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潜入
    即便只是短短的三五天不到,依靠着滋水山原来的构造,在墙垣之内的哨塔便已经被立了起来。

    站得高望的远,自古就是真理。两个飞龙帮弟子站在高高的哨塔上,目不转睛的在无数火把的映照下,盯着黝黑的丛林深处。

    今日这一战对于黑风门影响颇大,但是飞龙帮也绝对不会是毫发无损。

    这一点,从那坚守在哨塔上的几个飞龙帮成员身上的包扎和血痕就能看的出来。

    周围竖立的烛火虽然明亮,但是在这暴雨之下,即便有灯沿的遮掩,对于视线仍然有了不小的影响。

    蓦地,巡视着周围的烧塔上的飞龙帮成员感觉自己眼前一花。

    ‘嗖’

    一道弩箭从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射来,那飞龙帮成员反应极为迅速,脚步一躲,便避开了从中飞出的一道冷箭。

    弩箭射在了哨塔后的木质壁沿上,没入两寸。

    那飞龙帮来不及擦已经滴落在额头的冷汗,特制的铃铛直接摇晃。

    顿时,一道道清脆的铃声夹杂着细雨在整片飞龙帮的驻地响起。

    没有任何的喧闹,原本蹲伏的野兽如同瞬间苏醒一般,一道道漆黑色的人影在雨中穿梭。

    可是预料之中的喊杀声却没有丁点传来,有的只有天空中不时的沉闷雷声。

    刘帮主刘建春是一个长相粗豪的中年汉子,走的也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当然,像这种地方的武者,也大多只有这一条路子可以走了。

    他三步两步跳上了哨塔之上,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没入后壁之中的弩箭,神色阴晴不定。

    “帮主,绝对不能出去,说不定黑风门的那群狗杂碎此时就在外面等着咱们,引君入瓮呢!”洪副帮主唯一在这里能说得上话,直言开口道。

    刘建春不是个只有蛮力的莽夫,自然明白在这黑黝黝的雨夜,贸然出击和送死没有任何的区别。

    “到底还是根基太浅了,只要在等上几日,我飞龙帮将整个飞龙山山顶圈禁,那里会落得如此被动的局面。”

    刘建春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只能拿着一个个镶铁的木盾放在哨塔之上拍了拍那负责看守哨塔的飞龙帮弟子,不言而喻。

    毕竟如果黑风门的人真的杀了进来,有着飞龙山地利,他们飞龙帮还真不怕,而即便全都有弩箭,他们在屋内,也根本不慌,除非箭矢带火,但是现在可是雨夜。

    只要看守哨塔的这几个弟子没事,任他们黑风门的杂碎在外面如何,他们在里面睡大觉没有任何的问题。

    那一支弩箭除了最初射来一次之后,便再没有动静了。

    刘建春亲自站在哨塔上等了一刻钟的时间,耳中与眼见的,除了黑暗便只有雨点,没有一丝敌人的踪迹。

    刘建春不在硬撑着,即便以他的实力,一两夜不休息也影响不到什么,但是白日的战斗终归还是消耗了极大的心神。

    再一对冰冷眸子的注视之下,刘建春以及另外几人重新回到了屋内,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那哨塔上被木质方盾全部遮掩住了,随着哨塔上弟子的每一次转身,那方盾都会牢牢跟着,生怕再被一支冷箭射来。

    方盾极大的提高了安全性,但是却忽略了一个在哨塔上最为重要的因素,便是视野。

    其实刘建春想的没错,毕竟如果真的是黑风门人来袭,像今日那般,只要从树林之中出来,那肯定是看的清清楚楚,就算是没看到,声音肯定不小,到时候直接拉扯铃铛就可以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来人仅仅只有一个,而在哨塔上的两人视野被那夹在一起的盾牌遮掩住了大半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影子快速的在丛林之中穿梭而过。

    弩箭在夜晚划过一道道弧线,这次却不是朝着哨塔之上而去的,而是在墙头下捆缚的一个个火把点燃的灯烛上。

    前线的灯火仅仅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沦为了一片黑暗,可是在哨塔上的两人,如同灯下黑一般,对于自己脚下的哨塔前头的墙壁陷入黑暗,没有看到一丝一毫。

    事情的进展,似乎有点出乎陈刹意料之外的顺利。

    融入黑暗之中的身躯如同是一条毒蛇,吐露着自己猩红色的信子。

    高达丈许的墙壁对于他而言没有半分的阻拦效果,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没有发出,陈刹就这么在哨塔上两人的眼皮子底下,愣是溜进了飞龙帮的驻地之内。

    收好了地面上的弩箭,陈刹黑暗之中看向了那两个哨塔。

    他的心神没有半分的波动,进来的顺利没有丝毫影响他已经极为平静的内心。他原本计划好的,进入这驻地之内,就不只是一种方法,只是没有想到,最简单的方法竟然就成功了。

    这导致陈刹原本对于之后的计划竟然有些迟疑了。

    如此轻易的话,不如自己直接强杀?

    念头只是刚刚出现,瞬间就被陈刹打消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又不只是干掉一人而已。还得仔细雕琢才行。

    想到这里,陈刹的脚步无声无息的便来到了哨塔下方。

    神秘之剑眨眼间从铁环变成了一柄漆黑的弩箭。

    自始至终,他的脚步都没有传来半点声响,即便他已经站在了那个哨塔上的飞龙帮成员身后,仍然无声无声息。

    利刃刺破了咽喉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毕竟那不单单是肉体上的疼痛,还有一种想要发出声音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

    陈刹神色淡漠,用手掌牢牢扣住那飞龙帮成员的手掌,使其用自己的手掌捂住自己的嘴巴。

    怀中的人终于不在挣扎,陈刹轻轻拔出神秘之剑所化的弩箭,将一柄普通弩箭插入对方咽喉的伤口之中。

    一切处理妥当,陈刹将那两个木质盾牌轻轻放在哨塔之前,直接向上一扬,使其落地的速度慢上一些,于此同时,他的身躯直接从两丈高的哨塔上一跃而下。

    “啪嗒”

    盾牌落地的声音,与他脚步落下的声音几乎同时出声,在这雨夜之中并不显得怎么刺耳,但足以吸引人眼球。

    陈刹以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向一旁的角落之中的茅厕而去,脱下了衣物,露出了里面那一身极为不起眼的灰白长衫。

    这是他特意制作的,在这种时刻,如果不仔细分辨的话,跟飞龙帮内成员所穿,几乎是一模一样。

    黑色的夜行衣被其丢进了茅坑之中,随后,一声声在这雨夜里仍然清脆无比的铃铛声响起。

    “死人了!!”伴随着铃铛声的,还有另外那边的叫喊。

    “这是怎么回事?”

    刘建春怒气冲冲的看着尸体仰倒,盾牌落地的惨状。

    一滴滴流淌的鲜血混合雨水从哨塔上滴落下来。

    听到响声快速赶来的一部分飞龙帮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就在此时,一个捂着肚子,额头见汗的长发青年从角落的茅厕走出,一看到刘帮主和洪副帮主等人都在,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连忙跟着来到了身后寻常弟子那边的人群之中。

    刘建春双眉紧皱,本来就怒火攻心,看到手下如此怠慢,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吃喝拉撒人之常情,他也不好训斥。

    “竟然有如此神箭手!”洪副帮主看着惨死的弟子,双眉微皱感叹了一声。

    此言不出也就罢了,此话一出口,刘建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道:“现如今该怎么办是好?难不成放弃哨塔,不需要弟子预警了不成?”

    “万万不可!”

    刘建春说的自然只是气话。

    没多大一会时间,一个面如土色的飞龙帮弟子战战兢兢的上了哨塔。

    然而不过片刻功夫,再一次被人发现死在了哨塔之内。这一次更是过分,竟然是两人都不声不响的死在了哨塔上。

    若不是之前那个吃坏了肚子的青年上茅厕发现这一幕,恐怕连黑风门的敌人打进来了都不知道。

    这一次,刘建春真着急了,直接穿戴好衣物,推开了飞龙帮的大门,指着门口道:“谁与我一同将这群狗崽子抓住,抽筋剥皮?”

    没人上前,这种情况下,跟着走出院落,那完全就是找死,没人想死,尤其是死的那么不明不白的情况下。

    一道人影隐藏弟子的大后方,冷眼旁观着这场黑色的闹剧。

    陈刹没有料到这刘建春竟然冲动到了这种地步,原本按照他的设想,对方应该会让一些高手譬如堂主之流的武者去看守哨塔,没成想竟然想要直接带人出去抓捕外面的‘黑风门人’。

    他却始终一声不吭,没有任何事情与计划都是百分之百按照自己的方向前进的,也没有任何事情是有着百分之百的成功性的,如果有的话,那就要仔细提防,到底是不是陷阱了。

    其实刘建春的想法没错,如果这个时候出去应敌的话可能会吃亏,但是如果带上一队高手去探测情况的话,分秒之间很难决出胜负,反倒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出事。

    可是他压根就没有料到,外面那所谓的黑风门人以及那个鬼神莫测的神射手,根本就不存在。

    而真正的猎人,已经来到了距离他们最近的地方,缓缓的露出獠牙。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