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36章 老谷丢了(5)
    斗兽,顾名思义,就是拿自己豢养的兽类对战。不管是大到猛兽,还是小至鸟虫,都可以对赌。只要对赌双方无异议,怎么赌都行。

    今日的斗兽,只有五场,前四场信息都很清晰,只有最后一场,一方确定,而另一方,待定出赛兽类。辛无尘一看这节目单,心中了然,好戏,会压轴上演。特意留意了一下,第五场已确定出赛的妖兽名字——婉君,这是神马妖兽??问万梦影,同样摇头!

    既然如此,前四场,辛无尘根本没有出现在斗兽场,而是回到了那些战奴聚集的地方。他知道,那些战奴,此刻正分享着“战狼”和“银狐”获胜后的喜悦。

    辛无尘一出现,呼啦啦,所有的战奴全部跪倒。辛无尘在他们心中,无疑被神化了,跟着这样的主人,万死无悔。

    “都起来吧!我已经和万少主达成协议,今后你们就跟着我,但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当主人,也不要喊我主人,我不习惯,我更希望,我们是兄弟,生死相依的兄弟。我今后会逐个给你们打通奇经八脉,让你们停滞不前的境界大步跨越,但你们不能放弃自身的努力,单纯依靠外力而获得的境界是远远不够的,能力,要靠自己付出,荣耀,要靠自己争取。”

    “战狼”抬起头,朗声说道“你在我心中,那就是主人,无论你承不承认,我这条命,今后就是主人的,无论你愿不愿意,我此生,将跟定主人。在此的所有弟兄,都和我是一样的选择。”

    “是的,请主人不要推辞,我等甘愿做主人奴仆!”其他众人,全部抬头,将一只手放在前胸。辛无尘,是第一个真正关注他们,而且给了他们希望的人,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让他们向往,更让他们崇拜。

    “哎,随你们便吧,怎么叫我只是一个称呼。跟着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绝不背叛,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除此之外,没有限制,你们来去自由,我绝不强求。”

    “主人再造之恩,我等永不负!”众人齐声回答,自肺腑。

    “好吧,你们在来福赌坊再等待一段时间,我保证时间不会太长,等到了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我就带你们去寻回自己的尊严!记住,你们不是我的奴隶,而是兄弟!”

    “是!主人!”

    辛无尘出现在斗兽场看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场,场上,两只巨大的猛兽正在血拼,自从在这个异世界重生,除了见过真正的风啸猎鹰并收为坐骑外,自己还没有真正见过什么妖兽。场上的两只猛兽,他能认出来,一只是巨蛮熊,一只是天蝎虎,都是猛兽中属于力量型选手,巨蛮熊力量更大,但灵活性不如天蝎虎。

    两只猛兽搏斗,几乎是掌掌到肉,爪爪掉毛。“砰砰砰砰”声夹杂着猛兽的怒吼,那气势,比刚才人之间打斗的震撼强度大得多。这种令人热血澎湃的战斗方式,以目前辛无尘的修武方式,根本不可能达到,但是他极其希望自己有一天,能用近战的方式,轰轰烈烈的去战斗,男人的拳头,砸在对方身上的感觉,和抚摸美女的身体是一个道理,都是无法言喻的快感。

    辛无尘记得,前四场好像都是猛兽级别的斗兽,第四场,好像有种妖兽他比较感兴趣,黄金猿。这种妖兽,体型巨大,最关键是和人类的修炼方式比较接近,但在基础力量上,比人类大得多。

    辛无尘一直想找一种炼体之术,提升自己身体的强度,自己现在仰仗的攻击手段太过单一,几乎是只能远距离攻击,近身战斗,他的强度,根本不够看。而黄金猿,正是可以研究的对象,对炼体有着很强的启示作用。如果有机会弄上一只黄金猿,应该是件很拉风的事情。

    一般来说,斗奴和斗兽的玩家是各自独立的,但对于级有钱人,都会参与去玩,比如左中玉和田俊,手底下,无论是战奴,还是斗兽,都豢养了一大批。

    有钱,任性一点又何妨?

    第三场,是两只体型较小的妖兽间的战斗。但是,两者间的攻击度,境界低的武修,根本无法看清他们如何完成的攻击。辛无尘能很快的叫出他们的名字,幽冥妖狼,穿云豹,两种以度见长的妖兽,他们的攻击无比诡异。如果说巨蛮熊和天蝎虎之间的战斗是战士之间的碰撞,那幽冥妖狼和穿云豹之间的战斗,更像是刺客间搏命,其凶险程度远远大于前者。

    “等有一天,有条件豢养这些妖兽的时候,一定每种妖兽都养上几头,做个动物保护主义者,也不错!”

    辛无尘的这个理想,如果在地球上,要做到也不是太困难,可在这异世界,他自己也知道难度很大。有些妖兽,强大到大部分人类都无法抗衡,能躲过不去招惹到就不错了,更别说豢养。他从玄武门藏书阁中得知,衡水大6主要是以人类为主,妖兽相对很少,特别强大的妖兽数量很少,但是衡水大6之外,有许多地方,完全就是各种妖兽的地盘,人类根本不敢轻易涉足。

    “总有一天,我会走出衡水大6,甚至是去堕落之界之外,看看外面的世界。”

    第四场,辛无尘等待的黄金猿终于出场,它的对手,是体型稍微小一圈的一种妖兽。这种妖兽,辛无尘以前也不认识,连名字也是从对战信息上得知这种妖兽叫做黄金比蒙。这是一种非常凶悍的凶兽,最大的特征,就是那双长着长长利爪的前肢,背部高高凸起,也可直立行走,一看那种倒三角的体型,就属于力量和度兼顾的一种凶兽。

    黄金猿,是一种把力量和体格结合得非常完美的妖兽,尤其是上肢,不仅有坚若钢铁的骨骼和坚韧似盾的皮毛,最主要是它的肌肉强度,爆力非常惊人,全身没有坚甲利爪,却能在凶兽中名列前茅,足见黄金猿的独特之处。

    不得不说,黄金猿是一种极具智慧的妖兽,它好想知道自己的短处,所以战斗开始,他稳如泰山,任随比蒙如何试探和引诱它,它始终用粗壮的上肢予以还击或者护住身体的要害部位。而比蒙也不敢轻易猛攻,如果进入了黄金猿双臂的攻击范围,哪怕它有利爪和度,可一旦被黄金猿上肢扫中或者大手掌抓住,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金猿似乎现了黄金比蒙根本不会盲目的攻击,而是不断地骚扰它,哪怕它皮糙肉厚,上臂上也留下了道道血痕,黄金猿失去了耐性,终于改变战术。它怒吼一声,抡起大臂就向比蒙砸去,同时自己最薄弱的腹部空档也就露了出来。

    黄金比蒙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它往后一个腾跃,躲过了黄金猿大臂的攻击,在黄金猿的大臂刚砸在地面,溅起碎石和灰尘的同时,后腿突然一顿,一个挫身,然后闪电般射向黄金猿的腹部,两爪前伸,一只刺向腹部,一只刺向黄金猿的裆部。比蒙最喜欢的杀敌方式,就是从敌人的肛处,拉出敌人的肠子,然后一口吞掉。再反过头来,慢慢折磨敌人,直至死亡。

    就在所有人以为黄金猿必死无疑之时,黄金猿缺轻巧的一跃,躲过下方的攻击,但却无法躲开中路腹部的攻击,“噗”的一声,比蒙的利爪刺进了黄金猿的腹部,只要在一横切,这头黄金猿就被开膛破肚了。,比蒙正准本进行下一步动作时,突然现自己的利爪被什么突然阻挡了。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正牢牢的抓住黄金比蒙的利爪尾部。

    黄金猿负痛,怒吼一声,然后另一只大臂轰然向被自己拉住的那条黄金比蒙的上肢砸出。“喀嚓”一声,黄金比蒙的一条上臂活生生被砸断!连皮带骨被扯成两截。

    “这是诱敌深入??用一处轻伤换对方一只手臂,这黄金猿太狠辣了!”辛无尘震惊于黄金猿的临场战斗经验。

    旗鼓相当的对手,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智慧较高的那一个。

    黄金比蒙的惨叫声还未停止,黄金猿伸手从自己的腹部拔出黄金比蒙锋利的断爪,然后单手一掷,那利爪瞬间就从黄金比蒙的眼部插入了脑内!距离太短,哪怕黄金比蒙度再快,也无法躲过这致命一击!

    黄金猿的这个盘算非常精确,这电光火石的转换,让赌徒们大呼过瘾!在比蒙倒下的时候,黄金猿凹陷的鼻孔中喷出一股气流,打了一个响鼻,这就好像是人最终把敌人干翻后的那种长舒一口气。

    黄金猿双手捏拳,轮番在自己的胸口猛捶,口中出“嗷嗷”的嚎叫。这是猿类庆祝胜利的特有方式,和地球上的猩猩类似。

    黄金猿胜了,斗兽的规矩是,一方妖兽死亡,尸体归赢家所有。所以当黄金猿要下场时,它会亲自拖走黄金比蒙的尸体。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黄金猿走向自己的“战利品”时,已“死去”几息的黄金比蒙,却突然弹起,剩下的那只利爪,“噗”的一声,插进了黄金猿的肛处,然后往外一拉,一股殷红的鲜血伴随着白花花的内脏,从黄金猿的肛处哗啦啦流出。黄金猿一声惨嚎,一双粗壮的大手掌迅捷的拿住黄金比蒙的两只后肢,一声怒吼,“哗——”满天血花盛开,黄金比蒙被黄金猿一把撕成碎片

    黄金猿最终倒下了,巨大的身躯砸在斗兽场的地砖上,拼着最后的力量,把敌人击毙,太震撼了!太残暴了!周围的赌徒被刺激的哇哇大叫。

    辛无尘看着黄金猿的尸体,喃喃的说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他看得很明白,如果黄金猿在重创黄金比蒙后,马上扑上去,将其“尸体”撕碎,黄金猿就不会被诈死的敌人偷袭而死。

    这一课,让辛无尘受益匪浅。一直以来,自己很少杀人,除了当时,在开元国,必须杀几个人立威之外,对敌人,他通常很仁慈。

    比如,对已经杀过自己一次的大嫂蓝雨和辛无忧,换一个有仇必报之人,应该在他无影道出世之日,就直扑玄武门,将自己的仇人干脆利落的干掉,可是他犹豫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人,他下不去手!

    又比如对于寒月,无论她是否是无辜,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留下她,势必给自己的未来埋下隐患,可他,实在是无法向一个刚刚失去哥哥的孤苦无依的妹妹下手。

    又比如顾自怜,囚禁他有何意义?又比如清洗玄阴教时,他却不想出面,他不敢想,如果他亲自去玄阴教,看见那堆积如山的尸骨,又该作何选择?

    而黄金猿的教训,不正是打蛇不死反为害的教科书吗?

    斗兽和斗奴的规矩一样,即便是双方都死亡,但最后倒下的一方获胜。黄金猿胜了,可它死了。

    战奴的主人,在战奴战败变残后都会不管不顾,更何况死了?战奴无人收尸!哪怕是至亲之人也不会去收尸!战奴是没有地位的奴隶,他给亲人带来的绝不是荣耀,而是屈辱,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

    除了像“狂龙”那样,脱离奴籍,那就与战奴完全不同。所以“狂熊”可以为“狂龙”复仇,那是一种捍卫荣耀的行为,但是“狂龙”绝不会为“狂熊”复仇,哪怕他们是亲兄弟!

    妖兽一身是宝,死了归赌坊所有。会有人高价收购妖兽的尸体。

    人和兽谁更高级?可战死后,人不如兽。

    辛无尘忽然产生一个念头,他会让万梦影把黄金猿的血和黄金比蒙的血给自己留两小瓶,带在身上,随时警醒自己,不要步入黄金猿后尘。

    第五场神秘的比赛终于要开赛。可按照神秘玩家的要求,赛前不公开参赛妖兽的品类,要等正是比赛才揭晓答案。所以,万梦影也不知道参赛的神秘妖兽是什么。可辛无尘隐隐感觉到,老谷应该要出现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