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宁为秋霜
    树倒猢狲散,没有什么可说的,陈剎的主要目的也是如此

    若是被这刘建春真的跟段青山求和了,自己收割灵魂点的机会不就没了吗?

    反正这群家伙若是到了以后要么是流窜出去,不做好事。要么就是投降黑风门,引来黑风门原本弟子和这些后来的飞龙帮弟子出现大矛盾,甚至整个黑风门都因此而分裂。

    陈剎自觉是帮助段青山解决了心头之患。

    虽然对方似乎并不是那么太领情。出手之间有意手下留情。

    可是陈剎下起手来却丝毫不手软。

    最终加上刘建春收获了整整四个灵魂点,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三日之后

    陈剎盘坐在院中的青石板上,双目紧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道道可以看见白霜的气流,在这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八月份出现,在陈剎的一呼一吸之中,进进出出。

    陈剎裸露在外的皮肤青白,冰凉的气流让他每一次呼吸都如同整个人的身心从内而外的感到舒畅。

    很快的,随着呼吸频率的越发增加,陈剎的整个体表的汗毛上,都凝结了一层极为细微的白霜,这股冰冷也很快的朝外透露而出。

    几乎所有走近他所在院落的黑风门弟子,都能感觉到比起寻常地方最起码下降了五度以上,在这炎炎夏日之中竟然能够稍微感觉到一点凉爽,也是殊为不易。

    不过若非没有必要的话,实在没有人想往陈剎这边靠近,无他,三日之前的那一场滋水山的杀戮实在是太过于震慑人心了。

    阎罗恶鬼,没有人真正见过,不过当时陈剎在这些弟子眼中的形象,便是真正的阎罗恶鬼恐怕也不遑多让了。

    陈剎的呼吸声越来越大,渐渐的,如同抽风机一般,每一次的大力喘息,都会带起一道猛烈的寒流划过。

    终于,似乎这种喘息达到了一个极限,陈剎猛地一声咳嗽,他仿佛一口气回不过来一般,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

    陈剎眼神却没有丝毫慌张,只不过有些嫌恶的微微皱眉,最终,仿佛是硬从嗓子之中挤出来的一般,一口黑痰从中咳了出来。

    整个天地的色彩一下子都变得绚烂了许多,陈剎这才松了一口气,脱力一般直接躺倒在地面上,继续大力的喘息着,不过这次如同寻常人那般,再没有那冰冷之极的寒流了。

    “这《青魔劲》是什么鬼东西,这一重的炼脏境竟然如此难熬!”

    陈剎有些嫌恶的擦了擦嘴角,惬意的翻了一下身:“不过还好,总算是突破了,接下来就该修炼《青魔经》上的内容了。”

    陈剎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能够如此快速的达到炼脏境,因为什么陈剎心知肚明。

    事实上,他甚至还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残余的那一点力量,同样正在快速的发挥着效果。

    之前从那青魔元丹上,那个苍老声音说要把自己的体质转换成什么青魔圣体。

    不过现在看自己丁点变化没有,应该是失败了无疑,不过那青魔元丹的力量还是残留下了很多的。

    虽然陈剎无法使用,不过这股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强化着体内拥有的,属于《青魔经》的力量,随时准备推翻自己体内暗裔的残暴统治。

    “陈长老,段门主请您过去一趟!?”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位弟子的说话声,声音不算大,而且隔了一道墙,但是对于刚刚突破炼脏境的陈剎却没有丝毫的压力。

    “等一会儿!”陈剎舒展了一下懒腰,随后回到屋内,好好的漱了一下口之后,这才推门朝着段青山那边而去。

    因为前些时日在滋水山的事情,段青山显然对他有些不满。

    不满便不满,陈剎现在又不是多么忌惮这位段门主,更何况自己也待不了多少时日了,便也懒得理会。

    “不过今日叫自己来,应该就是挑明了吧?也好”

    一进门,便看到这位段门主正坐首位。

    陈剎双手抱拳,施了一礼笑道:“门主!”

    “快坐!”段青山起身招了招手,这位外表粗豪的汉子在某些方面上滴水不漏,即便现在只有两人,仍然给足了陈剎面子。

    不过陈剎也值得对方如此做派。毕竟这些时日他的表现着实有些亮眼了,或许在某些弟子眼中,这位陈长老过于残暴,可是对于那些知晓外门生存艰难的后来弟子们,纷纷将其视为标杆一般的人物。

    “陈长老,我这次找你来是有事要说。”

    陈剎直接伸手挡在面前,笑道:“还是让我先说吧,段门主,在下这几日便要离开黑沙城,想要去外面的天地看看,因此卸任黑风门长老一职,望门主体谅。”

    段青山一愣,随即有点尴尬,但是陈剎仍然敏锐的能够察觉到对方眼底的那一缕欣喜。

    外界的危机消除之后,内部的心头之患貌似也解决了,段青山不禁喜从心来,即便拼命压抑,嘴角仍然露出笑意道:

    “陈老弟准备去哪?平阳郡城就在黑沙城东北方向三百里,快马加鞭半日路程即可到达。”

    陈剎微微一笑,虽然心里头很鄙视这个家伙,但脸上仍然不露声色道:“看看吧,总归要出去看看这九州大地!”

    “好!年轻人志在四方,为兄白白痴长了你三十几岁,当年却也未曾有你这番豪气,不过陈老弟你为我黑风门立下如此汗马功劳,为兄别的没有,区区银钱还是有一些的!”

    几张银票被拍在桌面上,足足五千两的银票。

    陈剎眼睛都没眨一下,虽然莫名其妙当了那位段河段少门主的二叔,但是有好处谁不拿?

    “如此,便多谢段门主好意了,对了,刚才段门主有何事要找在下?”

    “没事了,没事了,哈哈哈!陈老弟放心离去!”段青山假装豪迈的挥了挥手。

    好嘛。这厮敢情是现在就要赶人了?

    陈剎倒没怎么生气,反而觉得有些好笑,对方的态度在他意料之中,毕竟之前他表现出的实力太过于惊人了,别说威胁少门主和副门主,就连他这个门主,好像也就那么回事了。

    这种人放在身边当属下,谁能放心?

    别说段青山了,陈剎自己都不放心。虽然对这黑风门的小小势力,他着实是看不上什么眼。

    回到院落收拾一下东西。

    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就几件换洗的衣物。

    “要走了?”东方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恩。人家都赶人了不说,跑路钱都给了,不走有点说不过去了。”陈剎显摆似的摆了摆手中的银票。

    “想好去哪里没有呢?”

    “没有?”陈剎果断摇头道:“事实上,我连乾国的地图都没有,九州究竟是哪九州都不知道,天底下谁家能惹能跑,谁家碰一根手指头跑都跑不了也都不知道。”

    “额平洲南邻海州,其余方向的尽头都是沙洲,我这次便会南下海州,你若是是在分不清楚位置的话,可以跟我同行一段路程。当然,也可以去平阳郡城,或者是这乾国的国都淮阳城那边去看看。”东方婉儿想了想之后道:

    “或者穿过断崖山脉,去宋国那边瞧一瞧。”

    “算了!”陈剎再度摇头:“你跟我说说沙洲吧。”

    东方婉儿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其实我个人不是很喜欢那里,不过想来你应该会喜欢,平洲或许在九州之中的面积是最小的,那么沙洲在九州之中的面积,足以排的上前三!”

    “但是那里的武道实力也并不算强,没有别的原因,争斗太过于惨烈了。五年前的时候,我听闻那里大大小小的国家加起来便足有百个以上。征伐斗争不断,乱的很。”

    东方婉儿突然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说的武道实力不强是因为整个沙洲貌似明面上就一位神武境的存在,可不是说武者实力不强,事实上,论起生死搏杀,本教主觉得,除了洪州之外,应该当属沙洲了!”

    两人从白日聊到夜晚,聊了很多很多。

    绝大多数的情况都是陈剎在听,听得也都是东方婉儿所知道的沙洲的那些信息。

    事实上,他没有真正想要去的地方,只不过是单纯的不想在黑沙城待下去了而已。

    他想要个地方实现自己的计划,现在这么听来,沙洲的确是不错的地方。

    原本有些随意的心思,一下子变得有些小期待了。

    隔日。

    黑沙城以南的官路上。

    “一路顺风啊,教主!”特殊的称呼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东方婉儿白了陈剎一眼,随后拿出一块方方正正的黑色石头,放在了陈剎的眼前:“这是本教主的信物,可千万别忘了。”

    陈剎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行了,我要走了!”

    “等等!”陈剎突然喊到,在东方婉儿有些期盼的眼神之中,突然嘿嘿一笑道:“那个,教主,我还没看过你真正长得什么模样呢?你也赶紧把这幅皮相拔下去。”

    “呸,登徒子。”东方婉儿轻啐了一口,不过没有拒绝。

    没有出乎陈剎的意料之外,一张人皮面具被揭了下来,露出一张算不上多么倾国倾城,但是还算是清丽可人的少女面目。

    陈剎没有多么意外,嘿嘿笑道:“这就行了以免以后见了教主认不出来,那可就尴尬了!”

    “行了,你小子既然不跟我一起去海州,就赶紧滚蛋吧,记住了沙洲那边的水源有的时候比银子都”

    “得了得了!”陈剎赶紧摆手示意要往回走,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位东方教主有这么唠叨的时候呢。

    “哼!驾!”驾驭着胯下马匹,东方婉儿一紧鼻子,白了陈剎的背影一眼,头也不回的朝着大路上而去。

    差不多走出了五里多路的时候,东方婉儿将手中的人皮面具握于掌心,真气催动,便化为了一滩粉碎,随后玄黑色真气催动于面部,眨眼之间,竟然就变成了另外一幅面孔。

    拿出一面小巧的琉璃镜,东方婉儿照了照之后,那张可以被称之为祸国殃民的面孔展颜露出了笑意,嘴角却极为不屑的自言自语道:“哼,男人~”

    陈剎看着背影消失,心中竟然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怅然若失。

    不过对于对方邀请自己前往海州的事情,他对于自己的决定倒是从没后悔过,原因无他。

    宁为秋霜,勿为犬羊耳。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