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啪啪啪……

    声响清脆,力道不可谓不狠,很快,季雨沫的脸胖了一圈,又红又肿。

    季雨沫也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胡乱比划挣扎着,嘴里呜咽,想求救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啊!姜璐,你这个贱人!放开我女儿!”

    看着女儿平时头发掉一根都要心疼半天的王芝愤怒的扑了过去,举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着姜璐的头砸过去。

    扫了眼王芝,姜璐坏心的伸手一甩,扔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季雨沫,快速退几步,看着王芝摔了个大马趴。

    烟灰缸也碎了一地,被她压在身下。

    妻子和女儿被姜璐收拾的这么凄惨,季建邦除了盯着姜璐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姜璐这一手几乎打破了他对她的认知,想想刚才那番话,季建邦就恨不得亲手了结这个女儿。

    身为父亲,居然被他一向看不上眼的女儿教训了,季建邦现在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季雨沫趴在地上起不来,凌乱的头发看着十分狼藉,眼底带着强烈的恨意,同时还有一丝隐藏的恐惧。

    她完全没想到,姜璐二话不说就动手,跟个疯子一样,什么都不在乎。

    明明以前他们怎么折腾都是一副鹌鹑模样,怎么突然性情大变,姜璐这个贱人到底中了什么邪?

    季雨沫狠狠的想着,可是却也不敢再吭声,生怕姜璐再来一通。

    “看来我亲爱的姐姐对我很不满,看我的眼神恨不得要吃了我呢。”

    看着季雨沫的表情,姜璐侧头,微微皱眉,似乎有些苦恼,“作为妹妹,应该好好劝告姐姐才对。”

    说着准备松开刚捡起的行李箱,一脸无奈的向季雨沫走去。

    身上的疼痛连绵不绝传来,季雨沫一点点儿向后挪动,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求救般的看向季建邦和王芝。

    可惜这两个人一个疼的爬不起来,一个被姜璐反常的行为吓住了,无动于衷。

    季建邦的反应完全在意料之中,这个男人爱的永远都是自己,绝不会为了任何人牺牲一切,能站出来的前提必须是自己安然无恙。

    看着姜璐不断逼近,内心的恐惧几乎要飙到极点。

    “别、别过来!”

    被恐惧征服的季雨沫忍不住求饶,身体也瑟瑟发抖。

    “我亲爱的姐姐,说错了哟。”姜璐摇摇头,继续向季雨沫走去。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季雨沫用力喊出声,气喘吁吁的,诱人的身材若隐若现,倒多了几份颓唐的美。

    深知季雨沫性情,姜璐一眼就知道这是季雨沫的缓兵之计,等今天过去了,估计会送来更阴损的事情。

    不过无所谓,风来将挡,水来土掩……

    姜璐的小脸儿露出一丝邪肆笑意,环视了一圈,轻声道。

    “知错就改,很好,那各位……后会有期。”

    说完,姜璐冷冷看了眼季建邦,毅然转身离去。

    等姜璐消失在大门后,所有人都觉得是死里逃生。

    不过三人眼底浮现了更多的怒火,面容也扭曲的可怕。

    离开姜家别墅,姜璐没有去酒店,而是去了一个她很久都没去过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一个小区。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大门,姜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清澈的眸子迅速略过丝丝悲伤和怀念。

    这里她真的好久好久没有来过了,从妈妈死的那天开始,这里就成了她心里的痛。

    以至于这么多年都没有踏足半步。

    深吸一口气,把在眼眶中流转的泪水咽下,姜璐打开门走了进去。

    和过去一模一样,一点儿都没有变化,只不过是家具都被白色的布盖上,一层薄薄的灰。

    转了一圈,姜璐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场景,妈妈顽皮的和她说这里是她们的秘密基地,是只有她们知道的地方,然后开心的展开她们的寻宝之旅。

    妈妈就像是神奇的魔法师,能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找到漂亮的宝石和钱币。

    亮闪闪的,很好看。

    “妈妈……”

    我好想你,你知道我这些年有多想你吗?

    “铃铃铃……”

    就在姜璐陷入沉思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片宁静。

    “喂。”

    “小小姐,您在哪儿?”姜伯略微有些焦虑的声音响起。

    “姜伯,你放心,我没事儿。”听着姜伯着急的声音,姜璐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

    听到姜璐平静的声音,确认她平安无事,姜伯悬着的心突然放下了,叹了口气,轻声道,“小小姐啊,你这是何苦?你完全没必要……”

    “姜伯,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回去。”姜璐摇摇头,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姜伯的话。“而且我觉得在那个家里继续呆下去,更容易出事儿,倒不如我先他们一步,你看,今天我可是占据了上风,完全没受委屈。”

    倒是心里的一股怨气都散发了出去!

    “小小姐,你在哪儿?您说您安全,可不让老头子确认了,老头子肯定是不放心的。”姜伯坚持道。

    “我在市中心。”

    简单说了两句,姜璐挂断电话,撸起袖子开始收拾卫生,这里必须要大扫除,否则今晚是没办法睡觉的。

    热火朝天的干了半天,房间看着比之前干净多了,姜璐很有成就感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心情好了不少。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

    “姜伯,你来了?快进来吧。”

    看到门口拿着大包小包的姜伯,姜璐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侧过身接下东西。

    姜伯收拾好拿来的东西,动作迅速的准备了一壶奶茶。

    “小小姐,尝尝姜伯的手艺,看看和以前喝的一样不?”

    姜璐拿起茶几上的奶茶,轻轻抿了一口,嘴角浮现淡淡的弧度。

    还是熟悉的味道,可惜她现在却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

    “很好喝,姜伯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小小姐,您是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姜伯看了眼姜璐问道。

    “嗯,我不打算回去,至少现在不会回去,那已经不是我的家了,从妈妈和外公离开的那天开始。”姜璐摇了摇头。“而且我觉得在这里我会住的更开心,这里有妈妈和外公的影子,还有我们美好的记忆。”

    “哎……也好,这么多年小小姐过得够苦了,能想通放下也好。”姜伯虽然有些失望,却还是赞同的点点头。

    现在的姜家别墅,留给小小姐的只有悲伤,不是以前那个开心快乐的家了。

    “姜伯,我多问一句,你知道这个地方对吗?”靠在沙发上,姜璐开口道。

    “小小姐怎么会这么问?”姜伯抬头,看着姜璐笑道。

    喝了一口奶茶,姜璐突然放下茶杯,精致的小脸变得严肃,“是姜伯你告诉我的,从姜家到这里,除掉买东西的时间,姜伯似乎一点儿在路上耽搁的时间都没有,除非你原本就知道这里,否则这很不合理,这里是妈妈和外公给我准备的秘密基地,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任何人知道,姜伯你突然知道,除非这里有什么东西,是外公和妈妈在将来让你交给我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