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222章 大师的道
    正当辛无尘心头思绪纷扰之时,郭靖凑过来问道“兄弟,有没有兴趣拜访一下田大师?”

    “不太好见,对吧?”辛无尘回应道。

    “的确是不好见,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田大师虽然是普通人,但不等于不和修武之人结交吧?他的说书总得有素材吧!我们提供故事给他,经过他改编,就成了很多精彩的桥段!”

    “是吗?郭大哥的意思,用只要有精彩的故事提供给他,就可以和他聊聊?”

    辛无尘心念一动,故事,自己有啊!说他个十天半个月也没有问题。

    “我和蓉儿,之前就和田大师相识,你的故事很多,田大师一定非常喜欢和你聊天的!大师每天就说两场,等大师今天的书说完,咱们就去拜访他!我先去预约一下,大师的日程安排得很满。”

    “好!”有捷径走,辛无尘也不会拒绝。

    要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最好的方法就是深入民间。他和这个田大师接触,就是为了看看上界中域,普通百姓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听书的过程中,辛无尘身上的传讯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闪烁,看着这些讯息,辛无尘的嘴角邪弧越挂越高。

    他的计划,主要是针对营救月儿而设计,同时,又不忘给追云宫沉重一击,如果这次计划成功,追云宫即使怀疑是逐月宫所为,但是,没有铁证,也拿逐月宫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为了营救万忆月,他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和追云宫结下不解的仇怨。毕竟现在自己势单力孤,即使逐月宫会支持,但在两宫并未完全激化矛盾的时候,逐月宫在很多时候是不能明着参与太多。

    通过这一次对追云宫的查探,让他明白,每个大势力,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追云宫如此,逐月宫应该也是这样,即便是表面上的实力不如追云宫,但也不至于不堪一击。

    只是他很奇怪,他给洛霓裳发出的讯息,都没有得到回应。

    不过这一次的行动,他没有动用逐月宫的人,有莫离一人,足矣!

    今天这两场书,的确很精彩。

    田大师的风格,果然和辛无尘曾经非常喜欢的一位说书大师很像,什么样的故事,都能讲出人生至理,而每到关键之处,就会来一句“且听下回分解!”

    “兄弟,咱们这就过去吧,大师的助手同意了!”郭靖在书场听众散去之后,对辛无尘说道。

    “有劳郭大哥!”

    辛无尘跟随黄蓉夫妇,往一座高大的建筑走去,远远可见,楼顶的楼标听书楼!

    一嘴台,实际上是建在听书楼一侧的一个高台,这个高台和听书楼相接,大师可以直接从听书楼高层,到达高台之上。

    听书楼,是日月城城主的产业,当初不叫听书楼,是田大师长期驻场后,改名为听书楼,这是一座综合性商业建筑,餐饮,住宿,交易,一应俱全。

    田大师试听书楼的金字招牌,想拜访他的人络绎不绝,在进入听书楼后,有很多常住的人在此地已经呆了很久。辛无尘不知道,为什么郭靖能预约到见面的机会。

    “郭大哥,您和田大师应该是关系匪浅吧?这么多人排队都等不上,为何您能预约到?”

    “这个说来话长,先去见大师吧,日后有机会在细说!”黄蓉在侧插言道。

    穿过无数的亭台楼阁,三人来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院之前,一个中年人立于门前,含笑对着郭靖和黄蓉一揖道“郭大哥,黄大姐,大师刚刚沐浴完毕,快请进!这位应该就是萧兄弟吧?”

    辛无尘也对着中年男子一抱拳“正是在下!”辛无尘本来是易容的,但为了对主人表示尊重,他又恢复了本来相貌。

    “果然是一表人才,和大师年轻的时候很是神似!”

    中年人上下打量着辛无尘,辛无尘也感知到这个中年人,也是普通人,身上没有一丝武修的痕迹。

    来到院中,放眼观察,这是一个非常朴素的小院。所有的陈设非常简单,和一个普通人家的小院没多大区别。

    田大师此刻端坐在一个茶几之前,茶几上摆着四个茶杯,茶香浓郁,看来已经等候一会了。

    宾主落座之后,田大师微笑着,亲自为三个客人把盏,添加茶水。

    “今日咱们一改惯例,不听故事,而是论道,如何?”

    田大师扫视三人,笑容可掬。

    “但凭大师做主,只是论道之事,与我夫妻无甚关联,我们以绝江湖恩怨,我俩只做旁听,由田大师和萧兄弟二人论道即可。”

    黄蓉开口,郭靖自然无话可说,只能接受妻子的安排。

    “听听也好,我观萧兄弟,眉清目秀,全身血气汹涌,定是一代天骄,老朽与萧兄弟论道,定有不少收获。”

    “大师谦虚,小子初出江湖,根浅势单,不知大师为何如此一说?”

    “天命所归,不容置疑,麻雀永远是麻雀,苍鹰永远是苍鹰,一如老朽,注定只能是麻雀之一,而萧兄弟则如雏鹰,他日定当一飞冲天,鹏程万里!”

    “大师,您都不知道我是谁,为何如此谬赞?”

    “萧兄弟有所不知,老朽昔日,也曾是武修,而且名盛一时,对武修一途,看过太多沉浮起落。识人,是老朽这么多年积累的一点心得。”

    “大师曾是武修?可为何”

    “何为江湖?恩怨情仇即为江湖!盛极为衰,太过耀眼,终被人嫉妒和怨恨,跌入自己最信任之人的陷阱之中,修为尽废,成了废物一个,从此再无修武的机会。”

    “原来如此,那大师可曾想过复仇?”

    “冤冤相报,那是江湖存在的意义,而老朽已自动远离江湖,应该庆幸才是,为何还要介入江湖事非?”

    “心甘吗?难道大师不忿恨?”

    “忿恨,于事何补?人在江湖,不是你欠他人,就是他人欠你。老朽那些岁月,虽未直接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可间接的,不知有多少人,为老朽所累而丢了利益,甚至是丢了性命,他们又该找谁复仇?”

    “…有些私仇,可以忽略,但有些仇恨,必须报,诸如国仇家恨,诸如灭族灭门!”

    “放弃仇恨,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等于给自己一个机会,老朽若执着仇恨,哪有今日之心态?萧兄弟身受重伤,应是被仇家追杀的吧?这算什么仇恨?”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私仇,却可能演化为天下大乱!我是个贼,但违背人道之事,却从来不做!”

    “每个人都是贼,老朽也不例外。”

    “此话怎讲?”

    “每个人一出生,就要成长,要吃要喝,必然会向我们生存的世界索取相应的食物、空气乃至财富!人,只是无尽生灵中的一员,不占有和索取,就会被淘汰!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贼,都是强盗!生存,就是一场巧取豪夺,任何人无法逃避!”

    “大师所言乃天道法则,天道之下,弱肉强食。天道虽无情,人间却有爱。盗,亦有道!”

    “萧兄弟所说甚是,人道基于天道,却未必服从天道,武修刻苦修行,实为逆天改命。所谓正道,即为微时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可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大师,其实我曾经也是个人人可以欺凌的废物,因为我经脉被废,可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即便是我是一个贼的身份,我也要好好珍惜,不是因为我曾经失却了什么,而是我可以证明,我不是废物,对亲人对朋友,是个有用的人!”

    “是责任吧?可天道很吝啬,开了一扇门,会关了一扇窗,你维护了你的亲人朋友,势必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资源、机缘,你得到,别人势必失去机会,从而沦为能力低下的蝼蚁!”

    “这是用能力争取来的,有何问题?”

    “当然没问题,但在这个为他人谋取福利的过程中,你带给他们的未必只有福利,还有巨大的风险!仇家的报复,你凭一己之力可否杜绝?即便你足够实力,可以庇护他们,若你若陨落,又当如何?”

    “大师之意,是要所有人都强大?”

    “不,我所做的,是让所有人学会一件事,就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无论顺境逆境,有一颗平和的心,生命终将逝去,过好每一天,才是无悔的人生!”

    “大师是个乐观的人,但这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我所追求的不多,我做贼,不是为了让更多人去做贼,而是如果我能把此道做到极致,其实反而是让此道再无存在的必要!人人安居乐业,做贼何益?”

    “萧兄弟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让家园幸福安康而已!”

    “萧兄弟是个理想主义者,你能保证所有人都和你志同道合?你能保证所有人在利益面前不变初衷?”

    “着我不能保证,但,信任是任何团队的存在基础,不能因为人性中存在丑陋的一面,就放弃追寻自己的道心,这不是我的道!”

    谨以有说书大师相关文字的章节,向单田芳先生致敬!2018年9月11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