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事百啭因风飞过蔷薇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四人小聚
    不管别人已经富裕成了什么样子,外面的世界有多豪华富丽,膏粱文绣,鲜车怒马,我只能凭着一己之力,在人海之中奋力振臂,勇往直前,才不至于被贫穷苦难所淹没。

    身边的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俩个师傅更是典型的代表,社会上像她俩这样被命运推在边边角辛苦地维持着生计的人不计其数。看上去我和路民这一类人起点略高一点,但也都是平地砌墙,逆流而上,没有金手指,也没有开挂人生,只有人生征途上的奔波打拼,风雨兼程。

    也许是我从小没有依靠,才让我不得以地怀有女人必须自强自立的信念。大学同宿舍的四位女生,现在就剩我一个人,还在为生计踯躅而行。

    上一次见到唐蓉,还是大半年前为小乔治病搞募捐活动那次。今天再见到她,她已经完全又变了个样。学生时代大家的穿衣风格,质量层次大体上都差不了多少,学生气质为主。唐蓉工作后,穿着打扮已经是标准白领的层次。她先是在她亲戚开的财务公司上班。工作了没多久,她亲戚头脑发热,涉及到一家大型p2p公司的非法集资案里,财务公司被迫关门清算,唐蓉失业了。唐蓉失业时已经和郭天星在谈婚论嫁了,那时,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郭天星原来是我们集团原董事长的长孙,现任董事长的侄子,声誉响亮,家境富裕,亏得郭天星瞒得大家那么久。唐蓉失业后就闲赋在家,没再出去工作。她的装扮,又已经飞快地变成了有钱有闲养尊处优的富贵少妇模样。

    比如,头发烫成大波浪卷,那是要天天打理的,材质娇贵的衣服是要手洗的,镶水钻的高跟凉拖,出行是要汽车载的。今天相遇,立马显得我好寒碜,我几乎还是学生时代的装束。

    我由衷地赞叹唐蓉真漂亮,人靠衣装马靠鞍,古人的话说过了几百上千年是有道理的。唐蓉这样的行头也才和这家精致豪华装修的餐厅小包厢相得益彰。

    郭天星和唐蓉今天坚持做东,我,还有从外地过来的廖刚则四人在这个小包厢小聚。

    廖刚则毕业去了他老家,小城往北一个靠海城市,在一家特大型港口公司做全职法律顾问。他工作不久,遇到公司一起工伤事故,他们公司一名装卸工被外轮海员操作绳索不慎碰伤,公司老法律顾问在涉外劳务纠纷法律方面涉及很少,而廖刚则接受能力强外语水平高,边学习边上庭,凭着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据理力争,终于?了官司,受伤工人获得外轮保险公司的高额理赔。廖刚则开局得利,法律界名声大作,前景一片光明。

    这次廖刚则是为祭奠小乔,并安排为小乔捐款后继事宜专程过来的。

    小乔生病的时候,已经从t大毕业,t大给买的学生大病保险已经失效。小乔家中只有一个种田的母亲,孤儿寡母家庭一直经济拮据,小乔上学读书都是靠自己凭能力获得的奖学金和打工的钱支付的学费生活费,小乔妈妈根本无力承担小乔的高昂治疗费用。

    t大发起了以t大为主的社会募捐活动,筹集了大约十二万现金。我们商学院也筹集了一些,约有四万。郭天星到他叔叔那里,动用了集团二十万公益性捐赠基金。也就是那次捐赠,我们才知道了郭天星的身份。集团本身每年都要提取公益性捐赠项目支出,一来是税前列支,二来,要评选精神文明单位,公益捐赠是不可少的一个条件,只是这次捐赠有明确对象而已,集团扶助贫困研究生,一个在病床上都努力学习的励志青年,事情在媒体宣传下,为公司竖立了很好的正面形象。

    另外,陆陆也花了不少钱。陆陆爸爸从没想过,陆陆会因为小乔从一个不讲理的人变成能为他人着想的人,陆陆爸爸感慨爱的力量,也愿意为此出一部分钱,他还在小乔的治疗中出了很大的力。

    可惜的是,这些并未能挽救小乔的生命。

    小乔走了后,为主负责联络各方为小乔捐款事宜的郭天星廖刚则,经过征求各方意见,公示了小乔治疗余款的安排通告,剩余的十余万捐款,改成扶助小乔母亲的困难补助,其中一部分,为小乔母亲购买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另一小部分用于稍稍地改善一下小乔母亲当前生活。

    这两天廖刚则回来,和郭天星跑完了各相关部门,做完了所有要做的手续。

    说起这事,大家又是一阵唏嘘,为小乔举杯,向窗外花坛洒了一些酒。

    唐蓉不停地招呼我和廖刚则吃菜。这家餐馆以本港海鲜为主打食材,新鲜打捞的海鱼和贝类,非常鲜嫩美味。她给我夹了两只清蒸大扇贝,说:“这家做的蒸贝很嫩,蒜蓉正好去腥味道又不冲,还去凉性,女人适合吃,薇薇还没宝宝吧?多吃几个没事的。”

    有男生在我有些不好意思,低声嗯了一下,把两个扇贝都吃了,表示还没宝宝。

    唐蓉又说:“看到何墨莲的朋友圈了吧,她都又胖了一圈,女人一怀孕怎么就那么容易胖呢?”

    何墨莲结婚后很快怀了孕,大约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产了吧。我用纸巾掩掩嘴,附和道:“是啊,女人真不容易,为了生宝宝,什么体型容貌都顾不上了。”

    唐蓉向她旁边的郭天星靠过去,娇声嗲气地说:“天星,我要生好了宝宝,你可得帮我办健身卡,要像何墨莲胖成那样,我可不敢出门了。”

    郭天星显然不太适应在有外人的环境里与唐蓉亲昵,他又窘态发作,但比以前窘迫得不知所措要好转许多,他学会了打岔,拿起酒敬廖刚则:“刚子,你酒量现在大涨,我是喝不过你了,但兄弟相聚,舍命也要陪你喝个畅快,干了这杯。”仰头往喉咙里倒了一小杯梦之蓝。

    廖刚则也举起杯子,向郭天星和唐蓉一一示意,也一口干掉,一擦嘴说:“我们原来三兄弟,小乔老大,你老小,现在你要成家立业了,哥哥我代表小乔和我自己敬你一杯,祝老三幸福。什么时候摆喝喜酒,早些通知,哥哥是一定要到场的。”

    郭天星还没来得及回答,唐蓉抢先说:“正在筹办呢,到时候一定上门请刚子哥来喝喜酒。薇薇和路民也要专门请呢!”

    我说:“我也等着来喝喜酒啊,你们房子都现成的,两边家长也都谈得挺好,相处得挺愉快,万事俱备,就等着你们的喜讯啦。”

    郭天星又窘着了,我看着有些想笑,他这样容易窘,怎么上法庭打官司?

    到底在社会上练了一年多,郭天星又转移话题打岔,招呼廖刚则,两人出去抽烟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