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已经几天了,季建邦和王芝基本上都不在家,出门应酬和做美容,左右宅惯了的姜璐也不怎么喜欢出门,干脆一直在房间里,有的吃有的喝,小日子过得很悠哉,偶尔季雨沫想约姜璐出去转转,却都被拒绝。

    花园里,姜璐嘴里叼着勺子玩手机,桌子上摆着精致的小点心。

    “小小姐,你何苦要和姑爷对着干呢?”看着过了好几天醉生梦死生活的姜璐,姜伯叹了口气,劝道。

    “姜伯,不是我想和他们闹,是他们不肯放过我,你看得出来,我本来打算念完大学就离开这里,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他们偏不让,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看着满心为自己打算的老人,姜璐解释道。

    听到姜璐想要离开姜家,姜伯脸色立刻变了,大声道,“不可以!”

    吸引了不少在附近干活儿的佣人扭头看来。

    姜璐同样不解,她以为姜伯会喜欢看她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为什么?”

    姜伯摇摇头,“小小姐,你还小,外面的生活很苦,而且有些事情您再长大一些就会知道了,您是姜家的主人,没有人越的过去您,请您千万记住这点!”

    说完姜伯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姜璐皱眉若有所思的看着佝偻的背影,眼神略微暗了暗。

    姜伯似乎隐藏了什么秘密……

    莫非……

    微风拂过,一股浓重的香水味传来,姜璐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揉揉鼻子,抬眼看到季雨沫站在面前。

    “妹妹,原来你在这儿啊,真让我好找呢,今天晚上有个生日party,是我朋友办的,本来你回来了,我想在家陪你,结果大家都说想见见你,你回来好几天都没出过门,不如跟我去玩玩?都是咱们这个圈子的,很多你应该都认识。”

    “好啊,几点?”

    确实呆得骨头都有点儿软了,姜璐也想出去活动活动,季雨沫亲自上门不怀好意,她也想见见她现在和以前究竟有什么差别,陷害人的手段进步一点儿没有。

    以为姜璐会拒绝,季雨沫准备的一大套说辞完全没用上,哽噎了一下,露出笑容。

    “说定了,晚上七点,金都会所。”

    晚上七点半,姜璐站在金都会所门口,一身简单干练的休闲服,头发绑成简单的马尾辫,活力十足,素面朝天的小脸儿在一众浓妆艳抹中很是明显。

    扭头看了看四周,在一片商业楼中,金都会所格外引人注目,不过更为吸引人的是大概不远处左右两栋风格不同的商业大楼。

    一栋以黑色龙腾图案为标志的巨龙,随时等待展翅高飞,藐视一切,龙腾环绕后浮现出陆字,尊贵高傲,另一栋则是内秀为主,透露着洒脱的白色姜字,一黑一白遥遥呼应。

    陆氏大楼。

    “总裁,今天晚上李总在金都设宴,请您过去。”一身黑西的助理推了推眼镜,站在距离办公桌一米的位置,做今天最后的行程。

    “你去安排,半个小时出发。”看文件的男人平声道,语调没有任何起伏。

    “是。”

    金都不愧是最出名的消金窝,装潢的尊贵雅致,包厢的隔音做的很好,走廊里十分安静,听不到里面的喧闹。

    坐上电梯,姜璐在二楼下来。

    2110包厢!

    在门口停下,姜璐刚准备抬手敲门,里面先一步打开。

    开门的人正是季雨沫,她穿着一款经典的香奈儿新款,将她的好身材衬托的恰到好处,长发披肩,妩媚风情十足。

    季雨沫很美丽,姜璐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男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妖艳美,如同一个女妖,眉眼就能勾魂夺魄,烈火红唇仿佛下一刻化成火焰,将你引燃。

    姜璐刚准备进去,季雨沫先一步将她拽了进去。

    “妹妹,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谢谢你肯来……”

    “姜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在沙发角落里的一个女孩儿突然抬起头,看到姜璐惊讶出声,激动的上前拉住姜璐的手。

    “有几天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雅雅。”姜璐笑笑,能看到以前玩的很好的朋友,心情不错。

    徐娅雅的变化不大,眉眼还能看出过去的影子,倒是比小时候胆子大些了。

    “哈哈,要是赵浚和魏子健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小时候我们可是玩的最好了。”徐娅雅兴奋道,说到赵浚的时候眼睛放光,脸颊还有些羞涩。

    “是啊,小时候过家家酒,每次都是你当妈妈赵浚当爸爸。”姜璐笑着打趣儿,显然看出徐娅雅对赵浚是落下一颗芳心。

    “璐璐!”徐娅雅脸颊托红,多年不联系的生疏瞬间如潮水般褪下,拉着姜璐耍性子。

    说曹操,曹操到。

    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戏谑。

    “行了,我说你们俩准备在门口就腻歪呗?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了,绝对怀疑你们俩是那种关系,两位大小姐,快给大帅哥让个路吧,我和赵浚还在门口站着呢。”

    接下来一段时间,陆续进来认识或不认识的,每个人进来都很热情的打招呼,或者谄媚的引荐自己,姜璐坐在椅子上不为所动,等稍微安静片刻,才与徐娅雅坐在角落里说的开心,偶尔赵浚和魏子健插上两句,气氛十分融洽,在喧闹中独立出来。

    好像两群人并不是一个世界。

    “雨沫,那就是你家那个妹妹?”生日宴会的主角钱雅芝挑眉看着,语气带着一股不善。

    “嗯,我妹妹姜璐,姜家大小姐。”季雨沫点点头,脸上适时划过一丝愁苦,让围在身边的几个骑士心里一阵疼惜,纷纷上前哄道。

    “雨沫别伤心啊,叔叔现在最疼爱的女儿是你。”——骑士a。

    “就是说,说不定以后姜氏都不姓姜了。”——骑士b。

    “如果她敢欺负你,我们一定帮你。”——骑士c。

    “哼,看样子还真是个骄傲的千金小姐啊,不知道能不能玩得起。”钱雅芝摇晃着酒杯,看着坐在角落的四个人,魏子健时不时看向姜璐的眼神,她爱慕了魏子健多年,却被忽视,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人,就想抢她看中的男人。

    做梦!

    看着钱雅芝对姜璐产生了厌恶,正在喝果汁的季雨沫嘴角隐晦挑起一个弧度,这么多年她始终打不进去那个圈子,反而离开这么久的姜璐轻而易举,凭什么?!就因为她是姜家小姐?她现在才是爸爸疼爱的女儿,可他们就是看不到她。

    她低伏做小、处处哄着,结果就是这样的?姜璐,既然你挡了我的路,就别怪我下狠手。

    钱雅芝爱慕魏子健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正好是个不错的利用对象,而且魏子健看不到温柔的她,偏偏喜欢冷淡的姜璐,既然她得不到,那就毁了最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