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不欲成仙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泯王台
    “是啊,真是奇怪,别是什么人动了泯王台了。”乔大婶一边走过来把满满一盆肥肥的膏蟹端上了小炕桌,一边说道:“老辈人说,泯王台动不得,要不然就会降灾的。”

    乔大叔忧虑的看了张英俊一眼,轻叹了一声,招呼着英俊:“来来,英俊,趁热吃,老婆你把上一次英俊给我带来的那酒给我拿来。”

    “好,我这就去,英俊你陪你乔叔多喝几盅。”乔大婶忙着去找酒。张英俊这时候接过话茬:“泯王台?泯王台不能动吗?”

    “当然动不得。”乔大叔挑了一只最肥大的膏蟹放到张英俊面前的小碗里面,继续说道:“泯王有灵的,老辈子有人在泯王台上砍了一棵小树,结果就糟了灾。那人全家都得了怪病不说,海上还翻了几条船,后来请了高人来做法赔罪,祭七七四十九天,才好了。”

    听到乔大叔这么说,他就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刚才遇到的宁小七来,还有他手中那块古怪的玉石,打定主意回头去找宁小七问个究竟。

    酒来了,酒是好酒,是英俊的父母从外地带回来的,家里也没人喝酒,每次他来这里就会带上几瓶。他知道乔大叔是好酒的。

    乔大叔满满的倒上一杯,一饮而尽,满脸陶醉之色:“英俊啊,真是好酒啊。”他陶醉了半晌,又问道:“你今天怎么又没上课?不是快要高考了吗?你又逃学?今天好像不是周末吧?”“唔~~”张大官人此刻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好不容易倒出空来“没事,上不上都一样,那些书上的东西还难不倒我,乔大叔你再说说刚才那事,说不定我有什么办法呢。”

    “你能有什么办法?”乔大叔又满了一杯酒馆到嘴里。“政府都没有法子的事,或许就是起雾,等雾散了就好了。”乔大叔显然不愿意跟他多说了。

    泯王台是一座陵墓,是战国时候齐国的一位国王,齐泯王的陵墓。这个齐泯王可是一个牛人,史书上说:齊泯王既取燕滅宋,遂伐趙侵魏,南惡楚,西絶秦交,示威諸侯,以求爲帝。要不是后来被苏秦离间,到最后统一全国的就不是秦始皇了,而是这位齐泯王了。后来因为兵败逃到今天莒县这个地方,被楚国大将淖齿所杀,被人埋在了这里,后人便称作这里为泯王台。这段历史他是知道的,当然也就明白齐泯王是谁。当年小时候他跟着父母出去郊游的时候,就曾指着那个高高的泯王台问,那里为什么这么高?他的爸爸就曾经给他讲了这个故事。

    看到一杯接一杯往嘴里面乔大叔,他便不再问什么,但是打定主意要去探一一个究竟,毕竟自己还有一个那么牛逼的师傅在后面撑腰,就是师傅不行,后面不是还有一个修真界执牛耳的昆仑吗?当下里便没了吃螃蟹的心情。看到乔大叔郁闷的表情。便推说有事,便告辞了。乔大叔也并未挽留,还沉浸在对那片大雾的烦恼之中。

    从齐大叔家出来,踏遍径自朝泯王台方向走去。泯王台现在已经算是变成了一座小荒山。当他来到跟前的时候,恍惚间看到整个泯王台仿佛笼罩着一层弥漫的黑气。再定睛一瞧,却又感觉不到了。他摸摸鼻子,怀疑自己是太紧张了。便开始登这座泯王台。

    山上杂草横生,深处没人,还有稀稀拉拉的几棵长的奇形怪状,歪歪扭扭的柳树跟柏树。张英俊在人高的杂草丛里面穿行。很快便来到了泯王台的顶端。泯王台其实并不高大,只是比平地里略是起来了那么几十米。

    站在泯王台上,下面就是大海,他张眼望去,果然,此刻海面上面浓雾弥漫,但是近在咫尺的陆地却丝毫没有影响,就像是雾气到了海边忽然被刀切断了一样。他看着眼前这个奇异的景象,摸摸鼻子,也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看了一阵,忽然想起,如果是有人动了泯王台,肯定也会留下点什么痕迹。别是哪个不长眼的盗墓贼看上了这地下的宝物了。当下里便四处搜寻起来。他都快把整个泯王台踏遍了,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动过的痕迹。

    在他即将失望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先前那阵黑气又弥漫了起来。这次他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这个冰冷又散发着有些腐臭的味道,就跟宁小七手中的黑玉璧散发的气息如出一辙,只是比那块黑玉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他便更是认定那块黑玉跟泯王台有什么关联了。当下里他便不敢耽搁,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便跑下了泯王台。

    一下来,他便掏出手机,拨通了李博轩的电话。好一会才听李博轩接起了电话,有一些气喘吁吁的问道:“做什么?”

    张英俊一听到他发出这种动静,阴笑了一下,脑海里便浮现出了某种不良的的画面来:“嘿嘿,小李子,你行啊,这么快就把美女老师给推倒了?”

    “你胡说什么那?我这边还有事,你有事抓紧说。”电话那头的李博轩仿佛有些不耐烦。

    “哈哈,对不起,打扰你办事了。”他特别的强调了一下中间那个办字。

    “……我没时间跟你瞎扯,你快说什么事。”电话那头一阵无语,张英俊仿佛就看到了李博轩再一次将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翻白了一般。

    “哦,好,闲话少说,你现在抓紧给我找到那个那天请你去天台谈话的宁小七,我随后就到。”张英俊也收起了玩笑。

    “你找他干什么?他也抢你女人了?唐果儿立场没有那么不坚定吧?”难得李博轩也能打趣他一回。

    “切,他还没有那个胆量,再说我跟唐果儿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哪有你们那么骚,刚认识一天就推倒了。得了,你抓紧办吧,学校集合。”张英俊一语双关的啰嗦了几句赶忙把电话挂掉,跑到路边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学校赶去。

    当张英俊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下课,他回到自己的班级,跟唐果儿交代了一下。“果儿,一会放学你回家之后,去我家一趟,跟**说我可能要晚点回去,让他不要担心我。”

    唐果儿闻言白了他一眼道:“你又要去哪?”

    “你别管了,这事挺重要,以后再跟你解释……”张英俊不等唐果儿反应过来,便转身绝尘而去。

    下了楼,他掏出电话,再一次拨通了李博轩的电话:“小李子,怎么样了?”

    “哦,没有找到宁小七,踏板的同学说他今天没来上课,你在哪?”

    “我在楼下,你在哪?”

    “我在你头顶上。”

    张英俊闻言便仰头朝天看去,只见天空一片蔚蓝,连只鸟都没有。别说哪里有个大活人了,张大官人看了一圈,回答道:“没看到。。”

    电话那头的李博轩到吸一口冷气,这哥们果然天资聪慧,悟性过人啊。当下里便扣掉电话,从楼上下去,站在依然疑惑的抬头看着天空的张大官人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张英俊回头一看,一脸呆相的李大帅哥正看着他。

    “你刚才在哪?没在我头顶上啊。”

    “白痴……”李博轩轻启朱唇吐出来两个字。

    “好了好了……”张英俊正色道。“不开玩笑了,宁小七呢?”

    “不在。”

    “这可麻烦了,有谁到他去哪了吗?或者怎么联系他?”张英俊沉吟道。

    “你找他干嘛?出什么事了?”李博轩疑惑道。

    “以后再跟你解释,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就是找到宁小七。”张英俊脸上略显焦急,是啊,如果宁小七手上的那块东西真的跟泯王台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关系到几十号人的性命啊。这时候从边上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正在犯愁的哥俩回头一看,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站在他们身旁怯生生的问道。女孩很清秀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微微鼓起的腮帮是属于婴儿肥的那种可爱,此时她俏脸通红,目光里面透着些许复杂的神色,看着眼前的李博轩。

    张英俊看看李博轩,摇摇头,轻叹道:“又是一个迷途少女。”

    李博轩到是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有些面善。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看她一副小女儿的神色,不禁感到心中一凉,便试探的问道:“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眼前的女孩听道李博轩跟他讲话了,仿佛有些激动,努力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幽幽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能找到他。”

    张英俊听到这话,赶忙跑上前来,朝那女孩问道:“真的?那请你帮忙赶快找一下,我们有急事找他。”女孩没有回答,只是满目复杂的看了一眼李博轩。张英俊看她如此神态,赶忙捅了正在发呆的李大帅哥一下。李博轩回过神来,看看眼前的场景微微叹了一声,硬着头皮讲到:“是啊,你能帮我们一下吗?”

    那个女孩看看李博轩,轻微的点了一下头,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小七,你在哪?我是依依……”

    “依依?”这哥俩一下子被雷到了,她就是依依?这就是冥冥之中导演了这几天的一切风波的依依?但是此刻张英俊却没有什么时间用来感叹了,看着眼前这个清秀可爱的女孩子,等待着她的回复。

    终于等到她打完电话。张英俊便焦急的问道:“怎么样?”

    “我带你们去找他吧。”这个叫做依依的女孩转身朝校外走去。哥俩赶忙跟上去。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一个破旧的楼区,六神无主的宁小七正站在楼区前面的一棵大树下面等着他们。看到众人来了,赶忙跑过来。张英俊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出事了。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