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176章 男人中的男人
    “你要怎样才能告诉我?”辛无尘很急切的追问着。

    北冥青衣一侧身坐在牙床之上,用手指指指枕头。“你过来,我就告诉你!”眉宇之间,带着一种期盼,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柔情。

    “你跟我谈交易?你不是自认为很纯情么?怎么会用这手段来达成目标?你的骄傲呢?”辛无尘站立不动,北冥青衣的目的,他当然了然于心。

    “因为你讨厌我啊!”

    “既然知道,这么做又有何意义?”

    “这还不是为了你?你是没尝过姐姐的味道,当然不知道好处,只要你上了姐姐的床,你就离不开姐姐的身体,你也不是童子之身,这么憋着很辛苦的!姐心疼,所以希望你不要这么端着,你看姐这么一个可人的娇娇,又无比渴望你的狂野,你还等什么?不要这么狠心拒绝一个真爱你的女人,那是不道德的!”北冥青衣的声音,糯得可以让大多数男人站立不稳。

    辛无尘微微一笑。“你就别侮辱道德二字了,你不配提及!至于为什么,你自己知道!你要诱惑我,行啊,我就站在这里,如果你诱惑成功,你就赢了!”

    “呵呵,我视你为珍宝,你当我是残花?也罢,为我喜欢的男人轻歌曼舞,也是一桩美事,想要地久天长,需要相互欣赏,想要不离不弃,就得付出所有情意!既然是这么一场别致的谈判,姐姐我先拿出我的诚意。”

    北冥青衣站起身,走到离辛无尘五步左右的距离。

    这个距离上,辛无尘连她身上淡得几乎无色的汗毛都能看清。

    北冥青衣清清嗓子,从她嘴里流出一串串令人柔肠百结的曲调…

    啊啊,啦啦

    风萧萧,烟雨渺

    红尘半老沧海笑

    青衣罗裳

    何人念奴娇

    长夜孤弦寄残月

    繁星万点

    可知天涯路迢迢

    呜呜,嗯嗯

    谁英雄,射大雕

    一入江湖岁月老

    仗刀持剑

    可敢比天高

    无尘丹心喋铁血

    天涯芳草

    伴君尘世乐逍遥

    歌声悠悠,舞姿柔柔,随着北冥青衣的优柔婉转的歌声,她妙曼的身段,翩翩起舞!时而纯洁如仙子,时而魅惑如浪娇。

    辛无尘真心觉得,这歌,这舞,完美无瑕,意境幽幽,情义浓浓。只是,这人,这事,不可造次,事与愿违!

    她本该是一个才女吧?把自己和辛无尘的名字,巧妙的融入到歌词中,而且把一个纤纤娇娘,对英勇无畏的男人的向往和依恋,描绘得淋漓尽致。

    如果,只是如果,辛无尘不知道北冥青衣的来历,或许,他会在这轻歌曼舞中被北冥青衣真正的俘虏了。

    只是,历史不可以假设。

    北冥青衣的性格和她的骄傲,让她以为只要自己出马,凭借面容和魅惑,就可以拿下辛无尘,她太急切,因为寻找了漫长的三百年,因为孤寂了漫长的三百年!如果她布局周密,低调慎行,和辛无尘来一个萍水相逢或一见钟情的设计,冷水煮青蛙,辛无尘必将坠入她精心编织的情网之中!

    辛无尘此刻,背上不禁留下冷汗!

    明刀明枪不可怕,怕的就是这种温柔的陷阱!北冥青衣给她上了最生动的一课。

    歌声停,舞姿止,北冥青衣自己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意境之中,闭目轻摇,久久不愿睁开眼睛。

    女人,天生爱做梦,就算是绝顶武修,无论正邪,都逃不过天性。

    良久,她睁开眼睛。

    “姐姐这即兴一曲如何?舞姿可还入眼?”

    “可惜了,你走错路了!如果你专心搞艺术,或许会成为艺术家,可惜你偏偏修武!”辛无尘淡淡的说道。

    “嗯?你…还能如此镇定?我自己都被感动了!”

    “或许这就是你觉得我与众不同的原因!天下男人多如牛毛,为何你另眼看我?因为我是男人中的男人!还有其他招数么?歌舞挑逗,力度不够啊!”

    “姐姐就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劲!”

    “我就当你夸我好了!”

    “唉!你无非是想逼我承认我自己下贱,不配与你为伍罢了,然后产生羞耻之心,放你离开,是不是?”

    “我可没说刀啊剑的,是你自己说的!”

    “如果我说,我还是处子之身,你信吗?”

    “”

    “意外吧?你以为,姐姐是那种为了功法,就随随便便把自己的身体交由那些我讨厌的男人的女人吗?如果我交给了他们,他们又怎么会作为我的花肥?我只是施展媚功让他们失去抵抗之力,然后吸光了她们的灵魂力而已!三百年来,没有一个男人值得姐姐真心相对,如果姐姐早破身,此刻境界何止神王境?若无人陪伴,境界再高又有何用?只能忍受更加漫长的孤寂”北冥青衣的眼角泛出泪光。

    “从始至终,姐姐对你根本没使用过《噬心摄魂》,你以为姐姐的媚功不过如此么?你说得不错,这功法很邪,但是姐姐别无选择,为了宗门的未来,从小就开始修炼。功法虽邪,但姐姐的本心不邪,那些臭男人,都是该死的!卑鄙龌龊,天性淫邪,我杀了他们,我并不觉得愧疚!”

    “你你说这些没用,我们站的队伍不同,注定是死对头!”

    “呵呵,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无影道所谓的宗旨?可笑!这世界,好多事情,不是你眼睛就能看明白的!你以为你的努力会让更多的人得到你所谓的和平和公理?可惜最后,你自己都为他人作嫁衣裳!”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无影道的什么秘密?快告诉我啊!”

    “你求我啊?姐姐我心软,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就都告诉你,而且,我还告诉你,你只有选择和我双修这条路,才能救你自己!”

    “我可不可以理解你现在说的,是你的另一个策略?”

    “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是啊!你凭什么相信我?好!这可是你逼我的,我放弃我让你自愿的想法了,因为我要给你证据!”

    北冥青衣身形一动“摄魂!”

    辛无尘早有警觉,就在北冥青衣出手之时,他就施展开斗转星移,在这狭小的房间来回闪烁。这是他认为唯一的保命方法,他的其他自创的东西,诸如“玉碎印”,“阴阳无极”等等,根本无法抗衡北冥青衣的灵魂力攻击,他也根本没时间施展,北冥青衣攻击太突然。

    只是,他太低估北冥青衣灵魂力的厉害了!他的灵魂力,在北冥青衣面前,所有攻击和防御形同虚设,“无妄瞳”?不也是灵魂力攻击吗?对北冥青衣的灵魂力,跟本无法造成任何阻拦!一招受制,处处被动!

    无论他如何变幻位置,这个空间之内,全是北冥青衣的魂力震荡,只要有一缕魂力入侵,他就只能束手就擒。

    神王境,领先于天神、真神、神君境的地方,就是领域,在这个房间,就是北冥青衣的领域,任辛无尘如何闪烁,都是笼中的小鸟,飞不出牢笼的桎梏。

    两个呼吸之后,辛无尘就被锁定,北冥青衣身形一动,手指一点,直接将其制住。

    一直以来,引以为傲,把真神都不放在眼里的绝技——斗转星移,失灵了!

    “蓬!”辛无尘被北冥青衣随手一扔,丢在了牙床之上。

    “真是讽刺!没想到我北冥青衣要用这种方式来付出自己的第一次!”

    说完,她右手捏着兰花指诀,一股浩瀚的灵魂力涌入辛无尘的魂海。

    这不是攻击,而是屏蔽。

    辛无尘只留下了最本能和原始的感知,其他的认知,完全被隔绝,此刻,他双目无神,但却通红一片,脸色潮红,青筋暴露,就是一头十足的饿狼。但当他的眼光看见了北冥青衣那诱惑无限、半隐半露的时,喉头发出一声低吼,猛地坐起身来,直扑而上。

    他能动,是因为北冥青衣解开了他身体上的禁制,只留下灵魂的隔断。此刻的辛无尘,只是一个炸体的,一直压抑自己暴动原始的神智,已经完全被阻隔!

    “嘶!”北冥青衣身上的真空装在辛无尘手中变成了蝴蝶般的碎片漫天飞舞,那无比惹火的身躯一览无余

    “嗬嗬!”辛无尘通红的眼睛,被这曼妙无比刺激,哪还有丝毫犹豫?

    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北冥青衣身体抱起,狠狠的反扔在床板之上,然后全身罡气突爆,“哗啦”一声,所有衣物全部化为碎片四散而去!

    这脱衣服的速度,天下第一!

    北冥青衣虽然和很多男人都走到这一步,但也都止步于这一步,以前的男人,就在此刻,将马上去另一个世界报到。

    想到第一次即将和男人来真格的,北冥青衣不禁俏脸绯红,娇喘连连。

    好精壮的身体!

    她的眼睛不自觉的往下,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之物,突然瞪得溜圆!“我的天呐”

    可她的惊叹还未定,眼前一花,自己的身体就被一个滚烫的身体覆盖住

    “啊——!!”

    这一声,迟来了三百年,这一声,穿越了三百年!她回到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憧憬着有朝一日,和一个自己真爱的男人,双宿双飞,如今,这个精壮如斯的男人,就在自己的双臂环绕之中,勇猛无匹!

    时间那么久远,感觉却那么真实!所有的孤寂和等待,在这一刻,就是咫尺天涯!

    她,眼角泪珠滑落,是感是痛是偿愿?是愧是悲是遗憾?她最初的理想,是相亲相爱的温柔,是共浴爱河的缠绵,可如今,只能被如野兽般的男人,疯狂的摧残着。

    她,想要这种记忆刻骨铭心,她,想要他的男人永不辜负!她的灵魂之力,把这牙床之上所有的画面复制,源源不断的植入辛无尘被隔绝的魂海之中,这就是摄魂之精髓,她要他的男人离不开她,永远听命于她,然后和她共修一世,达到武道巅峰,活多久,就爱多久,那该何等逍遥?

    她不会对辛无尘使用“噬心”,如果这样做,辛无尘今后,就只是一个听话的男奴,再也没有平等的爱恋,对她只是敬畏,只是顺从。

    他的一切过往,她很欣赏,也很庆幸,这样的男人,不能毁了他,她想好好爱他,陪伴他,拥有完整的他。

    只要这个男人,在自己摄魂的画面里沉沦,那她就成功了!

    她会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这个男人,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这才是她——北冥青衣该有的生活。

    “这都多久了?他怎么还如此不知疲倦?糟糕!修炼大纲最后一句说过,如果不能让其在植入画面之时沉沦泄体,反而自己泄体的话,我将遭受严重反噬!”

    “我的天呐!你到底是不是人?”

    “求求你快点吧!我真不忍心对你使用‘噬心’”

    “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我真的不想毁了你!”

    “天天意吧,你真的真的是男人中的男人!”

    “我支持不住了,啊——!”

    “算了,事事已至此,我就真正享受一回女人该有的快乐吧摄魂,收!”

    “啊——!”

    “啊——!”

    有些战场,没有硝烟弥漫,却有血泪斑斑。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了尖叫,没有了震动,只剩下呼呼如雷的喘息声

    一阵低泣,让辛无尘沉重的睁开疲倦的双眼

    “窝里割草!”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血泊之中,而且浑身都有已经变色的血渍。

    身旁,一个和他一样浑身血渍的女人,身体在蜷缩撑一团,背对着他。

    “嗡”的一声,辛无尘的脑子炸开了!无数的画面此刻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良久,辛无尘做起身体,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身旁这位女子。摄魂收之前的所有画面,都在他脑海中,包括北冥青衣所有的呓语。

    原本,她可以拥有他,哪怕只是一个听话的男奴!可她,却放了他一马!

    “你你还好好吧!”辛无尘结结巴巴的问道。

    北冥青衣继续哭泣,没有回应。

    “你为何这么这么傻?”劫后余生的辛无尘心中没有喜悦,只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