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绝世妖刀 > 章节目录 第116章 遭遇西门庆
    失落之城是深渊十殿之一的森罗殿衍生出来的城市,也是森罗殿的首要下属城市。城市的街道,城市的建筑物都显得古老破旧,多数是整块的巨大的青色水磨石搭建而成,透出一种亘古的沧桑。

    何一凡跟在林风的身后,走在失落之城的一条宽约十丈的主道上,这条主道一直通向失落之城的血色大厅。

    深渊十殿的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个血色大厅,这次选拔就是从每一个血色大厅开始。只有通过了血色大厅的比试,才有可能去深渊十殿进行最终的选拔。

    何一凡通过与林风的交谈,得知魔族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种族,绝对的实力为尊。魔道修炼从低到高依次分为凝核,魔翼,炼血,人魔,地魔,天魔,魔王,再往上就是传说中的魔神。

    他自然而然的将魔族的修炼等级与修真等级对应起来,金丹,元婴,辟谷,出窍,还虚,六合,渡劫。至于魔神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你魔道有魔神,我仙道也有仙人,半斤八两而已。

    得知了魔族的等级划分,何一凡联想到初入深渊的时候为救林莺杀死的紫衣人,他马上明白魔族的精华要害所在就是额头处的魔核。他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对林风的魔核进行了小心翼翼的探查,几次调整试探,最终得出结论,林风已经达到炼血的地步,算起来还要低自己一个档次。难怪自己轻轻松松就在速度上超过他那么多。

    不过何一凡可没有傻到跟林风说实话的地步,当林风用猜测的口吻问他是不是还只是凝核期的时候,他羞涩的点了点头。这让林风又是好一阵鼓励。

    “哥,我饿了!”林莺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林风带何一凡去报名参加选拔,自然不会放心的把林莺丢在家里。只有带在身边,才能更好的保护。

    何一凡知道林莺已经到了魔翼期,只是却从未见过她的恶魔之翼。虽然在名义上比何一凡还要高一级,但是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所以,她说饿了的时候,何一凡一点都不奇怪。

    听得妹妹的话,林风懊丧捶了自己胸口一拳,如同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看着楚楚可怜的妹妹,急忙说:“我真该死,哥这就带你去吃饭,咱们要吃最好的!”

    何一凡张了张嘴,正要说他请客的时候,忽然想到,万一这里用的不是真金白银,花的不是首饰珠宝,那岂不是糗大了?

    林莺看向何一凡,好像想到了什么,向着林风伸出小手,笑吟吟的说道:“哥,能不能给我点银两,我想帮何大哥买身衣服!”

    何一凡眼睛一亮,银两!如此说来,自己可是一个有钱人,还是巨有钱的那一种!他身上可是带着无数的奇珍异宝,看来这回请这兄妹吃什么都没问题了!

    他这一副狂喜的神色看在林风眼中,却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看把你美的,还是我妹妹心细,你这副尊容,很容易被人当成乞丐!我身上银两不够,你们在这等我,我去兑换些来!”

    何一凡正要阻拦,话还未来得及出口,林风就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眼前。林莺的话对他来说比十殿魔王的诏令还要好使。

    何一凡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衣服还是破破烂烂的,本来想换,却发现乾坤袋中竟是连一片布缕都没有!头发用一根从长袍上撕下的布条胡乱束起,歪歪扭扭的搭在脑后。因为走得匆忙,脸也没来得及洗。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乞丐一般的人,身后却是背着一把大刀,看上去显得不伦不类。

    不过他本就对穿着打扮不是那么在意,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林莺,我这一身打扮是不是真的像乞丐啊?”何一凡偏头问道。

    本来他是想像林风一样叫莺儿的,不过却被林风喝止了,无奈之下只好用原名称呼了。

    林莺掩面轻笑,眼睛弯成两轮新月,当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她笑而不语,纤手指向何一凡身后。

    何一凡回头,就见一人丢了一枚铜板在地上。

    他捡起地上的铜板,凑在眼前仔细的观察起来,铜板上刻着一些古老的字符,这种字符他只是在山河鼎上见到过,却半个也不认识。

    他将铜板递过去:“你东西掉了。”

    那人神色诧异的看着何一凡,伸手夺过铜板:“不识好歹,饿死你好了!”说完,转身走远。

    “不用我说了吧,你自己也看到了!”林莺格格娇笑。

    何一凡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道:“其实……”

    “其实你嫌少是吧?”一个头戴金冠,锦衣华服的年轻人站到了何一凡面前。

    他手中把玩着一锭金元宝,在何一凡眼前晃了晃,眼睛却是不时瞟向何一凡身边的林莺。

    这等绝世尤物,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给你了!”这年轻人将金元宝丢在地上,语气轻蔑,神态高傲。

    金元宝打着滚,滚到了何一凡脚下。

    “还不快跪谢我们公子?”一个仆人摸样的人一边用宽大的袖子帮公子扇着凉风,一边对着何一凡趾高气昂的喝道。

    好一条奴颜婢膝,尽职尽责的走狗!

    何一凡叹了口气,看也没看那金元宝一眼,淡漠的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像是没钱之人吗?”

    公子与走狗均是一愣,转瞬哈哈大笑,笑得肆无忌惮。

    走狗更是夸张的眼泪水儿都笑出来了,他指着何一凡道:“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瞧你那傻德行!我还真他妈的没见过你这样的乞丐,比施主都牛!”

    何一凡怒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逼我!”

    林莺也是嗔怒的看着主仆二人的丑恶嘴脸,拉着何一凡的衣袖说:“何大哥,不用理他们。”

    公子一看这小妞和这乞丐竟是一起的!不由感慨,好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好一摊臭不可闻的牛粪!可这为何鲜花偏偏要插在牛粪上?

    他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姑娘,你这等天姿国色,百媚千娇的可人儿,怎么能跟这样一个臭要饭的在一起呢?鲜花可是很娇贵的,不好好呵护,很容易枯萎的。不如你跟了我吧?保你永享荣华富贵!”

    “你快走吧!要不我哥哥来了,你就大难临头了!”林莺心肠好,虽然这公子言语轻浮,但罪不至死。她清楚的知道如果哥哥来了,这两人一定会死,而且会死的很难看。

    “姑娘,忘了告诉你了,我也有哥哥。而且我这个哥哥,想必你也听说过,他就是剑魔西门吹血!不知你哥哥又是哪位呢?”公子有些戏谑的盯着林莺。

    何一凡长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悲悯的语气说道:“你完了,你们俩都完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疾驰而来的身影,正是归来的林风!

    “我完了?真是笑话,你也不打听打听,看有谁不知道我西门庆!在这失落之城,除了我哥,我还怕过谁?”那公子已经把西门庆这名字当成了一块金字招牌。

    “就是,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凭你这臭要饭的还敢撂狠话?”走狗附和道。

    “就凭我疯子林风!你们两个今天就得死!”一个森冷的声音响起。

    林风终于到了!

    何一凡知道,这两条令人讨厌的生命,也算走到尽头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