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钱特助无奈,一边儿是少爷,一边儿是姜小姐,无奈之下,钱特助先把陆鑫送回别墅,然后匆匆赶回公司,将事情重复一遍。

    写字的笔瞬间停顿,陆靖宸揉了揉眉心,“钱特助,陆鑫这孩子平时表现怎么样?”

    怎么越大越会惹麻烦,他记得小时候很听话。

    “……大少爷很聪明。”

    钱特助也没办法说什么,大少爷作妖其实就想让boss多看一眼,那孩子很崇拜总裁,和那些纨绔子弟接触,也是希望总裁能多分些精力。

    可总裁工作忙碌,很少能注意大少爷,今天估计就因为一些小事儿被点燃了。

    “不用在正地方的聪明,你去忙你的。”深觉教育孩子的烦恼,陆靖宸闭上眼,一吸后继续埋头处理文件。

    姜璐铁青着脸打车回家,咣当一声关上门。

    “气死我了!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莫名其妙让她参加家长会,又被他儿子欺负。”姜璐气的直喘,“此仇不报非君子,陆靖宸你给我等着!”

    电话的震动声响起,姜璐打开电话。

    “喂。”

    “璐璐,是我。”温柔的男声从话筒中传出,带着浓浓的暖意。

    “子健?”姜璐眨眨眼,有些好奇道,“找我有事吗?”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吗?这么多年不见了, 我……们都很惦记你,上次聊得匆忙,想着再聚聚。”魏子健轻声道,带着满满的温情。

    “行啊,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姜璐嘴角浮现丝丝笑意,和发小的关系没有疏远她很开心。

    “好,明天早上我去接你,咱们去温泉。”听到姜璐活泼的声音,魏子健脸上的表情越发温柔。

    “ok!明儿见。”挂断电话,稍微休息一会儿,姜璐的心情平复不少,不知不觉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靖宸下班回家后,看到陆鑫正一脸乖巧坐在沙发上,看到他进来立刻站起身。

    “爸爸,你回来了。”

    “嗯,听说今天你把姜小姐气走了?”脱掉外套,陆靖宸双腿交叉,靠在沙发上,神色莫测道。“什么原因?”

    “我不喜欢她,爸,她居然让我叫她阿姨!她跟我才差几岁啊!凭什么占我便宜!”提到姜璐,陆鑫瞬间炸了,噼里啪啦说了一连串。

    “她比你大五岁,叫声阿姨也不算问题。”点燃香烟,吐出一个眼圈,陆靖宸淡淡道,“喜形于色,陆鑫你失态了,作为陆家的少爷,这样是不合格的。”

    陆鑫是他的儿子,暂时他没有结婚的打算,这孩子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性格这么毛躁绝对不可取。

    陆家可不是铁打的一片,小心思多的人不少,一个个在旁边虎视眈眈,陆鑫这样根本无法应对那些人。

    或许应该提早让他体验一番。

    被陆靖宸的话打击,瞬间,陆鑫像是打蔫的小草,低头不吱声。

    沉默良久,陆鑫才干巴巴开口。

    “对不起,爸爸。”

    他知道一直以来,自己做的事情给爸爸增加了很多麻烦,可他只是想看爸爸关心他的样子……

    陆家那些人一个个看不起他,认为他是狗屎运成了陆靖宸的养子,享受荣华富贵,看他不顺眼,表面上维护恭维他,私下里哪个看他不是嘲讽,更有直接的说等爸爸娶了妻子,自己就是一个弃子。

    咬着唇瓣,陆鑫低下头反省。

    陆靖宸自然看出陆鑫的不平静,家里那些人说了什么他一清二楚,不过就是些酸话,听了就过去了,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认真了,深邃的眸子暗了暗,坐在沙发上,神色平静。

    “陆鑫,你是陆靖宸的儿子,注定要比别人经历的多,别让我失望,明天去道歉,a省五家不可分,也不能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近百年的时间,让五家如同大树一样,盘根结错,牵一发而动全身,陆家一门心思用血统不纯压榨陆鑫,却忘了陆氏有如今的风光,靠的也是他这个血统不纯的私生子陆靖宸!

    “我明白的,爸爸。”陆鑫不傻,他只是不想去思考,或者说他选择了一条道就没有反悔的机会。“爸爸,我能问一下吗……为什么你在乎姜璐?”

    在陆靖宸身边久了,陆鑫不说看透也能看出一两分,姜璐在爸爸心里不单纯是姜家的女儿,要比这个身份更有重量,对待其他几家,爸爸都没有这样偏颇。

    看了眼纠结的儿子,陆靖宸站起身,“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

    眼底略过自己都看不清的暗色,陆靖宸朝书房走去。

    “我知道了,对不起爸爸,我会去和……姜阿姨道歉的。”抿了抿唇瓣,陆鑫不傻,他只是太冲动了,陆靖宸这番话他明白,只是心里还有些怀疑。

    真的是这样吗?

    那为何爸爸眼里有着瞬间的迷茫以及……犹豫。

    灰暗的月光不知何时钻进了云层,夜空点缀着星辰,窗户微微敞开,窗帘随风飘动,床上的人儿睡得香甜,嘴角擒着淡淡笑意,露出一对儿酒窝。

    这一夜,姜璐睡得很安稳,一直到魏子健的电话进来,她还在睡梦中。

    ‘叮铃铃’

    魏子健已经到了门口,早上的小区非常安静,除了晨练的人基本上看不到什么。

    “喂,谁啊。”姜璐眯着眼睛靠在床上,声音软糯,带着一股浓浓的睡意。

    “璐璐,是我。”

    “子健?你这么早就到了?”打个哈欠,姜璐揉揉眼睛坐起来。

    “嗯,我在你家楼下呢,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上去。”魏子健精神抖擞,早早的过来就是为了能早些看到姜璐。

    他放在心上十几年的女孩儿,从今天开始,他要一点点的走进姜璐的生活,成为她的另一半。

    魏子健无比自信,从家世、人品等地方看来,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王子和公主的结合。

    姜璐顿了顿,瞥了眼时间,还不到八点,伸个懒腰。

    “不用了,你直接上来吧。”说完,一骨碌反起身,动作迅速的洗漱。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