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猎魔烹饪手册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安分守己的安(求订阅~求月票~)
    长发男子的微笑凝固在了脸上。

    他僵硬的低下头看着从自己胸前突出的长剑,下意识的回头。

    他看到了手握长剑,面带微笑的中年男子。

    “为什么?”

    长发男子低吼着。

    “为什么?”

    中年男子十分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后,抬手指了指长发男子手中的水晶,十分理所当然的说道:“因为,它太诱人了啊!”

    这样的语气,令长发男子气愤的握紧了水晶。

    下意识的就要说些什么。

    但是,中年男子的长剑极快。

    嗖!

    噗!

    长发男子握着水晶的手掌从手腕处被切落。

    手掌连带着水晶,一起掉落在了地面上。

    一同摔倒的还有长发男子。

    看着近在咫尺的水晶,长发男子单臂匍匐的向着水晶爬去,但是中年男子更快一步,将水晶拿在了手中。

    水晶的光辉照耀在中年男子的脸上,满是贪婪与狰狞。

    “安奈!”

    “你竟然背叛盟约!”

    “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长发男子吼道。

    “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你是看不到了。”

    “永别了,‘碎骨者’克洛宁!”

    “可惜的是,这一次,你无法再复活了!”

    话音落下,安奈伯爵手中的长剑一挥。

    噗!

    曾经陶尔的‘暗守者’队长,这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

    头颅滚落地面,双眼圆睁,满是不堪。

    “哈哈哈。”

    一旁的安璐夫人看着这一幕,却是大笑出声。

    “新联邦的人竟然还愿意、还敢相信一个背叛自己兄长的人?”

    “简直是白痴!”

    安璐夫人说到最后,已经对安奈伯爵怒目而视了。

    眼中的恨意、杀意宛如实质。

    背叛自己兄长‘燕堡’大公的安奈伯爵感受到了这样的恨意、杀意,他耸了耸肩,然后……

    啪!

    又是一记耳光。

    这一次,安璐夫人另外半边的牙齿也掉落了。

    毫无疑问,安奈伯爵是使用了相当的技巧。

    没有伤到安璐夫人的一丁点儿皮肉,就是震掉了牙齿。

    “白痴?”

    “那位可不是白痴。”

    “那位追求的只是最大的利益罢了!”

    “忠诚?”

    “荣耀?”

    “尊严?”

    “那位都是不屑一顾的。”

    “而我?”

    “也一样。”

    安奈伯爵微笑的看着安璐夫人,然后,他右手拿剑,左手拿着水晶,右手的剑一指‘碎骨者’克洛宁的尸体,左手的水晶指了指地上的牙齿。

    “以他为代价。”

    “治愈她。”

    话音落下,水晶上璀璨的光辉,直接绽放。

    大概持续了一秒左右。

    当光辉消失的时候,本来已经被打掉牙齿的安璐夫人,彻底的恢复了。

    而‘碎骨者’克洛宁的尸体则是干瘪的如同粪土,海风一吹,就成了一地的沙子。

    看着一脸震惊的安璐夫人,安奈伯爵笑了。

    “你懂了吗?”

    “这才是我希望拥有的。”

    “‘燕堡’太小了。”

    “小到你们一叶障目,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大!”

    “即使是联邦?”

    “又算得了什么?”

    “他不过是名义上的统治者罢了。”

    “北方战乱,南方的杰拉德,更南方的列岛、深海,哪一个会听从他的指令?”

    “恐怕他的命令连歌尔赛都出不了。”

    “一群尸位素餐的混蛋都能够占据莫比乌斯宫!”

    “我……”

    “为什么不能?”

    安奈伯爵说着伸开双臂对着天空大吼着。

    安璐夫人呆呆的看着丈夫的弟弟。

    她第一次觉得对方是这么的陌生。

    那是对方打开‘燕堡’的城门时,都没有此刻的冲击力。

    “你、你想要整个联邦?”

    “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不论是杰拉德大人,还是艾莫顿三世,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安璐夫人吼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

    “既然它能够兵不血刃的俘虏杰拉德的五百士兵,也能够治愈你。”

    “那它,”

    “就能够做到更多!”

    安奈伯爵手中的剑指向了德莱塞,手中的水晶对准了安璐夫人。

    “以他为筹码,告知我‘燕堡’的传承。”

    “诚实回答,他安然无恙。”

    “欺骗,不回答,他即刻死亡。”

    安奈伯爵淡淡说道。

    水晶再次的闪烁起来。

    看着这枚水晶,安璐夫人脸上浮现了犹豫。

    “夫人,不能告诉他。”

    “我死就死了。”

    “记得给我报仇。”

    燕堡的老管家一边喊道,一边挣扎着站起来,埋头冲向了安奈伯爵。

    可惜,却被对方轻易的闪开。

    满是伤痕的老管家摔倒在地。

    但,又一次的挣扎起来,怒视着安奈伯爵。

    “你不要妄想威胁‘燕堡’!”

    吼声落下,老管家直冲海湾。

    峭壁礁石,高有数十米,老管家一跃而下。

    海浪翻滚,瞬间,不见踪影。

    “你不要妄想威胁‘燕堡’!”

    那些萎靡在安璐夫人身后的‘燕堡’残兵们,一个个爬了起来,径直冲向了远处的大海。

    海浪阵阵。

    涛声不断。

    安璐夫人紧闭着嘴。

    眼泪不断的流下。

    “哈哈哈哈!”

    “傻子!”

    “一群傻子!”

    安奈伯爵大笑着。

    那刺耳的笑声令远处被束缚的海港防卫军们,愣了愣。

    随即,他们想到了什么。

    这些海港的军人一个个的挣扎起来。

    那姿态完全不顾自身安危。

    因为,他们很清楚。

    他们留在这里只会成为杰拉德大人的拖累。

    他们坚信杰拉德大人回来。

    只是……

    他们看不到了。

    麻绳早已染血,深深勒进了血肉。

    但是这些士兵根本不在乎。

    他们不在乎。

    他们现在只希望挣脱麻绳,冲向大海。

    他们不能成为对方威胁杰拉德大人的筹码。

    看着这群海港防卫军的模样,安奈伯爵摇了摇头。

    “你们可不能死。”

    “你们是我这次胜利的关键!”

    安奈伯爵说着长剑指向了一旁数十个装满了金币的箱子,水晶指向了这些挣扎的海港防卫军。

    “以这些为代价。”

    “昏睡他们。”

    水晶再次绽放光辉。

    数十个装满金币的箱子一个接着一个消失了。

    那些挣扎的海港防卫军一个个倒地昏睡。

    立刻的,香蕉湾安静下来了。

    只剩下了手持长剑、水晶的安奈伯爵,和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的安璐夫人。

    以及……

    远处,

    牵着马,缓步而来的高大身影。