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贫穷的选择(求订阅~求月票~)
    港口,八爪酒馆。

    此刻,天色早已黑了下来。

    其它地方早已变得寂静,只剩下海浪的声音。

    但是,八爪酒馆却不同。

    灯红通明间,将招牌上那只硕大的红色木质八爪鱼照得越发显眼,而喧闹声更是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除去部分特殊的节日外,汉斯海港没有宵禁一说。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保持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

    至于酒馆?

    维持生计的平民不会来这里。

    有着一定家产自持身份的人也不会来了这里,他们更喜欢去俱乐部之类的地方。

    因此,这里聚集着一群,有些闲钱,却没有更高身份的人。

    他们大都是船员。

    一部分是雇佣兵。

    还有一些则是混杂其中的海盗。

    当然,少不了赏金猎人。

    所以,酒馆内十分鱼龙混杂,遇到什么样的人都不会奇怪。

    而在这里的人也习惯了管好自己的事,不去管其他人。

    彼得斯混迹其中,十分的不起眼。

    就好似他那让人一看就忘的普通面容一样。

    “一杯麦酒、一碟小鱼干。”

    彼得斯摸出了6德尔放在了吧台上。

    酒保将六枚硬币放入了钱匣子后,开始倒酒、装小鱼干。

    麦酒是大桶装的,一杯2德尔。

    小鱼干则是八爪酒馆自家制作,味道不错。

    在来到八爪酒馆的第一天,彼得斯就喜欢上了这种食物。

    坐在吧台前,彼得斯喝了口掺水的麦酒,嚼着小鱼干,眉头微微皱起。

    汉斯海港的危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的多!

    不单单是老对手‘弃世教’。

    ‘磨蚀会’、‘复兴会’、‘联邦’全都加入进来。

    杰森该怎么办?

    一想到自己的前雇主,彼得斯得眉头皱得更紧了。

    以杰森的为人肯定不会将自己的表兄抛下离开。

    即使那位表兄是流派的毁灭者之一,杰森是‘熊塔’的种子,也一样。

    本就这等的煎熬了。

    命运又在和你开着玩笑。

    唉!

    一声叹息后,彼得斯又拿起了一支小鱼干,放入了嘴里。

    咸味之后,就是微微发甜的鱼肉。

    十分的好吃。

    令彼得斯眉头微微舒展。

    然后,他就再次想到了‘复兴会’和‘联邦’。

    刚刚无意中听到的话,让‘猫洞’剑士对‘复兴会’彻底的失望了。

    如果只是不得已使用火药的话,‘猫洞’剑士还能够理解,毕竟,面对的是敌人。

    可……

    现在已经和‘敌人’联合了!

    为了利益!

    与迫不得已的杰森相比,完全就是最下作的行为。

    “休姆,面对着这样的‘复兴会’你的内心恐怕也满是失望吧?”

    “只是希望你不要冲动。”

    “冷静的处理这些事情。”

    “希望我们能够再见。”

    默默的在心底为自己的师弟祈祷着,‘猫洞’剑士就又想到了自己所面临的一个难题:‘借住’的仓库已经成为了‘磨蚀会’的据点。

    虽然有极大的可能会在之后废弃,但也不适合他‘居住’了。

    能请杰森收留自己一晚吗?

    不需要房间。

    客厅的毯子、沙发都可以。

    至少一处挡风的树干也好。

    恰好他也要将这个消息告知杰森。

    完全就是一举两得。

    就是那些家伙来到汉斯海港后,寻找我有些麻烦。

    要尽快找到一份工作才行。

    思考中的彼得斯准备离开了。

    至于住旅店?

    很抱歉。

    他,没钱。

    兜里最后的钱,刚刚买小鱼干了。

    将杯子里的麦酒一饮而尽,再将碟子里的最后一支小鱼干叼在嘴里后,彼得斯站了起来。

    这原本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

    但是,随着彼得斯的站立。

    上一刻还喧闹不已的酒馆,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就算彼得斯是白痴,这个时候也发现不对了。

    他不动声色的握住了短剑,目光微微扫视四周。

    所有人都停下了之前的动作,闭住了嘴,目光略显呆滞的看着前方,然后,好像是提线木偶一样,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将彼得斯围住。

    “‘猫洞’继承人,彼得斯。”

    “没想到竟然抓住了这样的大鱼。”

    人群中一抹带着欣喜的声音传来。

    这抹声音,彼得斯可以确认没有听过。

    但对这抹声音的来历,彼得斯却是有所猜测。

    磨蚀会!

    除了这个组织外,彼得斯再也想不到其它了。

    事实上,下一刻,对方就亲口证实了彼得斯的猜测。

    “‘猫洞’的剑士你竟然敢监视两位大人。”

    “我还以为你有多少同党。”

    “原来只是一个人……”

    “给我抓住他。”

    那抹声音一声令下,酒馆内的所有人就疯了一般扑向了彼得斯。

    一个纵跃,彼得斯就跳上了房梁。

    他目光扫过纷乱的人群,想要在其中寻找到那个掌控着一切的人。

    可人数太多了。

    场面也太混乱了。

    他根本找不到目标。

    那么……

    只能是先撤离了。

    想到这,彼得斯就在房梁上奔跑起来,整个人轻盈、灵巧,一个呼吸就靠近了酒馆的门。

    纵身而下,彼得斯直接冲出了酒馆。

    可就在他冲出来的瞬间,一张大网无声无息的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笼罩其中。

    锵!

    短剑在夜晚中,绽放出一抹寒芒。

    大网被斩开了一个洞,彼得斯钻了出去。

    可彼得斯的脚下突然也升起了一道网。

    猝不及防,彼得斯就被罩了进去。

    于此同时,数道牛皮搓成的绳索从阴影中飞跃而出,直接将彼得斯捆了一个结实。

    “呵,‘猫洞’?”

    轻笑中带着嘲讽,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对方讥讽的看着彼得斯,彼得斯愕然的看着对方。

    这位‘磨蚀会’的猎人很享受这种捕猎。

    尤其是猎物露出诧异、不可置信时的表情,更是让这位‘磨蚀会’的猎人感受到了愉悦,那是经历‘洗礼’般的愉悦。

    不过,片刻后,这位‘磨蚀会’的猎人,就发现不太对劲。

    彼得斯似乎是在看着他的身后?

    身后能有什么?

    下意识的这位‘磨蚀会’的猎人扭过头。

    一张俯视着冰球面具和一柄高高举起的宽刃短柄砍刀印入了这位‘磨蚀会’猎人的眼中。

    “等……”

    对方大惊,张嘴喊道,可声音才出口,砍刀已经挥下。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