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魏长锋的打算
    这一剑对于陈刹来说,是何等的熟悉?

    当年在月华城的时候,魏长锋就曾经以自己为这一剑的试剑石,而这他当初尚未彻底自如掌握的一剑,就是如同这般向自己而来。

    只不过结果,便是陈剎当初逮住了这个机会,成功逆转了当时的战局,化被动为主动,甚至将魏长锋逼的步步艰难,最终即便魏长锋赢了,可是那一战也是赢得憋屈至极。

    而现如今,这家伙再度面对自己的时候,使出的仍然是这一剑,意义究竟如何,已经不言而喻。

    ‘让自己看看这段时间的进步?’

    这个厚积薄发,如今战意冲天的年轻剑客,倒是如同小孩子一般争强好胜。

    陈剎手掌微微一抬,手中那柄化作无序之风般的长剑瞬间而起,青色长袍吹动的猎猎作响。

    之前在面对那裴顷的时候,陈剎首次使用这柄疾风之刃进行主动攻击。

    奈何如果不是裴顷站着不动,硬扛这一击的话,那一剑根本不可能对其造成半点伤害,因为运用以真气挟裹着疾风之刃的疾风剑意,同时引动旋转的狂风,不仅仅不会对速度有所增幅,反而会降低很多。

    而现如今,陈剎再度拔出这疾风之刃,却并不再是进行攻击,单纯的只是想要防守眼前这如惊鸿闪过的锋锐剑光!

    剑芒快速而来,快到了围观之人连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似乎都做不到,距离接近百丈,可是这一剑而来的速度,仅仅只是眨眼之间,百丈距离似乎就已经直接跨过。

    魏长锋右手倒握长剑,上半身以微微下倾的状态,瞬间就已经来到了陈剎身前。

    没有如同上次那般控制不住自身速度转圜和反应的啼笑皆非。硬要说的话,魏长锋这一剑斩出,便只有写意二字。

    奈何,只是‘铛’的一声响,似乎就已经宣判了这场别开生面打招呼方式的结束。

    这种级别的高手剑客对剑,如同魏长锋这般,若只是一剑的话,只要双方剑鸣声响起,不论对方挡住这一剑付出多大代价,这一剑都等于被接下了。

    像之前那青萍剑派的两兄弟,甚至都没有看到剑光划过,浑身上下就已经一凉的,才是对剑之人最想要看到的胜负。

    围观众人有些失望还有些兴奋。

    失望的是原本想要看一场惊天的大战,或者更加精彩绝伦的剑术,这种打算都已经落空了。

    兴奋的是眼前这位不知道跟脚的青衣人也就罢了,而刚刚那位灰衣青年可是说了,远道而归,不仅仅是要与落日剑宗的刘七想要动动手,甚至还要去找青萍剑宗何峰的麻烦。

    这等事情,尤其是在这鹤尾郡,祥东郡,彩蝶郡,以及这周边范围之内,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极度引人瞩目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落日剑宗与青萍剑派积怨已久,偏偏这一辈的落日剑宗实力相比起青萍剑派,不仅仅是高端战力,即便是年轻一辈的大弟子,那个痴情种子也比落日剑宗的大弟子刘七稍稍强上那么一些。

    现如今,这位具体还不晓得姓甚名谁的无名落日剑宗弟子,口气与实力都这般大,到时候的对剑,自然是足以让人津津乐道。

    可是,这些人显然都猜错了,或者说是太过于小瞧这位游历了将近十年,浑身积攒的剑势剑意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的小剑圣魏长锋。

    在一阵惊叹艳羡的目光之中,两道身影剑锋只是相交一瞬间,就已经分离,随后半句话不说,两道身影联袂朝着前方的城内而去。

    陈剎与其来到这邺城之后,魏长锋一没问陈剎现如今如何如何,二没问陈剎此行目的在谁,两人交谈,魏长锋仿佛根本不知道陈剎那所谓的修罗公子的名头,以及创下这偌大名头所付出的代价和其身后的价值。

    就只是如同一个普通朋友,喝酒而已。

    “这邺城的刀子酿,差了点味道!”

    灰衣青年端着酒碗,砸吧了一下嘴,眉头微蹙有些不满。

    陈剎可不管这酒水如何,对他而言,除非是在展崖那边喝过的那种‘洗冬茶’一般对自身有着大好处的饮品,要不然他对酒水茶饮没有什么要求,关键在于和谁喝酒。

    “这次陈兄来,可否帮我一个忙?”

    魏长锋见陈剎没有回话,想了想之后,这才开口道。

    陈剎眉头一挑,他觉得他与眼前这人的关系应该还并未好到这种程度才对,不过他只是好奇问道:

    “何事?”

    魏长锋微微一笑,轻轻开口道:

    “与我真正打一次!”

    陈剎眉头再度一挑,目光轻转,看向了眼前这个英俊到了陈剎生平仅见地步,估计只有自己的莫云面目,以及初次前往青洲与李月心一同的那个叶姓男子的面容可以与其相提并论。

    后者笑容坦荡,但是眼神之中的炽热战意,却丝毫没有半点掩饰,也不需要掩饰。

    陈剎顿了顿,大脑快速的开始转动,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心中便已经了然,开口笑道:

    “你确定?我怕你到时候受到打击,一蹶不振,破境失败,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反正你也肯定不会只邀请我一个人。”

    魏长锋如释重负,摇了摇头道:

    “自然不会,恰恰相反。说句不客气的,若是陈兄真的能够让我在当前阶段同阶之争,敗上一次,魏某欠陈兄一个人情!”

    陈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旁人说你那什么无敌剑道,原本以为只是吹嘘,现在看来,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说说看,都有谁?”

    魏长锋微微一笑:

    “来者自然是多多益善,到时候,除了我那位刘师兄之外,青萍剑派的何峰,秋水剑派的凤师姐自然是不用多说。

    摘星门七星使中的,这一代最为出彩的天枢使,摇光使。

    还有蓬莱山那位铁拳无敌的孟钧。

    长恨别离宫这一代的传人。

    斜月泽那位黄少岛主。

    以及一些大大小小,或是出名,或是不出彩,但是实力高强的青年一辈。

    至于那位现如今灵山寺的这一代行者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虽然我很想试试这佛门武学,但是估计机会不大。

    还有便是再往东一些的驼天峰,大雪盟等等杰出子弟,只能尝试性的送上邀请函,至于人家卖不卖我这个面子,还是两可之间。”

    “嚯,人脉当真是广。”陈剎感叹,这就是大宗门子弟的底蕴,旁的不说,这种时候有自信能够请来这么多位,可以说是能量极大了,毕竟就他之前所言的这些势力,哪个在武洲甚至在九洲大地上不都是响当当的?

    魏长锋倒是谦虚得很:“宗门遗泽,倒是让陈兄见笑了。”

    陈剎点了点头,随后竖起一根手指笑道:

    “尽量再加一人,驼天峰的田笑笑。”

    魏长锋沉吟片刻,想了想之后点头道:

    “我尽力而为,不过如果驼天峰不卖这个面子,我也没法子。那边远得很,而且驼天峰与洪洲白帝城的关系,陈兄应该也知道一些。”

    陈剎不置可否,他也没想着能这般顺利轻松,不过能够请到,省着自己还得朝着东边走上这一遭,自然更好。

    魏长锋端起酒碗,与陈剎轻轻碰了一杯,一饮而尽,这才低声笑道:

    “不知道另外几人是他们中的谁?”

    陈剎也没犹豫,淡淡道:

    “你那位凤师姐,以及郭戚。”

    “啧,摇光使啊,那位不是看不上这些摆弄暗器这类不太上得了台面的人嘛?”魏长锋了然,随后诧异反问道。

    陈剎耸耸肩:

    “谁知道呢。”

    魏长锋又问:

    “就这两人?加上那田笑笑不过也只是三人。难不成那位认为我武洲才俊比不得中洲那些个酒囊饭袋?”

    “还有一个,不过那人情况有些特殊,应该参与不到你们的斗争中去,到时候再说吧。”

    陈剎没想继续在这方面纠缠下去。

    魏长锋点了点头,识趣的不在继续追问,端起酒坛,再倒上两碗:

    “干!”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