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28章 赚翻了
    辛无尘在演武场的事迹,在整个皇宫很快就传遍了。

    人皇穆千秋直摇头。“这小子,幸好不是权势熏心之人啊”

    就连还在狱中的梁王,都很快从狱卒的口中获知了结果。“或许,他就是宿命中的变数吧!”

    伊无双一直呆在穆云裳的寝宫中,修炼了“清心诀”的她,很难见到她有大悲大喜的表情,很多事情对她来说,都是平平淡淡的对待。当穆云裳的侍女紫秋眉飞色舞的讲述着辛无尘的嚣张跋扈,讲着辛无尘的神奇表现,满眼都是小星星!

    但伊无双一旦接受了的事实,在她心中就难起波澜。压制下情愫,单纯以女人的视角来看待辛无尘,的确值得欣赏!“云儿得此佳婿,可喜可贺,也只有他能配上云儿吧?”

    她也在等待,等辛无尘忙完一些事情,就该帮自己解开笼罩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谜团了。师尊师姐们就在皇城,可辛无尘和穆云裳就是不许她前去相见。这是好意,以她的性情,又怎么会拒绝呢?

    “双儿姐姐,我回来了!”穆云裳的声音老远就传了过来。

    穆云裳和伊无双,两个人年纪相差就三个月,据伊碧柔告诉伊无双的情况,当初伊碧柔捡到她那天,就成了伊无双的生日。

    两人第一次相见,就是在庆王四子大婚时,伊碧柔带着伊无双前来道贺时结识,一见如故,两人订下金兰姐妹之盟。一晃十年已过,两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如今都出落成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

    “云儿,为庆祝你得一佳婿,我想作画一幅,能否请你抚琴,我姐妹俩好久都未合作了!”伊无双美目注视着伊无双,看着她眉眼间的笑意,这是恋爱中女人常有的神态。偶尔傻笑,偶尔呆。

    幸福,只是一种感觉,但这种味道,比山珍海味还要可口。

    “好呀!双儿姐姐,你来了这么多天,都没好好陪你,今天正好有空。”穆云裳爽快的答应了。

    紫秋能在穆云裳身边呆这么久,当然有她受喜欢的地方。主子的话刚说出口,她就赶紧去吧主人的琴给搬出来。放下琴之际,弱弱的问道“公主,那大骗驸马爷怎么没来陪你?”

    穆云裳一愣,盯着小秋那圆圆的娃娃脸,笑道“你个小丫头,真的思春啦?你就别瞎想了,他可是本公主的专属,你没机会了!”

    “奴婢也是公主专属的”紫秋红着脸,低着头说道。

    “这也行?这理由倒是新鲜!碗是我的,筷子是我的,碗和筷子就该是一对了??”穆云裳笑眯眯的说道。“不过我觉得我可以随时换一双筷子啊!”

    “啊!公主,你可不能不要奴婢!我我就是想看一眼而已”紫秋“噗通”一声跪下,赶紧求饶。

    “呵呵呵呵,起来吧,那个少女不怀春?我不怪你,你还小,有些事不太懂。小秋啊,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都有点心里没底,我觉得,我一个人不可能独占他,我给不了他要的那片天空,他的未来,绝不是开元国能放得下的!唉”穆云裳幽幽的叹了口气,神色落寞,和刚才那神采飞扬的状态,完全判若两人。

    “云儿,看不清楚的时候,唯有静心,你抚琴吧,别想太多,有些事情,冥冥中注定,不可强求,就顺其自然吧!”这话,表面上是说给穆云裳的,何尝,又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呢?

    穆云裳坐在琴前,莲臂轻舒,玉指轻弹,悠扬的琴音让人瞬间神智清灵。

    “一曲《风云破》,漫卷我山河,旌旗飘飘壮士歌,谁在浴血舞金戈?”

    “边关风云起,壮士披征衣,万家儿郎斩荆棘,英雄倍出风雨疾!”

    “流云飞度,牧笛声残,看我九万里河山,岂容异族摧残?”

    “铁军驰骋,遥遥关山,纵使天涯皆望断,无惧千难万险!”

    “君莫笑,万千蝼蚁可溃堤,赤子心,一腔豪情筑藩篱!”

    “抬望眼,天边鸿雁问归期,英雄意,半张马革裹残躯。”

    “春来万朵花,相思一粒沙,不求美名身后夸,惟愿为君总扫榻!”

    “庭前分飞燕,回意难断,翘盼征人何时还?与君放马伴南山。”

    时而高亢,时而热血,时而幽怨,时而期盼。琴声美,歌声妙,在穆云裳营造的意境中,伊无双泼墨挥毫,一气呵成,一幅丹青女儿心。

    歌声停止,意犹未尽。

    少顷,穆云裳开口问道“双儿姐姐,你画的什么?”

    “应景而画,此画名为《风云破》,和你的曲调同名啊。”伊无双一边回答,一边提起手中的画布。

    “咦?这是谁啊?好面熟啊?啊!这不是大骗驸马爷吗?”凑上来看画的紫秋一声惊呼。

    本来端坐琴前的穆云裳一听到紫秋的话,蓦的站起身来,快步走到画布前,仔细一看,画面上一片苍凉,远处山河破败,隐隐有军队行军;近处,一棵高大的树木下,一位男子一身戎装,手扶佩剑,远望着那些军队。虽然只是侧面,可这活脱脱就是辛无尘本来的那张脸。

    穆云裳脸上的表情精彩起来。“双儿姐姐,这是你心中的他?为何是他?”

    伊无双此刻也醒悟过来,自己根据琴声和歌声意境所画出来的那个主角,怎么就变成了辛无尘?“这这不是根据你营造的意境而画,你心中所想,自然我画的就是他了!”

    “嘻嘻嘻嘻,双儿姐姐,这也能骗到我?琴声歌声固然是我的,可画画的是你,这画面,在你心中,而非在我心中。原来你也”

    “别瞎说,信不信由你!这根本不可能的,我有夫君,我夫君就是这个模样!”伊无双很自信的撒了一个正确的谎言!辛无忧和辛无尘本就是兄弟,而且模样八分相似,她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对穆云裳撒谎,可实质上,这画中主角,到底是谁,她自己最清楚。

    “好吧好吧,我信你了——才怪。这幅画就送给我了吧!等某一天,真相大白的时候,这可是证据!”

    “送便送了,随你便咯!”

    “唉!想想当初结拜的时候可说过的,有福同享,我想要是对双儿姐姐的话,我还是能做到的,不知道有些人敢不敢哟!”

    “”

    皇宫中姐妹情深,推推让让的。奇珍阁,辛无尘正和东方摘星正在乐滋滋的数钱呢!这次辛无尘祭出“博彩”的神来之笔,简直赚翻了,盆满钵满!

    人皇叫停了比赛,最终的排名没有,所有赌约根本不用兑现。退本钱?扯淡,那叫不可抗力!博彩的规则上有这一条,概不负责。当然,由于没有结果,那些稀奇古怪的投注,自然也就作废了。比如,赌儿女的,赌老婆的,还有赌自己的,最奇葩的是,不是赌自己的命,而是赌自己的三分之一寿元。想的真好,即便投注的输了,你奇珍阁怎么收取这三分之一寿元?你知道人家什么时候死?抑或是掐准时间,到时候去一刀把人家宰了?

    你敢坑爹,有人就敢坑娃!

    这是辛无尘早就挖好的坑!而且是专坑有钱人的坑!

    他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他让赵千帆明日布一则公告,虽是不可抗力,但奇珍阁念在国难当头,按照投注分类,分别予以偿还一部分投注额。

    灵石投注的,返还三分之一;可估价实物投注的,也按作价额的三分之一返还;以不动产(房屋、地契)投注的,只需缴五分之一的估价的灵石,即可赎回。除此之外,其他投注一律作废。另外,奇珍阁愿将本次博彩所得的三分之一,全部捐献给开元皇室,以应付备战之需。

    东方摘星感慨万千“兄弟啊,你可太黑了!你把人家卖了,还拼命帮你数钱啊!自叹弗如啊!”

    “东方大哥,这也是为了奇珍阁嘛!若把这些人都得罪死了,虽然不至于有多大的危害,但奇珍阁却失去了人心。货悖而入,必悖而出,这钱本来就是别人的,在奇珍阁这里转了一圈,就变成了我奇珍阁赏给他们的,然后再代他们为帝国做点贡献,这是善事啊!奇珍阁以后的名声,可不是用这点钱能买到的!再说,咱们还不是留下三分之一吗?这次这么高都投注额,三分之一,足以抵得上你奇珍阁三年的总营业额吧?这买卖,一点都不亏!”

    东方摘星看着辛无尘兴奋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了“兄弟,你是做大事的人,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兄弟务必玉成!”

    “东方大哥别跟我客气,你说吧,何事?”

    东方摘星对赵千帆招了招手。“千帆,你过来!”然后又说道“千帆跟着我,被埋没了,我想让他今后跟着你,让他成为你的得力部下,对他,对你,都是好事,关键是,我想做的那件事终于能有机会做了。”

    辛无尘一愣,旋即想明白了。“好,我答应你,但不知千帆是何想法?”

    赵千帆一听东方摘星和辛无尘的对话,很是诧异,现在自己不就是在为他们两个人做事么?为什么说要跟着谁?

    辛无尘一看赵千帆的表情,就知道赵千帆还不知道东方摘星要说什么。作为兄弟,有些事,还是由他出面来说更好些。

    “千帆,你喜欢水若是吗?”辛无尘轻咳一声,直直的看着赵千帆,他要看赵千帆的反应。

    赵千帆一听此言,浑身一震,但脸上并没有惊恐之色,反而在一刹那间,有一种解脱的表情。“纸是包不住火的,该来的,总得来!”赵千帆喃喃的说着,然后抬起头,神色坦然的说道“是的,自从水若第一天嫁给阁主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她。”

    “你不知道这是大逆不道吗?你这么对你的主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千帆知道自己这么做是错的。可水若和我一样,是个孤儿,阁主自娶她后,就从未进过她的房间,她只是一个摆设而已。我很感激阁主给了水若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让她衣食无忧,可是一个大活人,每天就像一直鸟一样关在笼子里,生无可恋,死无可寄,我想给她快乐,更想她每天都笑语欢颜,只要她能高高兴兴,就算阁主要我死又何妨?男儿立世,但求坦坦荡荡!我对不起阁主,我有愧,但我无悔!”

    “好!好一个无悔!若非大哥胸怀坦荡,你觉得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千帆终生铭记阁主的大恩大德,所以尽心尽力为奇珍阁做好每一件事情。”

    “唉,算了,不逗你了,其实啊,大哥早就知道你们的事了!从未怪过你,反而感激你,因为有你,大哥对水若的愧疚之心才得以宽慰。只是一直苦恼,如何才能最稳妥的额安置你们,而我的出现,恰好就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不久后将去东乌国,你和水若跟我一起去,我把你放在东乌国,离开开元帝国,到一个新的地方,用一个新身份,开始你们的新生活,如何?”

    赵千帆不可置信的看看辛无尘,又看看东方摘星。“这这是真的!”

    东方摘星点点头,辛无尘则撇撇嘴。

    “噗通!”赵千帆跪下了。“千帆和水若跪谢阁主和主人,从今以后,千帆定当竭尽全力,为主人鞍前马后!”

    辛无尘摆摆手。“别主人主人的叫,我听着不舒服。叫我道主吧,我们做贼也得有组织嘛,而这个组织就叫无影道,以后慢慢给你讲无影道的事情,你现在的任务,一是做好明日的公告和善后,二是你和水若准备好,就这几天我们就将奔赴边境。还有啊,进入无影道,绝对不能背叛,除非我同意你离开,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道主给了千帆和水若新生,恩同再造,今生今世,我赵千帆,绝不背叛您!”

    “好,起来吧!除了做生意,你的武道修为也必须跟上,无影道核心人物全是复合型人才,你可不能掉链子,如果水若有意修武,我倒是可以成全你们两个,这事你们不用怀疑,连东方大哥我都能把他从阎王殿拉回来,我也能让你和水若都成为高手。我这么做可是有目的的,假如水若不修武,肯定比你早死,到时候你怎么还有心思做事?你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不手拉手一起慢慢变老,那你们的山盟海誓岂不是都成了一场空!”

    赵千帆突然泪奔了。虽然辛无尘用的语气很调侃,但是已经很了解他个性的赵千帆,知道,辛无尘这是在最大限度的帮助他。他本是一个蝼蚁之人,却得到辛无尘这样的俊杰如此看重,不激动那是傻子,不感动那是白痴。

    “东乌帝国,将是我第一个征服的国家,不过,我可不是指挥千军万马去血战,而是去偷!你见过能偷来一个国家的贼吗?”

    在地球的历史上这样的人,有过,但那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窃国贼,但那不是真正的偷,而是血腥镇压和无情的杀戮换来的,辛无尘要做的,可不是这样的“贼”!他偷,是为别人而偷,自己做帝王,没兴趣!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