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心事百啭因风飞过蔷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归根结底还是自信心不足
    把弟弟关于过年送礼的话截了,发给路民,让他解释。

    我也告诉路民,对我父母那边,你付出,他们不会感谢,只会认为理所当然,还会再进一步索要,无休无止。

    他们对我的索要,永远带有欺凌的意味,我一直无法融于他们亲情范畴里,他们就设定了我必须无休止地对他们付出。我们之间没有亲情,他们就可以用“知恩图报”,来索取。我一无所有,就得用劳力来付出,否则,凭什么做一家人?于是,我小小年纪的时候,就承担了无数家务劳动的重力。

    有一次,不记得是为了什么,突然邻居都冲到超市抢购粮食,我领到任务,立即去到超市。还是冬天,我对冬天寒冷的记忆特别深刻。我好像是初一年级,那天也是要上课的,我等于是被做老师的母亲,安排了翘课去超市抢米。

    我个子也不如上小学的弟弟高,自行车也不会骑,也不配拥有自行车。步行去超市抢米。好在不远。

    超市里大米只剩50斤一袋的种类,没办法,拖了一袋米结了帐。可是,我怎么用力,都无法把米袋扛到肩上去。保安帮着把米袋放到我肩头,我一下子就被压弯了腰,蹲在了地上,根本站立不起来。我都急得要哭。保安说,你家大人怎么不来,这米怎么能让一个孩子来买。保安埋怨归埋怨,却还是借了一辆手推车,让我先推米回去,然后再来还车。“车一定要来还的哦,不然我的工资就要挨扣了。”不用保安吩咐,我会做的,陌生人能帮我如此,我感激都来不及。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故事发生的年代要早于我现在述说这篇故事的年代,时间是春节前寒冷的冬天,那袋沉重的米是为了过年,送到街坊,让人给加工米糕用的。加工米糕排队时间是凌晨四点。故事里的我,比小我七八岁的弟弟都矮,出家门时,四周黑压压一片,寂静无声。街坊那几个店亮着一点橘色的灯,小街路面上,铺着石块。记得非常清楚,米袋子当时把我压蹲下来,我那种无力感,那种咬牙的心酸,也非常清楚,那袋米在黑暗里,也压在我心头,压了几十年。

    安排翘课干家务活,也是件真事。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不提。

    “路民,我真觉得没必要给他们送礼,过年也没必要。更不应该瞒着我。”

    过了一会儿,路民回复:“以我的身份过年送点东西是礼数,我也觉得可以感动他们,让他们好好地待你。”

    “不可能感动他们的,你叫不醒假装睡觉的人的。”

    弟弟又发信息过来:“不借我车开开,用用车可以的吧。妈妈暑假要外出旅游,让姐夫送一下机接一下机。”

    这不是母亲在背后指使,还能怎么解释?我回复:“路民脚受伤了,没有百八十天的好不了,伤经动骨一百天呢,脚不能用力不能开车,不安全,所以车还在4s店里,没取回来。”告诉他们路民脚受伤,他们连客套都不会客套地问候的,我太清楚他们了。

    我对路民:“如果我母亲那边与你说汽车的事,不要理他们。要借你的车开,你就直接拒绝。他们现在又想在经济上对我索取。我必须坚决说不字。我不想再让他们以索取来欺凌我,不想他们继续伤害我。”

    ……

    办公室同事对工作调整,每个人都要加工作量的事议论得七嘴八舌的,我看着微信,都没注意听,本来就不想再参与到单位复杂关系里面,低头做自己的事便是,如果加我工作量我也能承受。

    大家又羡慕雯雯姐,圆满地做到退休,回去享受自u生活。雯雯姐抱歉地说:“我一走,给大家加工作量了,主要是小李的负担重了。不过,如果经济下行越来越严重的话,万一集团实在没办法要裁员了,我们大家工作都满负荷的,人员减负就不会影响到我们财务部吧。”大家都点头说有道理。

    有人让老钱头和小李透露人员岗位调整的内容,老钱头从眼镜上方看着那同事,生气地说:“你都知道我这人,什么时候会透露不该透露的事?方案王总还要和郭董事长汇报,万一有变动,我这还要添乱?我人都要退休了,组织纪律性就不提了?就没原则了?晚节不保了吗?“

    老钱头这种假生气,大家都习惯了,有时还会故意逗老钱头假生气。

    小李比较腼腆,在闲聊中经常被女同事你一句我一句逗他,都会不知道怎么回话,大家一般也是玩笑几声,不为难小李。

    这一天过得很快。晚上快下班时,老钱头喊我去他小办公室。

    老钱头还是那幅假装生气的表情,眼镜滑了下来也不爱扶。我会记住老钱头对我的扶助,很多的教诲,我也很爱看着他几根长长的灰色眉毛,听他教诲:“景薇,你这人表面让人一看,就是很弱的样子,你一弱,人家就容易找的你事,知道吗?你知识又不差,工作能力也强,为人很正,内心也善良,和大家人事关系处理得都挺好,就是你弱了麻烦事才会老是找到你,你以后要注意点。这点我以前也没能帮到你,我退休了,闵雯也走了,你更要你自己保护好自己,以后你要让气场强起来就好了。”

    可不是,归根结底,还是我自信心不足。我拼命地点头:“谢谢钱总,能在您手下工作,真是我的荣幸,我真的很感激……”

    老钱头拿下快掉的眼镜,说:“刚才王总来电话,叫我悄悄和你说,下班后去郭董事长办公室,郭董事长有事找你。”

    我大吃一惊,那事情还没完吗?找我的路径也很有意思,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要一层一层地传达下来?我最终还是需要与郭董事长直接面对了。会说到郭天星吗?我该怎样应对?我低卑如此,不与我说又何妨?这事要到什么地步才能结束?我的结局会受影响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