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江湖...好玩吗?
    烈日骄阳正挂天空,大日之火洒遍了整个九洲。

    这原本应该阳气十足的人间,却如同炼狱。

    断肢、已经凝固发臭,渗透入泥土之中的黑色鲜血暴露在外面,还牵连着一根根血管,断裂筋脉的白色骨头,冲天的腥臭味令人作呕。

    陈刹坐在一具尸体上,看着那个自认为胜券在握的男人。嘴角同样露出一丝淡淡的讥讽笑意。

    秦牧很显然被陈刹这种似乎还是死鸭子嘴硬的嘴脸给惹怒了。

    也不在继续废话下去,手上黑色拳套上金色龙纹乍现,血脉体质全开的情况下,双拳之上笼罩了一层细碎的冰碴。

    秦牧眼中闪过一道厉色,几步上前,就要当头砸下!

    眼前的一身已经有些干涸血迹的暗红色身影始终就保持着那一个动作,看着自己。

    从头到尾,他嘴角的讥讽笑意就没有完全消失。

    “等老子把你脑袋打烂的时候,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笑的出来!”

    他三两步走上前,拳头挥起,便要当头砸下。

    可是下一瞬间,突然发现这家伙身前的那把血红色巨镰突然消失不见。

    秦牧先是一愣,随即释然,嘴角笑意越发狰狞:“这是知道没有抵抗的余地,所以将这把极品兵刃级别的巨镰收了起来?

    也罢,省的老子再废那个力气,便破例,留你这魔头一个全尸”

    嗖!

    他话还未说完,一道急促的风声从背后响起。

    秦牧来不及惊讶,身形猛地一躲,与那道风声便只是擦肩而过。

    错过了两个身位的秦牧这才看到急速风声的来源:

    一把银白色的雪亮飞刀。

    “有人!?”

    这个念头瞬间占据了秦牧的心中,他连忙转过头去,除了那一片尸山血海的情形之外,飞刀来时的方向那边,没有半个人影。

    正当他想要走上前去好好看看的时候,那道风声再度从身前传来,他再度错过一个身位,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道飞刀的飞射。

    秦牧双眸瞪大,这次才算是彻底看清楚这一道飞刀的特殊。

    竟然在自己身前如同游鱼一般灵活蜿蜒,几个旋转之间,完全不像是一只死物!

    没等他细细思量,这把左右旋转的飞刀便已经再度朝他身前抛射而来。

    秦牧快速躲过这一道飞刀,随后将目光看向那边的关小月以及白放两人,发现对方两人还是如同死狗一般昏迷不醒,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这是怎么回事?

    秦牧再度躲过这不疼不痒的一道攻击的同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前不过几丈距离的陈刹,发现后者双眼低垂,好似没有发现这边的事情,更是狐疑的打量了整个场上。

    秦牧扫了好半晌,除了那把闪闪发亮的飞刀之外,再无半个踪影。

    黝黑脸青年脸色有些难看,不在犹豫,先打杀了此人,以免节外生枝,再把这个躲在背后装神弄鬼的小人揪出来!

    他刚想到这,那把飞刀再度来到了他的面前,黝黑脸汉子这次没有躲闪,下意识的想要直接依靠手中黑色拳套抓取,却发现那把原本应该直接扑来的飞刀却停在了半空之中,没有半点动静。

    秦牧正狐疑又有什么伎俩的时候,突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那把银白色的飞刀竟然如同照镜子一般,在半空泛起涟漪,一把把一模一样的飞刀从那把飞刀上整齐飞出,而原本那把银白飞刀在宽厚度上面竟然没有半点削减!

    这怎么可能?

    这也是一把极品兵刃级别的飞刀?而且变化形态还如此诡谲?

    又或者这仅仅只是什么障眼法!?

    他正这么想着,突然左肩一阵尖锐疼痛,一个没注意,一把已经分化而出的飞刀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左肩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口。

    秦牧哪里还敢继续发呆,身形连忙倒退,看着这把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分化出了不知道多少把绚烂飞刀的场景,身心只觉一阵悚然。

    这绝对不是什么凝气境武者能够施展而出的武学,即便像他这种凝气六重的武者,真气异常浑厚强大,的确可以远程牵引一些武器,随着自己心意转动,可是绝对不会能同时操控如此之多!

    这漫天飞刀,如同在那海洲之下,一种名为银刀鱼的细密鱼群一同从海底掠过的场景一般无二!

    满打满算,就已经不少于足足两百把!

    秦牧下意识的还想后退,可是只是才后退一步,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就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数量同样不少的恐怖银色飞刀同时在身后不断的徘徊。

    “哪位炼魂境宗师前辈大驾光临,小子乃是秦家秦牧,这厢有礼!”

    秦牧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哗哗滴落,连忙朝着天地行了一礼朗声道。

    没有人理会他,只有那些仿佛无穷无尽的飞刀似乎得到了某个指令,原本有规则飞行的飞刀顿时在这片不算多么密集,可是却足以让一人再无立身之地的山崖上组成一片由一柄柄飞刀的绝对领域。

    秦牧一咬牙,尽管他手中的双龙出海乃是圣品级别拳套,可却不是圣品级别的宝甲!

    但是让他就此引颈就戮,那自然不可能。

    黑色的真气从他体内迸发而出,快速的在身体周围三百六十度组成了一个真气凝聚的防护罩,意图抵抗这些飞刀的穿梭和撕扯。

    “前辈,家父乃是涛云手秦云海,爷爷乃是弄海天王秦龙涛,皆为炼魂境宗师,老祖宗更是黑翼蛟龙秦肆老祖,乃是神武境陆地神仙,望前辈多多思量!好好想想得罪我秦家的后果!”

    没有人理会,鸡蛋壳中的秦牧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道道银色飞刀就这样撞击在这用尽自身真气凝聚而成的真气外壳上。

    终于,随着一声让人牙根酸软的响声,第一道裂缝出现。

    一把飞刀直接朝着秦牧的胸前射来。

    秦牧一把抓住那把飞刀,手中金纹拳套不愧是圣品兵刃,只是轻轻一握,真气微微一催,顿时,飞刀就掉落在地上,半晌都没有再度继续飞起的意思。

    秦牧面色一喜的同时,很快脸色又一次瞬间苍白。

    因为随着那第一道裂缝而起,第二道,第三道,随后,那个黑色的真气外壳岿然崩裂。

    秦牧双手挡在身前,想要将那一道道瞬间朝着身体这里穿梭而来的飞刀抓住。

    可惜,飞刀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一道道血花从身躯上绽放。

    如同是在这绚烂漫天白芒之中盛开的朵朵红蔷薇。

    将整个身躯都彻底撕扯的巨大痛苦让秦牧一个恍惚之间,仿佛觉得自己已经被硬生生疼死了。

    可惜这种感觉才刚刚出现的一瞬间,就被接下来那更加剧烈的痛苦逼迫的清醒了过来。

    穿越的扑哧扑哧声音,击碎骨头的哗啦哗啦声音,交错响起。

    秦牧的身体仿佛不再是血肉之躯,而是一个供人听曲的乐器。

    如同那二胡,这一把把飞刀就是那拉二胡的弦器,那一根根被斩断打爆的骨头经脉,就是那一根根乐弦。

    噼里啪啦,夹杂着秦牧不时因为无法忍受而大声呐喊的痛苦snn。

    肉末横飞,鲜血四溢,这般惨无人道的景象,与地上的残肢断臂交相呼应。

    为地上那已经有些发黑的地面再度增添了一抹新的妖艳猩红。

    奇怪的是,这些飞刀闪烁之间,在那已经渐渐失去了抵抗之力的残破上,却好似被人故意控制着不朝秦牧身体要害而去,不论是咽喉,心脏,亦或是头颅,全无半点伤口。

    凝气武者的恐怖生命力使得在要害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即便秦牧受此折磨,竟然都没有死去,甚至意识还异常的清醒。

    “啊”

    一声尖锐,嘶哑到了极致的嚎叫声从山峰之上响起。

    之前双眸之中还犹有侥幸之色的秦牧,一下子变得如同死灰。

    因为就在刚刚,一柄飞刀从他小腹之上的丹田气海瞬间划过,彻底破去了他的真气修为,沦为了一个废人。

    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一个梦,前半截是好梦,后半截是噩梦。

    变故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太快了!

    他甚至还没有享受到前半个好梦所应该享受到的,就已经被这如同梦魇一般的噩梦所彻底撕碎。

    秦牧在懂得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一道理之后,又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念及至此,秦牧强自撑着一口气,死死盯着这片血染的土地,全然没有在意身上那已经疼痛到了极致的麻木,只是双眸瞪大,死死盯着!

    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何人在这个时候窃取了自己的所有成果,同时他也想看看,到底何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炼魂境宗师实力来对自己出手,然后跟着自己一起上路。

    他相信即便秦家追查不到,洪王宫那边的破霄城也能知道究竟是谁。

    毕竟不管怎么说,现在那陈刹还没死呢。只要没死,只要不是自己杀的,那位炼魂境宗师想要拿到那些好东西,就必须得对陈刹动手!

    可是等了足足五个呼吸的时间,仍然没有人再度出现,唯有天空之中,那些原本因为躁动不安而四处飞舞的飞刀开始缓缓平静了下来,最终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秦牧艰难的转过头,看向那飞刀一同飞去的方向,可是随后,他的双眸瞪得更大,眼神之中满是茫然与错愕。

    在他原本认为,那个已经再无半点还手之力的暗红色长袍青年,此时竟然费力之极的从地上站起,伸出的一只手掌上,托着那已经落入手中的一柄柄银色飞刀。

    最终,那些飞刀消失的一干二净,就连最初的那一把都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陈刹带着刚刚就一直挂在嘴角的嘲讽笑意,看不清楚具体面容,只能看到尽是血污的脸上,双眸晦暗深沉,宛如一潭死水。

    秦牧就这样看着这家伙一步一步,费力之极的走到了自己身边,那双同样被血污沾满的手掌拖住了秦牧的下颚。将其缓缓从地上提了起来。

    他想要反抗一些的,只不过浑身骨头尽数断裂,甚至一部分连骨头都已经看不见了,他只能任由被对方从地上提起来,满是血污的手掌掐住秦牧的下颚。

    “嘎巴!”

    秦牧以为对方会跟自己说什么,未成想,大力猛然传来,下颚骨却被对方单手瞬间捏的粉碎。

    秦牧眼中再度闪过了一道痛苦之色,怔怔的看着眼前之人。

    那张看不清面孔的血污脸颊缓缓靠近,双眸死死盯着秦牧,嘴角的嘲讽笑意始终就没有收敛半分,突然开口问道:

    “江湖好玩吗?”

    声音低沉,嘶哑,宛如夜枭。

    秦牧努力的想要张大嘴,可是下颌骨的碎裂除了那一阵越发难以忍受的痛苦,与那呜呜呜无意义的声音之外,再无半点用途。

    陈刹也没有想要真的听什么答案,另外一只手早已经高高举起,与秦牧那呜呜呜声音发出的一瞬间,与此同时,一掌拍下!

    如同被拍碎的西瓜,红白之物四溢,脑骨崩碎。

    陈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嘴唇,头微微闪躲,想要避开。

    可惜,这一掌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闭上双眼的陈刹只觉得脸上被温湿之感倾覆,又有一种淡淡如同布丁一般的事物从脸颊快速滑落。

    温润至极,鲜腥至极。

    2016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