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绝世妖刀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西门吹血来了
    说话间,林风张开十指,指甲暴长,如同十把漆黑的利刃,闪着灼灼寒光,一步一步缓缓向着西门庆主仆逼去。

    西门庆早骇得魂飞九天,魄入黄泉。急急跪倒在地,伸出双手,对着自己脸上,左右开弓,清脆的耳光声不绝响起。

    嘴里含糊不清说道:“我并未对令妹做什么,只是嘴上得罪了大人,还望大人开恩,饶我一条小命。”

    主子尚且如此,那狗腿子更是将头磕得鲜血长流。

    西门庆敢在失落之城横行霸道,完全是仰仗他哥哥西门吹血之名,相比较而言他的名声倒也不比哥哥差上多少,只是他的名声全是欺男霸女的恶名。他本性甚为淫邪,整日眠花宿柳,调戏良家女子,但凡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一概宁错杀,不放过。此时遇到一个不买西门吹血帐的家伙,再加上西门吹血此刻不在身边,他想也不想就选择了屈服,受些屈辱总比丢了小命要强吧?

    何一凡冷眼旁观,这西门庆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名门之后了吧?他本身修为也已经是魔翼期,与林风只差一个等级,怎么能不战而屈呢?再说男儿膝下有黄金,那是宁死也不能屈的!

    见一向横行霸道的西门庆竟是当街跪倒,对着一个年轻人哀声讨饶,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不时的指指点点。

    “这种人活着也是个祸害,趁早杀了!”

    “这位兄弟,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他可是森罗殿卫队长的亲弟弟,要是把他杀了,只怕他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

    众人七嘴八舌,各抒己见。

    林风面露思索之色,最终还是收起了利刃般的指甲,冷声道:“今天算你运气好,不过死罪能免,活罪难饶,我要废去你的修为!”

    林风本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如果是他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莫说是森罗殿卫队长的弟弟,就是魔王的弟弟,他也敢杀。他之所以要饶过西门庆,更多的还是考虑到妹妹林莺,如果捅了这个马蜂窝,把妹妹蛰伤了,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林风正要出手将西门庆一身修为废掉,让他再不能修炼的时候。

    凭空突然传来一阵闷响,犹如**大海滚闷雷,万仞山前丢霹雳。

    “林大哥,有大队人马向这边来了!”何一凡冲着林风道。

    何一凡精神力超强,顺着声音来的方向查探一下,就知道正有一队人马,疾驰而来。

    林风有些诧异的看着何一凡,他只是听得到声音,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子实力低微,怎么竟是能清楚的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他还是选择相信,因为他知道何一凡修行的功法特殊,想必是有什么独到的手段得知这一切。

    西门庆却是直接站了起来,脸上惊惧的表情一扫而空,指着林风道:“没想到吧?我早就已经用秘法向我大哥求救,现在你莫说是要废我修为,只怕是想要动我一根汗毛都办不到了!”

    那狗腿子也从地上爬起,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今天你们三个,谁也别想走!”

    何一凡忽然有了一种杀人的冲动,这狗腿子太气人了,就连西门庆都比他看起要顺眼一些,这种人如果活着,那自己这心里就别指望好过了。

    “仓郎!”

    秋风感受到了何一凡的心情,一声长鸣,出得刀鞘。化为一道流光,向着狗腿子飞去。

    何一凡修炼了御刀诀,再加上秋风与他心意相通,用起来更是如臂使指。

    那狗腿子脸上的得意尚未来得及转为惊骇,就被这道流光当头击中。

    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一颗大好的头颅就被削成两半。身体抽搐一阵,惨死当场。

    “呼!”何一凡呼出心中一口恶气,顿觉这世上清净了许多。

    秋风欢悦一声,重新入鞘。

    林风冲着何一凡比了个大拇指:“何兄弟,想不到你这暴脾气比我还着急!不过,我喜欢!”

    何一凡微微一笑,“你要是有什么顾虑,不好出手的话,这西门庆就让我来送他上路吧!”

    西门庆刚刚恢复平静的心,再度被何一凡打乱,他慌忙向后退去,刚那位还能听得进话去,可这乞丐模样的小子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百无禁忌,话都不说就直接动手。虽然他的仆人谈不上什么修为,可那毕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瞬间惨死,那肝脑涂地的样子对他心理上的打击是巨大的。

    林风摆摆手,好像决定了什么一样:“就不麻烦你了,看来是我考虑太多了,谢谢你让我想通了。”

    说完,他对着西门庆道:“对不起,我又想杀你了!”

    说话间,屈身而上,右手五道乌光向着西门庆头顶罩落。

    西门庆背后巨大的恶魔之翼展开,想要飞天遁逃。却不料,那乌光暴涨,在他眼中如同遮天盖地一般。

    他肝胆俱裂,暗道:我命休矣!

    正在这时,空中雷声滚滚,乌云四合,在乌云翻滚之间,一道刺眼的光芒迎向了林风的五道乌光。

    轰天巨响之下,林风身形急退。

    何一凡抬头观望,只见乌云之间现出一道人影,白袍罩身,衣袂飘飘,腰悬长剑,头戴紫金冠,双眼放出两道闪电一般的厉芒。西门庆如同一只小鸡一般,被他提在手中。

    西门庆声泪俱下:“大哥,你终于来了,你要是再晚来一步,你就见不到弟弟我了!”

    “没用的东西!我早就告诉你要用心修炼,你偏不听,如果你将用在男女之事上的心思,拿一半在修炼之上,也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西门庆道:“大哥,我今后一定听从你的教诲,好生修炼。不过现在,你要帮弟弟把那两人除去!对了,不要伤到那个姑娘啊!”

    “狗改不了吃屎!”西门吹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气的直接将西门庆撒手丢开。

    西门庆紧扇两下翅翼,这才稳住身形。

    “你就是剑魔西门吹血?我林风正想找你比个高下呢!”林风舔了舔嘴角,刚猝不及防之下被被西门吹血一剑所伤,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刚才的碰撞中,他已经感受到了西门吹血的强大,甚至比自己要强上不少,剑魔果然名不虚传!

    “哦?”西门吹血打量着一脸疯狂,气势剽悍的林风,有些意外的说道:“你听说过我?”

    林风道:“你剑魔声名远播,我自是听说过。不过是不是有传言中的那么邪乎,我倒真想见识见识!”

    西门吹血仰天长笑,“我也听说过你,后起之秀,疯子林风,都说你招招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根本不拿自己生命当做一回事。我告诉你,连自己生命都不在乎的人,是很难在战斗中活下来了,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林风也笑了:“都说你剑魔西门吹血话不过三句,怎么今天如此滔滔不绝的说教起来?怎么,你怕了吗?”

    西门吹血笑意更甚:“我只是起了爱才之心,既然你不领情,那么你们两个****!我弟弟虽然顽劣,但是轮不到外人来教训!我更不能容忍有对他心存杀念的人活在世上!”

    何一凡本来见西门吹血教训西门庆,以为他还是一个明事理之人,这一番话说下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这种做法说好听点叫兄弟情深,说难听点就是为虎作伥!看来他是在什么森罗殿中被惯坏了。

    何一凡心道:别人惯着你,抬举你,我何一凡现在就是光棍一条,无牵无挂的,我可不惯着!既然你不要脸,我还给你脸干嘛?

    想到这,何一凡对着空中扬声道:“林大哥,你照看你林莺,这西门吹血交给我吧!”

    何一凡敢这么说,心里是有底的。这西门吹血比林风是要强上一些,但是跟自己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只是如果将西门吹血打败,那自己的实力就会完全暴露出来。不过现在的情势紧急,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林风有些感激的看着何一凡:“何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西门吹血就交给我了!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就带着我妹妹能跑多远跑多远!我知道,这里没人能追上你的速度!”话语中隐然有了一丝绝别的味道。

    “你认为你们还走的了吗?”西门吹血轻笑道。

    只见四面已经被森罗殿的骑兵包围,那些骑兵骑着黑色独角兽,身穿厚重的铠甲,手持长戟,列阵四周,空气中充满了肃杀之气。只要西门吹血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发起悍不畏死的冲锋。不仅仅是地上,独角兽身上收起的巨大翅膀无声的诉说着,他们在空中也是一样的所向披靡!

    “哥!我不走!你不要跟他打!”林莺眼圈一红,泪水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她对着西门吹血喊道:“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哥哥,只要你放过他,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而西门庆此时早就恢复了趾高气昂的神采,得意的道:“你早乖乖的跟着我,哪会有这么多事情?你们这些人就是贱,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林风早就已经目眦欲裂,虎目中有两行血泪流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屈辱从心底滋生,弥散开来。他可以被践踏,可以被千刀万剐,可以死无葬身之地,可是如果妹妹委曲求全,受尽屈辱的为自己求情,那比杀了他还难受,可是现在自己又显得那么无力。

    他恨!恨眼前的西门兄弟,更恨自己!

    “西门吹血,本来我没想杀你,但是现在看来,你必须死!”一个平静的声音,不高不低的响起,却让所有人都清晰可闻。

    声音来自一个几乎被人忽视了落魄如乞丐一般的人之口,正是何一凡!

    何一凡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此时林莺与林风之间的兄妹之情,已经深深的打动了他。而仗势欺人的西门兄弟,已经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怒火。

    他本来只想将西门吹血打败,免得自己惹一身麻烦。

    不过现在,他改主意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