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55章 我只是个贼
    辛无尘需要提前安排些什么?

    最要的,是找到万应有,以他皇城城主的身份,去帮助捞出雪狼谷那些精英的家属,然后让“万珍阁”配合,将这些人都分批送到开元国去,现在两国边境已经解封,以经商为由,分批带人没有问题。

    第二,就是去来福赌坊,去偷养魂木的种子和枝条,每样都捞了一堆。要避开来福赌坊的人,以他的能力,是轻易做到的,老谷不是说他是天生做贼的料吗?干这种事情,轻而易举。而且,偷老丈人家的东西,他一点负罪感都没有。反正都是自家的!人家的女儿的心都偷了,还有比这更难偷的吗?

    第三,就是找到赵千帆,让他准备好接收他从开元国秘密派遣人来,然后6续打入东乌帝国以及那几个和开元国过不去的帝国的各大势力当中去,时机成熟时,他会启动星火计划。

    第四,他给他的刀锋支队布置了任务,全部离开来福赌坊,以不同的人出面,去买几座偏僻的大宅子,能住下上千人更好。刀锋支队成员,什么都不用干,唯一的任务就是修炼,并且留下了大量的中品灵石,想要什么就可劲的造,灵石,咱不缺。如果有任务,他会派人来传讯,并留下了联络的暗语。

    风啸猎鹰载三人,没什么问题,走之前,又去了一趟炼体的那个密林。洛霓裳的青鸾还在那里藏着,需要过去安顿一下,这鸟中之王,灵智很高,如果洛霓裳要离开一段时间,就必须告诉它,该怎么隐藏行迹。洛霓裳倒是想带上青鸾,可辛无尘不同意,他这一路,还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带上青鸾,目标太大。

    他还要去红叶、秋山、大英、明月这四个帝国去敲打一下,方法一样。趁月黑风高,分不清敌我数量,用“羿神弓”摧毁其一座知名建筑,为“羿神弓”树立威名。因为东乌国皇宫的遭遇,早就传到了这几国,这几国早已是惊弓之鸟了吧?解了边境之危,他才能放心回到开元国去。

    秋山、大英、明月这三个帝国,国土面积较小,但国力很强盛,所以才会跟着东乌帝国起哄,想瓜分点土地。红叶帝国国土面积比东乌帝国还大,红叶帝国和东乌帝国结成联盟的原因是,三国相互接壤,红叶帝国只能选择和强者合作。辛无尘用了十天时间先后警告了四个帝国的人皇,不要再开元国边境屯兵,否则,人皇的人头不保。

    其实,这四国早就下达了撤兵命令,只不过大军撤防,那不是一朝一夕就完成得了事情。不过等辛无尘赶到红叶帝国边境的时候,从空中俯瞰下去,那百万军队,已经在有序的后撤。

    他飞过边境,降落在开元国的军营里,他的大舅哥——穆云天在此坐镇。

    士兵们大都听说了,云裳公主的准驸马,一个人大破进攻皇宫的一千多精英,而且生擒匪。另外,东乌国边境早就传来消息,说东乌国已经撤军,都是辛无尘一个人干的。这些士兵听了辛无尘的事迹后,对他的崇敬之情如高山仰止般。当知道驸马爷来到军营,而且是从敌方阵营归来,都想来看看这驸马爷到底长了几个脑袋。穆云天也无法阻止,民心所向啊!

    “我说大舅哥,这军营还有点规矩吗?都往中军帐挤?你这主帅还有点威严吗?”辛无尘无奈的看着穆云天,他不是一个想要人到处追捧的人,他只是来送消息的,本来是告知大舅哥这个主帅就行了,结果,现在主帅被完全无视了。

    “妹夫啊,谁叫你名声那么响啊?开元国子民,对你的敬意,都快过皇叔了!”穆云天似笑非笑的看着辛无尘。平常,他们哥四个在庆王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可自从辛无尘把庆王夫妇炸得灰头土脸之后,对几个儿子的态度好像软和了很多。这哥几个,可都记着辛无尘的好,再说,小妹云裳的如意郎君,他们几个哥哥谁也不敢得罪啊。那个小妹妹,平常看起来温柔可人,可要是起飙来,那可是有庆王妃“狮吼功”的真传的!

    “大舅哥,你说这话可不能在人皇面前说,以为我要谋反呢!我只是个贼而已,干嘛弄得跟看明星表演似得!虽然,我知道自己的颜值高,但是也不是让几十万大老爷们像个猴子一样观赏吧?”

    站在他身边的洛霓裳和万梦影,此刻都是身着男装,万梦影会千机变,当然脸部是变化过的。可洛霓裳不会啊,只能贴了一撮假胡子。

    辛无尘这自恋的一句话说出,洛霓裳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坏了,假胡子被吹掉了,还好洛霓裳反应快,赶紧装着弯腰捡东西,趁着这世间,又把假胡须贴上去。

    穆云天一摊手,向挤进中军帐的士兵们扫视了一眼,说道“你看看他们热切的眼神,你不给他们说点什么,今天可就出不去了!”

    “说两句就说两句!”辛无尘转身看着背后一众士兵。“你们都是军人,难道不知道这是中军帐?军机重地,未经允许不得入内!你们这是干什么?还要不要规矩了?就算是人皇在军中,也得遵守军队的规矩。大家都退出帐外,我很快出来跟大家见面。”

    辛无尘是士兵们的偶像啊,偶像说话,当然好使。几息之后,帐篷里除了当班的卫兵,再也没有其士兵留在帐内。

    “大舅哥,你也准备准备,你可以带着这些士兵回家了!”

    “我知道啊!斥候来报,说对面也开始撤军,如果我没猜错,都是妹夫你的功劳吧?”

    “我只是吓唬他们一下,他们就夹着尾巴了跑了,看来,人都欺软怕硬啊!只要你足够强,就可以掌握主动权。”

    “对方撤军之后,会不会卷土重来?”

    “不会,而且今后也不敢再侵犯我边境。”

    “好,这下,你该知道,士兵们为什么这么崇拜你了吗?有战争就有流血,就会死人,这仗没有打起来,就等于大部分士兵的命,都是你救下的。你就出去见见大家,满足一下他们想见见救命恩人的渴望吧。”

    “好吧!”辛无尘耸耸肩,大舅哥这话,说得在理上,去见见这些士兵,也没什么坏处。这些热血男儿,可以为国,为家慷慨赴死。别人连命都可以不要,自己去见见他们,不也是一种尊重吗?

    辛无尘走出帐外,万梦影、洛霓裳以及穆云天都跟着出来了。

    好家伙,抬眼望去,这中军帐周围密密麻麻全是战盔包裹下脸,那些眼神,有崇敬,有激动,更有期待。

    一个将领突然带头喊出一句“参见驸马!”然后单膝跪下。

    紧接着,哗啦啦跪下一大片,口中齐声高喊“参加驸马!”

    这阵仗,辛无尘可是第一次经历!从来没想过,几千人围住自己,然后,对自己行跪拜礼,这是军人致敬的最高礼节。鲜亮得的铠甲,男儿热血的一声吼叫,只要心中有热血的人,都会被这种氛围感染。

    辛无尘一闪身,纵身跳上了中军帐的帐顶。他一抱拳,环视四周。

    “弟兄们,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看重!我只是一个愣头小子,不值得你们行此大礼,都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君亲,别动不动就行大礼,我承受不起!你们都是铮铮好男儿,为了家国,你们甘愿奔赴战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你们才是我该尊重的人。我代表皇室,代表开元帝国的每一个子民,向你们致敬!”

    辛无尘一个长揖拜四方,这是自真心,哪怕他面对的是最底层的小兵。

    “这一次,我前去犯我国土的五国转了一圈,有很深的感触。开元国,的确太弱!就是因为我们弱,他们才会兴起狼子野心,欲吞并我疆土,占领我家园,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誓死保家卫国!”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用最大的声音喊出自己的志愿——保家、卫国!

    “对!热血男儿,不怕死,不能保家卫国,那做男人何用?胆敢犯我家国者,虽远必诛!”辛无尘从储物戒指中,拿出“羿神弓”,高举在右手。

    “开元国虽弱,但我们有镇国神兵!我,一人一弓,凭神兵,直捣皇宫,那些个人皇吓破了胆,所以乖乖退兵了!不是我终止了战争,而是镇国神兵终止了战争!有它在,开元国就在!但是,由于我们自身实力弱,总是被人看不起,即便是有镇国神兵守护,还是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这说明什么?说明神兵再厉害,也要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如果我们开元国,武王无数,武皇成千上万,那么这些国家,只有永远的仰望,谁还敢觊觎开元帝国!从这个意义上说,做男人,无罪,可是做一个太弱的男人,就是大罪!如果一直被人视为蝼蚁,尊严会被践踏,生命会被无视,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保家卫国?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光有热血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实力,我们必须变强。”

    “变强!变强!变强!”士兵们又出了震耳欲聋的喊声。

    “作为一个士兵,最要的,就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能用手中的武器,为我们的帝国,为我们的亲人筑起一道钢铁长城,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有钢枪。虽然眼下没有了战争,但并不意味着将来没有战争,如果将来有更加厉害的敌人来了,我们如果还是这么弱小,那就不要怨天尤人,是我们自己无用,是我们自己无能!人活着,就要有存在的价值!我希望,这一次班师之后,每个人,都不要懈怠,继续操练,练单兵、练战阵。既然选择了作为一个士兵,就要像士兵一样的活着!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能让人踩在脚底下!我们要战斗!战斗!”

    “战斗!战斗!战斗!”士兵们,个个瞪着血红的眼睛,激情澎湃。

    “好了,兄弟们,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我再说一句,既然当兵了,就一定要服从命令,这才是军队保持战斗力的前提,都不听命令,这仗怎么打?都听我的口令,各自回营,收拾行装,我们回家了!解散!”

    士兵们不再停留,个个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辛无尘长舒一口气,从帐篷顶飘然而下,盯着穆云天嬉笑道“不好意思,大舅哥,我爬你头顶上去了,我还越厨代庖,你没意见吧?”

    “哼,虚伪,连人皇都不能有意见,我敢有意见?”穆云天一脸鄙夷的看着辛无尘,这家伙什么德性?越谦虚就越心安理得。

    “我有事,我得先走了,你们大军走得慢,不能同行了,就此别过!回皇城我请你喝酒!”辛无尘对穆云天一拱手,准备告别。

    “等等,我得先告诉你件事情,我听皇城传来消息,最近,有很多陌生的高手进入皇城,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你回去要小心点,家里的男人全在边疆,你赶回去也好,家里没人照看,我不放心!唉”穆云天一脸凝重,拍拍辛无尘的肩膀,后面的话无需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什么时候的消息?”辛无尘心中一紧,这些上界之人来的真快啊,这是要搞事的前奏啊,看来不止开元帝国皇城,估计每个帝国的皇室都已经被盯上了吧?上界之人要在下界兴风作浪,先就会控制皇室和各宗派。如果是他,也会这么做。

    “昨天。”

    “不行,我得马上走!”辛无尘不再多言,对着洛霓裳和万梦影一招手,“走!”

    以风啸猎鹰的度,飞到皇城,也需要几日功夫。

    辛无尘此刻紧锁着眉头,山雨欲来风满楼,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次的事情,情况应该很糟糕,完全出了他的意料。

    万梦影伸手拉住辛无尘的手,轻轻的依偎住他的手臂。“尘哥,这一次看来事情很大吧?”

    “影儿,这次的事情,上界的人应该都揭开虚伪的面具了,你表姐比我更清楚!”辛无尘温柔的回应一句。

    “这又关我什么事?”洛霓裳美目一瞪,眼底好似有些不爽。“你们俩说悄悄话,干嘛扯上我啊?”

    “你这样身份显赫的公主都下界来了,其他势力会派什么级别来?而且,很多势力早就在堕落之界埋有暗桩,这才是最难对付的力量。外来的再强,也在明处。就怕那些没露出水面的,也许上一刻还是笑脸相迎的朋友,下一刻就转瞬变脸为敌人,更有甚者,害了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辛无尘没有理会洛霓裳的小情绪,现在他可没心情和美女闹着玩了。

    “整件事情,怪,就要怪那个杀死冰狼的人,就是这个混蛋把这一潭水给搅混了!要不然上界之人也不至于这么着急!”洛霓裳撅着小嘴,脸上透着一丝恨意,看来整个事件的展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看来你还是有任务在身!”辛无尘敏锐的抓住了洛霓裳话中的玄机。“即便是你不参与,你的师兄也一定会参与,对吧?是不是你逐月宫,在堕落之界也埋有暗桩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真的不知道?”

    “看在你替我找表妹的份上,我知道我就告诉你了。”

    “我用个秘密交换行不行?”辛无尘说完,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截养魂木的树枝。

    “啊!养魂木!”洛霓裳看着辛无尘手中的树枝惊呼一声。“这东西你从哪得到的?”

    “我刚才好像说的是交换秘密,保证你不吃亏。”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