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盗亦有道之偷天换日 > 章节目录 第235章 被谁出卖了?
    “影儿,咱娘俩还是回避吧,现在该他们男人之间对话了,嫂子,你也去我那坐坐吧,你和我一样,身份有些复杂。”洛雨烟见洛雨生出声了,也就是要商量正事了,对于她来说,眼下就是个闲人,不想知道太多事情,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我的听听他怎么找霓裳啊!”花千羽不想离开,这气还没顺下来呢,不是因为这小子,霓裳那会玩失踪?

    “您啊,又是丈母娘,又是舅妈,身份已经够多的了,您腹中还有一个小生命,您就安心顾小的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办!您放心,这小子比你还急呢!”

    见花千羽不走,洛雨烟一使眼神,和万梦影一道,一左一右把她架走了。

    没有女人的叨叨,说话都要气粗一些。洛雨生如是,辛无尘也同样。

    三个女人一台戏,表演完了,终于撤场。

    “前辈,我是这么认为的。霓裳应该去了有打刀所需材料的那些地方去了,比如说各种古迹和绝地险境,只有这些地方才能找到稀世宝物。我们加派人手,重点在这些地方打探,应该会有收获。现在就是找到她,她也不会回来的,我了解她的性格。”

    辛无尘轻舒一口气,对着洛雨生和花万圣,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和我分析的差不多,我已经派人四处查访了,这丫头,性子像他妈,一旦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洛雨生重新坐下,端起身前的茶杯,浅饮一口。刚才就听女人们咕咕了,泡好的茶,现在才喝出味来。

    “如此最好!原本我也该去帮忙找寻,但我现在,必须先离开中域,我在追云宫留下了太多气息,稍微不慎,就会被欧阳简查到,正好我要到要到摇光域去一趟,在哪个方向,也顺便能查访霓裳的下落!”

    聪明人之间说话,就是不费脑子。

    “你小子是怕连累我逐月宫吧?”

    洛雨生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

    辛无尘到逐月宫来,本来就是冒险之举,如果再滞留中域,说不定就会暴露,还有可能把逐月宫也给拉下水。

    “我怕前辈误以为我逃避责任,不想找霓裳呢,我的确是怕牵连逐月宫,现在还不到和他们正面为敌的时候,现在开战,毫无胜算。”

    “你放心走吧,我女儿的下落,我自然会尽全力,唉,可惜你小子太年轻,实力不够啊,你没达到圣境之前,还是不宜露面!加快你的步伐吧,我可听说你修行很懒散,这可不行啊!你要想给你霓裳一个风光体面的婚礼,首先得有在中域横着走路的实力,否则,难啊!”

    洛雨生所指,辛无尘其实并不完全了解。

    当初,洛雨烟拒婚,欧阳简联姻不成,如今,又故技重施,瞄准了洛霓裳,对象是,欧阳简的长子,人称“翻天葬地”的欧阳无痕。已经百岁有余,只不过修行之人,成婚很晚。

    这个消息,当然来自于洛惊鸿,因为云沧海只会和洛惊鸿对话,洛雨生,根本不够看。追云宫和逐月宫的两位太上皇,还在掌控着两宫的未来。

    洛雨生把这个信息藏在自己心里,连花千羽都不知道。正好霓裳失踪,也就间接的阻碍了两位太上皇的计划。

    洛惊鸿其实不愿意,可他也没有能力正面抗拒追云宫的实力,云沧海,一直压他一头,他想要超越云沧海,太需要一个契机了。

    为了想超越,洛惊鸿早早的退位,把逐月宫交给儿子洛雨生打理,洛雨生就成了逐月宫历史上第二位男性宫主。

    为了不被超越,云沧海随之也将宫主之位传于最中意的弟子欧阳简。

    武学可有止境?两个老古董,仍然不能放下争斗,你闭关,我也闭关,你成长,我也提高。

    对于如何保证自己的势力组织越来越兴旺,两个老古董斗了五六百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是二十几带人的岁月,可对于寿命漫长的武修来说,一切都似昨日。

    辛无尘何尝不知道实力的重要性?但凡有了在中域乃至上界横着走的实力,他又何须这么大费周章的冒着生命危险去追云宫探查?直接打上门去,一人,挥手间荡平追云宫。

    他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快速的提高自己的境界和实力。修武一年,全凭着运气和机缘,一次次的脱胎换骨,就算他想苦修,可谁能给予他正确的指导?自己的身体特点,练习什么样的功法才是最合适的?《日月神诀》?他都不知道再往下该怎么练了!

    日月同辉,算是自己目前能创造出来的最强攻击,可对于境界的提高,他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玄武都不知道他的路该怎么走。

    他就是个怪胎,一个连自己都看不懂自己的怪胎。

    被洛雨生认为自己修行不努力,他无法反驳,也不能反驳。

    从洛雨生的神态和语气,乃至细微处才能发现的淡淡忧伤,辛无尘明白,洛雨生,已经接受了他这个准女婿,只是,以他现在的实力,洛雨生好像不愿意对他说太多,无法匹配的机密。

    有些难事,只有相应的实力做基础,才有资格知晓。

    “前辈,我知道我现在实力太差,但是我会努力的。”辛无尘很诚恳的说道,同时,将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像是一种庄严的承诺。

    “对于将发生的危局,你如何看?”洛雨生继续轻问。

    “我在上界没有任何根基,欧阳简是无法直接打击到我的,我担心的是,他若追查到堕落之界,尤其是衡水大陆,有可能会对我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不过,这也无法预防,就看天意吧!至于逐月宫,现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逐月宫和我有什么直接关系,但也不得不防备欧阳简狗急跳墙,做出些出格的举动。”

    辛无尘略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所以我建议,逐月宫现在要谨言慎行,放弃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重点将重要的产业、地域保护起来,击中优势力量,加强防卫,以防不测。同时,提高警惕,密切注意追云宫的一切举动,外松内紧,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呵呵,我就说这小子不简单吧!妹夫,这和咱们俩商量的办法一样的!”花万圣适时插话进来。

    “唉,怕只怕千日做贼易,千日防贼难啊!谁知道后面的事态将如何演变?”洛雨生眉头不展,作为一个不是靠绝对实力上位的宫主,管理这么大一摊子,他真的有些力不从心。

    “怕个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太微宫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花万圣豪气的一挥拳头。“钱财地位丢了就丢了,无所谓,重要的是人,只要后备力量不受损伤,你逐月宫就不会倒!这小子无论是心性还是人品,在我这里算是通过了,给他点时间,将来让他来管理逐月宫,肯定比你强!”

    “你以为我真愿意做这个宫主?有些事,不好对大舅哥你说!往后看吧,现在想这些都是无用的!”洛雨生无奈的摇摇头。

    如果外姓人能主宰逐月宫,那逐月宫,怎么可能出现男性宫主呢?

    关于一些细节,辛无尘等三人相互沟通了很久。

    之后,辛无尘化作贾复生的模样,第一次进入了万花宫。

    洛雨烟知道小夫妻之间需要什么,留给辛无尘和万梦影单独相处的时间,拉上花千羽,去院子里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去了。

    禁制之下,两个相互思念的人,重温烈火与柔情,这是爱情的固化剂,更是爱的一种表达和需求

    辛无尘所不知道的是,自从他进入逐月宫,就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他在逐月宫的一切行动,语言,都被完全的掌控

    中域通往摇光域的传送站点,突然增加了很多气息隐晦的人。

    在一个隐秘的房间内,摆放着一溜类似水晶球的东西,分八个方向摆放着,每个水晶球都有人盯着看。

    “爹,这样子做是不是有用么?这么兴师动众的,还要用八块定息石?那小子无那么狡猾,万一他不从这里混出去,我们不是白守在这里了?我看现在宫主也是杯弓蛇影,也不知道是谁说的那小子要在这里出现的。”

    一个年轻人面无表情的抱怨着,在这房间里,他们一众人,已经盯了三天,丝毫无线索。定息石里,储藏着某个人在各处留下的气息,只要这个人接近定息石千丈之内,定息石就会开始闪烁。

    “混账!不许妄言!按指令待守即可!”一位中年人出言喝止了年轻人的言论。

    年轻人一撇嘴,低声嘟囔一句“在眼皮子底下都让人溜走了,这次就一定能抓住么?”

    中年人忽然闪身出现在青年人的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青年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爹!为何打我?”

    “卿自杰!你是我儿子,但是,你若再敢蛊惑人心,信不信老夫亲手废了你!”

    这位中年人,竟然是追云宫大长老卿殇!

    挨打的,是他的四儿子,卿自杰。

    他们得到欧阳简密令,扼守在此。因为有秘密信息传来,那个偷盗追云宫,并跑掉的贼,要从这里去摇光域。

    但是,无论他们藏得多么严实,辛无尘远远就感觉到了危险杀机。

    以他现在的灵魂力,是感觉不到千丈之外的,但是,对于危险的直觉,让他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还好多了个心眼,果然逐月宫里不干净,我先前去其他域的传送站点走了一圈,都没有这种感觉,说明我从这里离开中域的消息已被追云宫知晓!”

    尼玛!到底是被谁出卖了?内奸是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