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事百啭因风飞过蔷薇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郭天星与他叔叔不合
    “告诉我什么真相?”我没忍住又问了一句。陈锦瑟却又不做声了,低着头转着手里的空纸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锦瑟与我不是一个道上的,我从学校走到社会,为人处事走的是简单线路,不像陈锦瑟那种在男人身边女人堆里争风吃醋,在营销江湖上混的人,她的本领,我是万万敌不过的。我只能按兵不动,不动声色,不让她看出我的情绪和心理变化,以不变应万变。

    如果我起身拿陈锦瑟的杯子,帮再续水,那就显得我非常想知道陈锦瑟要说的事。虽然我没忍住又问了一句,但我还有余地,表现出其实我没多在意什么真相。我往沙发后部挪了一下,人往后靠住沙发矮靠背,伸出手腕,点亮小米手环,看了下时间。意思是,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要告辞了。

    陈锦瑟像是思考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我都是听金总说的。以前金总对集团有意见,只能和我说,我却以为金总拿我当知己,其实他拿我当垃圾桶,渲泄不满。”

    说到金总,陈锦瑟的表情飘过痛楚。又停顿了下,她接着说:“郭天星与姓郭的,郭天星的叔叔不合,姓郭的非常害怕郭天星会来抢走他的董事长宝座。之前郭天星一直在校学习,从不涉及集团的一点点事务,对姓郭的威胁不大。郭天星研究生毕业,进到他爷爷的朋友,集团法律顾问的律师事务所,姓郭的觉得郭天星是在向集团靠近,担心时间长久了,郭天星会越来越靠近,最终进到集团里。”

    我不由自主地又向前挪了一点点位置,仿佛在调整最舒服的坐姿。

    “姓郭的很关心他这个侄子的动向的,有次郭天星很费神的安排什么活动,让他爷爷以前的司机帮着办了一桌野餐

    席,姓郭的知道了参加野餐中有俩人被招进了我们集团,在集团实习,立即警觉起来,后来发现你是郭天星心里喜欢的女孩子,又是学经济,对经营感兴趣的人,姓郭的担心郭天星在集团会增加有力帮手,就想把你从集团踢出去。”

    我心猛地跳了下,表面上我还装着不动声色,平静地看着陈锦瑟,就像是我对有些事,原来也是掌握着的。

    陈锦瑟还是低侧头看着手里的杯子,有点沉静在回忆中的样子。“凭你在实习过程中,各方面表现和成绩,加上群众反应好,集团都没有理由不录取你。正好来了两次机会,姓郭的得机把你从集团名单中拉掉。那两次都是有人来购物中心闹你,影响很不好。第一次,金总觉察到姓郭的心思,故意把消息透露给郭天星的司机,就是老董事长原来的司机,还把你写的实习报告给了郭天星。郭天星提出了要亲自参与到董事会的合理要求。以前都是授权他叔叔的。那次董事会,郭天星主张按照你的实习报告,对购物中心的经营方针进行调整,同时要求集团应该录入你这样的人材。其他事务,郭天星仍不过问,还是授权他的叔叔。”

    我有些目瞪口呆了。郭天星竟瞒得我滴水不漏。

    “郭天星已经很留意你在集团的处境,听说你第二次又被闹,立即主动来集团,要求参加对你处置的讨论会议。金总在这件事情上始终是帮郭天星的态度,一是出于他与杜总的计策,二是想在郭天星这边给自己留些余地,派别斗争不好盲目判断,今后谁胜谁负。”

    我还一直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也是集团明辨是非,在我被媚儿妈,和小乔妈数次大闹后,仍能安稳地保住职位。其实都是被踢出集团,又被郭天星硬给拉回来的。

    “最终集团决定延长你半年的见习期,那也是给姓郭的台阶下,因为姓郭的作为掌权人,主张处罚你,不能没有结果。这次郭天星同意延长你半年的见习期,但要求在其他方面,补偿你受到的经济损失。”

    那么就是我多拿的外勤补贴的出处了。我觉得自己的手抖了一下,赶紧拿起我面前的纸杯,里面还有一小口水,仰头把水倒进嘴里。我也觉得这样并不能掩饰住我的惊讶。不过陈锦瑟沉浸在她自己的情绪里,并没有在意我的不自在。

    “金总说,第二次决定你去留的讨论会气氛很激励,因为在那之前,姓郭的和他的亲信王总,已经想出了一个主意,假装不知道郭天星对你的意思,给你介绍了男朋友。”

    我人也抖了一下。却没什么可做掩饰的了。陈锦瑟如果看到我的表情的话,我再做任何动作,都无法掩饰我脸涨得通红的窘态。

    随便陈锦瑟看没看见了吧,这个时候,我的反应,对于陈锦瑟告诉我的这些事,还重要吗?虽然我一直把陈锦瑟当作对立方,可是现在,我知道了这些事,我一直认为我这边立场的人,却从没有考虑过我的利益,我的感受,把我当微小蝼蚁,可以利用,也可能随时灭掉。

    我与路民的相识,最终走到婚姻的殿堂,居然始于一个阴谋。意思是,原来郭天星参与到集团有关我问题的事务中,是因为对我有意思,现在,我都成别人的女朋友了,对的,那时我还没和路民结婚,还在有搭没搭地谈朋友,郭天星就不应该再为我,到集团里指手画脚了。

    “郭天星坚持为你保留职位,并且要求补偿给你经济损失,他以不再参与集团其他事为保证,换得对你的最终决定。姓郭的才放了点心。你说这姓郭的还不坏透了,看看他都对你做了什么。郭天星也是,心里喜欢的女孩子,生生地被他叔叔和王总那个男人婆给骗走了。”陈锦瑟都没怎么说金总的坏话,却对郭董事长和王总恨之入骨。

    这次陈锦瑟像是漫不经心地向我瞥了一眼。我脸上这会儿应该又发了白。我也觉得浑身发寒。这里的空调效果一般,并不能让人冷得受不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