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杀人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它睡着了
    消息传出的时候,几乎整个武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江湖人,没有人会相信事情弄得这么大。√

    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那位落日剑宗的小剑圣由盛转衰,原本应该在那一日便应该已经晋升为炼魂境的小剑圣,从浮云峰离开之后,却没有了声息。

    没有人知道魏长锋之后究竟到底怎么了。

    尽管这位之前展现出了力压当代一众年轻人的恐怖实力,可是败了就是败了,而且是败在了一个沙洲人的手里。

    事后以讹传讹,那位修罗公子手中的恐怖巨剑,既然可以压制剪阳,估计可能不仅仅是一柄可以与之相对抗衡的次神兵,甚至还有可能是一把传闻中的真正神兵。

    这个消息与其引来的轰动几乎比中洲那边的事情还要疯狂的多得多。

    无数宗师高手闻风而动,甚至一部分神武境的陆地神仙目光都开始凝聚。几乎想要刮地三尺,找出这位的真正下落。

    至于魏长锋,以及三日之后,便宣布封山的落日剑宗,便彻底的脱离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而在这之中更加出人意料的一件事发生,那便是在那浮云峰顶,被魏长锋一剑劈飞,直接击败的痴情剑何峰,再度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竟然已经突破了那一层沟壑屏障,成为了一位刚晋升炼魂境的小宗师高手。

    一时间,风云变幻,地位差距改换的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之前的天之骄子,当代无敌,应该是最有希望第一个晋升小宗师的魏长锋销声匿迹,而那个连背景板都算不上的青萍剑派大弟子,在这一场不知道是福是祸的挫败之后,竟然知耻而后勇,晋升了炼魂境。

    一跃成为了这九州真正可以摆的上台面的人物,世事无常,这中间不由得让人一阵唏嘘。

    当然了,世人都看到了这位由‘痴情剑’改换名号为‘碎心剑’的何宗师人前风光,任谁也不会去想其背后所付出的代价。

    陈剎在听闻这件事的时候,丝毫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只不过稍稍的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感叹。

    这家伙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那一日与他们两人相遇,自己装作无事去与何峰喝酒,其一自然是为了骗过那位青萍剑派莫大剑仙的耳目,其二也是想着何峰这个自己还算是看得上眼的家伙犯不着走上那最后一步。

    成为了全部身心奉献给剑道武道那样冰冷无趣的人,有魏长锋一个就行了,再加上一个何峰犯不上。奈何,最终还是这个结果。

    不过他也只是微微感叹一下而已。

    毕竟说到遭遇,他现在自己的境遇才是那最艰难的一个。

    估计别说是陈剎的那副面孔了,就是之前变换的林风那张脸,恐怕都已经人尽皆知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身份曝光之后,之前‘林风’在那浮云郡城内,做的种种挑衅之举也被人所猜疑出了真相,于是乎,一大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闲的无事可做之后,便开始仔细揣摩这位肩负着特殊使命的修罗公子所与之切磋的那些人中,有哪几位是上了洪州那边名单的天之骄子。

    一众人纷纷为了自己所支持之人在锁天楼那边的茶馆茶楼吵得是唾沫星子飞溅。

    陈剎听得有趣,不过自己在这武洲,除了秋水剑派的凤大仙子,摘星门的摇光使,驼天峰的田笑笑,还有最后一个需要去。

    整个武洲风声鹤唳,陈剎也就没有如同往常那般,跟着商队一同优哉游哉。

    而是自身一人,变换容貌,行走于高山峻岭之间。

    正好,他也主要研究一下自己身上那一日发生的一些个变化。

    从神秘之剑中,没有看出丁点信息,只有那一日解锁了那所谓的‘暗裔魔剑’的提示,然后便没有半点声息,自己想要询问,同样没有回应。

    无奈的陈剎只能选在一处无人的山岭山洞之中,召唤出了那一把熟悉的硕大巨镰。

    “晚上好啊,拉亚斯特。”

    他先是打了一声招呼,却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喋喋不休的回答。

    “拉亚斯特?”

    陈剎再度询问。

    “在!”

    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心中传来。

    陈剎一愣,自从这家伙出现以后,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样子。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

    沉闷的声音之中,陈剎竟然听出了一丝丝委屈的情绪?

    他怀疑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陈剎哈哈大笑:

    “剑好还是镰好?”

    “当然是镰好。”

    拉亚斯特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说到最后显然有些有气无力和底气不足。

    陈剎乐了:

    “那天你也看到了?”

    “有暗裔的地方,就有伟大的拉亚斯特。”

    陈剎挠了挠头:

    “那你应该也看到了你伟大的主人那天惨兮兮的模样。”

    “”

    “看来你果然不是一件合格的武器。”

    “”

    手中光芒闪烁变换,那硕大的巨镰一阵阵的颤抖嗡鸣,竟然要直接重新变换回之前神秘之剑的短刀模样。

    陈剎收敛笑意,轻拍了一下巨镰,后者这才安静了下来。

    “行了,你来跟我说说,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

    一阵的沉默,让陈刹有些不耐烦。

    不过他到底也没有催促,只能将手中巨镰放下,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走到山洞外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黑暗的天色之后,这才重新走回到了山洞之中。

    没过多大一会,沉闷的声音响起:

    “它睡着了。”

    “谁睡着了?”陈剎连忙问道,尽管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就是它,它睡得很死,但是你的每一次召唤,都会让它逐渐清醒过来,清醒过来之后,那个疯子就会像它以前所经历的那些一样,反客为主,然后毁灭这个牢笼般的世界。”

    这厮一连串说了很多。

    陈剎恍然。

    他又不是个傻子,即便没有亲身经历,这话出口,他也能猜到事情的发展,而且在那日拿出那把魔剑的时候,陈剎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自身的暗裔血脉浓稠了很多,并且在没有进行暗裔化身的状态下,有的时候心中都会升腾起一股难以控制的单纯毁灭**。

    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而这股**的来源,也同样在拉亚斯特口中得到了证实。

    正是出自那位在每次血脉觉醒的时候,自身血脉之中,都会嘶吼着要毁灭一切活物死物的世界终结者:亚托克斯。

    陈剎沉默不语,这种不属于自己绝对掌控的力量,让他有些不舒服,很不舒服。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