。

    “哼,一个只知道贴身肉搏的莽夫,打开了又如何。”

    白衣男子不知道怎么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自我安慰还是真有真个本事,毫不客气地自言自语着,弄得一旁的两个跟班皆是眉头一皱,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妙。

    以他们长久跟随自家的这个少主的经历来看,他们那里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他们万万不可忽视的存在,因为每次这种感觉一出现,他们的少主用少不了一番麻烦。

    “嗯~”

    无声的回应通过彼此间的双双点头时传达出了他们共同的决定。

    至于王辰这边,他此刻正沉浸在“白白”捡到储物袋中的那些巨量的宝物的惊喜之中。

    储物袋沉甸甸的,王辰自然是猜得到里面的东西应该不差,即便是差强人意,可最起码在量上应该也是不少的。

    神识探入储物袋中,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是亮闪闪的五千下品金属性灵石。

    “呼……”

    光是看到这些数以千计的灵石的时候王辰整个人都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了起来,要知道他现在最缺的可就是灵石。

    “这可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来啊!”

    王辰一时之间不禁感慨起来,可他哪里知道这些东西哪里是那白衣男子自愿白白送给他的,那可是他自己强取豪夺而来。

    “嗯?剑符箓?”

    心意一动,取出那两枚银光闪闪的符箓,一股剑气忽然间涌动出来,剑意扑鼻,一股危机感忽然间从王辰的四肢百骸中涌现,就好像是那一股股剑意在不断刺激着王辰一样。

    “当初那家伙要是真的祭出这两枚符箓的话,恐怕我们即便能够逃出,也得脱层皮。”

    王辰感受这其上传来的阵阵威压,危险的气息远不是自己的那些符箓所能够比拟的,而他自然是不相信梦琪身上没有什么解决之法,可他并不是十分相信初次见面,这梦琪就会为其他人舍身相救。

    “咦,莲心剑阵?斩魂?”

    王辰此刻就像是一个探索新大陆的探险者发现了宝藏一样,稀奇的不得了。

    把玩这手上的那两符箓,珍贵地收藏起来之后又取出了两枚枚剑形玉简,仔细阅读着其中的内容后才发现这两枚玉简中所记载的分别是一套剑阵和一套剑法。

    那剑阵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联合之法,而是搭配阵法使用的一种秘法,需要阵法知识才有能力布置,王辰自然是没有那种能力,但是那枚记载着一种名为斩魂的剑法倒是引起了王辰的兴趣。

    “斩魄?练至大成之后可杀人不见血,一剑落下,魂飞魄散?”

    王辰粗略地查看了这套剑法的介绍,不说别的,光是略显夸张的前言介绍就已经吸引住了王辰的眼球,像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招数王辰自然是听说过,可却没怎么见过。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那种凭借强悍的神识之力碾压别人的的神魂七魄,最终将别人的魂魄碾压得魂飞魄散,进而达到杀人于无形的目的。

    不过那种招数是建立在你的神魂极其强大的基础上的,一般没有在修为高出对方将近两大层次的基础上是不可能办到的,即便办得到的话,那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修炼过一些和神识有关的秘法或者功法的修士就要另外而论了,不过这种功法可不是那么好得到并且好修炼的,而且即便修炼成功,还不如直接一招千里飞剑去人首级来的方便。

    毕竟等你修炼到金丹期,神识足够强悍的时候,凭借金丹期的神魂修为去碾压一个练气修士,倒还不如直接一道法术来的方便痛快。

    “嗯?找到了!”

    王辰的神识在一堆堆满衣裳的杂物之中找到了自己此次真正想要寻找的东西——一枚身份令牌。

    此身份令牌锋利无比,乃是一枚断剑的剑尖部分,锋利的剑锋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这很显然就是剑斩派的标致!

    剑斩派!

    大秦帝国境内的第二大修真门派,说是第二大门派,其实只能够说是在秦国范围内的第二大门派而已,至于秦国之外的地方,王辰也是在一些典籍记载中粗略地了解过。

    那是和秦国一样存在的各种各样的庞大帝国和各种高高在上的修真门派,具体的情况如何王辰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透过字里行间的信息,他只觉得那些门派的实力应该也是和炼器门不相伯仲罢了。

    毕竟如果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的话,只怕弱小的一方早就被强大的一方生吞活剥,吞并下去了。

    “剑斩派?”

    王辰喃喃自语,一时之间有些犹豫,看着那些杂物堆里面的一些成色和品质和自己身上的那些不相伯仲的衣裳,王辰心里大概也有了一些底。

    只怕他这次所惹到的敌人没有那么简单那,若是放在以往,王辰自然是可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现在形势不同了,在他了解到炼器门的难处和危机的时候,王辰这个时候倒是并不愿意给门派招来什么麻烦。

    更不用说自己的身边还跟随者春儿、米粒以及梦琪等人,春儿和梦琪的修为实力也高不到哪里去,至于米粒,虽说修为实力不错,可毕竟势单力薄,若是和一些所谓的门派精英想比,只怕也是分分钟任人鱼肉。

    “嘶~~呼呼~~~果然……”

    虽然还是抱着一丝期待,可在真正地把神识探入那被夹在两指间的身份令牌上的时候,一股霸道凌冽的气息轰然传来的同时明晃晃的几个个大字也赫然浮现在王辰的脑海之中——剑斩派少门主:剑忠!

    “剑斩派少门主!”

    王辰脸上的犹豫之色愈加的浓郁起来,剑斩派开山祖师姓刘,但在剑斩派内的修士想要改姓“剑”可没有那么简单,而能够姓剑,也说明了那修士的身份地位必将高人一等。

    这种高人一等可不是那种简简单单的高人一等,而是在每个修为阶段,你的身份远远都要比身边的一些同阶修士高上一等,是那种绝对的高人一等,没有例外,也不可能被超越。

    “刘忠,剑忠,刘忠,剑忠……”

    王辰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名字,能够被称作少门主,足以说明这个剑忠已经可以确定是整个剑斩派的未来掌门了,虽说掌门这个职位有时候是费力不讨好,可作为掌门,他的福利那还是的确挺诱人的。

    “就这种人也能当上少门主?当掌门?”

    王辰皱眉沉思着,不知不觉间竟然把他和自己相互比较了起来,而这比较的结果自然是王辰获胜了,毕竟在王辰的眼中,那剑忠除了在修为上有所建树,在其他的方面王辰自然是不服。

    甚至拿他和自家门派里的那个准掌门程浩想比,王辰都不禁觉得那程浩无论是修为上还是品行上已经完完全全超越了那个什么所谓的剑忠!

    王辰都能够确定,若是让整个剑斩派交给这个剑忠来经营的话,只怕是衰落是必然的了,不过奈何人家家大业大,想要靠着一个昏庸的掌门来拖垮一个门派的话估计也没有那么容易。

    毕竟人家掌门对门派的将来有一定的影响力,可真正能够主导整个门派的兴亡的却是那些长年闭关的老祖,因为实力有时候可以就是一切!

    “实力就是一切!”

    王辰默默念叨着,对于这个这剑忠他现在是本着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想法,这倒不是王辰怕他,而是出于对于门派的一种保护,出于对身边的一些人的保护,尽管这种保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微不足道。

    而且他现在可是一屁股麻烦要解决,这敌人自然是越少越好,甚至若是能够化敌为友的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他也知道这基本上已经是不大可能的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