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东方婉儿与沈家姐妹
    不知道这个傻小子是真傻,还是仅仅只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但是不管如何,面对这种人,相处的的确是舒心,接下来的路程,对眼前这个小子,陈剎也算是多了几分真诚。

    故此,他也就没有在意商队之中,那沈宣身旁,少了一个人。

    迎澜郡城在两日之后到达。

    不得不说,陈剎确实是大开了一番眼界。

    微末之中见细节,细节之中分高下,仅仅只是一个客栈,一个街道,陈剎就能够感觉到和沙洲平洲那边的巨大差距。

    尤其是沈煌这小子倒也不算吹牛,一些个的确是稀奇古怪的玩意,价值不菲,但是对于这位沈家公子,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那就都是他沈家的东西!

    这之中,陈剎也才知道,沈家这个通往青洲的商队,目的地就只是到迎澜郡城,根本没有通往上京城的资格。

    毕竟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矿石,药材这些原材料,只要不是什么奇缺的天材地宝,的确犯不上废太大的人力物力。就这些,还是因为最近迎澜郡城这边的商铺有些断货了而已!

    不过陈剎说起自己还得去上京城的时候,沈煌显得有些失望,原因很简单,他口中的那个沈老三,也就是他沈煌的亲爹,最近这段时间让他待在迎澜郡城这边,负责这边的商盟。

    虽然说口头上对他这个爹颇为不满,骂骂咧咧的,但是陈剎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这沈煌应该还是不敢违抗他爹的话的。

    陈剎也不着急,找别人麻烦这种事自己着急什么?应该是那群人着急才对!

    于是陈剎放宽了心,这段时间在这迎澜郡城,好好的享受了一番什么叫做资本主义的腐朽。

    与此同时,在这迎澜郡城的东南方。

    如果从极高的高空俯瞰,会觉得这是一个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城市。

    可是只有真正在上京城过活一段时间的人才会知道,这座上京城,其实被分成了五部分,宛如五座寻常的郡城组合在一起。形成了现如今这般的上京城!

    在这城池东南的位置中,有着一处占地宽阔到了一个院子,就是延伸而出的两条街道的巨大府邸。

    府邸之内的布施,与寻常院落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硕大的院子,除了整齐延伸而去的道路之外,没有任何的曲折层峦,花园假山,有的,只有延伸到肉眼看不到尽头的人造湖泊。

    湖泊上没有任何的桥梁,却大致上可以数出来,差不多有十三个立于湖泊之上的湖心亭。

    每个湖心亭的风光,都截然不同。

    而在这正中最前方的湖心亭中,红墙绿瓦上雕龙画凤,琉璃吊盏,木栏屏风。庭宇之中,不知名黑色石制的圆桌旁,倒是坐着整整五人。

    而令人艳羡的是,除了一个浑身白袍,长相寻常的青年男子之外,另外四人,全都是女子!

    其中两个女子容颜有些相似,但是面目都极为漂亮,说是倾城之姿毫不夸张。而另外一个黑色衣裙的女子只能算得上是中上,至于最后的那个,则只是一个才到另外三人腰肢高矮的小姑娘。

    小姑娘容貌生的怪异,眸子不是寻常九州人族的深褐色,有着一丝丝澄黄,瞳孔更是完全不似人类的针孔状。

    “婉儿姐姐,这位便是我长姐,沈艺柔。这位是我二叔家堂兄,沈城,他们听闻了咱们从海牙郡那边的事,可是对你好奇的紧呢,嘿嘿!”

    娇俏声音响起,说话的是那两个容颜极美女子之中,明显偏年轻秀美一些的女子。

    这沈家嫡系这一辈说来奇怪,总共四个男人,三个入赘招婿的沈家女子,后代子孙还算是绵长,这一代虽然说不上是鼎盛,但也没有差了多少。除去那些夭折的,还留有十几个子女。

    可是偏偏,大都是儿子,女儿就只有沈家老三沈寒武生下了两个宝贝千金。

    于是,除了不管事的老祖宗之外,不论是现在当权的沈寒武这一辈人,还是更上一层的爷爷辈,对这两个宝贝疙瘩那完全就是心头肉。

    大女儿沈艺柔,性子可是半点不柔,喜好舞刀弄枪,天赋也着实不错。于是,想玩什么玩什么,玩坏了他们沈家有的是!

    除了在十六那年生日上,老祖宗亲自赐下的极品兵刃,甚至被老祖宗特意改名为‘秀外慧中’的一把剑器之外,沈艺柔从小到大弄坏的中上品兵刃少说也不下五指之数。

    二女儿沈艺璇,不爱经商,不爱舞刀弄枪,唯独喜欢这炼丹制器,前者他们沈家药铺的那些大丹师们足以,后者愣是让沈寒武舍下老脸亲自上了九洲首屈一指的制器大宗,匠神宗,将他这宝贝二闺女送去呆了好几年。

    也正是因此,前些年的时候,沈艺璇因为身份,所以破例参与沈家与匠神宗在太白山那边的炼剑之事,这也就引发了后来的种种事故。

    黑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那位从海州那边带着小丫头洋洋乘坐了秦家渡船,一路北上,来到了中洲的东方婉儿。

    第一件事不是别的,就是来从海牙郡太白山那边认识的这位还算是关系不错的少女这里叙叙旧。

    东方婉儿头有点疼,其实沈艺璇这丫头提到这一茬的时候,她是真的不想见这另外两位名声同样不小的沈家子弟。

    沈艺柔的名号他可是听说过的,这一任家主,沈家老三沈寒武的三个儿女之中,这位沈艺柔大小姐的武痴名号是相当出名的,一般而言,上京城稍微有些名头的年轻一辈之中,鲜少没有跟沈艺柔动过手的。

    一看到对方的眼神,东方婉儿都能猜到对方在想些什么。

    果不其然,那名叫沈城的白衣青年刚要开口说话,沈艺柔的眼神火热看向东方婉儿道:

    “我听小妹说起,在海牙郡太白山下的时候,东方姐姐以当时还只是凝气境四重的实力,力敌三位凝气境五重,一名凝气六重武者,端的让艺柔钦佩不已,不知今日可否有幸”

    东方婉儿很想说一句,我之所以能做到这些,完完全全靠的是当时在怀里的青魔元丹,并不是沈大小姐你所想的那样。

    可惜这话她不可能真的说出来,只能矜持笑道:

    “这几日我身子不太舒服,等过些日子再说吧!”

    言罢,东方婉儿恶狠狠地瞪了沈艺璇一眼。

    沈艺柔倒是未曾多想,毕竟即便是凝气境武者,只要没突破至神武境,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总归是免不了的。说是身体不舒服,也是有可能的。

    反倒是对于眼前黑裙女子并不是怎么了解的沈城一听此言,眼前倒是一亮,

    他又一次的想要说什么,湖泊那端,却传来几声呼喝。

    沈城眉头一皱,有些歉意的看向几女:

    “抱歉,在下先离开片刻!”

    言罢,身形飘然,轻轻一跃站在了湖泊水面上,随着一个个涟漪扩散开来,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湖面上。

    东方婉儿眉头微微皱起,看向沈艺璇:

    “小璇子,你跟我说实话,艺柔妹妹也就罢了,这次怎么还带来你这什么堂兄来?”

    沈艺璇眉头微微一紧,有些无可奈何道:

    “我这位堂兄最近魔怔了,不知道怎么的,想要将整个中洲这边的青年高手们联合在一起,互通有无,有偿的解决一些武道难题,共同发展。反正现在一听说有厉害的青年高手,立马眼巴巴的跑过来看看。”

    沈艺柔推了她这个妹妹一下,白了后者一眼后,这才愤恨道:

    “主要还是年前的时候,武洲蓬莱山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少侠高手,我这位堂兄眼高于顶,面对那位少侠,却没有走出二十个回合,不光如此,好多这上京城内鼎鼎有名的青年一辈都是如此。

    听闻那位少侠高手在走之前,对我中洲青年一辈武者留下一句话:中洲武道青年一辈武者,已经远远不如他们武洲!哼,若不是当时那位带他来的老王八蛋着实是有点能耐,绝对不会让那狂妄小子走出我上京城!”

    听着沈艺柔有些气愤难当的话语,东方婉儿暗自摇了摇头,看来她口中的上京城鼎鼎有名的青年高手之中,应该也是包括她自己的。

    东方婉儿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不日带着洋洋就赶紧离这上京城远远地,她东方教主可是肩负着圣教崛起重任的,哪里能跟这群小屁孩子玩这些过家家的蠢事。

    再说了,自己貌似现在也不应该再隶属于青年一辈武者了吧?!

    一旁始终趴在那凉凉的黑色石桌上的洋洋睁开眼睛,竖瞳看了一眼东方婉儿,然后再度重新闭上眼眸,她最近很是嗜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反倒是一旁的沈城那边,双眉紧紧皱起,看着眼前那个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个的中年汉子,手中沈宣亲手书写的信封已经被狂暴的真气撕成了粉碎。

    血影刀宋春秋前些时间离开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具体倒也没怎么了解,只是叮嘱早去早回,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丢了性命!

    “沈宣言之凿凿,说那人就是武洲那边派来破坏我们这一次行动的?”

    青年眉头紧皱,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有些想不明白,如果真是如此,为何不派一个武洲俊彦,反而是从那不知道在哪个山疙瘩里面蹦出来的野小子?

    这是何意?

    只是瞬间,沈城就想出来一个答案,他又一次想起了年前腊月的那一个冬日,那个额头极宽的家伙所说的言语。

    “想随便找一个乡下小子来证明我中洲青年一辈无人?!不知死活!”

    沈城顿时对表妹所结识的这位海州那边来的神秘女子没了兴趣,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攘外再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